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44章 伪装与真相(第四更)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能放过我。”

    哥布林奋力挣扎,两只腿两只手不断地在空中挥舞。

    可却依旧不能阻止那剑身不断下压的同时,他身体某个部件儿彻底地从身上撕裂,他的声音突然的变得尖厉,看起来确实有着直观的效果。

    王永浩确实不相信他,因为一个陷入恐惧的人应有的情绪递进这个人一点都没有。

    再加上之前这个哥布林跟他装傻,让他更是提不起一点信任他的闲心。

    可越是这个家伙装出一副惊恐绝望的样子,王永浩越是不相信的。

    “别在这浪费时间啦,你建立的墙壁,也许能挡得住这些普通的哥布林,但是绝对挡不住拜月教徒,这群哥布林中有克苏鲁的狂信徒……”

    “你说的话,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能闹到这种地步,必然是你身上有问题。”

    所谓的意志坚定,已经悄然的结束了。

    因为王永浩说服自己接受了眼前的局面,便算是通过了。

    不管他认为的事情,究竟是对是错,至少他并没有因为眼前所发生的事情而导致自己精神崩溃。

    算是用一种偏激的方式破解了危机,但是偏激之中的他知道绝对不能再次疑神疑鬼,首鼠两端。

    否则,等待着他的必然就是再一次陷入慌乱,再一次面对判定。

    他基本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哥布林工程是应该并不是那所谓的拜月教徒,也并不是信奉克苏鲁这个邪神的狂信徒。

    但是眼前这个家伙也绝对没对他说实话对他的怀疑,是建立在一个能够让自己接受,也推理的过去的基础之上。

    不管这个家伙是不是帮他从被困的状态脱离,不管这个家伙是不是帮他将两把武器优化……

    哪怕被认为是忘恩负义,最起码这个家伙也是要利用他,所以互相之间在之前发生的事都可以认为是互相利用。

    最起码他还帮这个哥布林摆脱了那一群已经发狂了的哥布林的追杀。

    至于本该做的事就离开的他们剩下的事情便由王永浩决断,就如同他将那只狮鹫生生打晕了,制止这个哥布林就这么离开一样。

    两人之间本就是以这个假装偶遇的哥布林有心算计他为开局的,那么之前所谓的那些崇拜,所谓那些被他唬住,不过都是这个哥布林工程师计划中的一步:

    那么事情就变得复杂而简单了,复杂的事,王永浩有可能需要思考自己究竟怎么被这个家伙利用的,而简单的就是在他的决断之中他做主。

    那么事情便回到了一个最为基础而简单的步骤。

    “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来干什么,你最好跟我实话实说,再用这些表面上的东西对付啊,当心你今天是活不过了。”

    王永浩其实拿眼前这家伙也没什么太好的招数了,一个人如果说被用到刚刚那种酷刑都还咬死一个答案的话,那么基本上所有的刑罚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了。

    不过这不耽误他在树妖没有吱声的情况下,直接一剑劈了这个哥布林。

    王永浩行事的准则就是:我不在乎你跟我装傻充愣,我也不在乎你利用我,但是请别让我看出来。

    哥布林工程师滩在地上,一脸恐惧且怨毒的问:“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如同的一节焦炭一般站在那里,你不会再认为那个狂信徒会将你送还给树妖救治吧?”

    王永浩笑了笑,他发现虽然眼前的这个哥布林还在跟他装假,但是至少已经有了一个突破口。

    就是他承认他之前是故意做的那一次偶遇。

    王永浩并没有因为这一点突破而感到欣喜,因为他得到的所有资料都是这个家伙的一面之词。

    所以他顺着这个家伙的话反驳:“别跟我说那些没有用的,如果你说的是事实的话,那么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被种在那走廊之中就这么没人管没人问。

    因为哥布林法师必然是发现了你这个家伙才急于离开,而且如果不是你发现了他的真面目的话,他一定会把我送回到树妖那里。

    因为至少以他的实力,没有资格在这里搞三搞四。”

    一番连消带打,把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

    “好了,证明你的人来了!”

    他一直注意这个哥布林工程师接下来要说什么,也始终注意着哥布林工程师的表情。

    但同样他也注意着那一群不断拍击玻璃墙壁的哥布林的动向。

    说出这话,是因为那一面墙壁前,原本还疯狂拍击墙壁的哥布林,突然之间分两边站立了。

    有人控制了这些哥布林,而在泰拉瑞亚这个故事中好像是没有人拥有这种能力的。

    可在泰拉瑞亚跑团的桌游之中是有人有这种能力的。

    这就涉及到了San值究竟是怎么回事,在神话之中San值归零或者是短时间内连续降低五点就会陷入混乱或晕倒。

    而游戏中San值清零那就会陷入绝对且永久的疯狂,这个人物就算死了,因为你无法自控,可是这个角色还是有人能控制的。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他就可以认为这两边是立不动的,这些已经疯狂了的哥布林其实应该是被那个真正的拜月教狂信徒控制了。

    崇拜月球领主克苏鲁的教徒本来就剩下这泰拉瑞亚游戏后期的怪物,这是没想到在这么“初期”就让他遇上了。

    哥布林工程师小白显然也看到了王永浩背后的那个洞口发生了什么?

    他呐呐不再挣扎,只是不断的在嘴里嘟囔:“他来了,他来了,晚了,一切都晚了。”

    随着不断的嘟囔,这家伙破碎的裤裆已经不仅仅是流出血液,甚至慢慢开始流出了一种黄色的骚气液体和耦合色的软便。

    这家伙被吓了个屎尿齐喷,接着就变得癫狂了起来,似乎和那些从洞窟里想出来没出来的家伙变得一样了。

    王永浩也算是见识这个新鲜!

    大白天的,太阳已经有一半儿跃出地平线的情况下,居然有一个人生生因为San值判定通不过而疯掉了。

    放下他不提,洞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