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68章 最基础的责任心(第二更)
    “真不知道是哪辈子欠了你了?”

    擦干汗水不过几分钟,就因为闷热的天气又是浑身湿透。这样该死的情况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了,让从小生活在北方的王永浩纳闷自己为什么非得在这树妖雨林中呆着?

    “是,玩游戏的时候,我是喜欢用土围成小空间把NPC都关起来,但是那也是为了防止你们会在在特殊事件当中被怪物伤害吗!”

    王浩自觉已经不欠树妖什么了,因为被他挖断了生存根本的那群哥布林,现在在他的帮助下可以说是扬眉吐气了,不仅仅震撼了那些人类,更是为本部族的生存挣得了一些资源。

    所以归根结底,他认为自己其实不欠树妖什么,还在这里等着,不过就是为了有个了结而已。

    然而事实上,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树妖显然不像他这样认为,事情也绝不会这样轻易的就结束。否则的话,又为什么需要将他安置在这一个旅店之中专门的一个独立房间呢!

    他身上的伤早就被他自己用小红瓶治好了,精神方面的疲惫,又怎么敌得上这长时间的湿热?所以说,为了让他休息根本就是一个借口,或者说就是一种无稽之谈。

    所谓,让侍者带他下来休息,等到午后再来详谈,这根本就是一个,安置他让他住下的借口,或者也可以认为是将他软禁起来的借口。

    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王永浩怀揣的玉璧不是他能够铸就不破之城,而是他可能给人类野心家铸就不破之城。

    那种能够铸就不破之城的能力,对于像树妖这类半神从根本来讲其实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这真不是胡扯,因为作为一个半神,她所注目的东西其实已经不在这些凡俗世界的细微为小事上了。

    除非事情关乎到神灵的根本利益,否则一切凡间俗事都不足以让身为半神的树妖为止倾顾一丝注意力。

    而什么是神灵的核心利益呢?就是信徒。

    王永浩这种能力对于半神树妖来说,其实没什么新鲜的。他这种能力也就糊弄糊弄普通人,对于已经身为半神的树妖来说,那些建筑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轻易的破灭。

    这就是一种神性方面的控制力对还在依靠规则生存的游戏后台建筑的一种碾压。

    半神树妖不在乎,并不代表树妖的信徒们不在乎,就算是树妖的信徒们并不在乎外界就有这种神奇的建筑。但是,拥有了这种建筑的人类领主们内心的利益熏心也会让树妖的信徒们受到伤害。

    这可能就是树妖非得把王永浩留在瞭望旅社最基本的原因,至于毁掉了一片哥布林们赖以生存的椰枣林,哦,不。不是一片,是好不多好多片椰枣林。

    至于毁掉了哥布林们赖以生存的好多片耶枣林的事情,作为一个本身就驾驭的自然和植物的半神来说,这还叫个问题吗。

    哪怕树妖再不喜欢着一群哥布林,作为这一群哥布林的信奉之主,半神树妖也不会让他们饿死。

    所以在王永浩自己的认知里,他非但不欠树妖和哥布林一丝一毫,反而是树妖为了自己的信徒,才非得把他留在这里不可。

    “这就是你的想法?”

    正当王永浩翘着二郎腿,背靠着那半米高左右的铜柱脚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树妖清冷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那声音清冷之中透着一丝不带有任何情绪的平和,而正是这一丝平和,几乎让王永浩瞬间忘却了所有的烦心,感受不到沉闷的湿热。

    这是安抚了整个雨林的神力,他的系统后台甚至都没办法提醒他受到了精神力方面的影响。

    情绪变得平复之后,整个人似乎都变得不同了,王永浩静静的坐着,不再是因为金属能够给他提供一丝凉爽。只是因为他的内心变得宁静了。

    “你怎么能这么没有责任心呢?作为一个人,你怎么能受如此的肆意妄为?”

    树妖说起话来,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感觉。

    “你初来乍到,刚来到这片大陆时,做了什么?挖掘了一条完整的道路,上面的砖石仅仅是为了建筑属于自己的庇护所,自私!”

    王永浩听着没有任何反驳,因为说的就是事实。

    “你被人找到,带入了那个城池,在守城时,你为了缓解自己的压力,将一面能够驱赶飞鱼的旗子挂在城头,结果由于怪物集中在了其他两个地方,城被破了,整整一条巷道之中,三百多人部就此丧了命。”

    原本还不知道,听的树妖这么一说,王永浩发现那些人的死好像真的能归结到他的身上。

    他依旧没有反口,因为树妖所说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依旧是事实。

    “你再次逃离了,但很快又被发现,于是,再次出现的你必须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和解释,于是你借着自己神异的能力震撼了爱丁顿伯爵领从上到下每一个人!”

    王永浩没明白这又有什么问题呢!看起来这一次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什么损人利己的行为呀!

    树妖却似乎能够明白他心中所想,即可回答:“难道你觉得这还不够坏吗?你从那里离开的事情且先不说,就说你在爱丁顿伯爵领造成的影响给整个人类王国的格局都造成了颠覆性的威胁,你要知道,爱丁顿伯爵现在面临着多大的压力,因为几乎每一个王国都派遣了驻军前来寻找你的存在,而你在这个时候消失了,……

    你要知道,他们不会认为爱丁顿伯爵真的失去了你,他们只会认为把你藏了起来。

    你展露神异的行为本就是一种原罪,一种引起时局动荡的原罪,更何况,你居然背弃了爱丁顿伯爵,跑了!”

    这一番话,说的王永浩多少有些无地自容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翻以保护自己的角度为出发点的行为,居然引起如此的轩然大波。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你接下来做了什么,心里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