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偏僻小镇
    “就算你再嫌弃,今天也是这毒虫救了你的命……”孙云提起自己“以毒制毒”救治祁雪音的事,应声一句,想到原来自己第一次追师父卢欢来到林子时,和祁雪音是同样的感觉,不禁调侃一声道,“不过老实说,我一开始其实也蛮讨厌这些虫子的,师父他老人家还拿那些‘家伙’咬过我不止一次……”

    说着,孙云一块小布囊里身手一掏,竟是掏出了一条长体毒虫——那只毒虫,就是救治祁雪音的那条。

    “噫——都走出林子了,你干嘛还带在身上?好恶心……”祁雪音一个女孩子,见了这玩意儿的第一反应,马上反感道。

    “走都走出来了,还带在身上啊……”果然,讨厌虫子的石常松见了,也不禁反胃一声。

    “怎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就这个态度啊……”孙云又调侃一句,随即闲定说道,“我只是觉得留这家伙在身边,说不定还有用,毕竟我们不熟悉这里的路,万一好巧不巧又碰到追杀我们的‘苍寰教’弟子或是那个叫‘子幽’的女人,兴许还能派的上用场……”

    说是这么说,但在场之人,包括杜鹃在内,都冲孙云手上的虫子投去“鄙夷”的目光。

    “哎,好好好,我收起来就是……”看着众人嫌弃的表情,孙云没有办法,将毒虫重新包好揣在包裹里。

    “话说回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林景想了想,扯回正题说道,“不是说绕远路找方法返回来运镖局吗?现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没个人指路,该怎么找……”

    “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也没有办法啊……”孙云挠了挠头,身为一行人指挥的自己,这时也泛起迷糊来,加上今日在青墨山庄与“苍寰教”的苦战,现在的他浑身乏力,连继续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方躺下,呼呼大睡一觉才是。

    “得亏今天一行出来的人少,否则还就真不好处理了……”任光想着出发前晚孙云交代过的事宜,不禁说道,“来运镖局搬至大都后,什么样的遭遇都经历过了,可迷路这玩意儿,还真是头一回碰上……”

    “而且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一行人身心俱疲不说,得赶紧找个地方歇脚才是啊……”孙云抬头望了望天上绯红的云霞,跟上感叹一句。

    “就是,再这样下去,搞不好还真的要露宿荒野了……”石常松也应和说道。

    “啊,难不成我们真要在外露宿啊?——”祁雪音当然不情愿了,一脸抱怨说道,“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苍寰教’那帮贼人……不行,今天大意落败心里正不爽呢,本姑娘必须好好补个觉,养足精神再找他们报仇——至少能有个像样住人的地方吧,否则早知道要露宿荒野,我伤好的时候,还不如原路返回和他们拼命呢……”

    “可是,走了这么久都没见个像样的人家,我们又不熟悉这里的路,能有什么办法……”孙云则是鲜有地一脸耷拉道,“你就知足吧,今天你大难不死已经算是万幸了,要求还这么高……”

    “本姑娘愿意,要你管?……”祁雪音不改固执的脾气,又和孙云犟起嘴来。

    “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吵了……”关键时候,还是杜鹃站出来“调解”说道,“我觉得祁姐姐说得没错,今天遭遇了这么一出,死里逃生,是得好好找个像样的地方休息一晚……”

    “你看,妹妹都这么说——”祁雪音照着杜鹃在这里,又冲孙云做了做鬼脸。

    “切……”见祁雪音每次都拿杜鹃说事,孙云不屑一句瞟了一眼。

    “嗯……”杜鹃哼声想了想,转头望向面前的一座小山丘,不禁指着道,“要不这样吧,前面还有一座山,就算再怎么累,天黑之前应该也能翻过去吧……我们就再赌一次,如果翻过那座小山,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落脚,我们就露宿荒野如何?”

    “好吧……”这算是个折中的决定,孙云和祁雪音二人都没有意见,纷纷低头答应道——两个人一路走这么久,已经快累得说不出话了……

    于是,一行人继续卯足力气向前行进,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终于翻过了最后一座小丘。

    不过幸运的是,这次众人的努力没有白费……

    “哎呀……诶,你们看,前面好像有个镇子耶——”小北体力充沛,最先爬上山顶,看见了远处小镇的灯火,不禁指着方向乐呼道。

    “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多走一步,总会找到落到脚的……”祁雪音见了,不禁高兴一句,遂不忘冲孙云挖苦道,“不像某某人,怕苦怕累还想要露宿荒野……”

    “切,懒得理你……”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尴尬,孙云没有理会祁雪音,只是暗暗不屑一句。

    “这下好了,得亏找到一个能住宿的地方……”任光见了,也欣慰说道,“我看在我们找到回镖局的路之前,先在这镇子里暂住为好……”

    “好吧好吧,有地方住总比没地方到处乱跑的强……”孙云两手托着后脑勺,坦率应和一声。

    “能碰到个小镇真是幸运——”祁雪音又在一旁耐不住寂寞说道,“本姑娘都快饿死了,等进了镇子,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地方好好大吃一顿!”

    “吃吃吃,每次出远门就想着吃,一点不像个淑女的样子……”孙云想起去洛庄的那次“尴尬”的回忆,不禁调侃一句。

    “呵,我来你们镖局之后,才出过几次门啊?还不是被你这个来运镖局少主天天‘锁’在家里不让出去……”祁雪音听了,立刻回驳道,“吃饭怎么了?本姑娘受了伤又中了毒,正愁没地方好好补补身子呢……再说了,今天对付‘苍寰教’那帮家伙,要不是有本姑娘保护你老婆,你一个人哪里应付得来?”

    杜鹃听到这里,又不由在一旁脸红起来。

    “我的意思是,在吃饭住宿前,得看看我们手里还有多少银两,万一盘缠不够怎么办?……”想着半路遭遇“苍寰教”袭击,逃跑走得急,马车货物都丢了,孙云担心身上剩余的盘缠,不禁转头问起管钱的小北道,“小北,我们现在手上还有多少钱,能存活几天?”

    “什么叫‘存活’,说得这么难听……”祁雪音继续调侃道。

    “盘缠有的是,就算以大都的生活水平为标准,我们这群人一起也至少能坚持个半把月……”小北入幸说道,“得亏路上的钱都带着没有放在车上,否则我们一行人在外,可真的就要乞讨露宿喽……”

    “嗯,总之还是省着点花,我们可不清楚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回去的路,这里离大都又这么远,天晓得会遇见什么……”孙云走在前面,望着前方灯火通明的小镇道,“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找到个能休息的地方了,趁着天色还没完黑下来,我们还是快进镇里去吧……”

    “早就说快走了,让你在这儿多嘴……”祁雪音又不禁调侃一句。

    于是,七个人一脸“轻轻松松”,朝着小镇的方向走去……

    “岭——古——镇……”走到小镇门口,孙云看着镇牌上的名字,边说边想道,“这就是小镇的名字?听起来更像是一座山……”

    “人家什么名字你也管啊?”祁雪音身酸累,看着孙云“慢慢吞吞”的样子,不禁说道一句,“八成是这里山多岭多,人家随便取的呗……关键是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赶紧找地方住下呢……”

    “也对,还不知道这里的住宿好不好找……”孙云没有多想,带头走进镇子里,后面的人紧随其后。

    然而,走进小镇以后,众人所见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这里看似夜市灯火,实则气氛却有些凄凉,虽然小巷街道上人来人往,但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热闹的氛围,反而无形之中有种说不出的压迫和紧张,似乎这里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使得这里的百姓居民情绪凝重、压抑苦楚。

    而在街道的两侧,时不时可以看见被毁坏的房屋的和建筑,这简直就和一个月前自己等人去洛庄见到的情形如出一辙。满目可见无家可归的乞丐和流浪汉,蜷缩在废墟和遗骸的角落,街市上的灯火更像是坟上祭火的样子,无形中给整座街市增添了一分凝重诡异的色彩……

    “这个小镇,到底怎么了……”一向心地善良的杜鹃,看着街市两旁无数的“难民”,不禁投去可怜的目光道。

    “看来这个地方,一定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情……”任光紧跟着应和一声。

    “喂,你看这些地方……”去洛庄那一次,祁雪音和孙云是同行的,看着街角熟悉的画面,不禁凑过身子感叹一声,“和我们去洛庄的那次……该不会……”

    “太像了……”果然,孙云直言回应道,“要说这一带有什么暴动的话……喂,该不会也是那帮家伙……”

    “你们在说什么?”石常松听着刚才还吵吵不停的二人,这时表情倒严肃起来,叽叽咕咕的,不禁好奇凑前问道。

    “噢,我们在说……这个镇子里的事啦……”不想让镖局的人太担心,孙云不打算主动提起“明复教”的猜测,遂缓口一句道,“不用担心,这里依旧灯火通明,说明并没有什么大事……别多想了,还是先关心我们自己,找地方好好休息一阵,有什么疑问明天再说……”

    于是,一行人继续往前走,沿街的景象暂时只是一目带过……

    终于,众人找到一处布置简陋的客栈,男女各开一间房,也算是草草住下了。想着经历了波折惊险的一天,现在总算能够暂时稳定下来了。

    简单洗了澡,吃了饭,趁着睡意还未到来,几个人聚在一起说了说话,就当是在镖局每次晚饭过后,所有人一起在院子里相叙畅聊一般。只不过这回身居外地,苦都有说不出的苦,乐却也有另一番别致的乐……

    “云哥,今天你衣服划破不少,我晚上替你补补吧……”杜鹃还是一如既往地照顾孙云,打算亲手为孙云缝补因和子幽苦战,被暗器划破无数的上衣。

    “辛苦你了,鹃儿,这么晚了就别再劳累了……”孙云也照例关心杜鹃一句。

    “没关系的云哥,我不累——”杜鹃微微一笑,顺手拿起衣服和针线,先回自己的房间缝补去了。

    “杜姑娘可真是贤惠啊,将来一定会是个好妻子……”林景看着杜鹃的勤劳,不禁感叹一句。

    “是啊,某某人应该好好学学哦……”孙云故意调侃一句,显然是在“针对”某人。

    祁雪音听到了,两眼一黑,顺手抄起桌上的筷子,朝着孙云头上就是一下。

    “哎呀……”孙云不经意喊叫一声,顺便往常一样冲祁雪音白了白眼,“啧,要死啊——”

    “哼——”祁雪音则是瞥过头,不好气地哧声一句。

    “话说回来了,少主……”任光依旧不忘要事,表情正经冲孙云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要怎样返回大都,直接找人问路吗?”

    “走一步看一步吧,有些事情急不来……”孙云仔细想了想,随即说道,“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托信差寄一封书信回去,免得义父义母担心,顺便可以问一下,有没有绕回大都城的路……”

    “为什么不直接找人问,弄得这么神秘?”石常松看着自己等人进镇以后,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有些不解问道。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是逃难到这里来的……”孙云表情镇定道,“别忘了,‘苍寰教’那帮家伙还盯着我们呢,我们一直不走出那片林子,他们也不傻,迟早会派人搜寻我们的下落。虽然进不了丛林,但越过山头不是问题,猜测我们可能逃跑的方向,不是不可能找到这里来……所以说这段时间我们除了打听去路,还得尽量低调隐藏自己的身份,不能让外人随便知道我们是来运镖局的人……”

    “切,不过是个‘苍寰教’而已,就因为今天一战落败,就吓成这个样子……”然而,祁雪音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有些不甘,想着几天的失败,自己心里就来气,不禁忿忿道,“那个叫‘子幽’的女人,看了就让人讨厌,要不是本姑娘今日大意中毒,我非得和她较量个高下不可……我还就不信了,凭我的武功,光明磊落一对一单挑,我还打不过她?”

    “你可别小看她,不要忘了,我今天都差点败在她手上……”孙云随即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