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 20.烽火
    被划得身一半有擦伤的黄三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几人一起包围狼柴一方。

    话说狼柴一方这一招一式一看就是练家子,那是死人堆里出来的道行,也足以见得刀客应沣一的刀技有多娴熟。

    “你当爷爷会怕你们吗!有本事一起上!”始终浑身浴血的狼柴一方嘶吼着冲向三人,死前可以见得他确实是个真男人。

    然而李栊回想起他昨晚是怎么以黄三为范本侮辱的人类,于是主动将她四肢锤烂之后,和黄三说道:“想办法侮辱他。”

    “什么办法?”

    “他昨天不是吐你一脸吗,起码得吐回去,照我,得更过一些。”李栊抱着胳膊说道。

    “你们敢!”蠕动身体无法行动的狼柴一方仰头留着血泪死死盯着几人。

    “不了。”黄三微笑道,拿锤头砸烂了他的头,脑浆和污血悉数溅开。

    画面过于狰狞,这种经过一番缠斗之后很快进入屠杀,而且强势的一方是体态劣势的人类,这简直是过于荒唐,很多基因人这才觉得心痛恶心,却不想如果被虐杀的是人类,他们会有多兴奋,多嗨。

    其实,都是人,相煎何太急。

    四人一起把吓傻的龟哥扔到了鳄鱼嘴里,疼的鳄鱼牙齿疼都没咬破,一时半会也淹不死,李栊和龟基因人说道:“有下水道,整个参赛人估计就你能活下来,规则没不允许你跑出去,加油!”

    龟哥笑的比哭还难看,嗦在里面的脑袋挤出一句:“谢谢你了啊。”

    好,这和其他三人死法比起来,他算是有一丝活面。

    说来也是因为基因人过于自信,不然稍微有半个人能腾出来帮狼柴一方或者猪大黑,再不然鼠人可以别帮倒忙,都可以说杀李栊四人简简单单。

    但命运,可不会垂涎轻视幸运之人。

    四人在鸦雀无声中离场,观众多半都傻眼了,连裁判也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普通民众不知道,他可知道死去的有橙红内务军统帅的弟弟啊!

    随着他们前一脚离场,钦慕李栊的樱人曲子才释放一切的喊出:“人类万岁!”

    他立马被人类捂着鼻子带走,不然可能给瞬间暗杀,万岁可是只有老先生能被喊的。

    随着这一声嘶哑的支援,所有人类都把这些年的压抑,痛苦,受辱喊了出来!

    “李栊!李栊!李栊!”

    不知道喊谁的时候,就喊基因人的眼中钉,最万恶的代表好了。

    是。

    人类无法诞生。

    基因人以占三分之二。

    但绝对不要小觑任何人。

    他们如杂草般绝不轻易认输!

    如果社会是一个人,人类就是心脏和血管!再弱小也可掀起惊涛骇浪。

    李栊的卑鄙和野蛮,还有那肆无忌惮的自信,恰恰是人类压抑二十年来最稀缺的,却在这个生存者大赛彻底释放了出来。

    死去二十年的火山爆发!

    欢呼的嘶吼声响彻起来,升起大旗,似要顶破铁皮,破开云天!

    “李栊!李栊!李栊!”在告知局任职的人类地中海已经哭成泪人,他多想可以报道一次人类站起来的新闻,他多想这个社会可以大同,可以一视同仁,可以找回失去已久的道义!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你这么相信他了,他不是变态!”他哭着摇晃边上的孩子。

    “好好,我知道了,知道。”女孩嫌弃的用中指弹开他的手,天真烂漫的笑着,切身为李栊开心。

    “那个,你知道顶层怎么进去吗?”女孩依稀可以看到vvip看台,玻璃内的大人物。

    “不知道。”记者闫大嘴看着周遭人类们的喜悦,老树开花一般感动。

    “必须知道。”女孩用确定的语气说道。

    “你要干嘛?”那个因为开心流鼻血晕倒又醒的地中海赌徒弹起来:“如果李栊下一轮再过,进入前十,我定当当牛做马,刀枪火海在所不辞!”

    “真的?”女孩眯着眼睛,不相信的问道。

    “真的!”地中海拍拍胸脯:“男人一句话,行刀立马!”

    “好,去把猪刚强干掉,不然永远没完。”女孩快快的说到,忍着笑意。

    “谁?”

    “猪刚强,内务军统领,最有权势的基因人。”

    “哎呦呦~”地中海瞬间变得娘不垃圾:“大爷您真是开什么玩笑捏~”

    他这是故意装樱鸾人声音呢,顺便否定刚刚夸下海口的自己。

    女孩和闫大嘴齐齐笑起来,因为两个成年人都认为女孩在开玩笑。

    闫大嘴笑声在女孩耳边说道:“我说希望解放人类,以你男人为代表,可不是现在啊,时间不成熟。”

    女孩摇摇头,这是属于她和闫大嘴的秘密。

    被世上最后一个女人叮嘱的基因猪人,拥有极上力量智力逻辑能力的猪刚强,此时却茫然的坐在沙发上,如僵硬了的树皮一样,整个人瞬间老化许多。

    半晌,他摇摇头,自语道:“好吧,也没那么重要。”

    话虽这么说,始终有神的双眼,却暗淡了许多。

    感情这种东西可真是玄之又玄,绝大部分都是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保大部分人类体态的基因人,其实有时在感情中更加纯粹。

    可是,谈何报仇?

    在他眼里,李栊以是死人。

    只是......

    他有了新的想法。

    “喂。”

    没人应他。

    “傻鳄!”

    还是没人。

    “呃.......”他这才恍然如梦,才想起是自己踢走的他。

    猪刚强忽然面红耳赤,不敢相信可能从一开始,自己就是孤身一人。

    他直接撞开实木门,抓着拐角处才有的工作人员衣领。

    “让李栊,那个家伙,下一轮和他们小队里的人互杀!”

    吓得脸发白的白色工作人员哆哆嗦嗦的点头,但他可能需要十几分钟才能从统领的钢牙里回想起命令。

    人群开始往外疏散,闹剧般的这天,充斥土下,中铜的普通人依然要回去搬砖,做工,受尽侮辱。

    但是他们内心的微小火苗已经燃烧了起来。

    并期待着,等待着,热烈捧着那团小火苗。

    烽火燎原。

    李栊等三位普通人,活下来,占据生存者优胜者名号的最接近机会!

    100人,25组,多出一组三组对战,活44人。

    接下来。

    生死局。

    李栊的对手是。

    扑街作家,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