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33章 岩浆庇护
    漆黑的巷道,不再黑暗,反而被那滚滚的岩浆照射的纤毫必现。

    岩浆在这个坑道之中以极高的速度向前推进,不论墙壁还是途径的僵尸魔眼,熔炼一切的野蛮推进。

    僵尸和魔眼们在翻滚奔流的岩浆面前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被吞噬,被熔炼是他们唯一的归途。

    而在这一个狭窄的巷道之中,有一个人却不甘于落的如此归途。

    他整个人就像是一道光一样压榨了自身最后一点儿潜力奋力向前冲了过去。

    宽大的剑身,剑刃上每隔不远便有一根粗长的硬刺,也再不起不到一丝劈砍的作用。

    宽厚的如同木门的剑身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号的球拍在来回的拍打着被热浪烤到干瘪的拦路僵尸。

    狂奔之中,似乎每一步都踩在岩浆之前的一点地方,就这样一路冲到了断龙石一般的厚重石板面前。

    这还没到这跟前的时候,他便没有任何犹豫的扔了手中巨剑,掏出了一把铁镐。

    他左手拿着原本就提在手里的仙人掌十字镐,右手换上铁镐,在接近那断龙石的时候高速挥舞起来。

    “当当当当当……”

    快速的连续五下,把从上到下的位置扣掉了三个像素单位的石块。

    在岩浆几乎马上烫到他脚根的时候,间不容发的从这个狭窄的空隙之中,侧身冲了过去。

    冲过去的一瞬间便侧身顺势向侧面扑了过去。

    岩浆再原本还算宽敞的巷道之中向前奔流,突然间遇到了阻力,而且只有一个小小的排口。

    于是喷溅发生了!

    炽热金红,甚至有些发白的岩浆从那个只有半米宽一米八高的“孔洞”中喷出。

    如同岩浆爆发一样!

    喷出的岩浆足足喷射了将近20米远。

    而且随着岩浆的到达那断龙石在逐渐在变色,这个喷流口因为岩浆的流经越发的被扩大,不断的有越来越多的岩浆开始涌出。

    亏他躲得及,要不然高速喷溅的岩浆绝不是他能够躲的开的。

    可就是这样,王永浩也连滚带爬的脱离出正对着门口的这个位置。

    此时的他身上的这身盔甲完枯萎,死黄与灰败,成了这原本翠绿欲滴的盔甲唯一的主色调。

    手上更是没有任何东西在了。

    那一把铁镐木质的把柄早就在燃烧,已经烫伤了他的手掌,仙人掌十字镐也因为高温枯萎,变成了一把软瘫瘫的枯萎腐植。

    原本坚韧的盔甲,用手就可以扯掉,原本可以起到反甲作用的尖刺也失去了硬度,脆而腐朽,热浪激起气流变化的夜风吹过,盔甲自然解体。

    因为血雨腐蚀了内里衣物的王永浩,浑身溃烂的站在了原地。

    再没有任何魔怪敢于向着这里接近,因为哪怕他们驱光,也畏惧那如同阳光一般,有着极高温度的岩浆。

    阳光具有属性的克制,可以在照着他们的一瞬间便消灭它们。

    岩浆却可以用自身温度形成物理毁灭,这些生活在地表或者浅层地里的魔怪,没有任何一个具备掉入岩浆之后还能活着爬出来的能力!

    怪物在远处围观,却只是驻足,没有敢于上前的。

    因为岩浆喷溅而出,形成的热浪,就连那天空中依旧瓢泼大雨一般浇下的血雨都被蒸干了。

    这才让他这个浑身溃烂,身上下已经被腐蚀的没一块儿好肉,武器防具耐久无的偷生者有了一个喘息的机会。

    极度紧张的时候过去了,王永浩才感觉到了浑身上下的剧痛已经让他几乎难以忍受。

    这种疼痛是作为一个在地球上土生土长的宅男根本没有机会体验的。

    他几乎疼的想要在地上打个滚儿,可是却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和勇气。

    只能浑身抽搐而扭曲的站在那里,扭动,挣扎!

    疼痛,让他似乎每一个神经连着骨髓,源源不断的冲击大脑,不断一波波的冲击着,冲击的信号儿只是一个字,疼。

    灼热的岩浆河从他所占的高坡下十米左右的位置流过,岩浆岩不断地拥挤着推叠着破开底面。

    随着岩浆的领地越来越大,周围的怪物慢慢退开给了这个孤立在高坡之上的人一个生存的空间。

    但王永浩很清楚,这岩浆绝对有淌光的时候,这样一个明显处于地表的地方绝不可能储存过多的岩浆。

    不过能够拥有一条岩浆河作为对抗血月之夜怪物破门的陷阱,也确实显得出哪怕作为已经流亡在外的一只哥布林小族群,他们也拥有着曾经统治整个星球所需的底蕴。

    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岩浆翻滚流淌,不是王永浩不怕热,而是他体表所有的神经基本都已经被血雨腐蚀和岩浆炙烤而烧坏。

    他还记得他被哥布林烧烤的时候,那已经被烧得变形扭曲的双手是被树妖一个法术治愈了的。

    所以虽然他已经被烤成了这个样子,但也不过就是感到疼痛罢了这种痛入骨髓,不是体表的神经毁去就能抑制的。

    疼痛之中,他想到了当时在树洞下面那个办公室里,树妖对他说过的话: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在心底呼唤她,心意的呼唤她!

    这种类似于信仰一般虔诚的呼唤,恐怕是王永浩做不到的。

    然而,剧烈的疼痛驱使着他达到了一种类似于信仰般虔诚的意愿,那就是求生欲。

    他站在这由岩浆形成的一小片保护区中。在心里呼唤着树妖,希望她再次施展神技,解脱他的痛苦。

    然而,似乎他无论怎么呼唤,都得不到任何回应。

    他努力了好一会儿,却只能带着这一身由岩浆赐予的伤站在岩浆庇护的小范围中忍受疼痛。

    当疼痛达到一定值度的时候,便成了一种固有的感觉,似乎疼痛都没那么令人难受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岩浆流出的河流已经慢慢汇聚成了一个直径近一公里的小型岩浆池。

    而再没有新的岩浆出现后,岩浆池慢慢沉寂下来,色泽变冷,温度降低。

    岩浆池慢慢的降温,冷却,带给了站在池边的王永浩两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