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69章 重新认识自己(第三更)
    王永浩接下来做了什么,他当然清楚。

    在他自己看来,不过是随手挖掘了一些植物而已,不过确实都是他自己需要的而已。

    只不过是无意之中,动了有主之物,断绝了这些哥布林的口粮,他已经赔了,他赔给他们了。

    “这件事不是解决了吗?”

    王永浩终于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因为他感觉他为那群哥布林做的已经够多了。

    “你是不是觉得你已经赔付过那些哥布林了?没错,不得不承认你对这些哥布林做出的贡献确实很大,但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

    “还有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呢?”

    王永浩绝对很冤枉!

    树妖却依旧语气平稳,语气平稳的一句话,直接把他钉死在了耻辱柱上。

    “我说的不是断绝哥布林口粮的事情,这件事情上来看你确实做到了足够的补偿,但是你对于环境的破坏又怎么说呢?”

    这话一出口,王总好彻底听蒙了,什么环境的破坏,他不没过是从沙漠之中挖了一些仙人掌,挖了一些椰枣林而已。

    怎么扯到环境身上了?

    树妖却直接反问:“你知道一棵野枣树长到那么高的足以结出椰枣需要几年的时间?

    你知道一株仙人掌丛能够稳固多大一片范围的地下水?

    你知道有多少沙漠之中的生物,依靠这些灌木,仙人掌,椰枣林来辨别水源的来由,来生存?

    你知道有多少横穿沙漠的人,需要这些植物来作为地标和取得生存物资?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把看到的每一株植物都从沙漠之中挖了出来……”

    王永浩再一听,突然间感觉自己真的是罪大恶极了。

    他怎么就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如同游戏中的玩法来挖掘和采集居然会有这么多意料之外的连锁反应。

    他一时间有些无语了,因为他在沙漠之中的行为,似乎造成了整个沙漠生态环境圈的一个食物链断裂。

    而且是毁灭性的断裂。

    虽然他特别想说一句,那些沙漠之中的生物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但是感觉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恐怕非常的不合时宜,而且会显得非常的不热爱和平,不热爱生命。

    但是作为一个始终拿自己当玩家看待,拿这个世界的土著以及所有的东西都当NPC看待的王永浩来讲。

    实际上他认为自己有这种想法是无可厚非的,毕竟,这里的一切与他,并没有太深的关联,虽然他的行为可能会造成了近乎整个沙漠将近一成的生命会出现生态灭绝。

    可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然而对于树妖来说,这种想法才是最大的错误。

    可偏偏这个拥有神奇能力的坏怂就是这样罔顾他人生命,对其他生命的事情漠不关心,毫不顾忌的人。

    而王永浩却绝对没有认知他自己其实做的这些事情有多么的恶劣。

    但听了树妖的解释之后,偏偏还有一种想要变白却无从辩白的无力感。

    “在说你今天的行为!”

    树妖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一次性要把所有的问题都说透,指着王永浩今天的行径侧底的刨析,只有一次说得好,才能够真正解决他最大的问题。

    那就是让着一个,如同巨婴一般的人认清自己应该负有的责任,和认识自己所需承受的负担。

    如果王永浩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也就算了,偏偏他是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一个任性起来,破坏力巨大的“巨婴”。

    如果不能让他彻底的认知,彻底地负起责任,那么放任他在外面恐怕是一件非常有危害的事情。

    就从他来到这个世界短短的一段时间,便已经做成了这么大的破坏,作为同样外神出身的树妖,多少有些能够理解这个不了解此间世界规则,漠视此间世界生命的行径。

    树妖想要帮助他重新构建一个,符合这个世界世界观的认知。

    而通过这一番交流,王永浩也对树妖这个两面派,有了一个深刻的认知,和重新的了解。

    说她是两面派,因为在游戏之中,她会出售完相反的两种东西。

    在正常的白天和黑夜,她会出售抵抗腐化侵蚀的魔法粉尘和各种道具,而在血月之夜事件之类的魔怪力量占据优势时,树妖会偷偷出售加速腐化之类的“有害”魔法物品。

    这就如同王永浩对他的认知的人设一样一个绝对中立的背景板。

    有人说:“守序善良阵营的都是精神洁癖者,中立善良阵营的算是善良的正常人,混乱善良阵营的人大多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儿,且不论对错。”

    王永浩原本认为树妖的人设应该是代表“完没有反应,只是个背景板”的完中立。可没成想,树妖的所作所为和言行表现来看,她是个宣讲和平的混乱善良阵营的忠实拥趸!

    那么经过这样的一番分析之后,王永浩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他仔细想了一下,把自己归类在善良阵营,恐怕有些昧良心。

    但要把他自己算出邪恶,好像也有些过分了。

    但仅仅从中立阵营的三个属性来分类的话,他又偏偏哪个都不像。

    他不是一个奉公守法者,有时他会故意纵容自己心中小小的恶念,所以他不是守序中立阵营的一员。

    他也必然不是一个毫无反应的背景板,不惹是生非,都算是他良心发现了。虽然说惹事生非也不是故意的。

    所以他不可能是绝对中立阵营的一员。

    他的行径更不能被评论为,混乱中立阵营的疯子。

    那么究竟哪一个阵营更合适于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呢!

    思来想去,他不是一个体制下为恶的守序邪恶拥趸,他更谈不上是什么传统的反派角色,所以更不会是中立邪恶阵营的一员。

    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阵营了混乱邪恶阵营。

    这个阵营的人的所作所为大概只需要一句话来形容就可以明确认知,那就是:“自己爽就好!”

    显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