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4章 伯爵现行了
    城堡阴暗,哪怕是外面烈日昭彰,城堡的照明条件也因为厚重的石墙遮蔽了天光。

    城堡的光源除了正中心那一道琉璃穹顶投下的光,只能靠火把和吊灯来提供光源。

    火把的光亮照亮的只有轮廓,哪怕坐在高位上的伯爵,也因为光线的原因,只能看见高高的眼眶,碧蓝的眼眸消失在黑暗之中。

    王永浩无形中装了个大的之后,伯爵的野心彻底被激发,微微颤抖的身体有灰尘噗嗦,被明暗鲜明光线描出颤抖的光边。

    “大师你说的地狱的漏洞被堵住了?能抵抗多久?”

    伯爵稍稍回复了心情的平稳,将注意力放到了眼前最为紧迫的问题上来。

    王永浩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引发了什么,有些后知后觉的局限在自己的思维里。

    他想也不想的回答:“目前来看,是堵住了,但是我还得去地下寻找坚硬的石材制成封堵,普通的灰砖块并不能真正做到长久的防御。”

    他这么说,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个可以抽离现在地位的退路,他感觉自己不会在这个军堡待太久,因为他在这里太高调了。

    太高调,自身实力还弱,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眼前这个伯爵对他保有一丝敬意,八成是因为摸不清他的底细。

    如果按照之前这伯爵草菅人命的无视城墙上众人生死的那种决断来看,一旦让这个伯爵知道他仅仅是拥有建筑师实力儿没有武力的话……

    恐怕两人之间友好的关系会立刻终结,这个伯爵八成会活捉了他,让他去修建城堡。

    他不想成为别人野心的阶梯,不愿意当垫脚石,可是之前他若不高调一些恐怕便没有命活到现在,或者没法活成这样受人尊敬的机会。

    不编出这一套瞎话根本没办法解释他为什么去挖人家公路上的砖。

    其实他只是玩游戏玩惯了,看到任何资源都习惯直接采集。

    而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任何东西都是有主之物。

    “大师还要回到地下去?”

    伯爵眼神中的贪婪立刻隐没,他绝不想放过这个能让他坐上王位的机会,但他也害怕所谓地狱入侵的惨剧。

    “大师稍坐,我去亲自命人准备午宴。”

    伯爵起身,准备亲自去看一眼,看看这城墙究竟有没有他们说的那样牢不可破。

    王永浩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现在还没新鲜够,这个地方对于地球上来的他还是太新鲜了。

    而在场的一大四小五个骑士却觉得伯爵此时的行为有些失态了,他居然轻易的放下客人匆匆离场。

    这不对,不符合伯爵一贯的行经和风范。

    但依旧留下作陪的日光之子大骑士长却暗暗明白伯爵此刻究竟在纠结什么,他关注的是什么?

    而他此时心中念念的伯爵却站在那面被加固过的城墙处,手摸着城墙发愣。

    周围原本为数不少的围观群众,因为伯爵的到来,都纷纷退到了一旁。

    现在他们在远处躬身而立,就看着这伯爵站在这一面堪称神迹的城墙之下伸手摸着墙砖儿发愣。

    墙砖粗砺,和普通的岩石块打磨的灰墙砖无异,可伯爵这种强者的触碰下能够感觉到一种不同寻常的怪异!

    伯爵看似白净纤细的手掌紧紧的贴住一块砖头,用手指的力量扣住没有任何粘合剂的砖块边缘。

    他用力一抽,砖块岿然不动。

    按着伯爵这种超过精英逼近英雄的实力,居然抽不出一块砖头!

    伯爵并不惊讶,因为大骑士长实力不过照比他稍微弱了一些,他都说这砖头结实又怎么能让他一下抽出。

    那些围观的人似乎发现了伯爵的行为,有些期待的看着他们心中的强者,他们的庇护者究竟能否破坏这个神技筑成的城墙。

    然而伯爵没有成功,围观的人中开始有一些诧异又欣喜的议论。

    “伯爵都不能破坏的城墙,我们这下足够安了。”

    伯爵就想没听见一样的浑身上下冒出了一阵太阳一般的光亮,似乎衬托着他的身形都变得高大而神圣了。

    突然爆发的光华让还在侍立着的围观者顿时变得更加恭谨,原本一些已经准备离开的,也不得不回过身低头站在这。

    如太阳一般闪耀的光滑,最终由身集中在手臂之上,这带着金中带白炎色的手臂再次按住墙砖缝隙,手指用力就想把砖抠出来。

    然而依旧没有成功,砖头上甚至连点石灰都没有被捏碎!

    周围的人之中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了,他们一边是欣喜,一边是感觉到恐惧。

    欣喜的是城墙真的足够结实,恐惧的是他们亲眼目睹了伯爵都无法破坏城墙的事情,他们怕被迁怒。

    伯爵面对如此情况,丝毫没有愤怒,反而是一种从心里向外抑制不住的喜悦。

    这种喜悦催动的他,有一种好胜心和战斗的欲望从血液中向外燃烧。

    伯爵白皙的脸上,隐隐的出现了一种青色的鳞片,且浑身上下都冒出了一种隐隐的青金色。

    如果王永浩亲眼看到的话,肯定就会认为它是太阳神庙中那种蜥蜴怪现了形。

    隐隐冒出青色鳞片的伯爵力量显然又提升了一个层次,他手指之间已经长出了尖尖的爪子。

    就用这尖利的爪子,伯爵狠狠的爪向眼前的墙砖,可却依旧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攻击就是攻击永远不要跟规则相类比。

    在游戏的规则之中不同的砖石矿藏需要用不同等级的镐去破坏,但强大如半现行的伯爵,却也比不上一把铜镐的威力。

    当然,也许他的实力,如果再强一点儿,或者使用类似于爆破方式的攻击手段,恐怕这面墙就承受不住了,因为规则允许用爆炸物去破坏建筑。

    伯爵无功而返,却非常高兴。

    当他再次回到主堡大厅的时候,看向王永浩的神情重新回复了往日的优雅只是一种不明的意味已经出现。

    “盛宴已经准备好了,请大师休息之后便可以享用小爵对您的款待了。”

    伯爵变得热情,脸上洋溢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