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 11.英雄
    “栊!”还看着战局的女孩远远的朝李栊呼喊道,想要冲过来帮忙,但是被怂狼拉着。

    李栊那种置身度外的冷静才是最可怕的杀手锏。

    他在这种死局下,血脉里的热血却燃烧了起来。

    眼前虽然一黑,但女僵尸的行为却变得无比缓慢!只因为某种程度她们在李栊眼里变成了慢速的乌龟。

    基因!

    这个地下人类文明延续下去的至关重要词汇。

    以男人的温度,介入动植物的基因,培育出新的人类!

    却从来没有人想过,无论狼人,树人,鸟人,都是人!

    人类的基因才是一切的根源,最智慧最狡猾的血脉!

    他在重重包围之下躲过她们齐齐朝着自己脑门攻击的长臂,然后在三根里抓着一根,被牵扯着往天上飞。

    在落地之前双腿弯曲,尽量减少落地的重压。

    女僵尸本来就深灰色的脸变得更加铁青,继续冲杀过来,她们的本能里李栊是个眼中钉。

    但李栊滚动在地上,抓住了之前逃走的怂狼留下的钛金拳套。

    铁拳套在手上,终于有了能在女僵尸身上留下伤痕的武器,一下子背都直挺挺了起来。

    话说连基因人在力量上都落下风,更何况李栊只是个普通人。

    但李栊也有他的优点,就是他光脚不怕穿鞋的,突出一个胆肥。

    与他来说,只不过就是碰到困难,找到漏洞,解决问题这么一个踏实的步奏尔尔!

    其他狼人在天赋上的确碾压李栊,单对单还呼哧喘气,各个身上都有伤,还不见得能伤到女僵尸。

    可李栊面对着三个女僵尸,在气势上似乎完不输。

    “非常抱歉!”李栊喊完,以二十年以来地下人类第一次直面女僵尸却主动冲过去的姿势,绕着三个女僵尸开始跑!

    这是什么操作?

    没有体力限制的女僵尸抓住他只是时间问题,可李栊却忽然扭转方向,双大步踩着一个正在刹车的女僵尸大腿爬到她背上,然后一记狠狠的铁拳打在她的脑门!

    头摔在地上溅起一片灰,让这一圈都变得朦胧,李栊占据上风却没有停滞不前,顺手环抱她的脖子狠狠卡在胳肢窝。

    另外两个女僵尸企图抓紧李栊,却攥紧了李栊身下正在扑腾扑腾的女僵尸胳膊。

    李栊在这种自己规划的死局里活动的空间已经极其狭小,两张大口哇哇咬过来,李栊以环抱脖子的姿势,顺着就往地上掉。

    女僵尸即便如此也咬到了他的胳膊,顺便也洞穿了李栊环抱住的女僵尸脖子。

    死是死了一个,李栊胳膊疼的也要死,和伤口有辣椒一样火辣辣的疼。

    但他掉落的地方,正有一把散落的机枪,虽然没有用过,但男人对于开车和开枪似乎有什么本能,没吃过猪肉,刚刚也见了猪跑,所以二话不说就射出了啪啪啪的火药。

    没错,就是下巴!

    不管是弹药还是枪,想要对女僵尸实施一击必杀,就必须得从下巴直接洞穿脑门,不然其他地方都无比坚硬,即便凿弯了,她也能和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

    李栊是个极其相信自己判断的男人!

    即便他从这个清晨开始,面对女孩就猜错,面对仁不值也看错自己,但是他还是会继续去选择,哪怕背负的是自己的性命!

    那两个女僵尸在制高点直直咬向李栊,也顺便露出了自己的下巴。

    子弹牢牢的撞击到她们的下巴,一切变得极其迟缓,因为若没有如李栊所想了结性命,换过来自己就会死在他们的嘴里!

    嘭!

    子弹实打实的穿越下巴肉,并极其流畅的洞穿大脑,那无所不能,无体力限制,对生命没有敬畏之心的女僵尸。

    停止了肆无忌惮的咬人,晃倒在地上。

    轰!她们倒地时的灰尘格外晃眼,多到让人迷茫。

    李栊一人干掉四个女僵尸。

    而最强的白狼人才刚刚用肢解的办法让两个女僵尸无法动弹。

    女僵尸的弱点在哪,除了远征军,这些压榨中下阶级的橙红军哪里知道。

    李栊看着天,喘着粗气,看着最瘦小的女僵尸在进入狼人的包围圈,身子随后放松起来。

    这不放松还好,一放松,身上该疼的地方都疼了起来。

    之前和仁不值缠斗,是靠头铁,然后从铁墙爬过来,几乎断裂肋骨,然后被女僵尸咬了一口,胳膊上的骨头基本是碎了。

    从早上的鼻血开始,血液就流失不少,李栊这次光荣的晕倒,而非无法承受桃谷黑森林的痛。

    一触即发的战场,因李栊牵制,人数逐渐占优的男人,慢慢抹杀女僵尸。

    女孩扯开怂狼的抓,快速扑到李栊的身边,抱着他,摸着他那被洞穿的胳膊。

    即便在仁不值的侮辱下都不曾哭泣的女孩,梨花带泪的哭个不停。

    处理完战场的狼人和姗姗来迟的其他橙红军,知晓战场的走向,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战斗的,也从一些道听途说里知道,如果不是他,在樱鸾苑前的就不止是十来女僵尸。

    如果不是他,橙红军有意让狼基因人固守的唯一防线,早就崩溃。

    生活在保护伞下这么多年,从未经受过地面女僵尸带来的恐惧,这一折腾,军民上下,人心惶惶。

    之前蜷缩在里面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如狐獴一样见周遭已经安,女僵尸都倒地没有动静,才敢出来看看男女大战是怎么一番景象。

    围的人越来越多。

    女孩趴在李栊身上抽泣,旁边的白狼基因人蹲在地上,手指在李栊鼻翼检查呼吸。

    手上久久没有风吹。

    气氛所致,这个轻于鸿毛的中铜人似乎死的重于泰山。

    中低阶层的人和发自内心钦佩李栊的上铁阶层白狼人一起,右手放在左胸口,行礼。

    “老先生在上,老先生万岁,老先生许你静谧......”白狼人说着高级的送别词。

    李栊昏迷中梦到自己被活埋,无法呼吸。

    然后一只泥鳅在鼻尖滚动,苍蝇在耳边飞。

    这比用力呼吸有用的多,李栊打了一个喷嚏,吓得周边的人都后退几步瞪大眼睛。

    “没死!”白狼人开心的和之前跑最快的怂狼蹦跶起来,其他中低阶的人不懂为啥要为了一阶中铜人喜极而泣,楞了一下,暗暗交换了一下眼神,但又不能让现场太别扭,上铁大人们觉得难为情怎么办,所以只能跟着一起欢呼。

    “耶!”

    “活了!”

    宣告睡觉时间的钟声敲响,和欢呼声一起,人们假想中的工作时间已经过了。

    断了线的工作神经崩塌了一瞬间,欢呼声骤降,但见上铁大人还在乐呵,于是眼泪鼻涕跟着流的嗨。

    灰黄路灯不论钟声前还是后都要死不活的摇晃,封锁女僵尸的那一圈铁皮映衬的地下世界格外荒唐。

    人们五官拧巴在一起,笑和哭都没了模样。

    做英雄也太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