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 16.二轮
    “杀了他!”猪刚强一拳头砸在玻璃上,那防弹的玻璃瞬间就碎了。

    基因鳄人抱着他,但即便是他的胳膊,也无法环抱猪刚强。

    其实,李栊多了一个步奏去死,对于他来说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个决定。

    但就是这么轻易的决定,却不能顺利完成,让他极其后悔因为估计狼白的心情没有直接杀掉。

    “将军,下一轮,让他必死!”基因鳄人赶忙说出一个结论。

    “下一轮,小组对战,传达下去,谁敢和他一队,必死无疑,还有,让那个傻大象给我脑袋伶清一点,嗯...他的抚养人,就用他的命威胁。”猪刚强咬牙说到。

    “是!将军!”基因鳄人赶忙点头应道,恨不得脑袋陷进地板来答应。

    鳄人赶忙往外,脑海里思考这让谁来解决李栊。

    柳河?他那变异的双手,以及植物人中的翘楚,在对战中简直是bug般的存在。

    如果不是因为真正打起来会敌我不分,以他优质的出生,便可直达顶银。

    他正快步走,打算去命令,迎面而来一人,撞到了他的怀里。

    “少爷,你怎么在?!”

    鳄人的面前站着一个黑猪基因人,说来也算是猪刚强最亲近的人。

    他们互相的称呼,按照伦理,成为兄弟。

    说来地下世界二十四年,基因人的进展也才二十年,猪刚强怎么生的如此威猛成熟。

    是因为基因人的寿命是经过动植物基因寿命和人类寿命的中和。

    成功的基因人基本能活到40-45岁,不成功的十年就白头。

    也就是说,二十岁的猪刚强,加上排列出来的优良基因,也算中年人了。

    鳄人面前这黑猪人,是猪刚强同生的弟弟,但因为身材矮小,堪称侏儒,所及即便力量和长兄差不多,也在成长过程中,被优胜劣汰成上铁人,和黑金差的不止一点半点。

    因为顶银人不会允许让一个侏儒和自己同个阶级。

    “让我和那个人打。”猪大黑冷冷道。

    “哪个人?”鳄人装傻,知道这尊大神是来找事了。

    “李栊,那个人类。”

    “这个,咱又没有参赛,而且生存率可是1000:1啊,你要是那啥了我可怎么交代......”鳄人哆哆嗦嗦的胡言乱语。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实力活下来?”猪大黑一把将比自己体格大好几倍的鳄人提了起来,而且是从身高来说,只能提裤子。

    鳄人疼的咬牙,支支吾吾道:“不,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好吧!”他想起猪刚强可是皮最厚,战力少说国前二十的存在,猪大黑怎么可能还活不到最后?反正出了什么事,额头的监控还能保自己一命吧?

    “立马安排。”猪大海耷拉着背脊走远,本就瘦小的身影,显得和死神一样,充满了死寂。

    鳄人头皮发麻,可谁让自己有先天性蛀牙,不能用鳄鱼最强的牙呢....

    —-

    回到角斗场的备战室,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磕碜武器,椅子上坐着身上血淋淋的人,角落有有几个蓬头,因为都是男人,赤身站那洗的大有人在。

    混战的余韵留下无数伤痕,但没有人在做那哭泣,因为死去的人,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没有人去缅怀死去的九千九百个人,相反,因为活下来,更加接近了目标,一个个都热火朝天,炫耀肌肉的,吹牛皮的,和菜市场一样热闹。

    只有男人的无趣世界,不来点狠的,一天天还嗨不起来。

    工作人员进来,巡视了一圈,然后随便拉了一个挺安静的基因羚羊人,然后没人发现,进来的是个穿斗篷的黑猪人。

    李栊坐在角落看似在睡觉,其实发现了这一幕,瞄了眼黑猪人小腿上的腱子肉,就这知道这位空降兵,大概率就是自己的对手。

    他的旁边,象九方正在乐此不疲的找他聊天,他倒是乐得自在,随便敷衍,象九方也权当箴言。

    第一组大混战的幸存者之一,那个拿着刀的男人在角落靠墙抱着胳膊冷酷的站着。

    在李栊的帮助下生存下来的黄三,则躺在椅子上休息,一边碎碎念,看来在准备些什么。

    很快,看似是选手和主办方之间联系人的鳄人进来,拿着大喇叭说道:“接下来,介绍第二轮,是分组对战!四人一组,意思是组不到人的自动成组。”

    说到这,密密麻麻的人讨论起来,象九方立马说道:“李哥!咱两组队吧!”

    李栊想着自己就夸他聪明,就跟了自己,真是慧眼识英雄,大智若愚,于是拍拍他的后背道:“你放心吧,他们不会让我们组队的。”

    果不其然,鳄人放下喇叭之后,一个基因鼠人上来唧唧歪歪道:“呦吼,各位,今年竟然有四个普通人进入第二轮,我建议让咱谁都不组他们,让他们自动成组!”

    一呼百应,这种歧视哪里都有,而且同为普通人的黑金人,不管。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谁厉害谁去顶银黑金。

    基因男人们乐呵起来,纷纷说:“谁能抽到这帮弱鸡组,就赢定了!”

    “哈哈哈!”一个肌肉豺狼叫嚣的最凶,他已经参加生存大赛五年了,每年都活到最后十人,愣是来参加,他笑的最为夸张,似乎原本的基因里有受人类虐待似的:“我要撕碎你们!”

    此番来的他,在第一轮树敌无数,眼睛都被戳瞎一只,小小的伤不计其数,愣是能走,可见身体有多强,他朝看似最好欺负的黄三面前嘲笑,吐沫星子溅黄三一脸,可以说是当众羞辱。

    黄三比想象中要能隐忍的多,但他似乎比唯独忍不了这个,他一把推向豺狼人,旁边的人也哄闹起来。

    可他们瞬间就被工作人员拉开,因为不允许在这里打斗,也不知道和猪大黑换名额的羚羊人,会不会被剁成肉碎也掉出眼泪。

    “留在角斗场好好羞辱吧!”那个带节奏的鼠人嘲笑道,看似拉架,实则拉拢,顺便在人类的伤口上撒盐。

    “唔~~”嘲笑声不绝于耳。

    象九方站起来,正要说什么,李栊把他拉下来,只因为他不愿意给别人造成困扰。

    一切尽在不言中,象九方知道,即便是他,被排挤会是什么后果也很清楚,他低下头,落寞了起来。

    李栊打算好好找找看自己的队友,毕竟第二轮必然会因为针对,给自己安排最强的对手。

    而那个刀客,果然是人类,他扶起压制怒火的黄三,走向李栊。

    还有个人是谁?

    李栊左顾右看,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强子

    这位中铜人时,自己的煤矿厂老大。

    他像只扒光毛的公鸡,和李栊对视之后,绽放一个倔强的狠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