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 17.爹妈
    25个小组,很快划分好。

    除了李栊这一组,其他基因人自然强者开始抱团,似乎在印证社交能力也是阶级进步的一部分。

    几乎内定十强的象九方身边自然簇拥不少人,他抓着三个随便成组,只寄希望李栊能活着,带自己见见,什么叫做梦想。

    优胜热门,柳河自然也是同样的待遇,而那个最会搞事情,趋炎附势的鼠建,竟然没有选择这些所谓的强者,反而和不声不响的“降落伞”黑猪基因人组队,并找来挑衅过黄三的狼柴一方,以及另外一个防御强健的基因龟人,龟张。

    这个团队除了名镇一方的狼柴一方,都不是什么通俗意义上的强者。

    每个小组都被带到划分好的备战室内,里面和给将死之人准备的一样,放了不少土下人一辈子都吃不上的白面包。

    被强行划分一组的四个男人,沉默到午夜之前。

    期间,李栊打了几个呼噜,接着打了几个饱嗝,他是真没少吃。

    胸口一大片肉被刮掉的强子,则倔脾气的不求任何人帮忙,自己拿纱布酒精开始自治,疼的胸肌开始颤抖,眼睛冒夸张的血丝,也咬牙不发出任何祈求的声音,正好也没人找他帮忙。

    看似话痨的黄三拿出一张纸开始七七八八的写,始终沉默不言的执刀人,则一副看起来冷酷到底的样子。

    如果这是一个团体,那肯定是一个无组织无目的无领袖的三无团体,他们和在玩谁先说话是傻逼的游戏一样沉默寡言。

    打破沉默的,是送过来的对战抽签结果。

    “还需要什么?”工作人员问道。

    几秒没人答复之后,李栊和喝醉酒一样道:“有肉没?”

    “要买。”冷漠的答复,在工作人员看来,这几个普通人死定了。

    “你们有钱吗?”李栊左右问道。

    “你是中铜人,你应该有钱吧?”强子咳着痰说道。

    “每个月的钱都拿去买烟票了。”李栊摇摇头道:“算了。”

    “呵,穷鬼。”工作人员抛下一句,就这么走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贬义词。

    “喂,你怎么没钱?你这把刀值不少吧。”李栊很自然的和执刀人说了第一句话。

    其实他老早就憋坏了,这个老东西怎么这么能装几把,画风都不一样。

    “钱,对于我来说,早就没用了,我的意思是...我叫应沣一,我想去地面。”他的声音充满沧桑感,和他刀上的划痕一样富有故事,但是憋了这么久,以为会按照人设,吐出来两个字“没没想到说了这么多。

    “你是傲娇吗?”黄三愣神问道。

    “不是!”应沣一用肯定的语气否定道。

    “果然都是奇葩。”躺着的强子捂着紧皱的额头笑道。

    本来,应沣一说这些的意思是,你们快来好奇一下地面,但是李栊故意气他,话锋一转:“好久不见啊,强子。”

    “中铜大爷,别来无恙。”强子不愧是大老爷们,疼的半死,嘴巴不死不休。

    “你们不好奇地面??!”应沣一终于忍不住,红着脸插话。

    这种反差萌逗起来太好玩了,自信如李栊对下一场也不是十分乐观,秉承着死前一笑的精神,继续和强子说道:“上次跳河你怎么没死?”

    “我要毁灭世界。”铁汉用柔情的神色说着荒唐的话,脑袋上的花刺青也温柔了一些。

    “那你怎么来参赛了,看这情况你也活不了多久。”李栊正色道。

    “哈哈,老子命硬!不需要你关心!你小子没想到会说话啊!”

    “叫大哥保你一命,废什么话。”李栊瞪着说道。

    “大哥!”强子不假思索的说道。

    然后两人自顾自的笑起来,煤矿厂的一幕幕如剪影划过,底层人之间的互相伤害回望起变成一个荒诞剧,再回首,立场阶级都不同,才发现从一开始的互看不爽,原来是互相倾佩。

    这时应沣一话已经跳到嗓子眼了,恨不得抓来所有注意力。

    黄三从哪里变出钱,到门口喊管事的,买了四碗泡面,四个清真香肠。

    “来煮面吧。”他拍拍刀客酷男应沣一的背,然后两人坐下开始拆包装,放粉,辣椒。

    应沣一意外的老实乖张,在反差萌的路上越走越远,双腿夹着刀,坐着弓背开始泡面。

    强子闻到泡面味,想到世界变天之前,自己就好一口老坛酸菜,恰巧他们拿来的也是,于是胃口心气都大开:“把酸菜多放点给我。”

    “自从看到酸菜是老人脚踩出来的,脚垢混在酸菜里,踩出唧唧歪歪的声音,我就再也不吃了。”应沣一说道,把自己那份拌到强子的面里。

    本想占据语言主动权的应沣一本以为这样会引来强子的关心,没想到强子说道:“我就好这口”。他以重伤之躯,起来倒开水。

    真是身残志坚,泡面是人类史上最好的发明,可以让老树开花。

    老坛的味道飘了出来,应沣一关于酸菜的恶心说辞并没有影响食欲,四人吸面的声音此起彼伏,果然映衬了吃泡面不发出声音就不好吃的真理。

    自橙红开国历来第一次有四人走向第二轮的人类,看似都有些神经大条,没有针对下一轮险恶的对战说半句话。

    而长夜漫漫,睡了半个晚上的李栊没了睡意,开始看书。

    强子并没有放弃治疗,咬牙切齿的擦药换纱巾。

    黄三继续写东西,和维持了几十年的习惯一样。

    地面上的浪人,应沣一终于受不了了,用压抑的声音大喊道:“喂!”

    三人这会很给面子,忍着笑看向应沣一,看着他通红滚烫的脸,快要崩不住笑。

    “地面有个拯救者营地!依靠天险建立了自由安的地方!据说,有无限接近女人的机器人,接纳所有无家可归的人!我需要帮助,才可以过去!”

    终于把忍了半天的话说出来,应沣一和用尽力气一样微微喘气。

    这番话对于另外三个人来说无疑是具有爆炸性的。

    就像是绝望漆黑的世界冲进来一抹光,刺的眼睛生疼。

    渴望正常世界,批判憎恶当下世界的黄三和强子需要时间缓缓,李栊则想的比较快:“你直接去找人找武器不就好了,何必走到这一步。”

    他需要知道,应沣一话的真实性。

    如果真如他说,那还真是一个自己可以去追求的世界。

    “那里有机器女人,有自由!我需要值得信赖的人,对这个世界不满的人!可是,上一个我这么判断的人,已经把我举报给政府,我才到这的...”

    应沣一的脸上充满失落,但瞬间就跳脱到激昂兴奋。

    “但...这或许是转机!你们一看就是垃圾,最差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丫夸谁呢!”李栊反应过来把《老先生选集》丢他脑门,可这丝毫不能影响应沣一那压抑的热情。

    他继续说道:“我看透了,不是疯子不可能会有勇气突破这个恶心让人作呕的橙红国!而你们,就是!”

    “是你爹个球。”李栊上去就要抽他,却没想到黄三和强子则意外的异口同声道:“是你妈格比!”

    妈这个字,让众人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