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73章 供货与匠师
    “供货商和铁匠之间没什么关系。”

    光线昏暗的官署四楼狭窄的船舱里,高高吊着的灯随着水浪推扶着官署所在的船身轻微的晃动着。

    光线只能照到库里大人微躬着身子探头低述的后脑顶,就如同窝在光线不可触及的沙发中的镇长大人只让光影在高挺的鼻梁上描出一个不太清晰的边。

    ……

    这是在酒店楼上库里大人被一个吟游诗人抽了嘴巴之前三天时发生的一段对话。

    在库里大人被抽倒在地的时候,莫名的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就是这个,抑制了他的羞恼和恐慌,让他冷静下来。

    库里大人转身离开了,带着他无边的羞怒!

    那个铁匠肯定跟供货商有关系!

    他如此在心底断喝着,愤懑着。

    ……

    “叮叮叮……”

    铁锤敲打在通红的金属上,外力施加压力使其形变,通过这种方式排除金属之中本就不多的杂质。

    凝炼其组织结构,改变其韧性与刚性。

    敲打,在剑身重新深入炉火时停止,王永浩将铁锤扔在了一边,用手擦了一眼脸上的汗水,回头看着在那门口等着的吟游诗人。

    “你用挨我一个嘴巴和帮我办一件事儿来获得了一把铁剑,现在你怎么还能来找我要新的故事呢?

    至于什么供货商我没见过也不知道这事儿,如果你想了解可以去问那些心里已经猜测了不知多少个版本的其他人。”

    显然这个理由不足以拒绝这个脸已经看不出人样,却偏偏非常执傲的想要探知真相的家伙。

    他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和自信,敢在现在这种情况依旧怡然不惧不后退,不退缩。

    “大人,我就是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在茶馆里混喝混吃,靠的就是这个故事,要么你再给我一嘴巴讲点什么别的也成!”

    王永浩笑着看着这个在他这儿耍起无赖的诗人,也真不知道究竟怎么对付他好。

    认真对视了良久之后,都从彼此的目光之中看到了对方的决心,最后妥协的是王永浩。

    “你要是非得知道点什么,那就跟你说说吧,谁让你是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商队里数不多的一个幸存者呢?

    你抓住了我的底是吧?”

    话说到这儿的时候,这个吟游诗人听出了危险,猛的向着外面退去。

    他知道要不好,同时口中急切的喊着:“您这附近到处都是人……”

    可惜话他只来得及说出一半,就被两道浓稠的,白色的,絮状的,软性的物体穿透了两个肩膀。

    “噗噗!”

    钉在了后边的木头栅栏上,白色炸开的是两张网。

    两只刀足从王永浩的后背上缩回到了身体里。

    他踱步到了跟前儿,看着这个已经没了抵抗能力,满脸冒冷汗的家伙,认真却又半带开玩笑的态度问他:“得有多大的勇气敢上我身边,来探我的底?

    说说吧,你究竟是谁的人?”

    “我是当初那个……”

    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打断,又是一道刀足切出!

    快若闪电!

    但是却并没有吐丝,而是锐利的刺穿了这个吟游诗人的脸颊。

    将那个手掌印打出了肿起划破,同时盯穿了耳朵穿透在后边的木头栅栏上。

    整个过程迅速无比,甚至让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啊”惨叫只来得及一声,就被另外一柄刀足憋了回去。

    “不要跟我扯谎,当初哪个商队?我是怎么过来的?这些事儿你都没弄明白呢!

    在这诈我有意思吗?”

    王永浩显然是看穿了他的这些伪装,实在太过于低端。

    “阁下应该就是那个什么,我现在还未曾一见却已经如雷贯耳的所谓供销商的人吧?”

    “不是供销商,是供货商。”

    这个人莫名的就变得光棍,当提及了供销商的名字并且说错了的时候。

    仿佛他被刺穿的并不是他的脸,疼痛已经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而他背后的人名字被说错,才是真正需要纠正的东西,这就有点意思了。

    “在我看来,你们这个所谓的供货商应该是一个组织,而不是某个人吧?”

    王永浩的话这个吟游诗人立刻就想反驳,但是他却没给诗人说话的机会,伸手制止了他。

    “你不妨听我说完,我还没跟什么供货商有过任何接触,你就已经来造势了。

    造势的目的无非就是想给那些人施加压力,让他们明白,已经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势力盯上了我,想要我手里的东西。

    我说的没错吧?”

    说的当然没错,事实就是这样,偏偏谁都能看得破,却没有办法阻止。

    库里大人,包括那个费尔南多贸易长大人都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这个诗人在镇中的酒馆连说了三天王永浩的故事。

    其实就是因为那个供货商他们不想得罪,更得罪不起。

    眼前这个人游诗人,眼神都变得有光,他似乎还能勉强的用这张破成这样的脸表示出一种孤傲和轻笑。

    嘴巴已经被裂到耳根,一笑起来真的是没法看:“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关于供货商的事情,那么是不是放开我,咱们好好谈谈。

    你现在能够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城镇获得的这点微薄的利润不足以庆幸,如果你选择加入我们,我可以保证,在我们的调配之下,每一柄剑都能卖出它真正的价值。

    并且保证在这大陆上每一个有需求的人都能够得到。”

    话说得很艰难,因为嘴巴新添加的宽度他还没有适应!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值,只要价值够了,什么人都可以收买,所以我相信你也总会有一个价格……要不要谈一谈?

    还是我们只是暂时先合作一下试试?”

    他是那么的自信,好像已经在这现场完全受制的情况下,他都掌握了交谈的主动,也不知是哪儿来的自信。

    这种自信王永浩不喜欢一如既往的不习惯。

    “跟你们合作我能得到什么?”这个问题好像搔到了这个吟游诗人的痒处,他想抬头比划,却因为两个肩膀上的伤口刺痛了他。

    不禁咧了一下嘴:“既然你对我们还不够了解,不如让我们先帮你分销一些货物,让你了解一下我们强大的运作能力,然后再考虑进一步的合作?”

    “好啊!不过你们得换个人来跟我谈,我不喜欢你。”

    话一说完,那把抵住咽喉的锋利刀足直接横切,这颗脑袋和身体分离。

    当耳朵裂开刀足的控制,整个头就掉下来了。

    “哎,我就是那样的,想要平凡都不可得吗?不是我不努力呀,实在是系统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