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 18.不屈
    为什么提及对这个时代极其陌生的“妈”字,已经无从问询内心。

    或许是听到地面,也可能是翻起做了二十年的噩梦。

    疯子强子双眼通红,泪水打转,却想不起那个咬死自己亲爹的母亲是什么面貌,只记得她还正常时,会指着自己的脑门骂:大老爷们刺什么花,给我刺青龙白虎!然后煮一锅碗豆面,招呼家来吃。

    热腾腾的面,模糊了她的神情,只剩下血腥,充斥记忆。

    垃圾黄三想起扑街的自己,写了数年小说却均订阅不过二十,最大的梦想就是让母亲过上她喜欢的田园生活,可是还来不及孝敬她,她就在县城里的医院里,穿着保洁衣服,身上粘着无理病人扔的污秽,变成行尸。

    逃亡地下之前,路过医院,看着带血的玻璃花窗,却不敢进去看看,成了这些年最大的遗憾。

    李栊并无太大波动,他只是因为应沣一形容自己的词没法反驳所以有些生气,但是看两人都眼眶湿润,所以客气的沉默不语,努力去挖掘这个“妈”字的记忆,也只记得老爹活着时有一天睡觉,抱着枕头,一边哭一边下身动,然后嘴里念念有词:“孩子他妈我想你了...啊...哦...爽。”

    总之,这和应沣一想象中的态度有所不同。

    本以为他们会震惊,会纠结,却意外的提及远古的脏话,让场面有些...温情的尴尬。

    “好,等我出去,办完一个事,我就去!”强子抹掉眼眶的湿润,说道。

    “我也是,我也有必须要做的事!”黄三有他必须努力活着的原因,所以坚定不移的说道。

    李栊和他们不同的是,他在这个社会成长,接受过洗脑,近来因为突然降临的女孩和真实的长兄涅槃重生。

    他的钢铁直男血脉无法允许自己的老哥守护自己而深陷泥潭。

    可计划里利用规则爬到高位,堂堂正正的站在李凰面前,然后拯救他,是一个看似遥远的事。

    但是,对于地面,还有那陌生的词汇“自由”,他只有憧憬,没有异议!

    这就像是充满疑云的前路,真正有了目标,带走李凰然后去哪?继续待在这里?这个让李栊充满疑虑的问题,有了答案!

    当然不行!拯救者营地?

    “去!”

    一腔莫名其妙的热血在四个叛逆份子身上燃起,各有事由迷茫的人却有了一致目标,

    “你们还有啥事?!”李栊拍桌问道。

    “活着出去再说!!”

    “对!死在这都是废话!”

    “好,那就睡觉!明天干翻那几个傻雕基因人!”李栊大手一挥,躺在床上,手背在脑袋上,闭上眼睛,度过这明显睡不着的夜晚。

    他的唐突,不知不觉成了四人心中的主心骨,而这或许是男人原本该有的模样。

    归来仍是少年。

    幼稚,疯狂,不问前路。

    情绪起伏的三人让始作俑者应沣一傻眼,转而觉得搞笑的摇摇头,心想,对,很多问题,再多想,可能就不会去实施。

    这可能是自己孤注一掷将一切告诉他们的原因。

    夜晚降临的很突然,老先生的钟声响彻橙红国遍地,本就赢弱的灯关闭,从十二点到六点,地下恢复原本的漆黑原貌。

    降临在李栊身边的女孩躺在李栊的床上酣睡,地上躺着有民族大义的记者和面色惨白的赌徒。

    女孩睁开眼,璀璨的双眼,是暗无天日的地下最真实的光。

    她知道,想李栊死的人不死,李栊生机渺茫。

    —-

    第二轮的呼声在地底飘红,拿着“抵制李栊”四字的牌子招摇过市,多是基因人。

    这四个字还算好听,恶搞他脸的照片几乎被发的人手一张。

    “昨天那个李栊,今天必死无疑了吧!”

    “真想看到他被撕裂,这种没实力的垃圾!”

    “据说有四个人类进入第二轮,都是投机取巧的吧!?”

    “估计就是!”附和的话此起彼伏。

    占绝大部份的基因人讨论着然后进入喧闹的会场,李栊俨然已经变成了民人渣。

    当然,所有人类都悄然默默给李栊加油,但是他们毕竟人单式微,人微言轻啊!

    而有个声音截然不同。

    每天给李栊送早餐的鸾人曲子,他今天穿着艳丽,如花似玉,昂首挺胸,拿着李栊加油的牌子毫不畏惧的走在人流中,并大声喊着:“李栊加油!李栊加油!干爆基因人!怼翻他们的腚!”

    “贱货说什么呢?”

    “恶心的东西!”那些基因人也毫不客气的言辞污秽的骂过去,更有甚者水瓶什么的扔过去,但是曲子都不为所动,抹掉额前的啤酒,坚定的走在人群中。

    他要站在最引人注目的地方,给李栊加油助威!

    第一场,柳河所在的小队以疾风之势,在擂台中央割断了除了他之外,所有人的五脏,血肉横飞!这种无差别攻击,点燃了场内的喧嚣,分贝冲击到巅峰,恨不得被无差别割断的是李栊的心脏!

    第二场,压着怒火的象九方一上场就把所有力气宣泄在对手身上,他嗷嗷叫的横冲直撞,用觉得力量将对手推到巨鳄的嘴里,他刹不住车,也掉了下去,但是鳄鱼这巨口放不下他的大腿,反而给他一鼻子摔得稀巴烂!

    时间过的很快,有人欢喜有人忧,押错的人哀叹不断,血赚的人已经开始狂欢,但重头戏被放到最后一场,猪刚强的双眼挤在vvip室内的玻璃前,恨不得李栊这个眼中钉立马爆炸。

    关于狼白的小队抵御住女僵尸的新闻已经传遍四野,基因人的声望达到巅峰,再过一个月就是选举大典,届时就是基因人入主黑金阶层的重要时刻!

    “真是太感动了,一个垃圾人类竟然让我如此伤心,厉害厉害,你派的谁和他对战?”猪刚强冷笑的问道。

    不敢动不敢动,鳄人在边上微微发抖,只希望猪大黑那尊大佬可以谨言慎行,速度解决。

    而话题的中心人物,并行的走向擂台中。

    人气极高的优胜热门狼柴一方血腥的舔着白牙,鼠人嬉笑怒骂无比猖狂,龟人默默走在前头,他的盾就是最强依仗,隐藏在斗篷里的猪大黑隐忍的盯着李栊,这个自己兄长的眼中钉,四人是鳄人想出来的极端杀招,能打能扛。

    走在最前面的李栊带着铁拳套,看起来状态不错,面对漫天嘘声摇了摇手指,并朝给自己加油的,极其醒目的醒目使了个大拇指,不管怎么样,谈不上感激,这兄弟对自己是真上心。

    黄三平视前方,掩饰内心的不安,强子走在中间,胸口绑着绷带,走路却如骄傲的公鸡,自信且脾气差,应沣一执刀冷淡,坚定不移的保护他冷都男的人设。

    总之,他们谁都不害怕。

    而在这个满天飞落鄙视小觑的会场中,这可怕的修罗场内,李栊四人的笃定,落在猪大黑的眼里,倔强的可怕。

    “准备好了吗?”

    两方没理裁判,一触即发!

    从头至尾没打过的李栊,和神秘的斗篷男,四拳相对!

    这一弄猪大黑的斗篷立马就散开,李栊的胳膊肌肉也快爆炸。

    场轰鸣!

    “猪统领的弟弟!力大无穷!”

    “李栊抗住了!”

    瞬间的冲击力几乎要挤压地板,强烈的气势几乎引动喧嚣的狂浪,双方没有退让的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