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 19.劣质
    “小子,你一个小小的普通人竟然敢惹我哥生气,我今天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猪大黑一方面讶异于他能抗住自己力一拳,一方面要在言语上占得心机。

    关于如何打斗,他们学院都有学过。

    李栊二话不说就用空出的手戳他眼睛,瞬间就戳的他捂眼睛直嚷嚷!

    “尼爹!!!”他嘶哑咧嘴的吵吵道:“我还在说话!!”

    “我们在搏命。”话讲到一半,李栊又是趁他立足不稳一个大嘴巴子,将这黑猪摔在地上,:“你学校没教你打架是耍流氓,流氓不讲道理吗?”

    李栊在第一下时发现自己力量上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使出百分之二百的力量只是不想在初次撞击就被弹到场馆外。

    之所以还能站稳,就是因为心中那股傲气激发出的力量,回头看看,手骨估计都碎了。

    所以,看似要打长久战,其实就是卑劣和实际能力的对战,讲究快刀斩乱麻。

    李栊不惜先戳眼睛,蒙蔽双眼,让场内继续响起喧天的喊声。

    猪大黑眼睛没瞎,依稀还能看见一些,张牙舞爪的冲过去打李栊。

    但毕竟视野模糊,李栊左躲右闪一顿操作,让本来依靠小快灵的猪大黑部扑空!

    李栊此刻有苦说不出,两只手压根捏不成拳头,只能在间隙之间双腿猛踢。

    这家伙不愧是所谓排列优质基因出来的产物,皮糙肉厚,动作迅捷,脑袋还灵光,再硬碰硬一下李栊本就负伤的身体估计要散架。

    可在外人看来,李栊现在就是在忽悠人玩,气的不少观众打滚。

    最气的要属本就蒙圈的猪刚强,他攥紧半死不活觉得活着很累的鳄人脖子:“你弄了半天,让我弟去!?”

    “大哥我不知道。”鳄人牵强的解释道。

    “不知道!不知道!?去死!”把这辈子一半气撒完的猪刚强一把将鳄人扔到门外,并大吼道:“滚去中铜搬砖!”

    “谢不土下之恩!”鳄人有自知之明,自己从楼里赶忙跑走。

    他算是明白了,自己碰上李栊这案子就是吃力不讨好,看到猪大海眼睛给戳半瞎,就知道,能活着已经是不可思议。

    视角回到擂台内,现在发生的一切,场外的人都不能控制。

    应沣一对上对方的狼柴一方,两人一阵酣斗,竟然一时之间分不出高下,刀碰上对方的爪牙,竟然也都挡住,可见应沣一步光人设高冷,实力也绝非麻瓜,随着时间流逝,竟然刀刀见血,狼柴一方在速度上已经跟不上!

    有锋利爪子和极快速度的鼠人和拿着锤头的黄三对上,让人意外的是,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纯粹依靠李栊到这的黄三竟然意外的抵挡住,鼠人那轻描淡写的滑擦,十下能躲开七八下,中间还能给鼠人一个榔头棒槌。

    或许这就是普通人类的能耐,在生命的面前,有至少躲过致命攻击的能力。

    最诡异的要属负伤的强子和对方的龟人,龟人压根没有什么强烈的自主攻击能力,他纯粹就是被拉来凑数,窝在坚强的龟壳里,牙齿紧紧咬着强子的裤腿不让他去帮忙。

    “你撒开!”强子一脚踹在他的壳上,可以说是挠痒痒。

    “就不!”龟人看着场上这形式,自己得赶紧拖着强子到场外的食人鳄嘴里,然后去帮忙。

    太意外了!

    纯基因人的小队,里面有猪刚强的弟弟猪大黑,还有常年的优胜热门狼柴一方,竟然在正面对抗上落入下风,这是基因人万万无法认同的!

    场内绝大部分基因人死一般的寂静,普通人则开始群雄激动,各个眼里冒着热切的光。

    然而小组对战绝非四个人拉开空间一打一!虽然两队都因为各自的原因没空或者小瞧所以没有匹配任何战术,但是随着鼠人临场发挥前去支援猪大黑,迅雷不及掩耳拌了李栊一下,混战才正式开始。

    “大黑老板,他在这!”鼠人清楚和黄三继续打纯粹浪费时间,必须得给真正有战斗力的猪大黑和狼柴一方挤出时间,这才立即提醒道。

    话说李栊也是没想到会被绊倒,那个猪大黑憋着气立马坐在他的腰间,死死的卡着。

    被他这几百斤的拳头砸一下不碎也得断,所以李栊拼了命的往高处翻。

    “你这么小个个字怎么这么重!”

    猪大黑窃喜,知道李栊已是瓮中之鳖,嬉笑的抓着李栊的衣领道:“再小也是猪!”

    “沙雕,看把你自豪的,你这瞎猪。”李栊头一歪躲过猪大黑第一拳。

    这时黄三义无反顾的背着鼠人抓着猪大黑的脖子往后来,大喊:“快撤开!”

    且不论他身上的鼠人会不断刺挠,猪大黑的天赋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被李栊的嘴气的发抖,钢牙狠狠刺向李栊,根本没把黄三的阻挠当成一回事。

    “去死吧!”

    李栊咬牙,看准他头往下锤,身子会收力的时机,整个身子往后拉。

    巧妙的时机出现了,抱着猪大黑的黄三被摔在地上,黄三背上的鼠人则没拉稳,被甩开十来米远,正好到应沣一的刀前,被夸嚓切成两半,肠子啥的滚出一堆。

    场内的形式瞬息万变,但是基因人的劣势已经无限大,因为猪大黑的牙齿和螺丝一样紧紧的嵌进地板里。

    李栊知道,这家伙死了,自己也难活,但毕竟赛制决定,他不死自己死,所以索性啥都不管,一爪子扣紧瞎黑猪的喉结,死死的卡进去,一把就断了他的气!

    “我你......”从没有经历过打斗的学院派猪大黑就这么断了命,让整个会场都陷入极大的震惊之中,最高处的看台更是陷入了冰点,失去最亲之人的猪刚强左顾右看,却发现第二亲的人刚刚已经被自己赶走,眼里充满了荒唐,拉拉自己充满腱子肉的脸,血都被抓出来,却感受不到疼痛,还以为是梦境,所以自语道:“是梦吧?”

    不是。

    杀疯了的李栊把还尚有一丝意识的猪大黑一把从咽喉提起来,他吼道:“我命由我!”然后将猪大黑砸进地面。

    天知道被玩弄给他以多大侮辱,他多想大杀四方宣泄心中不满,而现在猪大黑只能做个可怜包承受苦果。

    他临死时眼前闪过长兄猪刚强的背影,还有他说的:“别出来。”

    猪大黑的思维变得缓慢,本就模糊的李栊如第三世界的观众,看自己荒唐的一生。

    是啊...

    我连一个人类都打不过。

    我是侏儒...生的畸形。

    但是哥哥...我不想成为你的污点...

    我想为你做些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让我别出来,不是因为看不起我,而是不想我受到伤害。

    什么都没帮到

    真的非常抱歉...

    他那惨淡的视觉盯着高处的看台,朦胧的看见长兄的身影,一行紫黑色的血泪滑下,心声却无法告知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