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7章 太阳照常升起
    曙光驱赶黑暗,同时被驱赶的还有不该出现在白昼之中的魔怪。

    当阳光照亮寰宇,躺在自己建立的建筑工事里的王永浩终于听不到耳边烦人的撞击和吼叫。

    这个偷路贼依偎在用石头块建造熔炉的旁煨火,同时用系统的建造能力指导自己练习最基础的建造和制作。

    天亮了,基本的安已经可以保证了,但王永浩知道,当爱丁顿军堡的人们反应过来,抓他的队伍估计又该派出来了。

    他必须对眼下的情况做一番考量了。

    而却如他所想的,爱丁顿军堡的魔怪在晨曦之中悄然褪去。

    突然的就仿佛刚刚夜里发生的惨剧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因为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所有的魔怪无论取得了怎样的成绩都必须立刻撤离。

    否则阳光会教会那些魔怪,同样只有一次的生命应该怎么珍惜。

    魔怪的退去给紧张守城的人们一阵阵的脱力感,只有那些翻过城头的僵尸还在无脑的乱撞。

    然而城内并不存在让他们躲避阳光的地方,当太阳升到一定高度,在阳光中化为一阵恶臭的绿雾,是他们唯一的归宿。

    因此,太阳没有彻底升高到阳光越过城墙的上午,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依旧是危险的。

    可怪物攻城刚刚结束的结束的晨曦中,位于主堡的爱丁顿伯爵的案头上就已经放着一份由卫队骑士送来的事故调查报告。

    是不调查报告中详尽的讲解,或者说是推测了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报告一起送来的是一张摸起来尖厉发涩的带鳞鱼皮制成的旗帜。

    白发的伯爵并没有过多的将自己的视线投放到那报告上,而是拿起这张本应腥臭却没有任何异味的旗帜。

    “依你的实力,想要获得这个东西费力吗?”

    他看向身旁的强壮骑士,言语之中的疑问不多,更多的是一种漫不经心的索证。

    刀条脸的骑士眼神始终恭谨,在被提问之后眼神有些怪异,迟疑了一下。

    “斩杀飞鱼怪的头领不难,难得是在数百上千只飞鱼中立刻剥下鱼皮,并且添着精英鱼怪头领的灵魂之力制成这面旗帜,所以……”

    “所以你做不到独立制作这面旗帜?”

    伯爵不想给骑士解释或者说辩解的机会,他摇了摇手,制止了想要说话的骑士。

    “我有些倦了,要睡一觉。”

    伯爵用戴满宝石戒指的手遮住了额头,骑士恭谨的微微欠身向大殿外退去。

    “我睡醒的时候,要看到这个持有旗帜的人,无论他是谁,他一定用什么办法传送走了,还记得那阵魔法波动吗?”

    就在这个一身铂金色铠甲的骑士即将退出去的时候,空空的城堡大殿中传来伯爵的命令。

    “是,伯爵!”

    骑士转身出门,对着主城堡大门外站着的一队年轻骑士命令:“伯爵有令,所有预备队骑士部出动,务必在三个小时内找到旗帜的持有人,带来觐见。”

    年轻的骑士们终于找到了向自己的封君表现的机会,一张张年轻的面庞上闪耀着的是无穷的激动和野心。

    他们各自分散并不组成队伍自有侍从和扈从上来打听情况,并为自己的年轻主子出谋划策。

    作为神眷骑士团预备役骑士,每一个少年都有着强大的背景和可供调配资源。

    即使在测试出天赋之前仅仅是一个贫家子弟,那么也立刻会有人前来附庸。

    就好像有明一朝的秀才,一但考中,立刻有良家子带着田亩上门投身为奴,实在是有明一朝对于有功名的读书人太过优待。

    做秀才的奴才都比做一个有田有亩的良家子更加的得以活命还有奔头。

    所以这群年轻的预备役骑士们身边更是能人辈出,什么鸡鸣狗盗之辈都有。

    甚至更有甚者,在获得这个命令的下达之前,便已经开始清算这异常情况发生之时,城墙上究竟有哪些人?

    于是乎在命令下发到每一个预备役骑士身上的时候,那个之前带队抓捕王永浩的年轻骑士就获得了第一手的资讯。

    “你是说那个偷路贼?”

    克里斯·葛莱姆斯一边被侍从们服侍着着甲,一边看着自己的扈从骑士。

    扈从骑士是个留着八字须的干瘦中年人,叽里咕噜的转动的眼珠,显着那么狡诈。

    他附耳过来,小声说:“事情发生之后,我便知道伯爵必会追究。就向人问了那段儿城墙上究竟有什么奇怪的人和事。得知那个偷路贼就被压在那段城墙上防御……”

    克里斯·葛莱姆斯听的眼神闪烁,刚要说什么,这八字胡就已经接茬了。

    “主人,我已经派出四个扈从各自带着十个侍从为一队从四个方向出城,为的就是不让别的骑士明白您的用意,主人,你的机会来了!”

    侍从们已经帮克里斯·葛莱姆斯穿上铠甲,带着套盔甲的年轻骑士翻身上马,一指城南高呼:“体都有,出城!”

    他明明是从城东的荒野中抓住的王永浩,此刻却特意向着其他方向出发,为的就是混淆视听。

    然而聪明人绝不仅仅只有那个八字胡扈从骑士,于是就在这薄薄的晨曦之中,一队队的士兵和骑兵从各个城门冲出,扬起漫天的烟尘,消失在道路转角尽头。

    王永浩此刻仅仅是想到了有人会来抓他,但他绝对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普通的城堡里居然有如此复杂的势力构造。

    更没想到来抓他的人居然会多到让他瞠目结舌的地步。

    他尚且还不知道,他这一个似乎还没有真正被确定下来的嫌疑人,已经成为了这些预备役骑士们的竞争目标。

    不,应该说是狩猎目标。

    年轻气盛的骑士们从没有想过,这个被他们视为晋升机会表现机会的狩猎目标,真正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实质性的麻烦。

    抓捕王永浩这个偷路贼甚至不能带来什么妨碍,就更别提是带来伤害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个竞速游戏。

    谁更快找到目标,谁就赢了这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