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青玄玉 > 第二十三章 血债血偿
    阴鼬看着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山里孩子,因为他,黑风铁骑都军覆没,因为他,自己竟也险些命丧于此;他原以为赵强已被吓得不敢露面,一定躲在密道内哭鼻子,可偏偏以被死压的人竟站在自己的面前。

    今天,这个小小的山谷,这山谷里的每个人,都像是生来就要与他作对似得。

    阴鼬双眼瞪的老大,看着赵强,心中一种不祥的预感无来由的冒出,让他整个脊背为之一凉。

    “这小子难道真是我命中的克星不成”无论人或妖的修道者对于天命都有一种极强的感悟。这阴鼬自然深知天命是不可抗拒的,这就像是影子般,主导着每个修道者的生死,不管你是修仙亦或是修魔,走的便是逆天命的路数,如今眼中之人,可能便是他天命安排。

    正所谓“余生摇摇,天命昭昭。”这种因果律法妖兽也是难逃。如那青州三派中的天命馆便是以参悟天命之道的修仙门派,可见天命巍巍。

    阴鼬看了看天上,刚刚吴伯阵法所引动的乌云此刻已不见一丝的踪影,倒是只有一片云彩,孤零零的飘荡在他的上方,虽看起来有些突兀,但这也让此刻的阴鼬心中多少有了些许安心,他可不想因此招来天罚。

    他狠厉的眼神再次浮现,盯着赵强的背影,手中绿色妖气凝结掌心。

    赵强这时慢慢走到吴伯的尸身旁,将吴伯的头放在他的颈部。

    猛地转身,痛绝之情让他的双眼灌满了血色,阴鼬的手竟不自主的抖了一下。

    “木王谷赵强”阴鼬嘴角带起一丝不自然的笑意。

    “是我”赵强伸手拔出吴伯的阔刀,巨大的刀身竟和赵强身体一般大,他拖着阔刀向着阴鼬走去,刀刃在石板上因摩擦发出阵阵低鸣。

    阴鼬手中的妖气始终未曾发出。

    “你要杀我吗?”

    “是!”

    阴鼬像是听到一个可笑之极的笑话,狂笑道:“好!好!好!”

    赵强的刀此刻已举起,真的就向着阴鼬的颈部砍了下去。

    绿色妖气也在此刻如同一把利剑般射向赵强。

    化形期的妖气对于一个灵体境的人来讲,根本无法躲避,赵强连人带刀被直接打了出去。

    阴鼬本就不想杀他,因为他不想今日付出的代价得不到任何的结果,仙冢内的一切才是他此行的目的。

    赵强手中的刀被死死的攥着,就像是拉着吴伯的手一样,他不想在失去。

    “赵强你只要一次机会,我会用我的力量帮你使出噬魂旗,但让他失魂只能是一刹那,你确定能一击必中吗?”老莫担心的问道。

    “放心,他还不想杀我”赵强拖着刀再次向着阴鼬走去,刚刚的一刀他已经算出了距离,如果阴鼬再让他,应该说允许他再次近身的话,赵强他有把握这刀一定能砍到。

    赵强心中忐忑,手中已渗出汗来。

    阴鼬自然不知赵强的打算,在他看来,赵强更像是他脚下的一只蚂蚁,只凭他的心情随时可以取走赵强的性命。

    但现在的阴鼬更想好好的蹂躏赵强一番,以解吴伯给他带来的耻辱。

    还是那把阔刀,赵强仍是在那个角度砍下,阴鼬真的觉得吴伯和面前的赵强都是那种愚执的人,竟不知道一点点的变通吗?

    阴鼬再次抬起那带着妖气的右手,绿色的妖气仍是在阔刀砍到自己的那一刹那将赵强打了出去。

    这次赵强像是受伤不轻,在原地竟挣扎了四五次,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

    “赵强,算了吧,如果你在被他打到,可能就会彻底没机会了。”

    “嗯”赵强那股子执拗的劲又窜了出来。

    刀还是拖在地上,赵强一挪一擦的走向阴鼬。

    “如果你交出在仙冢内的东西,或许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的族人。”

    赵强顿了一下,头低的很低,像是在思考,更像是在纠结,但刀确仍低鸣着前行。

    阴鼬这次并没有将手中的妖气化出,只是背手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执意要报仇的孩子。

    “道友,你杀我族人不算,还要占我族仙人遗宝,未免太不把青州各派放在眼里了吧,”一道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从天际传下,震的整个山谷为之一颤。

    阴鼬被这声音惊的双眉一凝。

    其实,此次行动他已完成,本应返回族内复命,但他平日里骄横跋扈,那里吃过什么亏,就是一些妖王都要让着他三分,更别谈是一个十岁孩童。

    更何况,仙冢内宝物着实诱人。所以,阴鼬甘愿冒着违抗祖爷爷的命令,自作主张的现身,杀人夺宝。在他看来灭这木王谷本不该费什么周折,但不想却是阻碍重重。

    如今,突然有青州的修仙者出现,已让他陷入两难之境。

    走或不走身份已然泄露,此次任务只能算是完成了一半,而且还为自己的六翼蝰蛇一族惹上了青州修仙门派。虽然凭着祖爷爷妖皇的实力,倒是也不在乎青州为难,但只怕因今日一己私念却让蝰蛇一族再无宁日。

    这阴鼬想到此处,双眉一展,他本是个狠厉角色,事情已然如此,后悔已是于事无补,倒不如“神挡杀神”,管他来的是什么人,只管杀了便是,心中自是定下谋算。

    阴鼬抬头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刚刚那朵彩云竟从天而降。彩云上站着一个身着黑底白边水纹道袍,外罩灰色薄纱外裳的中年道士,背背缀有流云剑穗的长剑,道髻高盘,脸型较长,棱角分明自透着一份坚毅,眉清目秀,颇有几分书生之气,倒是仙气略有不足。

    眼见彩云落地,这道士手袖一挥,彩云竟瞬间由大变小,收入道士的袖内。

    这彩云竟是一件法宝,倒是让阴鼬放心不少。如果来人真能腾云驾雾那可麻烦了。原来,修仙者中只有神游境才能施展此等神技,神游境那是如同他祖爷爷般层次的存在,阴鼬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来者何人?”

    “在下天印宗灵矶子。”

    阴鼬一听也是倒吸一口冷气。难怪有“炼物为宝”的本事,原来是天印四子的灵矶子,此人他可早有耳闻。这“炼物为宝”之能乃是阵师的一项看家本领,那彩云便是通过阵法炼制而成的飞行法宝。这灵矶子不但是执管天印宗外门一切事物的门主,更是一位双星的阵师,据说和凌云阁颇有些渊源,在天印宗乃至整个青州都算得上是个响当当的人物。

    “道友,你是不是应该给贫道一个解释呢?”灵矶子问道。

    阴鼬知道这灵矶子的修为并非超然,但可怕的是他那双星的阵师身份,正所谓“宁犯天命堂中叟,莫惹凌云门前娃”,可见阵师在修道人中有着不可触犯的地位。

    阴鼬躬身道:“前辈,此事是这木王谷伤我族人在先,我只是到此讨个说法而已。”

    “哈哈……”灵矶子笑了笑说道:“道友,难道忘了沙城之约吗?如有侵犯,当交由事发所在一方处理,这山谷部落真的伤到你的族人,也应该交给我青州处置,你到此大开杀戒,是不是有些不把青州放在眼里啊?”

    阴鼬被灵矶子一连的反问竟搞得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道友,我还有一事相问”灵矶子看了看被自己问的哑口无言的阴鼬,接着道:“几日前,距此百里外的大宋部落惨遭灭族,不知可与道友有关?”

    此话一出,阴鼬不免心中一惊,难道这灵矶子是为那大宋部落一事而来。阴鼬实在不知道这大宋部落是哪个,但肯定和他所屠的那几个部落有关。

    阴鼬强装镇定,拱手道:“灵矶子前辈,”阴鼬道,“大宋之事,晚辈实在不知,我只是为这木王谷害我族人之事而来,别无所图。”

    这灵矶子也只是绝尘境修为,以修为而论,阴鼬化形期本是与他相仿,但阴鼬此刻却自降身价,尊称灵矶子为前辈,主动示弱,怕是未怀好意。

    “无耻之徒!”一声怒喝,从谷门处传来,一道身影飞奔而至。

    阴鼬心中一惊,转头看向来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宋玉。只见宋玉飞身落在灵矶子面前,语带哽咽的跪倒在地,“师傅,求你老人家为弟子做主啊!”

    灵矶子见是爱徒宋玉,忙将他扶起,“玉儿,苦了你了,为师来晚一步,让你遭此大劫,放心,今天为师定为你报此灭族之仇,你可知仇人在那里?”

    宋玉抹掉脸上的泪水,回头双目怒视阴鼬,指着他道:“师傅,他就是那杀死我父、凌辱我妻、灭我一族的妖人!”

    阴鼬此刻方看清宋玉,他立时想起那日的事情,此人明明已被我废了四肢筋骨,他怎么还好端端的站在此处?

    “妖人,我徒第所言是真的吗?”灵矶子双眉倒立,盯着他道。

    “哈哈……”阴鼬见事情败露,索性狂笑道:“是又如何?今日谁都别想离开此处!”

    言毕,从其口内竟飞出一柄弯曲如蛇状的宝剑。

    此剑绕着阴鼬身体盘旋数周落入阴鼬手中。

    “灵矶子,别以为仗着阵师的身份,就可对人指指点点,别人怕你我可没当你是回事”阴鼬指着灵矶子骂道。

    灵矶子见阴鼬已摆明了要打,也不废话,手掐剑诀,背后宝剑飞出落于手内,“我倒要看看你这妖人有何斤两,竟敢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说着剑花一抖,一道剑气射出,击向阴鼬。

    阴鼬手中蛇形宝剑一指,一股绿色剑气跟着推出,两股剑气相遇“嘭!”的一声巨响,剑气所含的巨大劲道从中炸开,白、绿两色气浪交杂在一起向着四周化出。

    宋玉、赵强竟被气浪震飞了出去。

    “玉儿你们快站到我身后来”灵矶子对着二人说道。

    宋玉从地上爬起,快步跑了过去。

    “谢谢前辈,但我要杀了这个妖人为我吴伯报仇”赵强低声道。

    灵矶子吃惊的看着赵强,虽然刚刚在云端,也看到了赵强砍杀阴鼬的经过,但却没想到这个看着普通的孩子,却有如此坚毅的性格,明知打不过,还要为族人报仇,灵矶子心中倒是对赵强生出一份赞许之情。

    “小义士,这妖人化形期的修为,不是你能对付的了得,你可先躲在我身后,等我擒下他,自会交给你和玉儿发落”灵矶子道。

    “哼!大言不惭”阴鼬看着面前的众人,冷冷的道:“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说完,手中宝剑祭出,竟向着赵强击去。

    灵矶子见阴鼬竟对赵强下手,心中暗骂阴鼬卑鄙,手中宝剑祭出迎了上去,两把宝剑就在赵强面前斗在一处。

    随手灵矶子在打出一张纸符,在赵强身前化为白色气罩,将他整个人护在当中。

    阴鼬见状也不在理睬赵强头上的蛇形宝剑,手结数印。

    “万毒千蚀!”

    一股黑绿色毒气从阴鼬口中吐出,那毒气竟化作千万条毒蛇状,铺天盖地的冲着灵矶子扑了过去。

    灵矶子知道这妖族法术多是阴气凝结,对以秉阳气修仙的人来讲是最为致命的,沾上一点轻则损失修为,重则损命。

    他不敢怠慢,变换手印一指,从面前地上一面土墙生起,毒气竟被挡在墙外。

    天印宗的法术乃是以手印操控灵气见长,但这手化无为有的手段,却是灵矶子结合阵师的道术所创的印法,因为只有阵师才最善于利用世间万物或天地风雷为用。

    灵矶子以为土墙将毒气化解,道:“不过如此!”

    话音刚落,那黑绿毒气竟将土墙腐蚀,瞬间瓦解,那气团内的万千蛇头纷纷张开血口,扑到灵矶子面前。

    这毒气一下就包裹住灵矶子,一阵骨肉被咬食的声音从气团内传出。

    宋玉在后边眼看自己的师傅竟被毒气吞噬,吓得嘴张的老大,呆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阴鼬以为得手,单臂一挥,那毒气散去,却见灵矶子竟好端端的站在面前。

    “有些手段”阴鼬沉声说道,心中却是吃惊不小,暗道:这灵矶子果然有些能耐,竟硬抗下我的“万毒千蚀”。

    其实他哪里知道,灵矶子刚刚也是险些中招,要不是他利用移形换位的阵法,将一根木头化成自己替身,此时已是重伤在身了。

    此刻,灵矶子心中再不敢怠慢,手结道印,一层白色气盾护在周身。

    二人正要再战。

    空中忽然传来一道娇喝:“灵矶子道友,这妖人侵我青州,害我百姓,不可放了他!”

    只见自南方天边,数道流虹飞来,瞬间便到了眼前。

    这流虹竟是几把飞剑所化,六名女道士从剑上跃下。为首之人身形中等,一身白色百花道袍,年龄四五十岁的样子,手拿拂尘,背背宝剑,眼中带着如冰般的冷意。

    身后跟着一名着紫色道袍的女子,其余四人都穿灰色道袍。

    赵强一见这紫衣女子,心道:“她怎么来了,老莫人家追魂来了。”

    原来这紫衣女子竟是那日仙冢前的真玄门人紫韵。

    紫韵此刻也正看向赵强,柳眉一挑,瞪了赵强一眼。赵强忙佯装着看向一旁,像是见到债主一般,浑身的不自在。

    紫韵贴近为首白衣女道士的耳旁低语了几句,那女道士也向着赵强看了看。

    “哦,原来是真玄门的明心长老”灵矶子上前单掌打了一个问询,随即说道:“道友此来也是为了这妖人不成?”

    这女道士正是紫韵的师傅,真玄门明心长老。

    明心将拂尘一摆,单掌回礼道:“道友我今日前来,一是为了这妖人,二是为了我门人魂魄而来。”

    说完对着赵强问道:“你可是赵强?”

    赵强一听只能硬着头皮回道:“正是。”

    “好,等我先收拾了这妖人在找你说话。”

    阴鼬见紫韵出现,就明白了这群人的来意,听这灵矶子称这女道士为明心,心中更是一惊,来人竟是真玄门的明心长老,他自然知道真玄门的厉害,青州和妖族多年的战事,对于修仙门派的情况也是有所收集,此人可是个狠角色,为人睚眦必报,对妖族下手更从不手软,早年曾仗着一把“囚仙剑”一夜间灭了三尾灵狐一族而名震天下。

    阴鼬心道:对付一个灵矶子尚有一战的可能,但如今又多了一个明心长老。刚刚竟未能看出她的修为,定是在我之上。一旦他们联手,再战下去很难占到便宜,身而退可能都成问题。不免心中已生出退意。

    明心看向阴鼬,冷冷道:“你这妖人害我门人三十六条人命,这份血债便要你血偿!”

    言毕,拂尘一甩,一道灵气射出,竟如巨浪般向着阴鼬卷了过来。

    阴鼬不敢怠慢,体外“青蝰魔域”瞬间化出防住周身,摇身一变,六翼蝰蛇的本体唤出,那身后六翼狂扇,数道风刃射出迎了上去。

    明心的修为在他之上,此刻更是面对真玄、天印两大门派的高手,他心中不敢托大,一出手便是最强状态。

    那如海浪般的气刃伴着轰鸣之声瞬间便将阴鼬发出的风刃冲散,力道未见减弱丝毫,阴鼬心中暗叫:“不好!”

    “这女道士上来竟是痛下狠手,这是不想给我溜走的机会啊”阴鼬心道。

    那漫天的气刃瞬间就卷到阴鼬面前。

    明心手掐剑指猛地一指,“青蝰魔域”随即被气刃击穿,眼看阴鼬巨大的蛇身就被气刃击穿。

    阴鼬心知这气刃的威力,一旦打到定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忽然,自阴鼬体内化出一颗头生独角的蛇头,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一股黑色妖气,那气刃竟一下就被吞噬掉。黑气力道不减,冲着明心、灵矶子等人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