三联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谍影 > 第327章 找克林丹
    随后,朱京的口中传来了一阵的鸟叫声,不远处,马上有鸟声在回答着朱京的声音。

    随后,有几只鸟儿在浓雾的上空飞过。

    几分钟后,有一阵的鸟叫声传了过来,朱京点了点头。

    随后,朱京做了一个动作,让刘云跟他走。

    在离山坡几十米外的一个树林中,朱京抓了一个人。

    在离山坡快百米的地方,朱京又抓了一个人。

    最后的一个人是在向着南京方向逃窜的路上被抓的。

    三个人一审,发现有一个是日特,一个是重庆军令部的,还有一个是中统的人,他是双重身份,另一身份是日特。

    刘云将三个人杀了,随后将他们身上的枪收了,部送给了朱京。

    朱京一下子收了四支枪,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为了不让日本人和武汉方面搜到这几人的尸体,朱京将他们丢进了一个大悬岸下面,甩得粉碎。

    最后,刘云与朱京约定在三个月后再见,两人分开了。

    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日本人肯定盯死了刘云。刘云当前是不能见朱京他们的。

    刘云回到了帐篷后,便躺下去睡了,而外面哨兵都没有,没有人知道刘云出去过。

    等到了天亮了,王海叫了起来,因为没有人喊他上岗。

    接下来,他便找起人来,发现除了他们四个人外,另外的四个保镖都不见了,于是,王海将刘云喊了起来。

    于是四个人在山坡上喊呀骂呀,到了天又黑了,人还是没有来。

    又过去一晚上,王海知道肯定出事了,便决定离开了。

    等到他们四人回到了青龙村时,村民看着他们四人,都摇头。

    去时二十多人,回来后,只有四个人,死了十多人。

    将自己一行人的所带的东西部留给了青龙村的人,刘云四人便每人开一辆车,回南京。

    就这样,还有三辆车暂时停在村里,下次来拿。

    在他们回到了南京后,便被带去了宪兵司令部。

    “出了什么事?你们带去的人呢?”川原亲自审问他们。

    “他们都死了!死的很惨。”刘云回答道。

    “男的都死了?女的活着?”南京宪兵司令部的一个大佐怀疑地问。

    “女的留守临时营房没有出去。”王海解释道。

    “那你怎么没死?”那大佐的眼睛盯着王海。

    “我是被保护对象,不会去打头阵的。”王海道。

    刘云点头:“一发现不对,我们就跑。不象那些保镖,明知前面危险,他们还兴奋地向前闯。”

    王海接过话说:“是啊!喊他们撤,他们都不听。”

    四个人说的都是一样的,而且还有相机照出来的大蛇,小猫,还有头骨,枪枝。还有那浓雾,让他们有了凭证。

    最后,日本人承认,川军的一千人死于青龙山中。

    这个消息被刊登在南京的报纸上,武汉北平上海的报纸都刊登了。

    这段时间,刘云他们又去了一趟青龙村,将那三台车开了回来。

    他们发现,在他们的后面,有着十几个跟踪的人。

    这些人应该各个方面的人都有,在刘云他们走后,他们分头询问了村里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村里人将神灵的事讲给了他们听,并警告他们,不要去青龙山,没见那进去的二十多人,只回来四个人。

    回来几天了,刘云则是回到了悠闲生活之中,喝茶、听戏,快活逍遥。

    刚开始,每天跟在他的身后有十多人。

    过了几天,看着刘云吃喝玩乐的人的有五六个。

    到几天后,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一个人风雨无阻地跟着刘云。

    刘云知道,这个人是川原派的人,他会长跟长随。

    拿回来的七台车,刘云只拿了自己的吉普。

    李娜选了一台小车,李娜她小姨也拿走了一台车子。

    其余的四台车子,本来就是王海的,王海拿走了。

    王海又花钱请了一批保镖,那四台车就有了用处。

    这一天,李娜的小姨将车子丢在了刘云这,说是车子颜色不好,想换过颜色。

    “行行!我去找克林丹,让他给你找人重新喷色。”

    克林丹赚了大钱后,在南京也开了公司。刘云的那辆越野吉普就是克林丹卖给他的。

    于是,刘云与李娜,一人开着一台车,去了克林丹那里。

    克林丹奇怪地看着刘云:“你是来退车的?我们的车子卖出去了,就不会退了。再说,你也没有在我手上买过这两部车。”

    看着撒赖的克林丹,刘云拍着他的肩膀说:“不是退,是想让你将这两个车子翻新一下,换过颜色。毕竟这车的原主人都死了,让人一开车,就想起了那死鬼。”

    一听不是退车,克林丹马上客气地请刘云进屋喝咖啡。

    而李娜则是与克林丹的中国女朋友去闺房聊女人的事了。

    “老克,看你垂头丧气的样子,女朋友嫌你赚不了钱了?要与你分手了?”刘云喝了一口咖啡。

    “请不要叫我老克,我叫克林丹。你这老克老克的一叫,我就要被克了。”克林丹叹了一口气,将心中的不快吐出去:“至于我女朋友,对我可好着呢?她没有想过与我分手。我不开心是因为我的日子不好过,压了一批货。”

    “压货?你的车库中没有新车子啊?就是你那一台旧车子,它是你压的货?我说老克,你不能这样做生意。”

    克林丹忙说:“不是这,是另外的一批货。”

    “什么货?说出来看看,看我能否便宜地进货。”

    克林丹斜睨了刘云一眼,心生一念:“国民党在撤退南京前,将欠我的钱用货作抵押了,一个师的军需用品,现在压在我的手上。”

    “什么军需用品,都是些什么?”刘云问道。

    “军装,大衣,军用雨衣雨鞋、军用棉被、棉褥;帐篷、行军床、军用水壶、腰带、望远镜;就是每个土兵身上所需要的东西。”

    “这些东西谁要啊?有粮食没有?有军用罐头、饼干没?”刘云心里很满意,但露出来的表情却是看不上。

    克林丹盯着刘云:“你想要罐头、饼干?想要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