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栊环顾四周,缓慢的说道:“秦川,你过来。”

    秦川见李栊背对自己,咬着最后一股劲想要反杀,朝后脑勺重拳相向。

    可李栊和后背长眼似的蹲下,后身牢牢顶在秦川的背部,疼的他嗷嗷叫。

    “嗯,乖。”李栊假装没发觉秦川这只蝙蝠还在叛逆,从抽屉里拿出剪刀,哗哗几下把任不值的白发剪光道,弄得秦川一愣一愣,才说道:“以后,你就是任不值了。”

    老光头油光发亮,反射昏黄的灯光和柚子似的。

    “啊?”秦川傻眼,难道李栊是真的疯了吗?

    女孩蹲在地上把散落的头发捡起来,啥都不懂但是很乖的样子。

    “我简单说,一,这个房间不大,五脏俱,门上有个小窗,我猜测是他在房间内和外人拿食物的渠道,二,我们刚进来时,他只是在纸窗这一侧说话,并说“很久没人进来了”,三,如果不是他着急想检查这个孩子,他根本不可能和我面对面,四,他说他一手创办的樱鸾苑二十几年如一日的在这享受,没人敢来打扰他,也证明他不敢去见别人。五,如果不是我们,有自信进这个屋子的,一个月不会超过一人。六,这家伙手上有老茧,说明连打扫卫生,他都亲力亲为。”

    说完,李栊把任不值的白发一把盖在秦川脑门,惊的他又蒙圈又有些兴奋,头发呼吸进鼻子里,打了一个喷嚏。

    啊秋!

    继续说道:“综上所述,这所谓的开国将军,只不过是一个有社交恐惧症的人格障碍分子,你大可以在这个房间内享受,再也不用去搬砖挖矿,每天躺在这张床上,等别人送美味佳肴进来,所需要的代价,仅仅是假如有人带樱人进来,漏出一个白发的脑门和我这样阶级的人发号施令就行了。”

    秦川听完之后,眼珠子不断颤抖,但随之而来只有兴奋。

    他转身看着整个房间,那是自己梦中都不会想象到的天堂。

    相较于任不值的进阶诱惑,取代他岂不是更加简单暴力!

    这个想法疯狂但是似乎值得践行!

    天哪,在这个房间住着,哪怕只有一两个月,也宁死不悔啊!

    “但,但是......一会你们出去,有人问我检查的怎么样了,怎么回?”秦川声音从哆嗦到笃定,看来人就是得受到折磨才能成长。

    “不知道,我又没当过黑金阶级的人,你怎么牛逼怎么来就对了。”李栊一副随便你怎么样的说道。

    “啊......”秦川思索了一下。

    在底层摸爬滚打的这辈子,但凡有个冒头的机会,都不会放弃,乃至于智商也往上窜了窜。

    然后,李栊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把衣服上的少数血迹大概处理了一下,反正多数都是自己脸上伤疤崩坏流出的血。

    带着穿着完备,蒙头进来的女孩,以及把吓傻的连体狐狸人塞到笼子里,再用破布盖在开始往外走,和甩手掌柜,且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似的。

    秦川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清嗓子模仿任不值那似公鸭似咳痰喘的声音。

    李栊对于他的悟性极其满意,但是走到门口,才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赶忙回去大步迈开,坐在任不值的边上,手卡在他的脖子上面,用力掐断了他的呼吸,了结这位黑金大人苟延残喘的生命。

    任不值身体抽搐了一下,就再也没了动静。

    说来滑稽,这年头,真正的死亡反而容易遗忘。

    李栊享受的是他死去的这个过程,险些忘记了目的和结果。

    以及,该怎么处理,秦川出去时,他不在这件事。

    李栊左顾右盼,见秦川拿个拖把开始打扫血迹,为自己的美好生活辛勤劳作,去卫生间找了一圈,拿出一个装垃圾的黑塑料袋,套在任不值尸体的头上。

    “你俩把衣服换一下”李栊说道。

    “好的...”这才一会,秦川说话的声音就无限接近任不值了,果然是天赋异禀。

    秦川看着李栊把死去的自己拖出去,双手合十,祈求李栊的计划可以天衣无缝。

    老实说,李栊也没底,毕竟关于任不值是社交恐惧症这件事,只是自己通过一切细节来给自己想出来的生路。

    一开门,外面早就结束日常交付工作的中铜人就齐刷刷看过来,

    见李栊没啥变化,衣服上有些许血迹,再看他的侍应已经被拖出来成为尸体,一时之间瞬间明白了些什么。

    李栊这是检查不通过,下属因承受怒火而死!

    一时之间嘲讽的话密密麻麻的砸过来。

    “你看你这就是失了智!”

    “没让你们死就是检查大人的大度!”

    “查查他的贡献值,是不是要去土下了,我正好缺两个狗侍应哈哈哈哈。”

    “我缺土下搏击手!”

    而工作人员则有些慌张了,因为这批工作人员根本不知道里面这位大人的脾性,偶尔进去挑战的人,无论成功失败出来,也都摸不着头脑,这死了人出来还是第一次见。

    他们掠过李栊,在门外和往常送食时一样敲门问道:“大人,请问该怎么处理?”

    里面战战兢兢的秦川赶忙从纱窗里出来,满头大汗,故意用气哼哼的任不值声音道:“让他滚的越远越好!不要让我再看见他!”

    外面的工作人员也是满头汗,生怕苑长发了真火,他们缩在一边,统一口径,可不能让上头的人知道今天这位大人气到杀人这件事。

    李栊不管不顾的拖着正主的尸体往外走,顺便把狐狸人交给中下检查人手上,他不怕狐狸人胡言乱语,因为这可怜的孩子知道,说出去他自己也得死。

    有工作人员在高阶检查室门口小心翼翼询问:“大人不需要给他什么惩罚吗?”

    秦川在里面见这些人果然不进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紧皱的眉头放松一些,恨不得跪舔李栊的鞋,怎么可能来个惩罚。

    他深知李栊有多憎恶这些中铜阶级的任务指标,于是顺水推舟道:“取消他寻樱鸾人的任务。”

    “意思是将他贬为土下?”

    秦川还挺心动的,这种掌管别人命运的事,但一想到李栊真成土下了破罐子破摔,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无所谓,我的意思是...不用”:他故作轻描淡写的姿态道。

    工作人员不求甚解,但能有妥善处理就已经谢天谢地,没什么比保住饭碗更重要,于是再迷糊,也作罢不理。

    李栊把任不值的尸体丢到门口垃圾桶,正在收拾食物残渣的老哥很嫌弃的把一袋子猪屎盖上,这下子任不值没断气也得给臭死了。

    埋汰李栊的人不断唏嘘的一起出来,门口停着马车来接中铜人回城镇,李栊选择步行。

    那些人可不会为了埋汰李栊而一起走路,随着马车一溜走远,很快在视野里只剩下一个点和一团灰。

    李栊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将长兄凰救出火海,低着头走路。

    女孩看来经受了不小惊吓,紧紧跟着卖自己又救自己的疯子,深怕被丢下,像个小小跟屁虫。

    大难之后,格外寂静。

    蜘蛛或者蜈蚣在灰黄土地上寻找蚯蚓等弱小生物,每走几步就有路灯,让影子忽长忽短。

    这时。

    构筑上下地面的铁皮颤抖了一下...

    李栊没想太多,继续行走。

    忽然,异变突现!!

    载着中铜人的马车开始往回奔袭!

    就在李栊疑惑时,他看到天上有一个生着翅膀的生物,以迅猛之势啄向马车!

    马被生物的嘴叼着,发出好几声喧嚣地下世界的悲鸣,其他的马颠沛流离跌倒,马车也踉踉跄跄被撞歪,里面的人惊慌失措的飞快往樱鸾苑跑。

    他们的身后,还有好几个迅猛且灰白的身影在掠夺他们的生命,绝望的呼救响彻四野。

    李栊直立的站着一会,发现远处铁皮的天,开了一个二三十米的大口!

    里面源源不断的跳进来着些什么......

    那些有人个体的生物,亦或是四肢强壮身体修长动作迅猛,亦或是生者骨翅可以飞翔,

    而大口外,一个可以填充整个口的巨大眼睛,死死盯着里面,并神乎其技的和李栊对视。

    李栊如大脑敲响,浑身寒颤,自语道:“女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