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23章 你还有什么说的?
    哥布林法师疯了!

    因为他们种族赖以生存的椰枣林被毁了!

    每年就这么几次收获,他们要熬制果糖果脯,他们要用来交易和赖以生存的椰枣没了!

    原本应该硕果累累,轻轻摇晃树身便可以落下满满耶枣的椰枣树林只剩下一个个深深的大坑。

    如果仅仅是果子没了他还不会这么疯狂!

    “连他妈树根都不放过?是谁动了我的椰枣?”

    采集队伍为首的这个哥布林法师狂怒难支,招呼愣住的哥布林们向着下一片果林冲锋,自己却在一个魔法的烟尘之中原地消失。

    他使用一种魔法向着下一片果林,直接飞了过去。

    要说哥布林这个种族其实也是挺悲催的,在第一次神战也就是诸神黄昏之前的那次神战之前,他们有自己信奉的神灵。

    姓名与神号,因为时代太过于久远已经不可考,只知道在第一次神战之中被彻底的打碎陨落。

    因此,诸神黄昏之前的混沌年代,哥布林们失去了自己的神,从一个满是半神、英雄,族精英的巨大帝国崩盘。

    地精帝国占领的巨量疆土、巨量海岛、巨量大陆部一一失去,直到后来彻底沦为劣等民族。

    在那一个纪元之后,地精帝国毁灭,世界进入精灵帝国的纪元,他们被迫开始信仰精灵们的神——森林女神。

    哥布林法师,也就是在那个时代应运而生的一个怪异职业。

    地精们原本是有萨满祭祀的,那种原始的神性职业者掌握战歌和图腾,拥有诸多神术。

    那个时候地精们也有法师,只不过都是些拥有血脉力量的施法者被称为血脉术士。

    后来传承断绝更改信仰,萨满便彻底的消失了,而血脉变得低劣之后,血脉术士也失去了意义。

    剩下的施法者就只能是信奉森林女神的哥布林法师了。

    就连哥布林这个称呼,都是那些曾经和地精同族,却不知怎么变高了的精灵们为了区分和蔑视他们而叫出的名字。

    哥布林法师已经失去了原先统御万方、占领所有领土时萨满和术士的威能,可依旧有自己独到的手段。

    比如如同远距离传输一般的混沌迁跃,比如如同现在攻击“偷树贼”的混沌之球!

    “ChaosBall!”

    正在砍树砍得不亦乐乎的王永浩突然听见身后有一个尖细的声音说了句什么。

    然后便感到一大股能量向他涌来,甚至连躲都没来得及躲便被击中。

    再之后,便混混沌沌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

    被混沌之球击中的王永浩只感觉头重脚轻,四肢发软,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摇摇晃晃的状态中。

    手里的斧子早就扔了,手来回抓弄想让自己赞呗,却也什么都扶不住。

    好像随时要栽倒有,似乎完失去了重力,好像脚踩棉花一般的打着晃。

    就一下,他就被缴械了。

    而后台的提示却一下下的发出着警告,只是他自己已经看不到了。

    “嘭!”

    拎着短杖的哥布林法师,跳着脚冲过来,照着晕晕乎乎的王永浩后脑勺就是一下。

    在之后,王永浩连晕晕乎乎的感觉都没有了。

    昏昏沉沉的不知过了多久,王永浩疼痛的脑袋终于有了第一个感觉:痛。

    疼痛并不是来自受到袭击的脑后,而是来自双手的手腕,现在的双手手腕就像要断了一般的疼。

    当然,他不是疼醒的,他是被周围如同有一大群小东西好像在争吵一样叽叽咋咋的声音吵醒的。

    醒来的王永浩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眼就看到一座巨大的木质雕像,那是一个留着齐腰及臀长辫的美丽女神像。

    神像的衣着异常的清凉,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美好和自然。

    而在个神像下面是一个林间的小空地,空地上有一盘营火,营火前树立着一个绞刑架或者说是烧烤架。

    王永浩发现自己正被绑在这个架子上。

    他手上的痛并不是因为重力加持了他的体重进行拉伸所致,纯粹是因为倒掉着的他手被火苗燎到了。

    “怪不得看什么都是反着的,老子一副要被烤了的架势是落进食人族手里了?”

    而此时的她也终于看清和听清了周遭的一切,围着他叽叽喳喳吵闹的是一群矮小的家伙们。

    看他们那矮小的身材,尖嘴猴腮的脸型,偌大的鼻子,暗青色的皮肤,王永浩可以确定他是落进了一群哥布林手中。

    “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如果你们不是想把我当食物吃了的话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怎么了,让你们这么抓住了,我要知道我可是一个神眷者。”

    王永浩通过忽悠了一个伯爵和一个军堡中所有人建立的自信,开始用自己以为最为有力的武器解决眼前的局面。

    然而他的话,只是进一步激怒了这些地精,让这些哥布林们更加疯狂的吐槽。

    “把他这身怪衣服扒下来,一定要逼问出来究竟是派他来毁灭我们的椰枣树林?”

    “逼问出他的同伙!一定要问出椰枣儿的下落!”

    听着这些极度仇视的话语,王永浩有些明白自己似乎无形之中又闯了大祸。

    他怎么也想不到那野生的已经不能再野生状态的椰枣树林居然也是有主之物。

    “这破游戏玩的实在太难了,游戏里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是玩家的,就算不是玩家的玩家也可以通过自身实力去争取。

    怎么到了我这儿,随便儿挖点砖头就有骑士来追捕,随便儿砍点树林就被人用魔法打晕。”

    他此刻已经不仅仅是在心底附议,这种吐槽的情绪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的心智。

    手上的灼痛以及那被点燃的黑色短发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他再不做点什么,恐怕就被活活烧死,做了烧烤了。

    “听我说,我不是无缘无故的要砍伐枣树的,实在是这里涉及到了一个大阴谋,我要跟你们的头谈话。”

    他的话很快获得了一个完不同的清亮女声作为回应:“你说你是神眷者,你是哪个神的?恰巧在这片大陆活动的神,我还都算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