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青玄玉 > 第四十五章 蹊跷(三)
    赵强将玉符轻轻地从凹槽中拿出,这是他第三次夜探夹层了。

    身形一躬向自己的房间悄悄的走去。

    目前,他已将里边的情况摸的差不多了,看守的皮甲武士共有九人,两人负责看守那些“囚犯”,还有一人是流动哨,每个人都是化气境以上的修为。

    就在赵强将房门掩上的时候,一道黑影从大厅的角落闪出,奔着夹层的入口飞快的移动过去。

    “嗯?”赵强屏气走到一根立柱旁。

    那人身形高大,绝不是陆玄灵,还有人在打着夹层的主意,这确实让赵强很是意外。

    这“巨蜂”上不都是离无悔的人吗?情况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赵强飞身跃下,顺着墙边溜了过去。看着那黑衣人走进光阵,约莫那人已进到里边,赵强再次重新启动阵法跟了进去。

    在长廊内赵强远远的看到那黑衣人已走到那扇门前。流动哨怎么没出现,赵强很诧异,要不是他利用噬魂旗的失魂之术,可能根本不会躲过流动哨。

    “噗呲”他感到脚上一滑,他低头一看,下面不知何时多出一滩黏稠的液体,他用手指沾了一点,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他脑子里瞬间想到这是什么。

    他吃惊的看着那扒在门边的黑衣人,这人竟将流动哨化成了一滩血水,“够狠的!”他心中暗道。

    此人既然如此行径,看来他是要对这夹层内的人有所行动了。

    赵强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此时那黑衣人竟将外罩的黑衣脱了下来,伸手将门打开,里边的光线照到他的脸上。

    “是他”赵强认出,竟是他刚到“巨蜂”时,随姬寰月进来的两个武士的其中一人。

    如果,不是这人长了一只巨大的鹰钩鼻,赵强也不会立刻想起此人,这鹰钩鼻拉开门时,里边突然想起兵刃出鞘的声音,“谁?”看守的皮甲武士发现有人开门,齐声问道。

    “是我”鹰钩鼻走了进去。

    “哦,是裘副统领啊”看守的皮甲武士显然认出了他。

    赵强见鹰钩鼻进到里边,快速跑到门前,透着门缝观察着里边的动向。

    原来他是副统领,那为何要对那巡逻的武士下死手,他到底要干嘛?赵强倒是对里边笑脸相迎的两名武士有些担心起来。

    正如他所料,那两名武士就在躬身向那鹰钩鼻施礼之际,两道寒光射出,那两名武士没吭出一声就瞬间瘫软在地上,身上“呲呲”的升起一股白烟,片刻便化成了一滩血水。

    赵强双眉紧锁,此人心黑手辣,出手如此的果断,看来是早有打算。

    面无表情的鹰钩鼻在两滩脓血上跨过,奔着巨大的囚笼走去。数十张被惊醒的稚嫩脸庞,吃惊的看着来人,显然是被他的举动吓到了,向后蜷缩着。

    “别怕,等下我带你们去好地方”鹰钩鼻虽是这是说,但却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赵强心中一颤,这家伙是要把这近千人都化成脓血不成?想到这头皮跟着都有些发麻。

    鹰钩鼻安抚住“囚犯”,便转身向那些铁皮箱子走去,只见他将手指上的储物戒轻轻一触,一道白光闪过,那些箱子竟自动飞入他的戒子内。

    赵强见到此景,心中已然清楚这鹰钩鼻是要人货收,他悄悄的将噬魂枪从口中招出,这是他最近才给这把武器起得名字。

    噬魂枪金色枪头冒着一股股的黑烟,这是魂力外放的效果,看起来倒是诡异的很。

    这家伙最起码是化气境的修为,只高不低,自己如果这时候冲出去,肯定是占不到一点的便宜,也许还会被他也用那暗器打成一滩血水也说不定,紧握枪杆的手此刻已渗出汗来,心也跟着跳到了嗓子眼。

    眼见那上百只箱子已被鹰钩鼻收进大半,而笼子其他熟睡的囚犯此刻也已被同伴唤醒,纷纷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赵强眼看鹰钩鼻将铁皮箱子部装进储物戒内,他知道下一步这家伙一定是要收拾这些囚犯了。

    借着门缝的角度,赵强看到鹰钩鼻脸上挂着阴森的笑容,他双手死死的攥着枪杆,如果这家伙要是向这些人下死手,那么他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出手阻止。其实,他倒是想过制造些动静,将其他的守卫引来,但转念一想,对方是离无悔的副统领,自己却只是个外人,要是对质起来,如今是死无对证,未必离无悔会相信自己;而且,自己为何进到里边,也是无法自圆其说。

    鹰钩鼻走到笼子前,单手一挥,一张黑色灵符贴到了笼子上,接着他快速的绕着笼子贴了数十张灵符,赵强纳闷的看着鹰钩鼻,只见他未见丝毫气喘,将灵符贴好后,双手在胸前和握,手印频结,口中似是念动咒语,离得较远,赵强也无法听清。

    那灵符间突然发出一道道灵力,相互连接到一处。

    “这是挪移类的阵法,他是要通过阵法将笼子搬到别的地方”噬魂枪内的老莫此刻突然说道。

    “怎么办?你倒是帮我出个主意啊!”赵强急着问道。

    “我也没有办法,打你是一定打不过了”老莫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

    “我是打不过,但我还有一次机会”赵强双眼突然一亮,“你是说……”老莫也似想到了什么,“但如果一击不中,后果也是很严重的,这人的修为可已经达到凝神境,而且,他既然将这些人传送出去,就一定是有同伙在外边接应,你想没想过这可能会为你惹来不明的敌人”老莫提醒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赵强说完,轻轻地推开门,端着噬魂枪向施法的鹰钩鼻走去,

    只是数十步的距离,赵强已经计算好,他只需走到一半的距离就行,只要那时他没被发现,就可以发动攻击。

    眼看那阵法就要部的启动,笼子四周已经能感到一层灵气生出,自动旋转着像是要把笼子连根拔起似得。

    鹰钩鼻双手微微的颤抖起来,启动如此的阵法,能将近千人移走也一定需要消耗他不小的灵力。

    赵强能感到鹰钩鼻身子已经有些前倾,整个身体竟跟着也颤动起来,像这样的阵法施法者需要极大的灵力消耗,同时精神也是要极度的集中,要是平时赵强如此的举动,早就被他发现了。

    可以了,赵强早就盘算好出手的距离,二话不说,冒着阵阵黑烟的噬魂枪随着他跃起的身子,冲着鹰钩鼻后背刺了过去。

    毕竟是凝神境的修为,就在枪快要刺到时,鹰钩鼻本能的危机感,使他瞬间在周身化出一层灵力护罩。

    赵强事前已是料到,但噬魂旗可不光光是灵力攻击,枪头刺到气罩上像是扎到了铁板一般,发出数道火星。

    “失魂!”

    枪头上的黑烟透过气盾飘入,一下就没入了鹰钩鼻的后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