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有记录的,第一次有女僵尸闯入地下世界。

    大大小小还有传闻,说是某个平民区铁皮天有漏洞,有少数女僵尸进来,都说是得到了控制。

    可像这样一个女巨人在铁皮外看,一窝蜂进来,还真是头一遭!

    之前听闻被女僵尸侵入的平民区会有大面积封闭,还以为是传言,可落在李栊面前,他才发现完不夸张!

    只见以一个个铁塔围成的铁皮天地开始划开一个巨大牢笼!

    “轰!轰!轰!”连番巨大的铁皮声如炸药砸在地面,这是活活要把女僵尸和这一中铜人封锁起来!

    李栊看着那生着骨翅膀的灰眸女僵尸已经叼起百米前的男人开始大快朵颐,清楚自己不能再傻站着。

    可腿却如铅块一样似要在牢笼内扎根,而铁笼正在以自己身后数十米为基础开始自上而下筑起!

    铁笼这是誓要让李栊等人都喂女僵尸,从而保重要的樱鸾苑!

    动起来!

    可那洞口的巨大眼睛和找了魔一样似乎要把李栊吸附进去!

    李栊紧皱眉头,浑身用力,后背满是汗,竖起一个中指,就像是他爹那根怼天怼地的手指一样,加上身边女孩硬拉生拽,终于迈开了大步。

    跑!

    再不动就等死!

    李栊某种程度上摆脱了那巨大眼睛带来的压力,撒开腿开始往后飞奔。

    那铁皮牢笼和他赛跑似的也加快了速度,李栊没有时间去顾及他锁上的程度,在还有一米的时候,自天往下落的铁皮牢笼也仅有二三米距离就卡死。

    李栊在这个间隙将少女一把推了过去,然后自己则连滚带爬的在还有几十厘米的时候,穿梭过去半身!

    危机时刻,一切仿佛都进入迟缓,和生命的赛跑,李栊的肚子部分却还在牢笼落下的地方。

    他本有时间自己活着,却在生死时刻先顾及女孩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瞬间充满了对父亲和李凰的歉意,本以为轰一下,肚皮就会破开两半。

    没死在女僵尸嘴里,却死在了地下世界自动保护措施,岂不是很尴尬。

    可是!

    过了两秒,他感觉到下半身动弹时,还有知觉,睁开眼睛,和铁墙另外一边的女孩对视。

    “我还活着?”

    “嗯嗯!”女孩呆萌的点点头,努力拽动李栊,却发现他的上半身因为肋骨凸起部分,卡在另外一边,很难移动。

    虽然具体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来这个铁皮虽然冷血,但似乎植入了某种保护措施,那就是封锁路线上如果有什么“生物”就会停止运转!

    也就是说,在最快的女僵尸还有十米,跑最快的中铜人踩在同伴尸体上奔来的当下,李栊必须刨开一个自己可以过去的空间,否则女僵尸利用这个间隙通过,保不齐铁皮还将盖住樱鸾院。

    “刨!”

    赶紧挖!

    女孩也赶忙过来帮忙。

    李栊的指甲盖死死戳进去,来不及反应的往后挖土,指甲盖都崩坏了几片,血和灰黄泥土混合在一起,女孩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在提携生机,一边挖土,一边双腿往前用力,大腿肌肉酸痛的要晕厥!

    女峰人咀嚼的声音近在耳边,锋利牙齿的咬合力量也近在咫尺,李栊终于行动了分毫,这给他以巨大的信心!

    他睁开眼看到半空中一个女峰人,瞪着她那暗灰色死亡瞳孔,牙齿上有男人的眼珠残渣,骨翅张开往地面的自己飞咬。

    再给她一秒,自己必将脑浆飞溅,死无葬身!

    “啊!!!”李栊嘶吼着,眼看着女峰人的身体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放大,明显!恐惧却没有压弯他的意志力,大腿和胳膊同时发力,筋都快爆炸!

    在这时,爆发出无法想象的力量,近乎于压碎自己的肋骨,半身穿梭了过去!

    李栊捂着自己的肋骨,在女孩的搀扶下,一边看着身后,一边往樱鸾院跑。

    那个铁门果然不出预料,察觉到没有生物在下面之后,再次有了往下移动的移动。

    本以为到此为止,可无法预料的事情却还是出现,女峰人看似只有屠杀的本能,却硬生生卡在铁门落下的地方。

    她并不是活物,所以铁门还在下落!

    她虽然不能阻止大面积铁皮下落,自己头上那片也不能阻止,这铁用来封锁女僵尸和地底二十多年,怎么可能只是普普通通的铁!

    看她感受不到痛苦,即便双腿已经嵌进地面,骨头碎了一地,还是无动于衷!

    力量不能停止,但是可以延缓!

    只有十几厘米就彻底关上!

    可是!

    这时有一个中铜人的大腿伸了进来,一个成年男人的小腿直径正好十几厘米,铁皮牢笼再次停止运转!

    除此之外,绝大部分坐马车先行离开的中铜人已经让铁皮另外一边变成水深火热的地面。

    哭喊嘶吼声不绝于耳,进来的至少上百女僵尸撕裂了他们的生命,并不断试图从铁皮下的缝隙往李栊这一边冲。

    她们并没有足够的智力可以和李栊一样用挖土找出空隙,可如果让他们继续发疯往这边冲,所谓地面的灰土被横冲直撞的刨开也只是时间关系。

    李栊当即想把那卡住铁皮下落之势的腿掰断,因为他看到女僵尸已经在朝他嘶牙咧嘴,发出嘎嘎嘎的刺耳声,再给她们时间,樱鸾苑数万人也得送命。

    李栊没有对他人生命的责任心,他只是想到如果铁皮牢笼更近一步封锁,自己也无从活命。

    他义无反顾的重新跑向墙面,最快的速度抓住那根大腿,而大腿的主人则在疯狂朝他呼救:“李栊!救我!之前非常抱歉!”

    这家伙之前就是嘲讽抱歉两字最凶的中铜人。

    “抱歉有你爹的球用!”李栊踩着他的屁股,两手攥紧他的小腿,然后和拧抹布一样用瞬间爆发力拧。

    “啊!!!!你!!”那人腿被瞬间掰断,疼的浑身颤抖,可很快大腿就已经不属于他。

    可怕的是人类体征没那么脆弱,想要给铁皮扯开一个空隙还需要不少力气,而这时横冲直撞的女僵尸已经疯狂的顶出一个空洞。

    李栊见到此景,十分清楚现在就是和时间的战斗,他把大腿往反方向折,而大腿的主人也被另外一边的女僵尸咬成烂泥。

    他靠着铁皮的锋利,割断了那条腿,让铁皮重新开始运转。

    这次没有问题,随着轰隆一声,铁皮关了个牢固。

    可还是有瑕疵!

    数十个身材最灵巧的女僵尸在铁皮关紧的瞬间突破重围,李栊看着这十几个僵尸头皮发麻,头也不回的拉着帮不上忙的女孩撒腿就跑。

    能飞的如果是女蜂人,这些最灵巧,四肢修长身形微小的女僵尸,让李栊瞬间想起蜘蛛。

    这帮女蜘蛛僵尸左顾右盼,很快找到了飞奔的李栊,而这个过程中已经拉远了二十几米的距离。

    狂奔逃命还在继续!

    李栊把手头的大腿丢到女蜘蛛堆里,延缓了两个女人的步伐,然后把女孩抱在胳肢窝下,在灰黄土地留下一对又一对坚实脚印。

    在拥有了厌恶地下秩序的今天,李栊前所未有的想要活着。

    他在奔跑的过程中,听着女僵尸在顶撞铁皮牢笼,女蜘蛛僵尸在前仆后继的追赶自己,四肢如密密麻麻的催命阎罗,中铜同胞的哭喊慢慢消失,只有肢体肢解的残酷声音在刺耳。

    各种各样的声音如刺刀扎入耳膜,这看似绝望的当下。

    他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