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91章 加快进程(第一更)
    “我去?”

    “喂,你说话就说话,别骂人呢!”

    王永浩这才发现自己的态度过于惊诧了:“不是我没有骂你的意思,我只是很疑惑,怎么会想到让我去呢?”

    在那牛油巨烛如有实质的光芒照射的通亮的内堂之中,树妖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说:“那难不成我自己去呀?”

    这种场面,他是真的不愿意去面对,说实在的,一天跟这些人玩勾心斗角,还没什么实际的收获这是王永浩他这种懒人非常反对的。

    可拒绝,又似乎根本没有办法拒绝。

    便也只能找借口:“可是现在那个劳什子男爵还没有调教完成呢,现在就去我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太突兀了?”

    树妖玩味的眼神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她笑言道:“我有说过要你现在就立刻动身吗?我不会那么苛待你的,毕竟在这夜里还是有魔怪出动的。”

    “也就是说我明天一早才要出发?”

    “是啊,难道我让这些家伙们在这等一下,有什么不对了吗?毕竟我可是一个半神呢,该有自己的牌面吧。”

    王永浩有些抓狂,树妖关注的点不对呀!

    他说的意思不是说让那些家伙门等一夜的问题,他说的是他只有一夜的时间,来重新帮那个劳什子男爵架设新的人生观价值观。

    “这时间是不是有点紧哪?”

    他问的是给他操作的空间和时间,是不是有点紧?

    “不会的,我确实给你留了足够的时间去抻一抻他们,你想,你明天白天出发,就算是骑狮鹫,要越过整个伯国加上公国到他们必会的那个地方,恐怕也得走上好一段时间,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让他们等着,以显示,我的重要性!”

    王永浩发现他跟树妖就说不明白!

    “行啦,赶紧去准备准备睡一觉吧,明天早上就出发了,要知道骑着狮鹫去赶路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你需要足够的精力去面对!”

    树妖好似很贴心地挥了挥手让王永浩赶紧走吧,他也实在没办法,他发现跟这个树妖说不明白,也就不说了。

    辗转回到了水边那几个精灵监视的地方。

    王永浩的到来让那几个精灵肃然起敬,也是他折磨人的手段任谁都能感觉到不寒而栗,这些精灵也确实得拿他当成个人物来看了。

    王永浩坐在精灵让出来的位置上也不管那几个精灵是不是坐下,看着屏幕询问:“他的精神状态怎么样了?”

    之前一直充当刽子手的那个红衣精灵回答:“现在看起来确实已经崩溃了,他很害怕也很后悔,怀疑,不自信,自责,这些负面情绪,整个填充心灵,但您说真正说崩溃到您想要那种地步,好像还不够。”

    他听了精灵的话,不置可否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才对着几个精灵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在一夜之内将他的精神做评估和重塑,因为树妖冕下只给了我们一夜的时间,明早就要出发,前往那群背后里玩阴的那家伙们聚集的地方跟他们开个碰头会。”

    “只有一夜?”

    精灵们都感觉到时间很紧,因为王永浩之前就给他们讲过,要摧毁一个人的精神并重新塑造的精神需要多长的时间。

    而且计划之中也是要把这个家伙晾上整整一夜,整整一夜,让她进入一种神经极度敏感的状态,在那种神经极度敏感的状态下,稍有触碰便会有巨大的反应时,才是最好的重塑的机会,也就是说得先把他逼成一个疯子,然后再给他治好了,但治好的那个疯子就是你想要的那个疯子了。

    现在要把整体进度这么生生的提前,而且要在一夜之内完成这一计划,这至少要两三天才能做的事情一夜做了,恐怕就有一点赶。

    “一夜时间是不是有点短?”

    红衣精灵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然而王永浩烦也就烦这点上。

    “我也知道时间紧,任务重,但是你能辜负冕下的期待吗?”

    所有精灵更是挺直了身体,微微低头,倏然而立,显然没办法接这个话题了,其实王永浩也只能用这种办法对付他们。

    “行了,都别慎着了,吓唬吓唬他就把他提过来,咱们再开始进行下一步!”

    其实也是真没办法,要说这种事儿以前他在地球上落入传销组织的时候亲身经历过,那是要把他关在一个小破屋里,不让出,不让说话不让干别的,每天就给你上大课,一遍一遍给你洗脑,再加上武力胁迫,动辄打骂,时间长了才能把一个人彻底的逼成那种半疯子的状态。

    现在让他在一夜之间完成这个事情,恐怕,要耗费的脑力更要多一些了,因为这人还没彻底疯,还不是一块白纸,让你随便涂抹。

    或者说即使疯了他也不是一块白纸,一个疯子最多就算是一张破抹布,让你不得不在这基础上进行抽象派或者印象派的,勾勒修改,让你生生的把它变成一副你想要的画。

    但现在这家还透着精神透着明白,只是精神陷入了崩溃和极度的焦虑之中,事情有些难,但并不是完没有着手的余地。

    “你们说有没有什么法术之类的东西能够直接促成这件事情的发生呢?”

    精灵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如果使用那种法术的话,被改观的人恐怕会有很明显的痕迹,在那些真正注意这件事情的人面前,是装不住的。”

    听了这个答案,便也不再纠结这种幻想,王永浩开始从这去你屏幕上看着那被折腾的可怜家伙。

    那几个精灵不知道从哪弄来几个眼球怪,居然放到了这附近来咬他。

    要知道在所有有的飞行魔怪之中,眼球怪的攻击力不算最强,但是绝对是最恶心最麻人的一种东西!

    一个篮球大小的眼珠子,后面跟着几条弯转扭曲、随风飞舞的视神经,看起来就像是刚从一个家伙的眼眶里生生揪出来的一样……

    其实在地球上玩游戏时看到眼球怪的一瞬间就唤起了王永浩小时候的一个记忆,那是他很小的时候看过超级碗的一场比赛里边的一个场景便也成了他的梦魇。

    一个橄榄球运动员被其他人撞到了,在挤压的过程中,眼睛从眼眶里挤了出来,……就是这个样子,一个白白的眼球,上面有些血丝,后面有一些红刺囔的条状物,后来才知道那就是视神经。

    所以当这四五个眼球怪开始带着那沉闷的类似哇哇的吼叫声出现在附近的时候,那个本来因为极度的紧张和恐惧开始有些呆滞的男爵大人彻底的神经了。

    如果是平时,英武强大的男爵大人作为一个实力强大的山熊武勋根本不会把这些怪物看在眼里,但是现在不一样,他现在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

    被捆住手脚的他,总不能靠脑袋去撞击攻击他的魔怪吧,所以他害怕了,所以他恐惧了。

    “这家伙被吓尿裤子了!”观察着的精灵们确定的说,言语之中有那么几分轻松而确定的调笑。

    精灵们一阵轻笑,但却默默拉弓引箭,他们放出这些魔怪的目的是为了吓唬他,而不是杀了他,所以得看住他。

    在林间飞舞的眼球怪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发出吱呀吱呀声的水车,然后循着声音却发现只有一块鲜美的食物。

    他们开始围拢了过来,在那男爵越发绝望的眼神之中,在他奋力挣扎,却只能换来水车更加剧烈的发出吱呀声的声响里。

    眼球怪开始撞击他了!

    这种初始状态的邪神之眼,攻击方式非常单一,就好像是求生之路系列游戏之中,不同于生化危机游戏之中的怪物,非得把人活活打死之后才开始吃肉一样。

    他们的攻击方式就是撞,就是撞。

    男爵身上的铠甲,是坚实的金属钨制成,淡有淡青色光辉的板甲价格极度,那是从别人的手里买来的。

    作为一只历史悠久的武勋贵族,他们迫切的想要击败爱丁顿,成为一支独立的旗号,原因也在于他们真的太穷了。

    这身盔甲都是他在接受了那些大人物们的馈赠之后在别人手里买来的,都不是定制的。

    但是好在这身盔甲确实抵得上它的价值,确实给他提供了足够的防御。

    盔甲的防御仅仅局限在身上,这个男爵被人剥掉的头盔静静的躺在河边,并没有给他的脑袋提供有效的防御。

    所以他那颗,如同熊首一般满是偏棕色的金发,和那一脸的连鬓胡子的大脑袋就成了,眼球怪们冲击的重点。

    那不断的撞击不过几下,便已经鼻青脸肿,这男爵的颧骨蝶骨都开始出现了骨折,眼眶因为肿胀几乎将他的左眼封闭,耳朵已经被撞得内出血,耳膜都快脱落了,……

    他再也没法忍受这种剧痛,开始大吼起来:“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吧,要么就杀了我,要么救救我,我实在受不了,你们让我干什么都行!”

    一个强大的武勋贵族身体内流淌着的是山熊武勋悠远流长的战斗血液,可偏偏他生的如此足智多谋,心思灵活,以至于他没办法像其他山熊武勋一样视死如归。

    也不用王永浩吩咐了,那些精灵们拉弓射箭,嗖嗖嗖几声响过,这个几乎已经不能视物,左眼完封闭,右眼视网膜脱落的倒霉蛋耳边便已经清静了。

    哦,对了,他的耳边早就清静了,因为他的两个耳朵,都被眼球怪撞聋了。

    总之不在感受到疼痛不再感觉到,身体的撞击,这一个强壮的男爵然间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羞耻,因为他居然开口求饶了,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就死在这里,他还有野心,还有野望,还有目标,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他还绝不可以如此蝇营狗苟的死在一个树妖雨林不为人知的夜晚里,死在一群眼球怪的手中,……

    但是他开口求饶了,就是一个不争的事。

    于是这强大的男爵那脆弱的内心开始崩溃了,他以他的骄傲,不能容忍他现在的行为,配以他的野望,却也不足以慰藉他做出求饶行为之后内心巨大的羞耻和屈辱。

    他痛恨造成这一切的人,但他却畏惧造成这一切的人。

    在那呜呜的哭声之中,是他在快速的寻找一个合适的情绪宣泄者,他需要找一个认为他能想通说得过去的人,去宣泄自己做出这份耻辱行为所应承担的责任。

    也就是说他需要一个在心里去埋怨的对象,要认为这一切都是那个对象造成的,他就开始找哇,找哇,最终让他找到了那一群指点着他前来树妖雨林找寻发展机会的大人物。

    没错,像这样的人绝不会把问题归咎在自己的身上,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把问题归咎在其他人身上。

    “都是他们逼我来的,我本来并不想来找这个麻烦点,你们不也说过我不算你们的敌人吗?那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仅仅因为我在与您对话的时候言语不够尊重?那我一定改行吗?”

    王珏其实还没想明白,当他送上门的那一刻,便已经被王永浩算计了,听着世事就是这样,当你想算计别人的时候,就别去管人家也恶意的算计你。

    还在不断哭求的家伙被带进了屋里,看着他顺着板甲靴缝隙往外流的屎尿,精灵们最终没有把他带入树屋之中,仅仅是扔在了树屋之外的旋梯上。

    而此刻的王永浩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一套造型风格极简的桌子椅子,并且在桌子正当间儿,摆放了一个烧杯形状的玻璃瓶。

    精灵们看不明白,这一套有别于精灵风格的行为,只知道他在很专注的在调剂着手中的几样东西。

    这种专注让精灵们觉得不明觉厉,让红衣精灵下意识踢了一脚那流屎流尿的男爵让他闭上嘴。

    他做的就是微量生命药水,他在做给眼前这个熊肿成猪头的男爵回复往日熊风的药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