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78章 学习上课(第二更)
    “神眷者和普通信徒之间的区别犹如天渊,一者犹如九天之上,云朵之中;一者犹如深渊之下,淤泥之内。”

    在精灵的精舍之中,跟着一群未成年精灵一起上课的王永浩震撼的看到了实时回放的战场景。

    一个坐落在离地二十米高的巨树之上的巨大树屋里,整个一面相当于三个车库门并排大小的墙壁转化成的投影幕布,展现出的却是可以堪比地球电影院3DMAX一般的视听享受。

    真实的战场情况是无比震撼的,比较其他看过的所有冷兵器战争场面的电影都要真实和血腥,都要更加的刺激。

    看着那如同斯瓦迪亚重装骑士一般碾压敌人的日光骑士团,看着那战争之后伤口和盔甲会在阳光之中慢慢愈合的情景。

    任谁都得沉默,任谁都无言以对。

    体型大概是缩小了十倍的人类,并且长得如同蜻蜓一般透明翅膀的小妖精正在给众人普及一支部由神眷者成的军队,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看到这场战斗的结果了吧,人类就是这样的好斗!那么好吧,现在请场唯一的一位人类来讲解一下,看完这场战斗之后的感受。”

    王浩没想到他会被点名,因为跟着学习的这三天以来,基本上这一个小精灵教师们从来没有搭理过他,对于他的存在的态度从来都是敬而远之。

    尊敬他作为一个神眷者的荣光和身份,疏远他作为一个人类的血统和种族。

    精灵本身就不喜欢人类,因为人类信仰的是烈日灼灼的太阳,因为人类在信仰和利益的驱使下,遵从本心的欲望四处征战,挑起战火。

    而相比较器如同精神洁癖一般的妖精们就更加的讨厌人类了,但偏偏眼前这个人类确是树妖大人的神眷者。

    所以呢,不辨性别的美艳妖精虽然从心底里抵触王永浩这样一个人类学生,混在那一群未成年的精灵之中,但他却必须得接受,也必须得教授王永浩他需要的知识。

    只是这小妖精每天似乎都像害怕王永浩这个人类用精神污染了这些精灵未成年的花骨朵一样,每天都很少给他表现的机会,甚至不提问问题,不让他跟精灵年轻人没有过多的接触。

    可是今天就提问到他了。

    王永浩不傻,察言观色,是他在地球上具备的一个最基本生存技能,所以他明白,对方让他来回答这个问题可能就是想要用他的态度来作为告诫这些未成年精灵的作证。

    但是被问到了自己那么回答问题的态度也必然得端正一些,于是王永浩很不情愿的把自己的脚从前面俊美精灵少年的椅背上拿下来,套上袜子,穿进自己的木质板甲靴里。

    然后这才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的精灵少年们,有些不明所以地耸了耸肩准备回答问题。

    “我觉得吧,这些教廷骑士确实很厉害,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熟练的技巧,快速的恢复能力,果然称得上是战争利器。”

    他回答的内容就是自己的本心,但他有一句话没有说透,那就是他开始明白没什么与爱丁顿伯国为邻的树妖雨林最上面的那一棵巨树的伞盖树冠为什么几乎遮蔽了所有的阳光。

    没错,他想的就是这个问题:树妖雨林有一棵巨树本身就遮挡了一层之后,整个雨林又被所有连接在一起的树冠放了个密密实实,几乎阳光都没办法照进来,这里几乎成了一片遮蔽于树冠之下的阴影。

    然而他说的事情绝对和这个小妖精想要知道的是完吻合的,妖精就等着他的话,好找一个戒律这群未成年精灵的借口。

    “果然,虽然这个伟大的神眷者你足够明晰的眼光看清了整场的局势,但是他人类出身的局限性还是让他没有看到事情背后真正的本质。”

    王永浩猜得到这个小妖精可能要不说人话,但没想到说出来的话能难听到这个份上。

    但他没等说话,就听着小妖精接着说:“你们要知道,作为自然法典的信奉者,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都遵循着自然的规律,自然确实有优胜劣汰,但很少有无意义的杀戮,哪怕是发生天灾人祸,也必然是对某些恶行的惩罚。”

    王永浩想要辩驳两句,但是自然法典里面规定的很多东西都是非常符合自然发展规律的,这个是很难找到吐槽的点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精灵还有地精,妖精,树人之类的这些原生种族特别的信服自然法典的编撰者森林女神了。

    一群未成年的精灵们纷纷点头,更是觉得人类这种生物果然不亏是外来者,根本不懂的遵循自然的规矩。

    投影的屏幕上依旧在跟进事情的发展,随着那群骑士高速的前进,视线一直从一棵棵树木或一棵棵花草上过渡,就如同随时同机位跟进的摄像头一样。

    在漫步山花的旷野之中,骑士的马蹄翻开的泥土踩碎了花瓣,两千多名骑士在阳光之下闪耀着光芒,如一道金光闪闪的钢铁洪流一般直直的冲向了两个领土接壤的一个农庄围堡。

    农庄围堡青黑色的石墙,高高的圈禁了整整一片农田,农庄之中的农民部生活和工作部都在这石墙之内。

    这个围堡的堡主是跟随狗公爵出发的一名骑士,现在留下的只是他的管家,在厚重的对开城门上面的射击孔里紧张的张望着。

    “那是爱丁顿公爵的日光骑士团,就看他们盔甲上反射的太阳光就能知道这些打着公爵旗帜的绝对不是公爵的部队。”

    管家身旁一个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正轻声挑拨:“你的主人肯定已经完了,现在是时候做你答应我的事情了,我还依旧可以承诺你和你的人可以继承这个尾巴,只要你们像我的主上效忠。”

    那是个年轻而有些阴郁的骑士,身上的荆棘花盔甲显示着他绝不是狗公爵一系的封臣。

    同样的事情几乎在所有被抽走主力的狗公爵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