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提前预祝书友们六一儿童节快乐(想说些话)
    明天六一儿童节,预祝大家节日快乐,作者菌这两天出去玩,所以今明天两尽量抽时间码字更新,存稿?不存在的……

    儿童节回来之后开始爆更,抓紧把故事衔接上,然后玩三部曲的后传……

    不敢遐想,反正想在做完三部曲之后,再来个我原创的泰拉宇宙编年史,泰拉宇宙大事记,泰拉宇宙创世纪,泰拉宇宙未完成的故事,泰拉宇宙第一纪元,第二纪元,一直到现在故事发生的纪元,……

    不过这个设想完就是原创了,多少会借鉴这个泰拉的东西,想来必然是没有授权的,我在想我是不是就因为没有授权所以没法签约?

    想法很多,在出发的路上,开车不好码字,就好像开车不能玩游戏一样,不过车停在路边,我想了一下,还是换人开吧,有些话想说。

    关于所谓的同人作品吧,其实我感觉我写的东西都已经不能算是游戏同人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托老,托尔金。

    我就不跟你们举什么耳熟能详的中国古代作家了,因为说那些我怕你们不愿意看,认为我在给你们扒小学初中高中的课本。

    虽然选这方面的知识,我还是可以跟你们聊一聊的,但我们说回外国的文豪托尔金。

    在我的上一部小说里,半嘲讽半致敬的,其实已经扒开了托尔金作品的根在哪?

    我写的很多东西,那不是百度百科上能找到了,你去维基百科看看也没有。

    我当然我说这个东西是我自己的感想,就是他的作品灵感其实大部分来自于自身经历和对古典神话的改编,绝大多数东西是原创的,但是故事整体构架,一眼就可以看到是从哪来的。

    我现在是这样,我的东西你可以看出来,它的架势是哪来的,但绝对东西就是我原创的。

    当然,我不是去拿我自己跟托尔金比,永远也比不了,我这辈子感觉永远也比不了。

    我只是去说,我现在写这个东西,其实是有一颗想要原创的心了,只是我特别喜欢这个游戏,我特别想把游戏的东西体现出来。

    过程之中有很多自己原创的东西,小说的读者不喜欢这个游戏,游戏的读者不喜欢我的魔改,这就是我现在最尴尬的地方。

    但是我就是想写,那也没办法,有几个支持我的人就支持着吧!

    签约不签约的也就那么回事儿嘛!

    或者说我就想写出我想写的,至于不够商业化,不能挣钱,不能给网站带来利润,小众?

    OK,网站现在做的就很好,压根不给我签约,也省着我去骗那个勤。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小说肯定是会坚持这些情绪的写下去,至于最近的更新,确实是有些不给力的问题,也没办法人吃五谷杂粮,哎,不对,这个形容不对。

    应该说人生活于这个世俗中,总会有一些事情影响到你。

    我以前帮人写一些东西,换一些酬劳,觉得做那个东西就是为了钱。

    有人劝我,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家人过得更好,有钱挣你为什么不挣?为什么现在要做这种完不挣钱的东西?

    他们跟我说,等你有钱了之后,再去做这种情怀之类的事情才是正常的选择。

    我也觉得很对,但很多时候就是厌烦了。

    我厌烦了,去写我都不喜欢的东西,只是为了钱……

    记得当年看过一部叫做男人帮的电视剧,里面孙红雷开场的自我介绍应该是说写所有能挣钱的东西都写。

    我倒是挺佩服他写东西能挣钱,后来慢慢的,我开始写东西挣钱之后,我佩服的不是他写东西能挣钱,我佩服的是他能什么都写。

    有一种叫做作者执念的东西,在我看来,更应该算是一种矫情。

    我似乎就有这种侥幸心里认为我始终没被逼到那个份上。

    总对自己说,真要逼到那个份上就写挣钱的东西。

    好在,在我啃老及家人的支持下,在我还算稳定,也勉强苟活的工作支撑下,也还算没被逼到那个份上。

    那就先做梦吧,三十岁了,再作梦就是不负责任了,好在,还有点不负责任的资本。

    以前对自己说,如果我要是写小说到三十岁都不能用它来挣钱,那就断网,戒了这个。

    后来又对自己说,童话大王,郑渊洁比郑渊洁的儿子小三岁,因为是他儿子三岁的时候才出现了童话大王郑渊洁。

    虽然我清晰的认知我不可能有郑渊洁那种成就,但是我何妨不做梦作到我姑娘三岁的时候呢?

    算是一个最后的底线吧?

    如果到明年四五月份写自己的小说依旧不能挣钱,真该干点别的了。

    记得我看过一个小品,几个人北漂,租住在一个地下室里,坚持梦想,但总会有在半途之中绝望而认清现实的离开者。

    这是离开的人,算得上是一种成长,也许我离这一天不远了。

    到明年四五月份,我也就该戒了自己的梦了吧,也实在再没有脸面继续找借口拖延了。

    今明两天,更新肯定随缘了,后天回来开始,只要有时间,何妨不能再疯一回!

    一个随便写写的感想就不凑两千字了,反正也不是正式章节。

    突然间发现话题好像有点沉重,我的读者朋友们,我的书友们,大体上你们的年龄都不太大,你们还有做梦的资本,那么就祝你们六一儿童节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