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青玄玉 > 第二十章 黑风来袭
    城楼甬道口一个臃肿的身形一步一挪的走上城楼。来人生的一张肥圆的脸庞,额前发际因头发稀少露出很大一块额头,两道弯眉让人看来富态可掬。

    此人是木王谷的谷主赵乐平。

    这木王谷谷主可是从他祖父那儿起,就由他们家担任了。如今到他这已是四代。

    赵乐平不会什么法术,只是个普通人。他们家也没什么人是修仙者。但他却有一项本事,那就是做买卖。赵乐平的祖上就是生意人,他们世代从商,木王谷能有今天,确实和他家历代的经营分不开。所以,在这木王谷要说谁家最有钱,那就要数他赵乐平了。

    按说,生意人多是吝啬之人,精于算计。但赵乐平和他的祖辈却是乐善好施,接济贫困,谷内的族人没有没受过他家恩惠的,据说赵乐平的祖上曾留遗训,是凡木王谷族人,都要不惜余力的帮扶,如有违反便逐出家门。

    这位赵谷主从接管这木王谷,便不遗余力的投身在这木王谷的兴建之上。近年来,这木王谷被他经管的也是有声有色。加上他这人乐善好施,心胸豁达,谷中大小事物更是安排的井井有条,颇受谷中父老的爱戴和拥护。

    说道赵乐平,谷中族人个个都要竖起大拇指。

    赵乐平早年长跑外经商,挣了些钱,自从当上谷主更是将部积蓄拿出,兴建了不少防御性的设施,这谷门便是他在原来基础上增建的。

    他不但修建战备,还注意招纳人才,培养谷内战斗力量。

    吴伯便是他在外召回,负责教导谷内子弟。

    此刻,赵乐平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到城楼上,向下观瞧。

    城下二人正与黑风铁骑斗得正酣,赵鑫身上也因对方人多势众,被黑风铁骑的黑风矛在左侧肩膀刺了一个血洞。吴伯紧护着他,赵鑫只能使用右手拿刀,向城门下退去。

    “老吴,别怕,我来了”赵乐平在城楼上喊道。

    说完,数十道身影从城楼上跳下,这可都是灵体境的族人。

    众人快步上前,与黑风铁骑的队伍形成对峙之势。

    “老赵,你来的正好,这些可是黑风铁骑,咱们可要小心了。”吴伯眼中盯着面前的黑风铁骑道。

    “哈哈,你我二人什么大风大浪没遇到过”赵乐平道:“还记得那次遭遇虎妖吗?那三只可都是灵识期圆通的剑刺虎,还不是被我们杀了”说到这他那肥硕的身躯随着大笑,浑身的肉都颤动不已。

    黑风头领此刻从队伍内骑着那通体白毛的啸月天狼走到两队人马的中央站住。

    他看着面前的木王谷众人,心中道:”没想到这木王谷竟还是块硬骨头,防御工事和应急的能力都像是经过多年操练似的。

    就刚刚的一次突袭,要是换做其他部落,可能早被他们黑风铁骑杀进去了。

    可现在却连谷门都还没到,就遇到如此的阻碍。莫非这谷中有什么高人吗?黑风头领眼神中显出犹豫,我可不能因为那家伙的私怨将我黑风铁骑数千人都搭进去。不是那家伙吃了这谷中高人的亏,才要对付这木王谷吧?拿我们当炮灰,做梦!能让化形期吃亏,那最起码也是绝尘境的修为,那可是一人就可灭了黑风铁骑的存在。看来等下要见机行事了。

    想到此处,他心中已有了主张,冲着对面喊道。

    “你们听好了,我们是黑风铁骑,今天只是来告诉你们一声,从今天起,木王谷出一人我们杀一人,出一对我们杀一双”说完,他手一挥。身后的山林中,数千人的队伍从事山上瞬间冲到谷门前。

    吴伯看到黑压压一片的黑风铁骑,心中为之一紧。

    赵乐平一直舒展的弯眉,此刻也是紧紧的皱到一起。他知道这次可不比那次虎妖之危。看来我木王谷将有大难临头了。

    黑风头领指着城上的赵乐平,“看你这样子应是谷主吧?”

    赵乐平点头道:“正是”

    “实话告诉你,你们有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等着灭族吧。哈哈……”说完大笑冲着后边一挥手。

    片刻间,黑风铁骑数百人在前方摆出一字长蛇的进攻阵型。

    战斗一触即发。

    ……

    圆月当空。

    狼啸之声此刻突起。

    那天狼一跃驮着黑风头领上了一处高岗。啸月天狼仰头向着月亮叫道。那一声狼啸不同于其他的声音。所有的黑风狼像是被召唤起本能中那份嗜血,跟着一起冲着天空吼叫着。

    整个木王谷被阵阵的狼啸所淹埋。

    黑风头领高举着手中的黑色铁矛。

    “杀!”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那道一字的队伍横着向木王谷杀去。

    迎着月亮的光辉,一根根铁矛闪着摄人的寒光,闪电般的冲了过来。

    吴伯上前一步,将阔刀高高举起,

    “冲!”说完第一个冲了上去。

    赵乐平看到下面的数十人的队伍跟着吴伯成雁翅状向着黑风铁骑冲了过去。

    他连忙命令道:“骑兵准备!“

    此刻,谷门内的空地上数百匹战马集结完毕,这些可是赵乐平的家底,一个不足万人的部落,虽能想到会有骑兵队伍呢?这可是他花了一半的家资购置的战马。

    当初族内不少长老反对,可赵乐平只说了一句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如今,这骑兵竟真的派上了用场。

    啸月天狼的速度极快,黑风铁骑像一阵风一样,片刻就到了吴伯等人的近前。

    眼看铁矛就要刺到面前,吴伯翻身一跃,阔刀裹着身体,如同一个陀螺般转着飞向一个黑风铁骑。

    噗!

    一颗狼头从空中被抛了出去。那坐下的啸月天狼不知上面的黑风铁骑已死,仍驮着向前冲去。

    吴伯身形落地,一只铁矛斜着刺了过来,吴伯转身躲过,单臂一夹,整个身体向着后方一带,那铁矛一端的黑风铁骑便被拽了下来。

    吴伯跳起阔刀顺着铁矛剁了下去,那黑风铁骑忙侧身躲开,吴伯此招只是虚招,刀行至那铁骑的胸前,生生改变轨迹,横着砍了出去,这名黑风铁骑没明白怎么回事,已是身首异处了。

    此刻两队人马已交战在一起。

    吴伯毕竟是化气境初住,对付这些只有灵识期的妖兽自然轻松的很。

    刚刚吴伯一道阔刀发出的气刃就伤了数名黑风铁骑。

    但黑风铁骑毕竟是有啸月天狼,速度快且灵活,两次冲锋,几个族人已被铁矛刺死。吴伯看了看城楼方向,“老赵,别等了!上吧。”

    赵乐平想了想,他是真不想让这骑兵上,但吴伯一队人确实对战这些黑风铁骑有些吃亏。

    “上!”赵乐平大声的喊道。

    谷门嘎吱吱的升起。

    足有五百人的骑兵队伍像是一道洪流般冲出谷门。

    “他们竟有骑兵?”黑风头领也为之一惊。虽然他们黑风铁骑也是骑兵,但铁骑只是以速度见长,加之啸月天狼身形比起战马来矮上一节,对战起来更是吃亏不少。

    此刻,木王谷的骑兵已经冲入到了战场内。骑兵每人手中一杆银枪,这支骑兵队伍像是一支脱笼的猛虎般,在黑风铁骑的队伍内横冲直撞,瞬间就已冲了三四个来回。

    黑风铁骑队伍没想到这木王谷能有骑兵队伍,加上战场上本就混乱,突然冲到的木王谷骑兵,着实打了黑风铁骑一个措手不及。几个冲锋,黑风铁骑的队伍已被打的不成阵型,近百条铁骑的尸体横陈在地上。所骑的啸月天狼都独自跑回到后边的队伍之中。

    黑风头领见此情景,心中暗骂那个阴鼬,冲着天空吼叫着发出一声悠长的狼啸。

    剩下的黑风铁骑听到,纷纷转身逃跑了。

    吴伯走到骑兵队伍前,看了看渐渐撤进森林的黑风铁骑,他知道这些妖兽并没走远,只是在林子隐藏,定会再来。

    他回身跃上一个骑兵的马背,“走,回谷。”

    剩下的人纷纷上马,狂呼着向谷内而去。

    ……

    宋玉站在木王谷外的一处山峰看着面前的一切。

    没想到这小小木王谷竟击退了这些铁骑。宋玉不得不为自己灭族唏嘘道:“如果正面交锋,我大宋一族也不会输于这些妖兽的。”

    看着不远处一队黑风铁骑向对面的山坳处狂奔,那里一定是这些妖兽的藏身之所了。

    仇人一定也在那里。宋玉将马匹拴好,展开身形,悄悄的跟了上去。

    ……

    阴鼬正坐在藤椅上喝着茶。

    “公子,刚才我们可死了近百名的兄弟,这些肉粽不好惹啊!”

    “哈哈……”

    看着面前一脸苦色的黑风头领,阴鼬嗤笑道:“真不知祖爷爷为什么雇佣你们这群废物,小小的木王谷都打不过。”

    他站起身看着木王谷方向,“天快亮了,他们这群人想必战了一晚,也一定累了。”

    阴鼬走到黑风头领面前,“想为你的手下报仇,想拿到里边的好处,拂晓就是你最好的机会。”

    “公子,对面已有准备,再去可能不会占到便宜”黑风头领可不想在无谓的损兵折将了。

    “此刻他们一定困乏,拂晓时分人正是最懈怠的时候,也是突袭的最好时机,你只需安排些好手攻击城楼,定能得手。”阴鼬看着远方,轻轻的嗅了嗅面前的空气道:“我好像都已经闻到了血的味道。”

    黑风头领听闻阴鼬此言,忙道:“公子你要出手了吗?”

    “拂晓一战你只管放开手脚,我自会在旁策应”阴鼬说完挥了挥手,黑风头领到:“那我这就去准备,属下告退。”

    此时,东边天上已显出一丝的鱼肚白。

    “赵强你可要等我哦?”阴鼬舔着嘴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