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怪秘之旅 > 第五十七章 家
    西厢区,某座单栋独院的民居,灯火一盏盏熄灭,只剩下一盏手提式的煤油灯,特夫特拉站起身,推开了身后摆满书籍的书架,露出了后面墙壁上的木门。

    这扇木门,通往这座房子的地下室,一间很大的地下室,占地面积不比地表建筑小,室内有很多木质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还有一些看不出用途外表简陋的电子仪器。

    地下室中央,有两张软床,上面躺着两个熟睡的人?两具没有呼吸没有腐烂的尸体?皆为女性,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八九岁,她们身上插满了各种型号粗细的塑料管子,管子连接着一个很大,由玻璃和金属组成,装满不明绿色液体,不断冒着气泡的罐子。

    特夫特拉放下煤油灯,夹着一本童话书坐到那个八九岁的女孩床前,“今天爸爸买了新的故事书哦,”特夫特拉从腋下拿出书,在女孩面前晃了晃,之后打开书,轻咳两声,“咳咳,认真听,开始讲了,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跟爸爸妈妈住在一个村庄里,小女孩长得很可爱,也很乖巧,大家都喜欢她,尤其是她的外婆……”

    特夫特拉一口气讲个五个故事,才合上书,“好了,今天破例给你多讲了四个故事,老实睡觉,”说完,站起身在小女孩额头上亲了一下,之后轻轻将童话书放到了小女孩的枕头旁。

    特夫特拉走到另一张床前,为身体冰冷的女人重新梳了头发,“这一次,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隔壁那个小丫头还记得吗,她长大了,前几天还去夜部看过我,她说我身上的死气很重,这小丫头从小就特殊,能看到死亡,说不定就是今晚,但我必须去!”

    “我……我会回来的!”

    ……

    边城区,某处人口密集地,特夫特拉站到一座房子前,轻轻敲了敲门,两短,一长,一断,三长一短。

    项飞冲忙打开门,等特夫特拉走进屋子后,又冲忙关上了门,“你总算来了,这几天生命教观的人活动越来越频繁了,再拖下去,他们迟早会找到我。”

    “我知道,最近……”话说到一半,特夫特拉叹了口气,“算了,这事跟你没关,不知道为好,省得再惹麻烦,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东西?”项飞苦笑一声,“我能有什么东西,现在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我这个人能逃出去就行!”

    “也对,我要的东西带了吗?”特夫特拉说。

    “放心,凭我们的交情,你守信,我自然不会骗你,”项飞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盒,盒子里面是一瓶粉色发着微光的液体,“我成功逃出去后,立马给……”

    项飞话没能说完,眼睛陡然睁大,脸上充满了恐惧。

    特夫特拉注意到项飞的眼神,知道了事情有变,连忙拔出枪转身,但从门缝下钻进来的黑气,此刻已经欺身到他脚下,并在一瞬间化为了一条粗壮的黑色巨蛇,死死缠住了他。

    马特!

    怎么会是他?

    “不好,是超凡!”项飞一边向腰间掏枪,一边就地一滚,想要躲到墙下,避开窗户。

    砰!

    窗户破碎,一道炙热的光柱从外面射来,抢先一步,射穿了项飞的大腿。项飞立马惨叫一声,右腿的大腿骨熔断,伤口内外的血肉一片焦黑。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木盒落地,里面的玻璃瓶被摔碎,液体四溅。

    “不!!!”特夫特拉双目充血,大声吼道。

    “女神,你始终都不肯让她们回来吗!”

    砰砰砰!

    项飞紧咬牙齿,躺在地上,冲着光线射来的方向果断开了数枪,接着也不管射没射中,手臂一挪,冲着门口,以及门口附近的墙壁连续扣下扳机,直到枪内的子弹打完。

    “你们逃不掉的!”根达亚·马特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砰!

    又是一道炙热的死亡光线,在未来透视眼的配合下,米索亚·龙七的死亡之光洞穿了墙壁,精准的射穿了项飞准备换子弹的一只手。

    砰!

    紧接着另一只手也被射穿。

    哐!

    一个水球轰碎了木门,根达亚·马特带着颛一、黑齿九命冲了进去。

    “特夫特拉,你勾结血莲教,背弃女神,证据确凿,还有什么话想说吗?”根达亚·马特说。

    特夫特拉没有回答,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地面,盯着那一点点渗入泥土的液体。

    这个间隙,楼兰、未来、米索亚·龙七也连忙进入了房间。

    “老……”

    几人看着被黑蛇缠住的特夫特拉欲言又止。

    特夫特拉深吸一口气,露出惨笑,“没想到居然是你们!”由于黑蛇死死缠住了他,让他此刻一动也动不了,即便他是力量系超凡,也无法转身,只能背对着众人,“马特,你的能力变强了。”

    “是吗?”根达亚·马特不冷不淡地回道。

    “可以让我先转过来吗?”特夫特拉的表情意外的平静。

    根达亚·马特动了动手,黑蛇扭转身体,缠着特夫特拉转了过来,特夫特拉挨个看过在场的昔日队友,先是米索亚·龙七,接着是楼兰,然后是未来与黑齿九命,再之后停留在了颛一脸上,微微一笑,最后才看向根达亚·马特,“我今晚会死对吗?”

    “很抱歉,圣观有命令!”根达亚·马特说。

    “我明白,”特夫特拉沉默了一会,“看在昔日的情意上,我有最后一个请求,我想死在家里,可以吗?”

    根达亚·马特没有回答。

    特夫特拉笑了,“你的王蛇有毒不是吗,在缠住我的瞬间,它就咬了我一口,从这里回到我家,即便我有办法解毒,也来不及了不是吗?让我回去吧,我……不想一个人,如果你还记得我是谁。”

    如果你还记得我是谁?

    颛一眨了眨眼睛,这半句话有点微妙啊?

    “好吧……”根达亚·马特脸上有点异样,他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同意了。

    项飞被当场处决,黑蛇松开了特夫特拉后,一口吞掉了项飞,黑蛇不是真的蛇,无法消化掉项飞,但却能传播毒素,当黑蛇重新变回黑气,项飞从半空中摔了下来,一脸紫黑,生气无。

    这一点,颛一又感到了不太正常,不是根达亚·马特的超凡能力,而是正常情况下,不是需要审问,或是送到圣观,借此寻找血莲教的其他余党吗?

    难道队长,或是圣观的命令如此?

    颛一想到了那个叫白帝的女人,以及以血莲教身份通缉的黑凤、彩衣、零等人。

    ……

    一路上,特夫特拉没说什么话,只是努力支撑着中毒越来越深的身体,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走。

    等能看到他家的房子时,特夫特拉已经开始神志不清,嘴巴、鼻子、眼睛、耳朵不断流血。

    他拒绝了别人的搀扶,艰难、坚定地走去,终于他走到了门口,他想掏出钥匙,但没等掏出来,整个人便重重倒了下去。

    他在这个世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回来……了!”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一道光,他看到自己站了起来,身体不再流血,内脏不再作痛,毒素消失了。

    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那扇没能打开的门,“我回来了!”

    打开门的刹那,一个小女孩扑倒了他怀里,“爸爸,讲故事,讲故事!”

    “辛苦了,欢迎回家,晚饭已经做好了,你最吃的红烧肉哦!”女人笑着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帮他脱下落满灰尘的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