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清妾 > 第六百四十四章 跟爷回去吧!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不得不说,重回少女时代的尔芙说出的话,就是那么的气人,被问到头上的丫儿被气得一愣,随即狠狠甩开了尔芙的手,指着身后不远处若隐若现的那缕直冲云霄的黑烟,牙齿磨得嘎吱嘎吱作响,黑着脸质问道:“我干什么,我才要问你,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你能胡作非为的地方么,你是不是要害死我们几个才甘心!”

    其实丫儿本不想讲话说的这么重的。

    因为她虽然还不了解尔芙的来历,也对尔芙没有那么深的了解,可是从尔芙的言行举止中,她还是可以看出尔芙是个并没有太深心计的女人。

    只是闯下大祸后,尔芙还这么懵懵懂懂的无所谓,她就真的忍不下去了,再联想到那边留下善后的紫娥和苏娟等人要面对的危险,她只觉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哪里还能对尔芙有什么好的态度呢!

    尤其是在看到尔芙居然还无所谓的往嘴里送烤好的小油菜吃的样子,丫儿简直觉得自己个儿就是遇到了一个绝世大奇葩。

    “别生气了,我不是有意的!”记忆中,只留下她在现代生活的尔芙有些尴尬的搓了搓黑乎乎的小手,上前拂去了丫儿脸颊滑落的泪珠,轻声道歉道,“我只是见你昨个儿都没有吃东西,又在外溜溜的忙了一整晚,担心你身子吃不消,这才想着弄些东西给你填填肚子,却没想到给你惹麻烦了!”

    说完话,尔芙就小心翼翼地退后了两步,因为她发现她并没有将手弄得特别干净,居然在丫儿白嫩嫩的小脸上,留下了两道明晃晃的黑色污迹。

    “你也是好心!”

    丫儿到底是个心软的,听尔芙这么一解释,她倒是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无奈的摆了摆手,招呼着闯下大祸的尔芙逃离现场,打算先将她藏回到房间里,再回去和紫娥、苏娟等人一起面对尔芙留下的乱摊子。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送了尔芙回去,再回到桃花林中,紫娥和苏娟等人已经堵着嘴、反剪着双臂被三五个粗实婆子压到了一旁,而就在那堆黑漆漆的柴火灰旁,四爷穿着一袭淡青色的袍子,正拿着一柄长剑将灰下埋藏着的叫花鸡挑出来。

    完了!

    这就是丫儿心里的第一反应。

    本来她和紫娥等人的打算是将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可是却没想到最大的罪证被四爷抓在了手里,这就算是她能巧舌如簧的将死的说成活的,估计也不可能将这事抹去了。

    “你是什么人?”四爷感觉到丫儿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将注意力从这很是眼熟的叫花鸡上挪开,斜了一眼,眼前这个有些不懂规矩的宫女,挑眉问道。

    丫儿虽然心下惶惶,面上却是不敢流露分毫,忙恭恭敬敬行了个跪拜大礼,趁着低头的时候往被压在一旁的紫娥等人那边看了眼,希望能从几人的眼神中发现些什么,“奴婢是桃花坞中,负责打理桃花林的小宫女丫儿!”

    “嗯!”

    对于这种小人物,四爷自是不会关心的,但是也没有放她离开,只挥了挥手就有两个粗实婆子过来,将她与紫娥等人压到了一块去,而四爷则招呼着苏培盛将那几个已经烧成硬球的叫花鸡捧着,径自来到了在一旁候着的崔公公身边,冷声问道:“这东西是谁做的?”

    听着四爷有些焦急的问话,丫儿等人对视一眼,心下皆是一冷,暗道:这不知名的女子果然给她们惹来了了不得的麻烦,但是她们却也不能装听不见,想着两害相权取其轻,紫娥偷偷给丫儿丢去一记凌厉的眼神,便挣扎起来,一副迫不及待要戴罪立功的样子,扯着嗓子‘呜呜呜’的叫了起来。

    “老实点!”身后压着紫娥的粗实婆子,那可都是正经干体力活的存在,力气大极了,见她被压住了,还这般不老实,不禁手下的力道又大了几分,直勒得紫娥翻了白眼,这才满意的收了力道,冷声呵斥道。

    粗实婆子的话音才一落,站在崔公公身侧问话的四爷就转过了身子,看着紫娥连连挣扎的动作,拧着眉头看了眼苏培盛。

    苏培盛那绝对是四爷肚子里的一条蛔虫,不需要四爷多废话就领会了四爷的意图,拎着袍摆中兜着的几个叫花鸡就来到了紫娥的身旁,示意粗实婆子取出了紫娥嘴里头塞着的帕子,尖着嗓子问道:“可是你知道些什么,若是知道就抓紧说!”

    紫娥不敢绕弯子,忙连连应是道:“奴婢晓得,奴婢亲眼瞧着丫儿这死丫头使了银子从小厨房那边买了的,又是奴婢亲眼看着她在这林子里点着火的!”

    “谁是丫儿?”苏培盛知道四爷是从这东西想到了侧福晋尔芙,只当这紫娥说的丫儿就是侧福晋,登时扭头看了眼四爷,眼见四爷嘴角闪过一丝弧度,忙将紫娥从地上拉了起来,很是急切的问道。

    只是紫娥给出的答案,并非是四爷想要的。

    她对着丫儿抬了抬下巴,一副和丫儿不和的样子,拧着眉毛道:“回苏公公的话,正是奴婢身边的贱婢,她素日就是个奸懒馋滑的性子,定然是想着桃花坞中的人都出去寻找侧福晋了,便在这里偷懒解馋。”

    苏培盛只觉得如坐在过山车上一般,这一颗心被紫娥折腾得上不上、下不下的,狠狠瞪了一眼还在自说自话的紫娥,扭身就回到了四爷身边,一脸失落的摇了摇头。

    “行了,让人将这里收拾了吧,叫人带着这几个丫头去绾春轩去,爷要亲自问话!”已经从紫娥话里听出破绽的四爷,没有去看苏培盛那张要死不拉活的脸,扭头对着崔公公吩咐了一句,便一马当先的往桃花林外走去。

    四爷走着,这嘴角的笑容就压不下去了。

    别看他刚才蹲在那灰烬旁,但是他却注意到了丫儿来的时候和紫娥的眼神交流,初时他只当是小宫女没见识,胆子小,想着能从同伴那里得到些什么信息,免得冲撞到了主子的忌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当紫娥突然挣扎起来,居然将这事推到丫儿头上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找到尔芙了。

    虽说紫娥说得很是真实,但是有一点是如何都解释不通的!

    这人嘴馋是天性,谁都喜欢吃些好的,小宫女们私下会从小厨房买些东西,也是久来就有的事情,但是就这些个被规矩压得死死的宫女,哪个敢这么大胆的在园子里放火烧烤,顶多也就是在房间里,用小茶炉弄些吃就是了,所以能做下这事的人就只能是尔芙。

    之前,四爷见到这边起火的时候,他就有这种怀疑,这才会匆匆赶来,后来过来才发现是宫女在焚烧花瓣,要不是一阵风吹过,带来了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血腥气,以及苏培盛发现河水中有随波而流的鸡毛,他怕是这就要错过找到尔芙的机会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四爷才会不满的将这三个在这里做掩饰的小宫女押了起来。

    绾春轩中,香薰袅袅,茶香泗溢,一阵微风拂过,带着淡淡的桃花香,四爷端着香茗,似笑非笑的看着跪在下首的四个小宫女,微抿了口茶水,过了许久,才开口问道:“那叫花鸡是谁做的?做叫花鸡的那人在哪里?说出来,自是重重有赏,可若是哪个敢欺瞒于本王,那就不要怪本王手下无情了!”说着话,四爷就让苏培盛在一旁点燃了一支线香,显然是跟丫儿等人玩起了计时抢答赛。

    丫儿等人帮尔芙掩藏踪迹是好心,却不想为此丢了性命。

    不等线香烧起来,紫娥就最先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将丫儿是如何从外面捡回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又是如何将女子藏起来的种种事情,一一对四爷说了。

    “那那女子现在在哪里?”四爷按下心头的欢喜,黑着脸,继续问道。

    关于这个问题,紫娥就真是不知道了,只能将丫儿最终带走尔芙的事情说了,表示这事就丫儿自己个儿知道,希望四爷能看在她表现良好的份上,宽恕她隐藏不报的罪过。

    若是换做了旁的时候,四爷兴许会直接让人将紫娥送到慎刑司去,但是他这会儿好不容易发现了尔芙的行踪,正是高兴的事情,也便打算小惩大诫一下就算了,“本王见你还算识趣,但是错不能不罚,不然这府中的规矩不就成了摆设了,所以只罚你三个月的月钱就算了!”

    说完,苏培盛就下来记下了紫娥的名字,交给了崔公公。

    丫儿被紫娥卖了个彻底,便是她想要为尔芙遮掩一番,这会儿已然是做不到了,所以在四爷追问下,她就将她把尔芙又送回到自己个儿的房间藏起来的事情说了,同时略有些怨怼的看了眼紫娥,虽说她明白人都是怕死的,可是紫娥到底是出卖了她,也难怪她会不痛快了。

    只是这几个小宫女的小动作,四爷压根就不会放在心上,得知了尔芙的去向,自是直接领着苏培盛就找了过去,也亏得崔公公反应快,当即就跟了出来,不然四爷还真不知道小宫女们的住处在那里。

    丫儿的房间里,尔芙正窝在床铺上玩手指,猛然听见房门被推开,登时就藏到了床幔的后头,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在外面偷看,却不知道她这种掩耳盗铃似的藏匿方式,也就只有瞎子才会看不到。

    整晚都没有睡过的四爷,脸色很是憔悴,加之头上、身上又沾了不少尔芙玩烧烤留下的灰烬,所以显得很是狼狈。

    尔芙窝在床上,看着一夜不见就憔悴了许多的四爷,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身体就自动自觉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赤着脚跑到了四爷跟前,待她本人反应过来,觉得并不该这般做的时候,却发现腰肢被四爷揽在了怀里。

    四爷低头看着怀中的小人儿,温声道:“跟爷回去吧!”

    “好!”四爷温柔缱绻的声音,让尔芙说不出拒绝的话,虽然理智告诉她,她随时都可能被发现自己个人是个冒牌货,打算就此逃跑的,可是在对上四爷的时候,她的潜意识,还是让她顺顺当当的点了头,乖巧的应了声,同时满眼心疼的抚上了四爷的脸,抚着四爷眼底的阴影,略带心疼的道,“爷可是没有休息好,苏公公是怎么照顾您的,当真是不中用极了!”

    被躺枪的苏培盛表示:要不是您这位侧福晋好好的玩偷跑,四爷会整晚不睡觉的园子里吹冷风,连累的咱家也喝了一肚子的西北风,居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果然这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苏培盛以为他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不会再伤心的时候,四爷毫无原则的进行了补刀,揽着尔芙纤细的腰肢,边往外走,边淡声道:“苏培盛就是爱应付事的糊弄爷,也亏得有你盯着他些,不然怕是他这个奴才都要爬到爷脑袋上头作威作福了!”

    说完,四爷还嫌补刀不够的横了苏培盛一眼,表示他对苏培盛的不满。

    四爷一番话,听得苏培盛差点就揭竿而起的起义了。

    这俩主子说的是人话吧,什么叫咱家爬到你头上作威作福,咱家这天天猫腰弓背的是能作威作福的样子么,还咱家糊弄事,咱家啥时候不是急主子之所急的!

    不过这话,苏培盛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就算了,面上仍要恭恭敬敬的认罪认罚,同时更加恭敬的伺候着这两个有些不讲道理的主子,伺候着四爷和侧福晋一块上了肩舆,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还连件衣裳都不穿,也不怕被夜风吹坏了身子!”四爷心疼地用手指捋着尔芙脑后散乱的长发,看着尔芙身上沾满了污渍的裙摆,低声说道。

    “妾身怕,妾身什么都不记得了,身边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又见房门口有两人守着,便糊里糊涂的跑了出来!”潜意识回归心底,尔芙又露出了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低头玩着衣角,喏喏道。

    四爷见状,却是半点都不敢再流露出不悦的神色了,只能在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更加放缓语气的劝说着尔芙,免得尔芙又一次逃跑,同时将身边的苏培盛和跟在肩舆后的瑶琴、古筝等人,重新一一引荐给尔芙,免得尔芙又产生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