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49章 取水与魔怪(第四更)
    ps:蜜獾自认为打字儿很慢。一边码字一边更新已经是尽力了,推荐票走一走可以不。

    荒漠,是无情的荒漠。

    阿默拉德地区自古以来就是荒凉和生命禁区的代名词。

    在这一片广琼的土地上有限的绿洲,成为了所有生命聚集的地方。

    在整个阿默拉德地区,除了露天盐矿区,绿洲也必然成为荒原上的血肉磨盘。

    所有的猎食者和被猎食者,都必须生存所需的两样东西便是饮水和食盐。

    在橡木镇以西,迎着朝阳,可以看见那个巨树的这一条垂直道路上只有一个绿洲。

    这一个不过只有十几平方公里的绿色地带中心是一汪碧绿的清泉。

    所有没有能力挖土,向地下发展的动物都不得不冒着生命的危险来到这里喝水。

    因为他们不像那些擅长于挖土掘进的生物可以在地下寻找地下水域进行补给。

    羚羊,就是这些生物中最为普通也独特的一种。

    他们生活在荒漠的土丘之上,专门挑选那种陡峭的地方生存就是为了避免一部分猎食者的袭扰。

    可他们最终还是得长途跋涉来到这一片绿洲进行补给,他们来的时候也是丧命的时候。

    炎热的初夏刚好是羚羊父母带着四只小羚羊第一次从高高的山坡上下来的时候。

    出生两个月后的小羚羊已经不仅仅能够依靠母乳来生活,虽然还没有断奶,但是对于水和盐的补给已经迫切的要求他们必须跟着父母长途跋涉来到这一片绿洲。

    进入绿洲的路看似宁静,似乎没有任何猎食者对他们感兴趣。

    机敏的羚羊夫妇一直在不断的转向,看着四周可能出现敌人的方向。

    可就如同他们无暇挂念从山崖峭壁上下来时,摔死的那两个子女一样。

    他们虽然竭力的去观看四周,但真正遇到危险时,也只能靠自己的子女各安天命来维持种族的延续。

    羚羊很是机敏,他们尖锐的短角如短剑一般锋利,也可以称得上对付猎食者最为有利的武器。

    然而就在这羚羊夫妇认为他们信奉的黑暗丰饶之女神莎布·尼古拉丝冕下赐予他们今日饮水的安之时。

    天降异变!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凶狠的四爪精准的穿透了羚羊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中仅剩的两个。

    “噗呲!”

    “咩咩咩咩!”

    惨叫声骤然而起,戛然而止。

    从这天降巨物上翻身下来的两人就看着这个巨大的狮鹫用鹰一般的嘴巴撕咬前爪按死的一对大羚羊。

    至于那两个小羚羊不过是在它啃完了大羚羊之后,随爪扔进口中直接吞咽的小东西。

    “呸,这狮鹫啊哪儿都好,就是飞的时候带起来就风太大,还不防风,灌了一嘴沙子!”

    仍然穿着烂裆裤,衣服裤子上是血的光头哥布林仰头看着身前一言不发的王永浩,又擦了擦光头,又讪笑道。

    “您这个盔甲就很好,头脸都被盔甲封闭了,肯定不吃沙子!”

    看看了天色王永浩摘下头盔,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从后台背包抄过一个木桶扔给了还在傻笑的小白。

    “你那儿来的这么多废话,抓紧打水,风里的味不对,咱们得抓紧离开。”

    “好的,好的!”哥布林工程师小白接过比他半个身子都大的水桶,憨憨一笑,“一切都听您的!”

    王永浩再次略有深意地看着这个举着巨大的水桶到水边打水的哥布林,挺佩服他装傻的能力的。

    两人一桶地装满了王永浩自己制作的木桶,那是他用椰枣木制作的酒桶。

    本来他是想用自己背包中多余的铁矿作一些铁桶的,但是由于不可以使用金属武器是信奉自然法典的要求,所以干脆看着背包中多的惊人的木头就合理利用一下吧。

    站在绿洲中心的湖泊边上,眼看着周围一片的宁静,让王永浩几乎难以相信。

    这样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整个荒漠之中,所有生物都必须寸土必争的一个饮水点,居然没有任何生物的存在。

    这里必然有什么让所有的生物都不敢靠近的原因。

    而这个还猜不透的缘由就是王永浩着急赶紧离开的原因。

    按照游戏之中的说法,夜间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足以让他感到害怕。

    可是这现实中情况就是,这个世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这里边有很多东西是王永浩根本不知道的。

    这片湖泊之中没有生物的痕迹,就必然是有原因的。

    要知道,这可是这一段路上唯一的一个绿洲。在想去到其他绿洲,都必然得经过将近两天以上的漫长路程。

    ……

    绿洲东侧,消失在丘陵后的黄沙尽头转出一只副武装、人马披甲的骑士队伍。

    这支队伍迎着荒漠之中热拉的日光前进,光芒照耀在镜面般的甲面上,形成一连串的光晕!

    迎着光高速移动的骑士团就像是一条火流星,在这黄沙漫天的大地上飞驰!

    过不多久,飞驰的骑士们便已经接近了这一片绿洲了。

    骑士们勒住了缰绳,马匹极好纪律性的整体停下,翻飞的马蹄带起着丘陵之地特有的黄色沙尘。

    风一刮,呛的骑士们自己都嫌防风帽不够厚实。

    “为什么停下?团长大人?”

    在颧骨之上有一片小麻子的预备役骑士克里斯·葛莱姆斯看着百十米外的绿洲疑惑的问。

    那个叫于连的圆圆点预备役骑士赶紧脚磕马腹,于这个麻子脸儿骑士并行的时候勒住缰绳,不忘嘲讽一句。

    “难道你不知道这个绿洲已经被一个强大的怪物占领了吗?”

    克里斯·格兰姆斯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因为他的家族是距离这一片伯爵领的荒漠有一定距离的内陆封臣。

    然后圆圆脸儿的卖弄,也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带领他们的是那个一身铂金铠甲的大骑士长,他向来不苟言笑,只是神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绿洲。

    “这里是一个日行魔怪的藏身处,如果不是你们把水弄洒了,我们绝不应该来这儿,两个人跟我进入,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