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26章 乱飞的眼睛
    “旅馆?”

    看着眼前遮天蔽日的树冠,当那环绕树冠飞行的“小鸟”都是比马还大的狮鹫之后。

    说这是个旅馆,真的没什么可信度,不如说,这是个军事瞭望塔。

    视线穿过整个雨林,可以直接看向腐败之地中心的巨大树形瞭望塔。

    不过,将视线从着大树转回到这个美的没法描述的树妖身上,他的眼睛不自觉地就向着树妖那清凉的上衣上瞄。

    那清凉的不过就是两条加在一起不过食指宽窄藤蔓横向拦着关键部位的上衣,姑且称之为上衣吧。

    树妖身材高挑,行走之中便是一片白花花的晃眼。

    “啪啪!”

    树妖从高高的树叉上跳下来,连打俩个响指来把王永浩的注意力拉回来。

    “看什么呢?说说吧,你打我信徒怎么算?”

    难得碰上一个讲理的半神,或者说王永浩也想不通自己究竟有什么能让对方容忍到在她脚跟底下打了信徒还不生气,王永浩自然得狡辩一二。

    “我才冤枉呢!我是不知怎么被你的信徒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就被放在火上烤了,这不是我打他们的问题,而是他们要活吃了我。”

    其实王永浩听着这些哥布林们愤怒的话语,便以然知道,他又做了一件天怒人怨的事情。

    就如同之前挖多了人家的补给线一样,现在他干脆断了人家的粮,而且是连根断的。

    树妖显然洞悉一切,王永浩这种程度的狡辩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

    “我虽然并不像克苏鲁那个变态一样每到夜里放出不知多少个大大小小的眼睛监视世间一切,但是在我的领域里我还是能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的。”

    树妖作为一个半神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穿着是否让别人看的目眩神驰,但她必然在乎自己领地上讨生活的信徒下一顿饭的着落。

    “废话少说,把你挖走的东西都还回来,再把你挖到的所有树种都种下,再签订一份合理合据的赔偿协议,我可以放你自由的在我的领地上行走。”

    话聊到这种程度,王永浩可以肯定,这树妖明显是看上他了。

    也明显知道王永浩就是那个挖了爱丁顿伯爵领一条路,又修建了一面牢不可破城墙的NPC大师。

    树妖不管王永浩的想法随手向着他一直便有一道绿光围绕他身体转了一圈儿。

    “你原先那个样子不能用了,我这里总有伯爵的人出入,别给我找麻烦。”

    就在王永浩还纳闷儿自己究竟被变成了什么样的时候,那道绿光流转,流过了所有被它打倒的哥布林。

    一只只原本瘫倒在地的哥布林顿时变得生龙活虎,又重新“活”了过来。

    树妖扭着曼妙的腰姿沿着巨树外皮盘旋而上的木质楼梯向上走去,只留下一群不怀好意的哥布林提刀持剑的围着王永浩,要他们的椰枣。

    王永浩的视线还注视着那慢慢转过那巨大树身,慢慢攀援而上的那曼妙身影。

    “你不是假冒神眷者吗?这回行了,我让你当个真的神眷者吧!”

    而天空中只传来树妖的声音和一个怪异的翠绿叶子烙印在了他的心头。

    “呲~”

    一声皮肉被通红烙铁烙印一般的焦糊声,王永浩疼的骨头缝里都向外冒寒气。

    “诶呀!”

    一声惨叫之后,一个代表树妖也许同样代表森林女神的绿色印记,烙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那是一个颇为抽象的如同一片叶子,或者说是如同一个大树一般的图案。

    绿色是主要的机体,线条瑰丽而富有精灵建筑一般的美学。

    当这个烙印出现,这一群原本还怒目而视的哥布林们纷纷收起了手中的刀剑。

    虽然不至于在眼神之中对她有多么的尊敬,但至少维持住了一个表面上还说得过去的塑料同盟之谊。

    “把你偷走的椰枣和种子交给我。”

    略显苍老而自有威仪的哥布林法师,抬头看着王永浩。

    “我了解你,我听说过你了,我知道你没有什么同伙,那偷走的东西必然都在你的身上,不要狡辩,不要拖辞,树妖冕下必然有事找你,给我东西,你走吧!”

    这哥布林,不知道是怕没有台词还是怎么着,把王永浩所有想说的话都堵死了,连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王永浩只好捡着自己“没那么有用”的椰枣和树种,从后台背包中向这片篝火空地上倾倒。

    他在倾倒,哥布林法师在用眼睛盯着他,就这样死死的看着他似乎没有要喊停的意思。

    王永浩的记忆之中,上一次被人这么盯着,还是在他高考时作弊被那个年轻的监考老师发现之后。

    又或者是上大学时有一次他们寝室四个兄弟用八个暖壶装啤酒往寝室拎被舍管逮个正着。

    总之树妖在上,王永浩居然格外诚实的一只倾倒到超过用采集量的三分之二才停下。

    哥布林法师没说任何话,仅仅是用一种给你一个表情,自己体会的眼神看着他。

    而他也绝对不打算再多个哪怕一丁点了:“真的没有了,你们自己种的椰枣有多大产量你们自己应该知道,你不能说因为我不知道那是有人种的而挖掘了就在这儿讹我。”

    其实他心中想的是老子挖了这么半天怎么还没点手工费吗?

    实际上他这种丧良心的评价标准都没有涵盖他留下的椰糖和椰枣树本身。

    总之,无论那个矮小的哥布林法师用什么眼神去看他,他也都假装没有了的样子,不在去与他对视。

    “你刚刚不是说树妖冕下可能有事儿找我吗?看看这天也快黑了,我就上楼了啊!”

    一句不尴不尬的交代,王永浩硬顶着所有哥布林要吃了他的眼神双手插兜向着那巨树外围的扶梯走了过去。

    “小子,庆幸树妖冕下的仁慈吧!要不然你必然成为哥布林的晚餐!”

    直到王永浩那吊儿郎当的身影绕过了迎面冲着这片小广场的半面树身,哥布林法师激愤的声音才冷冷的传了过来。

    言语之中的怨毒,是王永浩生平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