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54章 反刍与逃出(第三更)
    昏暗的巨口之中,草腥味浓郁难忍!

    哪怕是这两个《自然法典》的信徒都忍受不了这么大的青草气息。

    而比这样人头晕目眩,昏昏欲醉的草腥味更迫在眉睫的,是如山峦崩塌一般捣覆而来的巨大舌头!

    那舌头看起来没多红,上面厚厚的白色舌苔在这昏暗的环境中甚至闪着让人恶心的荧光。

    扭曲翘起的舌尖儿直杵向了他们,根本无处可逃!

    他第一次感觉有些后悔的就是自己带着的这个哥布林怎么就不是个会传送技能的哥布林法师呢?

    虽然它能提供火箭靴和抓钩,但面对这种直杵向他们的一条巨大舌头,打击面实在太大了。

    以一个普通人举例,你的舌头可以轻易的顶起你的腮帮子,让脸上明显能够看到一个不小的凸起。

    而王永浩他们在这骆驼怪的口腔里面,却拿这骆驼怪的腮帮子里壁毫无办法。

    腮帮那里边的皮肤组织强大的韧性,可以直接将他们的攻击化为乌有。

    而骆驼怪的舌头一样可以将“薄薄”的脸皮顶起一个“不小”的弧度变形。

    由此可见,这一条舌头得有多大的力气。

    那条来势迅疾,如排山倒海一般的舌头眼看着就过来,他们却毫无办法。

    因为肯定躲不开!

    做条最尖端都有百十米宽,百十米厚的大舌头,真不是他们能躲开的。

    看到那条轰过来的舌头,王永浩的脑子里高速的旋转着,思考着自己的游戏后台究竟能够给他提供怎样的帮助,因为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是真的躲不开了。

    甚至那个一直在装傻的哥布林工程师都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死定了。

    可王永浩不甘心,哪怕一直到被这个家伙吞到口中,他一直就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在心里蓬发:他是一个玩家,他不是这些土著不是一这些NPC!

    他绝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死在这么一个怪物的手里,因为他没有在复活的机会,估计应该是没有的。

    这个游戏最大的乐趣不是打怪,不是冒险;而是挖掘,锻造和建筑。

    “建筑!”

    他几乎在一瞬之间想到了作为这个游戏后台最大的倚仗:建筑。

    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成功,反正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对着旁边的一个凹坑开始用物块填充。

    物块是最为简单的椰枣木,从后台虚拟的那个方块儿的控制下,以一个物块为基础,快速的向着上方堆叠。

    你觉得速度非常快很快便经超过了控制的极限四个物块的距离。

    那巨大的舌头似快实慢,给了他用抓钩向上换位置继续堆叠的机会。

    连续向上冲击三次,一条六层楼高,一平方米为底面积的长方体向一根刺一样对着口腔中返回来的巨大舌头!

    两人封开抓沟重新落回了那腮帮子边儿上的地方。那一条巨大的舌头,便以然和这一个长方形的“尖刺”最尖端撞在了一起。

    “噗呲!”

    “昂!”

    对于这样一条硕大无朋的舌头,这样一个以一平方米为截面的“长刺”本身就是根刺。

    这游戏规则的庇护下,王永浩建筑的建筑物是不可以被非爆炸物之外的外力毁坏的。

    那么这个建立在骆驼自己腮帮子上的长刺变只能被顶入这根舌头之中。

    帅他们两个看起来这根刺算是刺入了很深的地方,鲜血顿时是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崩了出来。

    可实际上,对于骆驼的舌头来说,同比例比较,甚至都不如你吃鱼的时候扎了根毛刺儿来的深。

    这种疼痛并不会真正让着骆驼吃痛,反而会激起他的愤怒。

    但是就这样一个空间,也足够于让王永浩他们两个掌握的了。

    “依次喷射!”

    王永浩大吼一声,松开了抓钩的稳定,用火箭推进器快速的向着张开的骆驼口冲去。

    再这样一张巨口中,感觉没多少距离火箭推进就失效了,哥布林工程师立刻跟上,两人就这么交替推进着向前冲出了至少1千米。

    那个巨大的舌头终于从那根刺上拔了出来。舌头似乎很愤怒,或者说在自己的嘴里被扎伤了舌头的骆驼感觉很愤怒,巨大的舌头开始用力地横扫着根小小的刺。

    它必然是想将那根刺连根扫掉,但是,游戏建筑赋予这根“刺”的规则庇护让它没办法扫断这刺。

    在这刮起罡风一般的舌头来回扫动中的空域之内,王永浩和这个哥布林工程师就抓紧机会,交替的使用火箭靴向前喷飞。

    在实在躲不过去的地方,便用抓钩抓住肉壁躲在里边。

    就这样一路生捱,愣是让他们生生捱到了嘴巴边缘那排巨大的矮悬崖一般的牙齿旁边。

    “太好了,只要翻过这排门牙,咱们就算逃出去了!”

    “是啊!”

    两人都很高兴,因为逃不出生天,依然胜利在望了,毕竟如果一旦被这个大家伙吞进肚子里,恐怕那胃酸就足以将他们活活烧化。

    然而,就在这个已经可以说是胜利在望的时候,这个巨大的家伙又玩出新的花样,他反刍了!

    反刍是指偶蹄目的部分食草动物将胃内的食物倒流回口腔内再次咀嚼的行为。

    它居然想用这种方式将那根牢牢钉在腮帮子上的刺刮掉!

    而随时能打开的喉咙先传递进口腔来的那股子都可以说是毒气的草腥味儿,就已经让两个家伙完受不了了!

    他们知道的是,伴随着胃酸味道的草酸味对于他们来讲,不仅仅是毒气这么简单!

    这一头骆驼的胃酸对于它口中的两个想要逃出去的意外来客来说,比他们之前面对的岩浆都更可怕!

    两人不在犹豫,立刻同时喷射了火箭鞋的火箭推进器。

    翻过了那厚厚的牙齿,从骆驼厚重的嘴唇间突破了出去。

    被绑在身后的哥布林工程师小白几乎是亲眼看到那伴随着草绿色酸汁儿的一大片尚未完搅碎的巨树,枯叶,腐殖质都喷了出来。

    这感觉真是太吓人了,足以让任何人几个月没有任何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