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92章 启程赴会(第二更)
    桌上摆的几样东西都再常见不过的,精灵们想不通如此常见的东西,有什么值得如此专注摆弄的?

    一颗伞盖碗口大的蘑菇,嫩黄色的带有一些棕红色的色块沉积。

    这就是除了荒漠和冰原所有的地表地带都很常见的蘑菇,这是那些平民们赖以生存的一种物资,因为吃了这种蘑菇之后,会有强烈的饱腹感,因此算得上是一道比较常见的宜菜宜饭的主要口粮。

    两团拳头大小的蓝色凝胶,看起来如同果冻,如同胶质地一种不算粘稠却也拥有足够弹性的块状物。

    这就是随处可见的软胶体怪物史莱姆被击杀之后身体残留的部分,这种特殊的部分可以用于燃烧,也可以食用,更具有一定的魔法价值。

    两个看起来颇为精致,造型简朴,但却掩盖不住其造价昂贵的玻璃瓶子。

    玻璃是用沙子制成的这件事几乎每一个智慧生灵都知道,但是只要你去尝试烧炼沙子制作玻璃,你就会明白掌握制作玻璃工艺的匠人为什么能够挣那么多钱?这种东西真的不好作。

    但是当这几样东西摆放在桌面上,而王永浩认认真真的用小刀在剥离这那一块个蘑菇的时候,那些精灵们就看不懂了。

    做饭?

    用一个蘑菇做出来的东西好不好吃这件事儿不好说,可从饭量角度来看也就够一个半大的孩子吃一顿。

    蘑菇这种东西,无论是富贵人家,还是平民百姓,都会作为一道主食或者是主要的食用材料,因此从味道上来讲会有多种多样的变化,但是就一个蘑菇而言做饭是不可能的。

    如果不是做饭,认认真真的将一个蘑菇去干去蒂,一分为二,究竟是要做什么,这些人就想不通了。

    只有那个安置王永浩居住的红衣精灵多少好像猜到了点什么,却又不敢想象自己想象的是真的。

    没错,这就是炼药工作台列表中微量生命药水的部材料和配方。

    微量生命药水×2=蘑菇×1+凝胶×2+玻璃瓶×2

    一颗蘑菇被它均匀地分成了两份,一份蘑菇,一份凝胶,一个烧杯状的玻璃瓶备用。

    另一份依着先放蘑菇再放凝胶的顺序放进桌子上那个大号的玻璃烧杯里,眼看着莫名地就发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

    蓝色的凝胶好像发生了剧烈氧化反应一般把那个黄颜色的蘑菇融化了,……

    哧哧的冒着剧烈的白气,两团物质最终融成了一体!

    当剧烈的白气消失之后,蓝蓝的凝胶,黄黄的蘑菇以完不按照三元色规律的方式生生的变成了一些红红的液体铺满大烧杯的底部。

    将这个大烧杯拿起来,倒进那个准备好备用的小烧杯里,塞上木头塞子,一瓶微量生命药水在系统的提示音中完成了。

    获得微量生命药水×1

    而盖上瓶塞儿的一刹那,精灵们明确的感觉到,那两种物质合成出来的巨量生命力被瓶塞塞住了。

    “这是……这是炼药?”

    红衣精灵俊美的脸庞上满是惊讶,那种抑制不住的惊讶让他有些难以置信,就连曾经统治世界一个纪元的精灵现在都没有几个人会炼药了。

    而眼前这个树妖冕下的神眷者居然拥有这种能力?

    第一次制作就成功了,要知道,红衣精灵所知道的那位精灵老祖宗,也是一个药剂师,怕至少需要二十份的药材才能够制造出一份药剂呀!

    眼前的神眷者真是有神灵庇佑,一次就成功了。

    王浩对于这个作品不是很满意,因为他发现系统和现实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是没有办法与他现在的能力所填补的。

    按照游戏中的做法,一颗蘑菇两个凝胶扔进桌子上的烧杯里,然后咕嘟咕嘟的冒烟,直接就可以出来两瓶量的药水,将两瓶药量的药水倒入两个瓶子里,就是两瓶微量生命药水。

    而现实就是,当王永浩上一次用上述做法来操作的时候,桌子上的瓶子直接就炸了,蹦得他满脸花……

    把当时窥屏的树妖乐的一口生命精粹都喷到了屏幕上。

    于似乎在第二次,王永浩就尝试着将一个蘑菇都分开来两份,甚至像做菜一样,去掉一些硬的部分,并且清洗干净。

    果然,两份之中有一份就成功了,另一份依旧被宣判失败。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的第二天,树妖再见到他时还专门说了一句,“原来你也不是那么妖孽。”

    那言语之中,眉眼之间的笑意让王永浩一瞬间就明白,原来自己昨晚的事情都落在了这树妖的眼里。

    他这才明白,原来树妖对他的兴趣远比他自己想象中的要大得多,也许每时每刻都在监控之中。

    不过就此他也想开了,毕竟他有系统作为后台,他能作的东西,一般来讲,树妖根本看不上,但如果树妖都做不到,那只能推说一句,我们来自不同的世界就可以了。

    思绪重新回到这两瓶药剂上,完重复之前的步奏,第二瓶药剂依旧在剧烈的白气之后变成了一潭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暗红色药水。

    看依旧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也将药水倒进瓶里放上瓶盖儿。

    “这一瓶是失败了吧?不过您居然能制作魔法药剂也相当了不起了,可为什么要将这失败的废品也倒入瓶中呢?玻璃瓶多贵呀!”

    红衣精灵仗着跟王永浩混的熟,才敢在这个时候张嘴说话,其他几个精灵已经被震撼的不能说话了,因为这是一个活生生的药剂师啊!

    就连之前王永浩明明曾经多次使用魔法药剂,也没有人认为他自己就是一个药剂师,都认为他捡到了前人的遗泽。

    一个活生生的药剂师究竟是怎样的价值?对于这些普通精灵来说,可能还不算特别的清晰明白,但对于像树妖这样的半神来说,已经可以清楚的界定,一个活生生的药剂师只要没被扼杀,足以把一个普通的小兵拱成一个帝国开拓者。

    这是有前朝实际例子的。

    至于他将一瓶废药装进瓶子的行为,在树妖这个层面的人来看是可以理解的,这就是一个有大情怀的炼药师,在承认自己制作出次品的时候做的一个必要的警醒自己的行为。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的事,王永浩之所以还收取着一瓶废品,并不是为了彰显一些情怀,或者是尊重自己的手艺,他不是在用一个“昂贵”的玻璃瓶子作为锻炼自己手艺的代价来告诫自己。

    因为在这瓶药的瓶塞塞住的一瞬,系统也是有提示的:

    获得微量毒素药水×1

    是的,系统对微量生命药水的描述是:使用后回复50生命值的消耗品,吃上食物或药剂之后需要冷却时间。

    而系统对微量毒素药水的描述是:使用后持续掉落50生命值的消耗品,吃上食物或药剂之后需要冷却时间。

    也就是说,他虽然没有成功的制作出昵称为小红瓶的微量生命药水,但是他也算是制作出了一瓶有毒的药水!

    在那些精灵们震撼的目光中,王永浩随手将这一瓶,成功制作出的微量生命药水扔给了红衣精灵。

    “给他吃上,看着他这个猪头就烦!”

    精灵们虽然对这一瓶药剂给这样一个家伙吃上感到惋惜,但也知道这个猪头必须得恢复成熊头,因为接下来树妖的事情里需要他。

    男爵虽然已经瞎聋,但是不代表他感觉不到前面有一阵阵生命气息的膨发,他虽然不知怎么了,但递到他嘴边的这个瓶子,在瓶塞扒开之后,那浓郁得让他感到惊讶的生命气息正灌注他那已经没剩几颗牙的嘴里。

    生命药剂就是么厉害,不管你受了多重的伤,恢复你只跟你的血量有关系!

    而王永浩恰巧可以看到这个npc头顶的血条里血量仅仅掉了43点。

    而它的生命值上限,比在场的每一个精灵都高,有足足230点,和那个爱丁顿伯爵比起来也差不多少!

    果然是人种的优势啊!

    药水灌下去之后,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断掉的牙齿在咯嘣咯嘣的骨骼生长声中,一颗颗重新长了出来,它掉的鼻梁骨不知被什么外力扶正,塌陷在脸颊肿胀的苹果肌都恢复原状。

    可实际上,内里的颧骨叠骨下颌骨的粉碎性骨折,也都已经恢复如初,白瞎了那只眼睛视网膜生生的重新长了回来,因为眼眶塌陷而遮挡住的那只眼睛,肿胀的皮肤和眼皮重新恢复原状,塌陷的骨骼复原,眼睛也能睁开了。

    两只不住流出鲜血的耳朵已经停止流血,中耳的溃烂恢复如初,鼓膜也长了回来。

    眼看着这个家伙,除了脸上有些狼狈,有些脏有些血迹之外,跟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只要在搁到水里泡一泡应该看起来和白天时的样子是一样的了!”

    红衣精灵看似无意地指了指男爵脚下那一滩混黄的屎尿,他其实说的不是脸上的污迹,而是他身上的。

    “算了,你要是把圣泉污染了,孩子们去哪游泳去呀,到时候让他们找你,你看你能承受的住吗?”

    其他几个精灵打趣两句,而这个男爵也羞愧的低着头。

    王永浩仔细的端详着这个男爵的恢复,突然间有一种荒谬的想法,如果他真的有机会回到地球,如果他能把这个药水在地球还能做出来,那么恐怕他会在夜场里专门找那些网红脸请她们喝上一瓶。

    就是不知道那些网红脸第二天早晨睡醒的时候,身旁的人会不会一脚将她们踢飞?

    复原咯!恢复的可不仅仅是样貌哟!某些曾经撕裂的也都已经完完的长回来了吧!

    那是第二次青春哪!也许那些人就算是知道王永浩做了这一切,也许不会把他恨的想让他出门被车撞死吧?

    关于地球的回忆,仅仅是偶尔他拿出来的调侃,因为他有种感觉,自己恐怕是永远都回不去了。

    他在一边凭空感叹,可那个名叫霍顿·法尔塞佛的男爵却已经震撼的不行了,因为刚刚治愈他的是一瓶药剂!

    如果仅仅是一瓶药剂的话,虽然价格昂贵,但不至于让他越琢磨越震撼,他真正震撼的是这个带着黑色宽檐高礼帽、穿着草裙、翘着二郎腿,某些东西都有可能被他看到的怪异男人居然可能是一个药剂师的事实。

    山雄武勋经过了百十来年的蓬勃发展确实依旧有绝大多数都是土豹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一心想要取代爱丁顿伯爵的霍顿·法尔塞佛男爵也是!

    他恰巧是那些明白药剂师究竟代表着什么的普通下层贵族之一,他曾经无数次幻想着他,如果能够像人类联合王国建立前的那个人类帝国第一任帝王那样,有一个美丽软萌的药剂师小姨该有多好!

    所以他明白,眼前这个树妖的神眷者,被他不认为仅仅是个看门人的怪人,真的是一个世间难得的稀缺资源!

    加上恐惧,加上羞愧,加上震撼,霍顿男爵似乎有些明白,他很多事情想错了。

    他现在不奢求被眼前这个人原谅,只希望能够淡化对方对他的厌恶就好,作为一个能屈能伸,心中有愿望的底层贵族,他非常希望获得这样一个强大的药剂师的帮助,至少,不能让这个强大的药剂师烦他而造成不必要的阻碍。

    男爵谨小慎微的看着眼前的人,想听听他究竟有怎样的说辞,无论对方让他做什么,他都必然尽最大努力去完成,因为这是一个药剂师啊。

    他就说是不想尽力的巴结也绝对不能得罪,因为想巴结的人能从十万大山起点排到,人类王国尽头,如果不是腐化之地实在太危险,绝对不能站人,他们能从大陆的南端排到最北端,而不用这么斜着排绕过腐化之地。

    更何况这位拥有伟大远景的男爵本身就想竭力巴结这个药剂师。

    一个真正的药剂师能够制作的药剂绝不仅仅是一瓶微量生命药水的,但如果不能制作其他药剂,微量生命药水也是制作不出来的,所以只要你能提供足够的材料,你就是要一瓶屠神药剂,药剂师都可以为你努力。

    男爵小心翼翼的,而王永浩根本没有关心他的情绪,因为他发现自己基本上,算是用另类的方式折服了这个家伙,已经不再需要去骗了,直接说就可以了。

    他似乎没有想到,一个药剂师居然有了这么重要的分量。

    “看来对这个世界的历史了解的还是不够透彻呀,这基本功做的太次了,真的需要努力。”王永浩如是想着。

    “行了,都别慎着了,现在都快半夜了,抓紧收拾收拾睡觉吧,明天我们得启程了,你不是想让树妖去参与那些家伙们开的一个什么会议吗?树妖大人绝对不会亲自去的,由我代替你觉得够分量吧!”

    他说前半句话是对那群精灵说的,后半句是对这个屎尿一裤裆的男爵说的。

    男爵赶紧忙不迭的点头啊,这是一个药剂师啊,他虽然不是半神,但是绝对足够分量了。

    其实经过之前的“交流”他已经死了能够邀请树妖与会的想法,现在绝境之中,突然之间有了如此巨大的转机,足够让他兴奋不已的。

    看着高兴的不行了,这个家伙王浩突然间感觉之前一分功夫有些白费了,只要拍出自己会作药剂这事儿,眼前这个高傲的男人就恨不得趴在地上舔他踩过的鞋印儿里的尘泥。

    “这种行为算不算是再一次的复刻了之前建筑师的事情,这样的事真的很少做呀,看来跟树妖他们已经不必要遮掩了,因为没人会向外泄露,毕竟树妖只要还庇护他一天,他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但是对于这些外人还是少露手艺的好!”

    王永浩如是想着,便也点点头,故作高傲的转身离开了,其实他离开了这个树屋后,也没再管这群精灵如何安置这个男爵,他是直接去上树妖了,因为他感觉他需要一双长耳朵,和一个漂亮的不变雄雌的面容。

    “我要一个精灵的样貌你能做到吗?”

    见到树妖的第一句话,他就是这么说的,“我感觉我之前在爱丁顿伯爵领玩的那一出建筑师,现在好像又漏了!”

    树妖看了看他,拿着一瓶玻璃杯中装的翠绿色如同群星闪耀一般的生命精粹,抿了一口。

    厚重的空气刘海下是饱满的额头,额头之下眉肱骨上,一双俏皮的长弯月眉轻轻的挑动了一下。

    “行啊,描绘一下你想要一个什么样子的。”

    这件事情上他还真就早有准备,他想起了当初看到过的对于索伦化身的天赋宗师安纳塔的形象描写!

    “我要拥有在精灵之中都称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绝美容貌,淡金色的长发,优雅的气质,甚至因为面容都有时容易让人忽略了我的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