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 15.高手
    扑街作家黄三开始疯狂的跑,他的计划就是不和别人打,等别人打的头破血流再说。

    每场有这样想法的人都不在少数,但像他跑这么快的还真的很少,大力发挥了小快灵的特色。

    他瞪大了眼冲李栊喊,因为他钦佩李栊的自信心,是这个时代的稀缺物:“喂,别去送命!”

    很快,世界聚焦于李栊,稍微有点余裕的人也会留心看李栊。

    其他为了活着而扭打,血肉横飞的画面都比不上李栊义无反顾的冲向象九方。

    三米左右的象九方也慌了,他本来以为,以自己的绝对体格和力量,至少在一对一战之前,没人敢挑战自己,可这个人却如此猖狂!

    别说,就这强而有力的奔跑和身姿,着实让象九方慌了一慌。

    “你是什么基因!?”他不禁退后了一两步,喝问道,起码在一触即发之前,能知道他的特性。

    “呵,看来你也不傻。”李栊非常给面子的来了个立足稳定的刹车,在外人看来,他这抱着胳膊的惬意样子,仿佛是给对方生机。

    立场转换!气氛迥然!

    “我,我当然不傻,嘿嘿嘿。”象九方傻呵呵的笑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自己不傻,本来这已经成为了自己的标签。

    “因为你不傻,你才能成为我的对手。”李栊煞有其事地说道。

    而这时额头的屏幕上,已经跳到了“生存人数679!”这才一分钟不到,混战和狭小的空间就让血流满了擂台,流进永远饥肠辘辘的鳄鱼嘴里。

    但这诡异的一局却让场内格外寂静,他们都好奇李栊主动挑战象九方会是怎样的后果。

    “杀了他!”

    “吃了他!”

    “活活剥了他!”

    在象九方这个稳定股上面下重注的人如此喊道。

    而在李栊身上梭哈的地中海男醒来看到这一幕则又晕死过去。

    少女则在一脸苦笑的闫大嘴边上活蹦乱跳,闫大嘴无数次的怀疑终于在此刻变成了事实,他摇摇头,看来人类还是无望。

    在vvip房内看的猪刚强,气的滚烫盯着场内中央,大声命道:“让这傻大象杀了他!”

    “又不能冲进去命令他...”基因鳄人低声道,透过玻璃偷瞄场内,为李栊捏一把汗。

    让黑金的人心里不愉快,哪怕只是一点点不爽,死法也是千变万化。

    可是。

    谁都不知道,现场李栊和象九方是个怎样的气氛。

    象九方害羞道:“唉,讨厌啦,夸我聪明。”

    李栊想说没说过聪明二字,真是自作多情,但看他这优质的样子,恐怕是徒有其表,若不是仗着体态,肯定是被人玩弄的社会鸡杂。

    “没错,你很聪明。”李栊抱着胳膊,自信满满的附和道。

    这么推拉式聊着,在外人看来还以为是紧张的对峙。

    正所谓强者自强,对手之间也是相互证明的。

    本来找个人过来,哪怕是三五人群殴,李栊也九死一生。

    可就是因为他自信成为象九方的对手,在外人眼中也变高大起来,并因为体态的差异性,好像更大了似的!

    “第一次有人夸我,我真的很害羞。”象九方那肥大的腱子肉脸红了,外人看来还以为是在气势对峙中落入下风,更加不敢靠近这搬高手对决。

    “你值得拥有。”李栊眯着眼睛,浑然一副高手的寂寞风范。

    一来二去,两人聊起了少儿时的事,原来象九方压根没打过架,现在表现的都是基因象人们给出的命令,就是表现的强势一点,不然以他的食量,没人养的起他。

    “你可真可怜,如果我是你,算了,我也不能成为你,你的梦想是什么?”李栊的表情极为肉疼,同时发现这孩子就是个表面强势的爸宝。

    这时黄三发现跑已经没用了,所以在身上抹了点血,倒在了尸体堆里面,这也是一种通俗意义上的弱者生存方式。

    他在最近的位置倾听李栊的对话,发现这两个人在进行知心哥哥的倾诉,自己辛辛苦苦的跑了这么久,他竟然身上连点灰都没沾!

    神棍!

    “梦想是什么?”象九方疑惑道。

    这时一具尸体横在两人中间,象九方觉得碍眼,用象鼻子弹开了

    “梦想就是你昨天晚上梦到了什么?白天在想什么?”没文化的李栊解释道。

    这种解释让趴在尸体堆里的黄三气到吐血,再一想看他的年纪应该是在地底成长的,能有这番见解已经是个怪才,经过九年义务教育的自己越想越觉得实在。

    这时大家伙头顶的生存人数已经降至50,站着的人却绝不超过30。

    也就说,除了李栊和象四方对峙了二十分钟,还有二十个人在装死。

    每场都会有这样的人,在不死不休的状况下,众人开始补刀大会。

    黄三憋着一股气,看起来比死人还死。

    而在人数降至11人时,站着的十人,除了李栊和象九方,都在想该找哪个软柿子,抑或是找到装死的。

    这种场面的僵硬引起了观众的不满,他们希望看到流畅的攻击,杀伐痛快,尤其是象九方把暴力美学演绎到极致才是最佳,可这两人却对峙了一整场!

    “嘘!!!”众人开始嘘声不断,但深思熟虑的象九方已经没把观众放心里。

    “我想吃奶油菠萝包!”

    “你吃过?”

    “听过...”

    “我有啊。”李栊认真道。

    “什么是奶油菠萝包?”想吃这东西的象九方好奇宝宝的问道。

    李栊看这一轮快过去了,左眼瞄到其他幸存者已经在往自己身后找,继续找下去,自己身后的黄三必死无疑。

    毕竟有过对话之缘,李栊还是稍有留意。

    他面朝象九方道:“就是奶油拌菠萝!”然后一拳套砸向往这边走的一人。

    那人被猝不及防的砸晕,死里逃生的黄三爬起来就是刀插脑门,反正不是他死,看似就要自己死。

    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朝着李栊看过去,但也仅此而已。

    卑鄙的活着远比惨死要帅气。

    嘘声震天。

    李栊朝摄像头微笑,他知道想要自己花式死亡的人远比观众还要生气。

    然而对于他来说,主动剿灭女僵尸,反而吃力不讨好,远比想象中要憋屈,恶心,憎恶。

    强压之下必有反弹,有伤疤的骗子远比战士要可怕。

    不仁不义,都是相对的。

    利用规则来改变命运,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