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世上最后一个女人 > 14.下注
    把耻辱还给谁?

    自然是建立规矩的那帮人。

    这不是天方夜谭?

    疯子的话谁都不信,听着的那人只能荒唐的笑笑,反正一会就要死,也不介意和他死亡狂欢一下。

    被烙上数字的人继续被铁链拉着走,前仆后继的认为自己必死。

    李栊被发配了一个单子,上面有几段话了结了他的前半生。

    阶级:中铜

    姓名:李栊

    年龄:24

    职业:真理局顾问

    参赛宣言:我一定要生存到最后,升阶加薪,赢取白富美。

    阶级排在第一证明阶级在这个时代高于一切。

    所有强制参与的人参赛宣言都是这段话,有种强加梦想的感觉。

    李栊看着单子上这段话,无所谓的笑了笑,本来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病态。

    做作且变态。

    很快,一行人被带到一个巨大会场。

    首先,拍了照片,还是黑白的,和葬礼上的照片一样。

    然后一排排人走向一个拳击器前测试力气。

    李栊排在第1024个出来,在他前面,力气最大的是一个身高达到三米的基因象人,大鼻子随便一怼就打烂了拳击器,因为智力有缺陷所以屈居中铜,啥都干不了,这么下去迟早贬为土下,这才打算一举夺魁去顶金阶级享受荣华富贵。

    不管怎么样,基因人的力量都拔尖,而人类中力量最强的,竟然是李栊的老熟人。

    强子。

    这家伙似乎不是被强行带来的,印着花刺青的脑袋在人群中晃荡,一点都不显得比别人气场弱,他打出来的982,也是人类中拔尖,前一千参赛者中的中游。

    到李栊时,他认真挥了一拳,打出来了个926,也惹了不少惊呼,毕竟人类里超过900的只能说时凤毛麟角。

    而这时,外面的世界也在随时更新着选手信息,力量身高号码相貌等等......

    巨大的角斗场外的墙上,第一个押注信息是。

    “请给你认为能活下来的选手押注。”

    若放在过去,还和选秀节目一样,一帮粉丝围在外面投票,而今却是一千比一的生存率。

    一个赌了四十年球的地中海秃头男在墙前驻足,紧锁眉头,比谁都紧张。

    里面的人赢了血赚,他这种两个时代的赌徒也打算梭哈靠此翻身。

    他回想起自己18年世界杯时压阿根廷和德国输的跳楼,腿断了都没死,因为怕自杀的痛苦再来一次,就再也不敢自杀了。

    他眼睛血红的看着各位选手信息,就是打算压一个冷门然后一举翻身,所以自然的略过了那些看起来强大的基因人。

    “象九方!象九方!象九方!”

    “柳河!柳河!柳河!”

    大家奋力在给自己认为的强烈优胜者加油,放肆的把钱投到他们的栏子里。

    很快,地中海看到一个中年人和小孩在一个无人问津的选手照片前停留。

    压的数额还不小,几乎是一个中铜人半辈子的工资,五百橙红币和十张苦烟票,没钱可以压票,粮食,烟,等等每个月都有分配。

    “你们疯了吗?他只是一个瘦巴巴的刀疤男!”地中海上前质问道

    但其实他只是想知道这是何方神圣,让这两个人发疯。

    小孩拉着中年人走,看都不看地中海一眼。

    地中海在这停留,看着李栊二字,想起18年世界杯的韩国对德国,疯狂自信的他在那场部梭哈,再想到自己因为腿瘸搬砖都搬的饿肚子,几乎饿了二十年!

    妈的一定要翻身!

    没错就是他了!

    刚刚那两个人看起来又不傻,那个男的好像还是告知局的记者,肯定掌握了什么信息!

    想到这里,地中海傻呵呵的笑了出来:“哈哈,他肯定是走后门的,操盘了对!”

    他自信满满的部身家一百橙红币压上去,赔率已经达到了5000,并且随着其他选手压的人越来越多,这边还在加。

    意思是如果李栊能成为存活的最后十人,他将获得50000!这可是一个上铁人半生的积蓄!

    有这个钱,自己还搬什么砖,买贡献值,买大鱼大肉,到樱鸾苑找个顶级樱人包个三天三夜!

    他从人堆里找到了那个孩子和记者,打算默默跟在边上,跟着他们一起享受暴富的喜悦。

    他兴致满满的走到女孩身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瞬间本就苦瓜一般的脸变成扁了的咸菜色。

    “他哪方面功力后,你这么相信他?”记者问到。

    “舌功。”

    “他也太禽兽了吧,你还未成年。”

    “我愿意,我们已经是缔结关系了。”

    “哈哈,那我这钱打水漂了,哈哈。”

    ......

    地中海眼前一黑,双腿一软就晕倒在地上。

    这时,第一轮开始了。

    角斗场内爆发起强烈的欢呼声,所有男人都把自己内心的压抑通过嘶吼宣泄出来,只有流血和钱才能激发出他们的兴趣,仿佛自己押注的人,就代表了自己的灵魂!

    场外也挤满了人山人海,看着显示屏上场内的一幕幕,热烈的探讨着。

    第一轮是大乱斗,分十组,一千人一千人的进,不管怎么样先活十个人先。

    打法很简单,没有一千个人断气,就不能停。

    这种不死不休的大战让人血脉喷张,李栊在里面等,光是听都觉得神经病。

    第一组生存的十人里,一个人引起了李栊的注意力,只见那个人持着一把主办方发的刀,大气都不带喘的走过,如携带着冷风行径而过。

    这种人对于视线的灵敏程度可见一斑,他瞬间就找到了观察自己的李栊,四目相对,李栊也不躲闪目光,一股莫名其妙的压力在中间流转着。

    第二组时,李栊和普通人们一起跨过十米的桥,进入场所,擂台两边有巨大的食人鳄鱼,一盘死局!

    进入喧闹的会场中,接受山呼海啸撒了鸡血一般的呼喊声。

    走在他前面的男人,正是那个用中二的话吐槽自己的扑街作家。

    只见那人本来腿还抖着,走到观众眼中忽然挺直了腰杆。

    李栊在这种置身度外的角度中,忽然觉得和这些人有了莫名其妙的羁绊。

    他摇摇头,排除所有喧闹声,开启了自己的生存计划。

    头顶有个显示屏,上面记录着生存人数“1000!”

    随着深度近视眼的裁判枪打天空,轰的一声,基因象人猛的甩鼻子,他旁边的两个人就被扔到食人巨鳄的嘴里,呱唧呱唧的咬合声透过扩音器,暴力美血随着象九方锤击天花板,发出的轰鸣声,激发所有人的嗜杀之心!

    “哇!!”嘶吼声响彻云霄,

    生存人数:998!

    所有人都给象九方留下一个空间,在四周开启混战。

    中间空旷了一大块,基因象人自满的狂笑,连带着给他押注的人也哈哈大笑。

    而有个瘦高的,胳膊绑着绷带,戴着廉价铁拳套的男人,嫌弃的挤开旁人,横冲直撞向象九方。

    仿佛宇宙中只有两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