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94章 圣·斯图亚特(第一更)
    狮鹫在天空之中飞了五天,每到夜里,王永浩都亲自出手,建筑一个坚固的可以蒙头大睡的庇护所。

    一开始的时候,那个随行的霍顿·法尔塞佛男爵仅仅是震惊于王永浩像换衣服一样换了一副样貌。

    同样也因为这个面貌而感觉到疑惑和惊讶,因为这样子实在太美了,不禁惊呼于这美合乎精灵的审美观,人类的审美观也自然被碾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可直到第二天安置的时候,强壮的山熊武勋从远处呕吐回来的时候就稍稍早了一些,他的身体很快的适应狮鹫在天空之中颠簸的飞行。

    这个即晕高又晕“鹫”的骑士蓦然发现,原来他们每次落脚的地方都不是事先就已经安置好的,这些庇护所居然是那个药剂大师亲自安置的。

    那建筑的速度之快,居然让他想到了一个人,“药剂大师真是了不起,不仅仅会做药剂,还有着一手实力,看起来都快赶上那个神级建筑师了……”

    刚想到这儿,两个精灵便从后面揽住他的肩膀,用一种友善的让他骨子里发寒的目光看着他。

    思绪回潮,在前方引路的霍顿·法尔塞佛男爵没来由的打了个激灵,也不知是被高空寒风激了一下,还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与其说他骑狮鹫还不如说狮鹫驮着他,他艰难的减慢速度,让后面的狮鹫群跟上之后指着远处视线极限的一片建筑群汇报:“我们快到了,那里就是目的地!”

    狮鹫的智商很高,至少他们可以完理解人类通用语,所以很多时候根本不是人在驾驭他们,仅仅是在告诉他们要这样做。

    狮鹫听凭命令,向着这一片建筑群侧面的山谷过去。

    斯图亚特城,又称圣城,圣·斯图亚特家族龙兴之地,坐落在这一片葱郁平原唯一的高山旁,城内最高的建筑并不是城堡的主堡,也不是神庙教廷的异端裁判所,而是一个人的纪念堂门前几十米高的铜铸巨像。

    在这一个殖民地短短的历史上,如果真的在让整个人类历史中留下什么印记翻起什么浪花,那么首推的便是圣战公社创始人圣·斯图亚特。

    严格意义上来讲,圣·斯图亚特这个名号并不是个人名,圣是神庙教廷为了体现尊崇嘉裕的贺号,斯图亚特说白了就是个职称!

    要想说明白,这个人究竟要什么牛掰的就必须得从圣战公社说起,从人类征服这个大陆这短短的历史前百十来年说起。

    那个时候,恰逢爱丁顿六世祖带着骑士团与寒霜女王的信徒作战,异端裁判所的枢机主教派遣枢机执事前来督战。

    而派遣前来的就是神庙教廷整个人类枢机团中最为小透明的一个枢机执事,可见当时对于这个大陆的战局,整个神庙教廷的高层有多么的不重视。

    对于普通的信徒来讲,神庙的各个教宗和教皇是高不可攀,绝不可能接触的到的神仙人物,而人类联合王国本部加上诸多的殖民地,真正起到决定意义,行使绝对权力的就是这些枢机团的成员。

    作为教皇得力助手和顾问团的枢机团分为三大等级:枢机主教、枢机司铎及枢机执事,从前到后每一个级别之间,阶级等级如同天渊。

    而由于枢机团上至下每一个成员穿的都是红衣,也都被普通信众称之为红衣主教,加之他们的红衣,从普通形制上来讲区别不是太大,所以一般事由指派的都是级别最低的枢机执事。

    庞大的教廷臃肿的机制中,即使是枢机执事也拥有着巨量的人数,其中壁垒森严,关系盘根错节,被派来的这个枢机执事是一个已经接近七十岁的老者。

    七十岁的年纪,依旧是一个枢机执事,对于普通信众街上来讲,他的成就斐然,而对于真正教廷权力阶层入门级的枢机团来说,他就是个失败者。

    之所以这么大的年纪,还没有养老,还会被派出任务,也许就是因为他长的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看起来是那样的符合教廷宣传时需要的正面形象。

    否则,这么大的年纪应该早已经退出枢机执事的行列,在某个教区做一个主教牧师了。

    这个不得志的家伙平平无奇的一生本留不下任何痕迹,到也算是因为圣·斯图亚特在整个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教廷的记录之中,清楚的写着:红衣主教前往太阳岛战区,路遇圣·斯图亚特,亲为其洗礼,圣·斯图亚特宣发初愿,履任斯图亚特一职……

    至于为什么这个红衣主教连个名字都没提?你想一想圣·斯图亚特连名字都没留下,何况他这匹千里马的伯乐!

    斯图亚特,这个职务不知道是出于哪一任教宗的家乡俚语,这个职务怎么描述他是做什么的呢?就是一个长相干净俊美,符合教廷主流审美的金发白肤高挑男子,在战争时期跟在负责督战鼓舞士气的红衣主教身后,用肚子上绑着的托板顶住自己举着的巨大十字架的握柄下端……

    没错就是一个举着十字架的……仪仗队员,类似于我国古代战争中扛帅旗的,……

    当然也有不同,我国古代冷兵器战争之中,帅旗拥有非凡的意义,扛帅旗的人经常是敌方斥候射击的目标,一面帅旗就如同近代战争的一面军旗一般,有着非凡的意义,可以说一面旗就是军队的魂,所谓斩将夺旗不外如是。

    而这个斯图亚特就纯粹类似个“执戟郎”了,连刀斧手都算不上,纯粹的仪仗队,跟那些提挝持钺的仪仗队员是一个概念,是红衣主教的“排面儿”。

    而圣战公社的创始人圣·斯图亚特就是这样一个挂着牧师身份的仪仗队力工,而且能干上这个职业纯粹是因为长得高长得帅。

    这个和历史记载上的还不一样,那个连名字都没给留的历史记载都算是美图秀秀之后的效果图。

    实际上,那个连名字都没留下的红衣主教,真是穷透了,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只身单影的来到这片大陆督战,说白了,干的就是一个抗战红军里边宣传干事的活,只不过他手里没拿着快板,没拉着二胡。

    按说就他刚登陆时的这个状态,他连一个红衣主教的排面都撑不起来,因为他的队伍里至少还缺三个人,一个是给他打幡儿的,呃,一个是给他扛着十字架的,一个是十字架,一个是一身红衣。

    对,说了他是真的穷,所以他在路过猪鲨公爵信徒控制的无尽魔海的时候,所交付的船费就是那个巨大的十字架和一身红衣。

    而且还因为当时的战局原因,他根本没有从猪鲨公爵信徒控制的位于沙海之中的自由贸易港登陆。

    那里是敌占区,绝对中立的鱼龙公爵是任何一个还敢在无尽魔海上航行的神灵及其信徒都不敢惹的存在,所以,虽然说那里是敌战区,但是可以上岸,但一个太阳神庙的红衣主教如果说在那儿上来,恐怕会瞬间冻成冰棍儿。

    所以,他是在位于如今的爱丁顿伯爵领最东边的那个海湾上的岸,跟这个老绅士想象的不一样的地方出现了,他的到来没有任何人迎接,这个穿着一身单衣的可怜老者除了一身优雅的气质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过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作为海洋霸主的猪鲨公爵信徒的盖伦舰队登陆前,没了红衣的老红衣曾经看到过打鱼的小舢板。

    于是上岸之后,这位红衣主教就奔着沙滩走了过去,向着那打鱼的渔夫熊要询问一下,怎样能找到最近的教廷骑士团?

    然而,当它衬着,夕阳的余晖看到那个,渔夫的样貌是突然间觉得,自己想要来到这个大陆在寻找一个斯图亚特的想法无比正确。

    这一瞬间,他觉得是神灵指引着他找到的这个人,而绝不是因为他根本支付不起第二个人的船票,也绝不是因为那些俊美的小哥哥没有一个愿意来这个不算主流的交战区。

    七十多岁的老主教就如同是一个阅吗无数的老骑师,一眼相中了这匹千里马!

    “你信奉太阳神庙吗?”

    这句后来激励了无数圣战公社新进成员的烧脑鸡汤起手式就是两人必然记入历史的见面的第一句话。

    一个除了长的帅,唯一的技能就是开船和捕鱼的普通信徒就这么被他眼中高高在上的红衣主教提拔成了斯图亚特。

    举着用他的小舢板龙骨改装的十字架,穿着用白被单改装的长袍,跟着用红被单改装红衣的红衣主教就混进了爱丁顿骑士团,嗯,当时叫教廷日光圣骑士团。

    如果仅仅是这样,他没有资格让他的家乡以他的名字命名,更没有资格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一个圣字。

    按照圣·斯图亚特自己的回忆录记载,当时他其实是已经,丢失了船桨,迷失了航向,被海边的涌流冲到了遇上红衣主教的地方,之所以能遇上,还是他迎着那艘巨大的盖伦级战船想要求救。

    而见到红衣主教之后,就展开了他传奇的一生。

    他最大的传奇,莫过于在那一场凶险莫测的城堡争夺战中发生,在那个年代,位于橡木镇和爱丁顿军堡之间有一个庞大的冰封堡垒,这个堡垒是寒霜女王在腐化之地东侧最大的一个堡垒,爱丁顿骑士团,也就是当初的教廷日光圣骑士团围攻这个堡垒整整三年时间。

    骑士团曾经多次登上城头,两次占领堡垒的一半区,但是又两次被赶了出来,在那场战斗中伤亡越发惨重的骑士团开始有了医院骑士团国的雏形,能够偶尔借用太阳神的力量,施展神术的牧师开始出现。

    斯图亚特的工作显然也不仅仅是扛着十字架了,骑士团围攻冰封堡垒三年,他就在这里呆了整整三年,完成宣发初愿之后三年矢发永愿,成为真正的牧师。

    他当然也需要承担去施救伤员的任务,因为当时的圣骑士团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那种见到阳光就可以恢复伤势的本能。

    其实如果造正常的途径继续发展下去,凭借如同老枢机执事一样帅气的面庞,大概用个十几二十年时间,他也可以领受铎品成为枢机团最外围的成员。

    然而骑士团一次攻城失败之后,寒霜女王的雪人军团反突击了四个围攻大营中的东门大营。

    而当时的东门大营之中,主要集中的就是伤员,作为跟随军团的役夫手持的木槌和镐头是他们唯一的抵抗武器。

    在满城伤员,城墙又不够高大的情况下,早就已经算准了这里没有守备力量的雪人军团轻易的突破了城门,一面倒的屠杀开始。

    由于这里的伤员都以步兵为主,根本没有多少骑士的伤员还在这里,想要反抗的伤兵都没有多少反抗的能力。

    牧师们在枢机执事的带领下一直在后撤,这些只负责貌美如花的美男子们战斗力方面就是渣,对比那些单对单可以秒杀日光圣骑士团骑士的雪人,他们毫无战力可言。

    雪人们似乎也并不打算直接攻击这些看似毫无抵抗能力的异教徒神职人员,他们在抓紧补刀伤兵,几乎每一个伤兵都被杀了,就连只穿着号衣拿着工具的役夫都被杀的四散奔逃。

    人在异常惨烈战事结束的黄昏之中从一个大营之中被驱赶出去,在这秃鹫满天飞,企鹅遍地跑的战场之上,就等于是死了。

    等到雪人彻底将战场压缩到还在扩建中的大营工地时,想要活捉这一个营地之中部神职人员的目的已经是昭然若揭。

    这个时候算上七十多岁的老美男子,在场三百多个美男子有一个算一个怂了!

    他们本就不是战斗职业者,他们就是辅助治疗,蛊惑老百姓,调戏调戏教区内的妇女,这些事情做起来还说你驾轻就熟,特别是最后一样。但是你让他们战斗,特别是面对这些强大的能够一个抵十个的雪人的时候,怂是一种通病。

    但似乎只有一个人,他没怂,那就是加入到整个教廷大家庭之中不过三年,从来没在地方呆过,始终在战区面对这场艰苦卓绝填油战,培养了坚毅的战斗品格和坚定信仰的圣·斯图亚特。

    他随手拿起了一把放在地上的木槌,右手拎着这把锤头堪比德国黑啤木酒桶的大号的木槌,左手拿着自己的那个小舢板龙骨改成的一人多高的包锡木头十字架。

    站在了一众牧师们的身前,大声喊喝:“我们是神的子民,虽然我们不是战斗人员,但是我们能让对方俘获这整整一个营的之中所有神职人员吗?我们不能在他们的冰雪之中忍辱偷生!”

    这一番话说的那些个无比恐惧的牧师们更加恐惧,但是也算是让他们明白了,已经走上了绝路,没有别的余地了,牧师们只有背水一战,才能让自己死得像一个人样。

    因为在这一场神战打到现在,几乎每一个太阳神庙的信徒都知道寒霜女王喜欢集邮,没错,就是这种类似收集邮票行为,被称之为集邮。

    不过他收集的邮票比较特殊,他收集的是敌对势力的活体标本。

    寒霜女王最喜欢的就是把跟他对立的神,半神,甚至是次神活活冰冻起来,却保留他们思维的活跃,放在自己的王宫之中观赏。

    上行下效,作为女王信徒的寒霜军团也有收集对手完整尸体甚至是活体冰冻的习惯。

    之所以不干掉这一群牧师,明显是要来一次从上到下完整建制的神庙神职人员冰冻群像。

    被寒霜女王冻住的敌人受其自身寿命的影响,很多都是永恒的被冻在了寒冰女王的王宫之中。

    而寒霜军团的手艺就差的多,除非是是冰冻的时候有寒霜女王的赐福,否则的话,被冻住的人大概就是保持意识清醒,忍受了大概一个月左右的痛苦之后,生生的冻死我去。

    面对这种死法,还真就不如拼上一场被活活打成碎片,或者打死当场来得舒服得多。

    所以包括那个枢机执事在内,所有的牧师居然是以这个年龄最小,职位最低的年轻人为首,捡起身边能够捡到的“武器”,开始准备反击。

    而在这一片没完工的工地上,最多能见到的工具居然就是木槌,一群准备拼死一搏的牧师们穿着以经不算洁白的亚麻长袍,灯芯绒裤子,手持大号木槌,向着那群围着他们的雪人军团发起了反冲锋。

    他们的信仰如意达到了,个人生涯之中最为虔诚的一次,每一个牧师都在祈祷,如果能够让他们拥有像骑士一样的眷顾,拥有战斗的力量,那该有多好?

    于是乎,治愈术被用在了木槌之上,高高翘起的身影如有神助向下劈砍的木槌,除了木质的原色,居然散发着圣洁的白光。

    “惩戒!”

    圣战公社一系牧师的第一个攻击神术就此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