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欢迎来到诸神黄昏后的冒险世界 > 第二十一章 杰西娅的承诺
    “我看看,”杰西娅凑到贤者之书旁边,观察着那枚符文下面出现的文字。“还是古文字,和赛琳那枚戒指上出现的是一样的。”

    “这些文字讲了什么事?”

    “我看看……”杰西娅仔细地端详着那一页古老的文字,“有人用这只杯子喝过东西。”

    “然后呢?”

    “没有了。”

    “啊?就这么一点?”

    “嗯,”杰西娅无奈地点了点头,“可能是因为那只杯子上的符文破损的太严重了,剩下这一枚完整的符文,就只能破译出这么一点东西了。”

    “如果说刚刚的古文字,和之前我们画出赛琳戒指上的符文时出现的古文字是同一种的话……也就是说那只杯子……”诺思好像想到了什么,却突然打住不说话了。

    “你是说,那只杯子是诸神……”

    没等杰西娅说完,诺思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巴。

    “不要说出来,”诺思提醒道,“苍穹会的家伙可能还在监视这里。”

    诺思也并非完是为杰西娅考虑,因为斯基尼尔告诉过他,诸神遗物里有回去的方法。

    所以他绝对不能错过任何能找到诸神遗物的机会,更不可能允许它们就这样随便被销毁掉。不然他可能这辈子都回不去了。

    杰西娅连忙点了点头,诺思松开了手。

    “呼……”刚刚诺思突然的那一下,杰西娅差点被憋死了,“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那东西,现在在哪里?”

    “我想……应该还在夜歌家族的收藏室里面。”

    “你能把它带出来吗?”

    “嗯?为什么啊?你刚刚不是还说不要张扬吗?”

    “我……”诺思迟疑了一下,思索着要不要告诉她真相。

    “怎么了?诺思?”杰西娅问道。

    “我……”诺思叹了口气,觉得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在研究古遗物的事情上肯定是需要杰西娅的帮助的,所以也没有撒谎的必要了,“我在想那件遗物上会不会有能让我回去的线索……”

    “嗯?”杰西娅歪着头看着诺思,“你也想家了吗?”

    “不是……好吧……有一点……”诺思说道,“是想我的世界了,这里对我来说太陌生了,让我很不舒服,而且,我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我想回去,因为那里才是属于我的地方……”

    “嗯……”杰西娅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我明白的,我曾经也不属于这座城市。是师父收留了我,把我带到了这里,我才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下来。我理解你的心情,只有在家里才是最好的。”

    杰西娅说着,眼神中不经意地流露出了一丝哀伤。

    “杰西娅……我……”诺思感觉是自己勾起了杰西娅一些不愉快地回忆,内心有些自责,“对不起……”

    “没关系的,”杰西娅微微笑了笑,“我已经回不去了,而且我现在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但是你还是有机会回去的,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回去的路。”

    “杰西娅……谢谢你。”诺思的眼圈有些泛红。

    “好啦好啦,一个男孩子怎么还要哭了。”杰西娅笑着拍了拍诺思的肩膀,“不过我也是有条件的啊,你要是回去了的话,记得把这本书留给我。这东西实在是太有趣了。”

    “嗯……”

    “还有,虽然你回去之后可能就不会回来了,不过也不许忘了我啊。”

    “我……”

    “不行吗?”

    “不……不是……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忘的。”

    “嘻嘻,那就足够了,”杰西娅爽快地说道,“我明天就想想办法,能不能把那东西从夜歌家族的收藏室里弄出来。”

    地下室的气氛逐渐和谐安宁,忽然楼上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打破了昏暗灯光下的宁静。

    “怎么回事?”诺思警觉地站起身来。

    “在楼上,莱恩哈德他……”杰西娅连忙跑上楼梯,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

    “杰西娅!”诺思在后面大喊道,“太危险了,快回来!”

    但是杰西娅并没有听到他的话,直接跑了上去。

    诺思也赶紧跟了上去。

    “莱恩哈德!”杰西娅大叫道。

    “我在这里。”莱恩哈德的声音从屋子后面的花园里面传了过来,“我们没事的,出了一点小意外,抱歉吓到你们了。”

    “你们?”诺思和杰西娅推开房子的后门,走进了后面的小花园里,“你和谁……”

    莱恩哈德和赛琳站在用卵石铺成的小路上,赛琳背对着他们,莱恩哈德则仍是一脸微笑地看着他们两个。

    两个人的手里都握着自己的利刃。不同的是,莱恩哈德右手臂上护甲的缝隙处被刀刃划伤了,白色的衣服上染上了淡淡的血迹。

    更加可怕的是,他身后的那棵碗口粗细的树被一刀砍断了。

    “赛琳……你在做什么……”诺思被那棵树吓到了,能把树砍断,要是划在人身上,恐怕连骨头都要散架了。

    “他说要和我打一架。”赛琳收回了自己的短刀,诺思注意到她的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她手上的戒指一直环绕到刀刃的尖端。

    “不要说得那么吓人嘛,”莱恩哈德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赛琳小姐说要出去玩,我认为天快黑了出门不安,所以就劝她不要出去了。不过她觉得留在屋子里很无聊,我就提议来比试一下。”

    “可是……这……”诺思看着莱恩哈德手臂上的伤口,“你们玩得也太狠了吧……”

    “我没有砍到他那里。”赛琳说道,“砍那种地方杀不死人,根本没有用的。”

    “你是想要了他的命吗?干嘛说得这么吓人。”

    “不,不,赛琳小姐说要一起使出力,所以我们两个都没有保留实力。”莱恩哈德笑着说道,“骑士是不能拒绝女士的请求的,不过看样子赛琳小姐还真的很厉害呢。”

    “她脑子有问题就算了,你怎么也和她一起胡闹,她要是要你去死你也去做吗?”

    “赛琳小姐是不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的。”

    “我宁愿相信她疯起来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我只是想把他的脑袋砍下来。”

    “你都要把人家脑袋砍下来了,还想干什么啊?”

    “喂喂,不要那么紧张嘛,”莱恩哈德笑了笑,“有好多人想要我的脑袋的,不过我这不还是留着自己用的嘛。”

    “不要乱动,我去找药。”杰西娅走回到了屋里。

    “赛琳,你究竟要做什么啊,莱恩哈德是我们的朋友啊,你怎么下手这么狠。”

    “我又不会真的把他脑袋割下来。我们约好了谁先有机会杀死对方就算谁赢的。”

    “可是你怎么还是伤了他啊。”

    “我不知道,”赛琳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我从来没有砍过那里,还有后面的树,我根本没有动过。”

    “那莱恩哈德也不可能自己砍自己啊。”

    “赛琳小姐确实没有攻击除了我喉咙以外的地方,”莱恩哈德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些伤痕,看上去像是魔法被溅射到产生的”

    “赛琳不是不会魔法吗?”诺思纳闷地说道。

    “我没有用那种奇怪的东西。”

    “是不是因为你的戒指?”杰西娅带着纱布与药走到了莱恩哈德身边,解下他的臂甲,帮他处理伤口。“昨天晚上我也看到了,赛琳的那枚戒指在她战斗的时候会释放出强大的符文能量。”

    “不……不会吧……”诺思连忙否认道,他生怕杰西娅把那枚戒指的来源说出来。“那个……不是她爷爷留给她的吗……”

    那是神的从者留给赛琳的东西,是绝对意义上的古遗物,也是他回去的重要线索之一。

    要是莱恩哈德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很有可能会为了城邦的安把它销毁掉的。

    到时候,赛琳会不会和他拼命是另一回事,但是诺思回去的可能性很明显又变小了。

    “赛琳的爷爷是附魔师,那枚戒指应该也被她的爷爷用魔法强化过。”杰西娅心领神会,刻意避开了它是古遗物的事实。

    “原来是这样。”莱恩哈德看了看手臂上缠好的绷带,笑着对杰西娅表示谢意。

    “你的伤不要紧吧?”诺思问道。

    “没关系,”莱恩哈德用左手把剑收回剑鞘,“只是用起来不太方便吧。”

    “对不起。”赛琳忽然说道。

    “没关系的,赛琳小姐。这又不是我第一次受伤了。”莱恩哈德走到赛琳身边,低头笑着说道。

    赛琳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