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栊把这个世界最后一个女孩包裹的严严实实,和她嘱咐道:“不要说话,跟着我。”

    心中则想到:上交,上交,上交就能升官发财超越阶级.......过上梦寐以求的生活。

    女孩乖巧的点点头,露在外的眼睛,眼睫毛似乎能扫去一切阴霾。

    李栊这才开门,门外焦急跺脚的是他的下属,秦川。

    正直的眉宇,方形的脸,萎缩长着灰毛的曲长耳朵。

    因为是蝙蝠基因结合诞生失败的产物,听觉视觉比人类还差,所以明明是健康出生就能进入中铜的基因人,却被贬为土下,在矿地受尽侮辱,比普通男人还不如。

    五大阶级,土下,中铜,上铁,顶银,黑金。

    绝大部分人出生就决定了命运,阶级之间的待遇有鸿沟之差。

    普通人在随着时间而慢慢变少,而依靠基因公司诞生的男人,次品是土下,正品则直接进入中铜,优质,且有了不起能耐的,则在上铁以上呼风唤雨。

    土下阶级食不果腹,还要重度劳动,尊严得不到保障,除非受到中上阶级的庇护,否则随时面对死亡。

    黑金阶级的十位大佬,各个都如有神化,享尽荣华富贵。

    而土地的主人,人类,在地底出生却注定不能超过上铁。

    李栊好不容易混到普通人艰难到达的阶级“中铜”,在高高在上的真理局有一个闲职,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并和每一个正常人一样,期盼什么时候到达上铁,成为人中龙凤,受人敬仰。

    所以他出门看着秦川既敬仰自己又贪婪的眼神,再一回想自己也在为升官发财愁绪,大家不过是同样的立场,对于他想自己原地暴毙的愿望,也便充分理解了。

    “老大,这是?”秦川小心翼翼的问道。

    “基因人小孩,我帮忙照看。”李栊早做好准备。

    这种事还算常见,中铜也算下中阶级,zai这个社会,还是要分担不少所谓义务。

    心照不宣的两人走出单人间,地底世界豁然开朗。

    灰暗不存在日照的世界,街上基因公司“asa”的广告牌最为耀眼,其他诸如路灯则要死不活的摇曳着,没有商店,没有喊闹,只有麻木的土下人在赶路。

    秦川踩着土下人惨死街头的尸体,并一脚踹开不小心挡路的土下人,谁让他是中铜人的侍应。

    他拿着李栊门口置放的早餐,小心翼翼的问询:“老大,我能吃吗?”

    “吃吧。”李栊也经常把分配的食物给秦川吃,指了指女孩说:“给他一半。”

    秦川看着李栊的眼色,嘬了三分之一给女孩,瞪了女孩一样,自己揣了一半。

    没法,生活所迫。

    中铜阶级的人在划分好的平房生活,每日都要受到管制和监视。

    这就是为什么李栊要把女孩带在身边,因为真理局的督查会如若没房间门似的进来勘查。

    土下阶级的人则在茅舍或者集装箱,生活在卫生健康都得不到保障的漆黑角落里。

    上铁人有自己的独立房,生活优越,顶银人则是制定规则阶级的那帮人,爱住哪住哪,黑金更是无法想象,站在金字塔的顶端,睥睨地下。

    除了住,其他诸如吃啥,靠啥出行,都由阶级严格划分。

    说是招樱鸾人,其实就是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好看小孩。

    “老大,朱河区有不少新生基因人,传闻生的很好看。”秦川在边上弯腰曲背的说道。

    “嗯。”李栊心不在焉,因为多好看,能有正儿八经的女人好看。

    他居住的就是贫民区,所以坐上马车,没多久就达到了朱河区。

    一条红色泥土混杂的地下河环绕着有百十户人家的村落,里面的男人大多都是辛劳的土下人,日出日落的去工地干活。

    红河有大肚子怀着基因人的土下人在喝水,河岸就有一两具尸体七零八落,腐臭味远远的飘过来。

    衣不裹体的土下人看到李栊这穿着布衣的人,远远的就跪拜下来。

    李栊早已习惯这种面貌,暗暗侧视看女孩的反应。

    只见女孩不为所动,再一想,虽然不知道怎么长大的,但在这个世界生存,应该早就见怪不怪了吧,

    进入满是集装箱和茅屋的村落里,秦川首当其冲的走在前头,一家家的踹开门,进去看一圈之后,拉了几个面黄肌瘦的瑕疵基因人给李栊看。

    被拽出来的三个,一个是两个鼻子的猪基因人,一个是红色角的瘸子鹿人,还有没眼睛的连体狐狸人。

    都生的缺点大于优点。

    李栊捏着下巴,评价道:“猪人倒是白,但美感太差了,干鼻孔吗?鹿人长得不俗,可四肢都动弹不得,谁服侍谁呢?”

    他评价完,旁边孕育基因鹿人的土下人就扑通跪在地上,匍匐在泥地里一直磕地:“大人,大人求求您了,这孩子干不了活,樱人也做不了的话,很快就要饿死了...大人求求您了...这孩子生的多好看啊,一定...”

    土下人捏着鹿基因小孩的下巴给李栊看。

    但李栊看着鹿人怜人忍泪的样子,不为所动,还是觉得不合适,于是摇摇头。

    秦川看了眼色,一脚踹开土下人。

    那个土下人被踢到墙上,面如死灰。

    活干不了,樱鸾人都当不了,就必死了。

    人心肉长,他再麻木,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鹿基因人饿死。

    可他继续这么分食物,慢性死亡的就是他们两人。

    土下人不光要干活,而且得负责孕基因人,可基因公司运营数十年,失败率还是超过99.99,几乎五千个基因人,只有一个是健的。

    李栊走向连体狐狸人,抓起胳膊闻了闻腋下,然后问道:“怎么不臭?”

    “大人!”出来个土下人扑通跪在地上道:“刚刚远远见您过来,急忙洗了一下。”

    他见李栊面有不快,深怕不满意,毕竟连体且没有眼睛。

    李栊听了之后反而没有不愉快,道:“这个可以,别洗,送到樱鸾部培训。”

    那个土下人听了狂喜,一直感激涕零的用头垂地:“谢谢,谢谢大人!”

    “老大,这...”秦川十分不解,连体没眼睛且臭,如何使得?

    李栊自顾自的走,道:“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个不得已压抑私欲的世界,人会变的多变态。”

    秦川点点头,心想这或许就是李栊可以进入中铜阶级的原因吧。

    阶级决定命运,仅仅中铜的李栊轻而易举的决定着百来个失败基因小孩的命运,因只有连体狐狸人通过,所以李栊成为了其他百个家庭的反派。

    李栊完事,打着瞌睡和提着装连体狐狸人的秦川出村落。

    对于李栊来说,他也是被上铁人掌管命运的存在,稍微一个让他们不顺眼,就会贬成土下人,所以处境艰难的他,绝不会怜悯谁。

    而让他改变命运的女孩,就是打开冲往上流社会的钥匙!

    经过在朱河村的一天,更加坚定了李栊的想法!交给上头!

    他想起时,左右低头一看,女孩不见了!

    “我擦!这女...”李栊忙闭嘴,见秦川不懂,继续道:“这孩子呢??”

    秦川迷糊道:“不知道啊。”心想可以让李栊这么着急,恐怕是极其优质的基因人。

    李栊着急忙慌的回村找,一家家的踢飞门,弄的鸡飞狗跳,不少人以为李栊回心转意,纷纷炫耀自家的次品基因人有当樱鸾人的潜质。

    终于,李栊远远的看到了小女孩,喘着粗气迈向她。

    那个女孩蹲在不被人管的,残缺四肢的鹿人身前,将自己的白面包,一口口的喂到他嘴里。

    鹿基因人的孕体土下人,那个麻木等死的土下人,从抽泣到大哭,嘶吼的哭个不停。

    这可能是他这痛苦一生唯一一次亲眼见到善良。

    也必然是唯一一次。

    李栊拽着女孩的领子,往村外走。

    他没空搭理这帮将死的土下人,他必须朝上走!朝上冲!不然就任人鱼肉!

    那个背影决绝又像筷子手,宽大的肩膀却格外让人触动,如一副油画,仅仅是巨大悲剧作品的一页。

    在这个纷乱下作的男人社会,每一幕都是悲剧。

    每一次痛苦,都像是刚刚开始。

    基因男人看似让物种延续,但也激化了兽性,谁知道什么时候,兽性会愈发膨胀。

    没有她的世界。

    他也变成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