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青玄玉 > 第十四章 附体残魂
    仙冢大门在赵强爬进去的那一刻慢慢的关上了。

    铁门上的符文再次闪动,如同水波纹般。紫衣女孩先是被铁门的异状所吸引,看了过来。阴鼬也跟着回头看去。

    铁门的符文流动着越来越快,最后竟“嗖”的一声,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双头金刚先是跑到铁门消失的地方。他用大手在空中抓了抓。一张大嘴张的老大,他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那联通仙冢的大门竟就这么自己飞走了。他此刻一丝宝物所发出的波动都感应不到了。

    阴鼬也飞了过来,他就飘浮在铁门曾在的位置,他笑了。

    “你们都要死”阴鼬嘴角还挂着那丝微笑。

    那冒着黑气的小蛇再次扑向众人。

    ……

    黑,一丁点的光亮也没有。

    赵强只能顺着冰冷的石板向前边爬着。

    他能感觉到这地面铺着的石板很工整,是那种人工铺就的感觉,这让他想起水月小径。

    约莫这么爬着走了一个时辰,前边终于看到了一丝微弱的光亮。

    赵强使劲的爬着。

    “仙人的宝贝,呵……”满脑子里都是这个念头。

    贪婪有时能让人忘记恐惧,如果没有宝贝的吸引,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中,他才会怀疑这里的一切吧。

    此刻,赵强眼中的亮点如同就是仙人留下的宝物,甚至他的嘴里竟有唾液分泌出来。

    那团光越来越清晰,赵强终于爬到跟前。

    一个很小的洞口。

    赵强先将脑袋探出去,一个很大的空间,准确的说是一个有着圆顶的大厅。

    墙壁上并未见有灯烛,但这巨大的厅内却有如白昼。

    光线是从大厅正中央的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座子上发出的,在这水晶座上还坐着一个人。

    “仙人?”赵强忙缩回脑袋。

    他蹲在洞口外,想了想,这太简单了,此刻赵强才想起自己从进到仙冢,再到看到这大厅内的仙人,一切好像是太顺利了,就像是安排好的一样。

    赵强也是经过一些世面的,最起码他自己是这么看的。会不会有什么陷阱。这时他才想起此处毕竟是一座坟墓。

    他可在说书人那听过不少关于诈尸和鬼怪的故事呢。

    想到此处,赵强倒是心中害怕起来。

    “哈哈……”一阵笑声自厅内传出。

    赵强一惊,真的有鬼?

    “神明佑我,神明佑我啊!我奎三今天就要发达了。”

    奎三?赵强再次从这洞口望去。

    可不正是那曾被他蹂躏过的奎三吗。他怎么也来这了?赵强很是吃惊。

    此刻,奎三已走到水晶座前。

    水晶座成正方形,半人高,四面像是被刀子切过一样。座上盘坐一人,身穿黑色祥云纹丝袍,发髻高盘,面目白皙,三绺须髯,飘洒胸前,虽是双目未睁,但已是仙气十足,赵强此刻竟有种想上前膜拜之感。

    奎三这时正双手叉腰,端详着面前的仙人。

    赵强心知这人绝尘境的修为,如果玉儿在,可能还有和他一战的资本。

    此刻,却只能眼看着奎三将仙人宝物拿走的份,赵强虽是心有不甘,可自己技不如人的事实,也只能做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打算了。

    那奎三看了一会,便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根黄色的香。

    他随手一指,香被燃着,白色的香烟冒起。那白烟在空中弥漫,一会就将奎三和那仙人罩在其中。

    赵强心道:“这家伙难道还要祭拜这死去的仙人?这可不像是奎三这种人所为。”

    白色的香烟越冒越多。将奎三呛得手捂着口鼻,他低头看了看手中还在燃烧的香,“这醒魂香应该发挥作用了啊?怎么搞得。”奎三嘴里嘀咕着。

    赵强此刻看到一丝丝白色的香烟竟顺着那仙人的鼻孔,慢慢的吸了进去。

    “活了?”赵强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地瞪大了眼睛。

    奎三也发现了这一变化。他捂着嘴笑了起来。

    香已燃至根部,可空中的白烟却越来越少,随着最后一点香被燃尽,那白色的香烟也都进了仙人的鼻中。

    奎三向后退了几步,眼中满是期待,像是知道下一秒要发生什么似得。

    须臾间,那仙人双眼竟缓缓的睁了开来。

    “你是何人?为何唤我?”并未见仙人嘴张开,声音像是从空中传来。

    ……

    紫衣女孩仗着囚仙剑对抗着哪小蛇黑色气体的攻击。身旁的师兄弟们想是已经遭了毒手。紫衣女孩有些后悔自己一开始的决定了。

    这次她只是和一群师兄弟来这炎魔山脉例行巡视,如果不是在前晚她在夜观天象时,见一缕黄色之气在云罗峰方向显现,也不会让三名师弟前来探视。

    那异象定是有宝物出世的征兆,她本来应该先将这一消息以传音符告知门内师长。

    也是自己身边有数十人的修仙队伍,加上自身持有真玄宝器囚仙剑,想来在这炎魔山脉应是不会有什么应付不了的状况,如果能在此次巡视中获得宝物,一定会被门内师长嘉奖,说不定就因此能进入内门修行了,这可是她一直来的夙愿。

    所以,她们寻着双头金刚的痕迹找到这里,见阴鼬和双头金刚在那挖着一面怪异的铁门,她自然知道这是仙冢入口,也没上前打探虚实,就祭出了镇妖符阵,封印了这里。

    如今,看着倒在身后的一群师兄弟,她心知这祸事已是铸成,可自己偏偏又打不过这个妖人,眼看自己性命不保,这真玄的宝器囚仙剑也可能落入这妖人的手中。

    想到此处,心神散乱,灵气不顺,丹田处一闷,一口鲜血竟从口中喷出。

    紫衣女孩见自己已无力再战,便将囚仙剑收回手中,随即将口中鲜血吐于剑身,这囚仙剑遇血剑体轻颤,一阵震天鸣响从剑中传出。

    小蛇正带着黑气绕着紫衣女孩盘旋攻击着,听得这一声剑鸣,像是遇到天敌般,停住了攻击,萎缩着退到几丈开外。

    紫衣女孩见机会难得,转身看了看一旁的师兄弟,这群人个个已是口眼如墨,气息皆无,已经中毒身亡了。

    她手掐剑诀跃至囚仙剑上,想御剑遁走。

    “要走吗?我可想带你回府呢”阴鼬嘴中说着,手中绿光突显,只见他单手向着紫衣女孩的方向一抓,一只巨大的发着绿光的手掌从他手中化出。

    那大手越变越大,向着紫衣女孩罩了过去。

    “啊”紫衣女孩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惊叫,她回头看去,只见那巨大的绿手已抓至面前。她心中一颤。

    师长曾多次告诫自己,说她心性太过好强,此是修道大忌,没想到今日还是因自己的一时贪功,害的自己和同门遭此劫难,她索性将眼一闭,心中只有以死谢罪的念头了。

    那声惊叫是由阴鼬传出,因为他刚刚正在催动妖力化掌抓向逃跑的紫衣女孩,突然,一面黑色的铁门出现在眼前。

    这铁门生生的将手中化出的妖气切断,那妖气打在铁门上,又一次激活了符文,铁门内一股仙力透出,将他震飞了出去。

    阴鼬心中暗叫“倒霉啊!”

    整个人被震的飞向后边的山体。

    “噗—咚—啪”

    阴鼬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一口鲜血因妖力反噬和铁门发出的仙力喷出。

    “啊……”自天空中,传来双头金刚的喊叫声,原来双头金刚一直站在铁门消失处,看着场中的一切。铁门突然出现,正好顶在他的屁股中央,这铁门像是与一切妖兽八字不合般,没等双头金刚反应,直接一股仙力将他震向天上。

    “啪—咚—噗”

    双头金刚整个身体直直的拍在地面,竟将地面砸出个坑来。

    紫衣女孩以为刚刚绿色巨手必将她掠住了。但一股轻微妖力穿过身体,却如一阵微风拂面,她此刻吓得已是冒出一身的冷汗。

    她慢慢睁开眼,只见那消失的铁门竟再次出现在下方。

    铁门符文爆闪。

    突然,铁门大开,一阵轰鸣之声从中传出。

    风尘大作,一人伴着惊呼,被射了出来,倒像是人吃了可恶之物,真真的是被吐出的一般。

    这人像是里边有什么洪荒巨兽一般,翻滚着爬起,像疯了一样,高举双手,冲着铁门磕起头来,口中还呼喊着:“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奎三再也不敢与您作对了,饶了我吧。”

    这时铁门内传来一阵的脚步声。

    赵强迈着方步缓缓走出铁门。

    ……

    刚刚仙冢内。

    奎三上前答道:“我叫奎三,今日唤醒上仙之魂,是为了求得仙人所留之物的”

    那声音惨笑了一声。

    “我陨落时已是重伤在身,仗着一丝仙力,才布下这八门锁魂阵,想为自己留一个尸而已,那还有什么物品留下呢”

    奎三听到,一脸的失落。

    随即追问道:“那你的金丹也没留下吗?”

    “我就是被人将金丹震碎,才无力回天的”那声音道:“如今只留下这残魂一缕,你们愿拿去,便把我带走吧。”

    奎三听得此言,浑身一紧,马上向后退去,像是怕这残魂要附身般。

    “不对,刚刚你说你们,可我只是一人进来的,难道?”奎三猛地向四周看着。

    “那洞內的年轻人不是你的同伴吗?”

    赵强刚转身要爬开,一听此言,只能硬着头皮,喊道:“奎三,你还记得我吗?”

    说着头已经钻出洞口,抬头冲着奎三笑看着。

    “是你?”奎三看到赵强,竟像是见到瘟神般,跳着竟躲到水晶座后。

    赵强从洞中爬出,扫了扫身上的灰土。

    “嘿嘿……”赵强挤出那人畜无害的笑容。

    他走到水晶座前,“你看你上次都不告而别,这才几日,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

    “谁和你有缘,真是阴魂不散”说完,他忽又问道:“你今天是不是又要坏我好事?”

    赵强咳嗦了一声,道:“你看我一个小小的灵体境怎么会给你找麻烦呢?”

    “灵体境?你骗谁呢?”奎三打量了下赵强。

    确实,这小子真的只有灵体境初住的修为。可他转念一想,那日赵强浑身冒着仙力,像捏着只小鸡般将自己制服的一幕,顿觉浑身的一颤。

    赵强心中此刻也是强装镇定,这奎三的修为他是知道的,比起他赤炎仙君大哥还要高,绝尘境的高手那可是足能让一方土地为之膜拜的人物,可此刻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面对他这只有灵体境初住的小人物,他也只能心中暗自苦笑了。

    “你们竟不是一起的吗?”残魂也被这面前的二人搞得不明所以了。

    “你们能进我仙冢,也是与我有缘,我如今只剩这一缕残魂,你们看谁将我带走呢?”残魂像是见到再生父母般,追问着二人。

    奎三没等赵强说话,指着赵强说道:“你跟他去吧,他体内可是有仙力的。”

    赵强刚要解释,那残魂像是听到天大的好消息,“哦,真的吗?我竟看不出你这灵体境竟在体内存有仙力,这可是再好不过了。”

    话音刚落,那仙人坐处,一阵风起,一缕长得和仙人一个模样的魂魄从仙人体内飘出。

    这残魂笑了笑,“那我便不客气了。”说着向赵强扑来。

    其实,奎三早就知道这残魂的想法。

    就在刚刚与残魂的对话中,奎三就明白这残魂想用附体之术,寄生在他的身上了。

    这附体对于一些像残魂这样的不魂魄可是最好的再生之法。一旦被残魂附体,以后残魂就可从宿主的身体内吸收灵力,将残魂补,那样便可再入轮回。如果遇到霸道的魂魄,有可能直接将宿主的魂魄打散或驱赶,将身体占为己有。那就是所谓的夺舍术了。

    奎三自然不想被这残魂附体,所以忙将赵强体内仙力一事说出。

    因为,对于附体的残魂来讲,如果体内修为越高那么补魂魄的时间就越快,何况这残魂乃是仙人的魂魄,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赵强那里知道这里边的玄机。他见那残魂向自己扑来,而奎三此刻满脸的奸笑,这里边一定不会有什么好处。

    忙将噬魂旗招出,这噬魂旗一出,那残魂也是一惊。

    “失魂!”赵强喊道。

    残魂脸色一凝,那奎三只感到魂魄像是飘到九霄云外,已不属自身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