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67章 入驻瞭望旅社(第一更)
    PS:感謝琉離殇對老書的一百起點幣打賞!你的名字真的很不好打。

    感谢枫嘶河对老书的一百起点币打赏,你的名字也没好打哪去!

    ……

    浑身衣不蔽体的王永浩站在那里,鲜血顺着伤口流到地上,随手扯下身上还死咬着不放的水虎鱼,带下来的是一片片的血肉。

    狼狈不堪的王永浩似乎还保持着一种倔犟的自重。

    他从系统后台的背包中将一套备用的木头铠甲“拖拽”到装备栏,替换了身上已经彻底“红了”,防御见底的仙人掌套装。

    这么做虽然看似用一套完整的盔甲遮盖了身上的狼狈,但是实际上身体上原本犬牙交错的伤口和盔甲连黏往复的地方在更换铠甲的一瞬间部扯破。

    由此情况来看,替换本身更像是对身体上的伤口的第二次伤害。

    “嘶……”

    汗珠子随着崩泄的鲜血同时流下,如涓涓细流一般的汗水划过甲面滚落脚下的地板。

    当真映了那句,汗珠子掉在地上摔八瓣!

    这种强行逞强的行为反而让对他有些鄙夷的树妖有些刮目相看了,就连树妖身边伺候着的这些俊美精灵都为之侧目。

    “傻是傻了点,但是也算条汉子!”

    树妖如是评价着他的这种不惜自残也要强撑排面的行为。

    王永浩对树妖的评价不置可否,好像这种行为不是为了面子,也没什么值得评价的。

    当然他不是真傻,在感受着一瞬间的剧痛之后,在肌肉痉挛之前,赶紧拿出最后一瓶小红药顶上。

    “嘁哒,咕咚咕咚咕咚,当啷啷……”

    当瓶子被洒脱飘逸掉扔在地板上时,本身并没有掉下太多的血量瞬间顶满。

    身上满是斑驳伤痕的伤口也快速愈合,只是这身木头铠甲里面的内衬沾染了不少血迹。

    王永浩装了一手好比,树妖也失去了追究他的想法,挥挥手让人带他下去先休息,下午再谈。

    “找两个人好好带着的,这个家伙什么都不懂,就像一个愚蠢的新生儿一样,在这森林之中搅起了这么大的风波。”

    俊美的侍从点头称是,更符合道:“按说原本应该相安无事的族群在今天闹出这份动乱,造成如此过分的死亡都是因为他造下的孽根。”

    树妖好像确实没有交谈的欲望,仅仅是挥挥手,“行了,带他下去吧!”

    俊美的精灵信徒应命施礼,带着在原地生生留下一滩血印的王永浩就这么从顶层平台上离开了。

    侍从带着王永浩从这顶层平台让消失之后,树妖慢慢闭上了眼睛,重新躺回了躺椅之上。

    躺回去之后的树妖慢慢的整个人都变得平和了起来,人似乎已经和那张躺椅融为了一体。

    慢慢的,这种平和的感觉传递到了这个瞭望旅社所在的巨大树木,好似树妖慢慢的正在与巨树融合,再后来似乎整个雨林都与这种平和的韵律融合。

    那些在狮鹫骑士的牵引下,尚且在雨林之中兜圈子的暴动动物们似乎感觉到了这种平静宁和的韵律。

    狂奔中的动物们似乎都听到了一个安抚的声音,声音告诉它们,雨林是和平的是安的,让这些紧张异常的动物们都慢慢放松了下来。

    动物们不再疯狂,听着这个平和的声音,开始按部就班的找寻来时的路回到自己的领地去了。

    从慌乱不安归于平和的野兽们依旧能呈现出猎食者与被猎者并肩而行的情况。

    然而这种情况,再当他们都回到自己的巢穴,慢慢的情绪恢复正常之后,便不会再存在了。

    在树妖强大实力的引导下,整个雨林中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不过经过的一番狂暴奔走之后,疯狂的动物造成的破坏,确实如同那一条清晰的界限,从雨林的一头深深地犁到了另一头,……

    甚至在狮鹫骑士的引领下,这些疯狂的动物群组在雨林中打转的时候,也不知撞倒了,刮倒了多少树木,被踩烂的灌木和花花草草便更不需要去记数了。

    不过付出的努力不是白费了,虽然毁坏了不少树木植被,至少这些动物没有真的冲出树妖雨林进去那腐败之地。

    拯救了诸多生灵,想来还是要比毁坏的林地来的更加重要。当日上三杆之时,雨林之中所有的动物都已经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之中。

    当然,在这沉闷而阴暗潮湿的雨林里,别说是日上三竿了,从日出西方,到日薄东山,日照和阳光对于雨林的生物来说从来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过。

    而对于第二次来到雨林的王永浩,他就有些怀念那烈日灼灼的阳光了。

    雨林之中空气湿润,虽然不敢说,呼吸时中都带有着霉味儿,但是至少伸手一摸的床,怕都是微微潮湿的。

    他被安置在了瞭望旅社客房底层的房间里,地面上的巨大的铜质突起物便是下面吊灯的座。

    坐那半米高的铜座上,王永浩解开盔甲内衬的衣领,闷热的气候让他连汗都流不出来,都闷在了体内,难受的要命。

    爱丁顿伯爵领的温度,气候都还算是适宜人类生存,荒漠之中白天烈日朝张如同火烤,晚上寒风刺骨,如同冰窖。

    当然这些都是可以忍受的。

    冷了穿皮袄热了,脱衣服,有法子治理。

    可就是这雨林的闷热潮湿让人难以忍受,却又无法可想。

    如果说,荒漠之中的白天是火烤,是炭烧,是干煸,那么雨林的气候就是蒸!

    是清蒸,是清蒸还是清蒸!

    住在这客栈之中,丝毫都感觉不到,客栈已经为了旅客特意烘干过房间,就像小学学过一篇课文中写到的:“总理让我跟他一起喝茶,吃花生米。花生米并不多,可以数得清颗数,好像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增加了分量。”

    笔者在这里为了表示的是总理的清贫,根本不可能真的是:“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增加分量!”

    而王永浩也有类似的感觉,这房间里的潮湿不是因为旅馆的工作人员们不作为,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