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98章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啊!(第二更)
    会议室的地点居然不在主堡,也不在教堂,会议的地点依旧在这个可以称得上是场第三高的建筑,异端裁判所之中展开。

    进入会议室,王永浩看的都是半熟脸,因为他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回树妖要给的时事资料。

    他看了很多次,这些人类贵族们坐在一起商量怎样对话爱丁顿伯爵,然后又有小团体在一起商量怎么对付老牌贵族,又有小团体在一起商量怎么对付教廷……

    总之,这些人之间每一个人至少都代表着三四重身份,互相之间势力犬牙交错,你争我夺,却偏偏在一起还能其乐融融,表面上都看得过去。

    这也算是王永浩认为非常神奇的地方!

    因为他看到这一伙十三个人,至少能分出大概六个不同的利益配置,互相研究着除了在本配置之外的人是怎样怎样的不堪,而就是这样,十三个人居然坐在了一起。

    而他们所坐的位置也很有意思,这是一张掐头去尾能坐下26个人的长桌,算上最中间坐在长桌子另一端头的圣·斯图亚特,一左一右两两,相对坐了十二个人。

    而中间空余了十二个座位之后,王永浩坐着的长条桌椅的最另一头主宾位。

    这一下子,十三双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他不服就等着他来讲述一下树妖是怎么安排,对于爱丁顿伯爵的抑制行动的。

    互相通名王浩也仅仅是对每个人点了点头,然后就坐在那里看着这十三双盯着他的眼睛不说话了。

    大眼瞪小眼的情况只持续了不到三十秒,没资格坐下的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赶紧出来打圆场。

    “安纳塔尊者,我们伟大的教宗圣·斯图亚特非常荣幸能够得到树妖冕下的支持,现在是否能够请您讲解一下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树妖冕下有怎样的计划?”

    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将目光再次聚集在王永浩的脸上,似乎在等待着他,给出一个他们想要的答案。

    毕竟听到那男爵的回报,整个交流的过程中,男爵从来就没看到过树妖本人,都是这个神眷者出面交接的,也就是说关于树妖方面的口盟也好,承诺也罢,他们还没一点儿都没有得到。

    也就是说,这些精灵虽然来了,但树妖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们现在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精灵的钱了,也许仅仅是出于礼仪,并不能算成,他们是得到了支持实证。

    见到所有人都盯着他看,王永浩笑了笑说:“你们要做什么我主不是很清楚,所以让我来问一问你们要做什么,然后再带回去答案,由她再做定夺!”

    没错,树妖在他前来之前找他商量,两人商讨出一个最基本的策略,就是拖,摆出一副你说什么我不知道,我得回去问我的主,……

    就用这种方式生生的拖着他们,看看在这件事情当中,人类究竟愿意出多少血,来请树妖出手抑制伯爵的扩张。

    但是就算是,树妖去抑制了伯爵的扩张,对于树妖来说也不过就是多了一个敌人而已,树妖雨林所处的局面将从一面面对腐化,另第一面面对盟友变成腹背受敌。

    毕竟,两人还是邻居,如果现在动手,就是把一个还算面上过得去的邻居变成了敌人而已。

    而对于这些既得利益者,他们得到了什么呢?是一个没有扩张没有变得更加强大的武勋贵族,树妖却要为此“买单”,凭什么?

    对于他的这种态度,让负责沟通的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顿时脸上的汗就下来了。

    事情果然向着这个秃顶牧师所设想的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他赶紧站出来继续询问:“冕下就您起来赴约的时候,并没有在交代一些什么吗?”

    责任是需要厘清的,树妖想推卸责任,现在去推脱是不明白被叫来做什么?这个问题就落到派人沟通的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身上了。

    这个修士已经接近五十岁的年纪了,他今年很有希望再向上迈进一步,而如果这件事情最终责任落到他的身上而不能成行的话,或者说仅仅是树妖把她自己不想有所作为的责任推脱到他沟通不利的身上的话!

    那么,估计做一辈子枢机执事是罗门多·阿吉拉姆最好归宿和最高成就。

    毕竟不是每一个红衣执事都能碰到圣·斯图亚特,即使碰到了,也不过就是一个早在百十年前就已经病死,在历史上连名字都没留下的下场。

    作为心有野望的家伙,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绝对不甘心自己经手的一次重要事件就以这样方式的结束,所以他必须得问。

    而对于他的问题,王永浩却摇了摇头,他不再装傻,而是反问出了犀利的问话。

    “我主要我问清楚你们让我们出手究竟是为了什么?不是表述的不够清楚,我们清楚的知道你们需要伯爵领,我们的邻居爱丁顿伯爵没有机会继续强大的发展下去。

    实话实说,我们也不需要一个太过于强大的邻居,但是,问题不在于这!

    问题在于,如果伯爵领不变的强大,谁是既得利益者?谁会获得更多的收益?

    树妖雨林不需要不被怪物攻破的墙壁,因为树妖雨林本身就不会有怪物进行攻击,所以你们这些事儿本就跟我们没有关系!

    你们关心的东西不是我们关心的点!”

    这一番话说得众人沉默,在场的十三个人之中,有七个是这块大陆上老牌贵族的代表,而剩下的则是这块大陆上教廷的高层。

    面对王永浩撕去伪装直面主题的问题,这些人确实有些不好回答,接受不住。

    当这些与利益相关的东西血淋林的撕碎摊开伪装的表面来看的时候,他们只能看到自己的丑恶以及自己急于遮掩的东西,被肆无忌惮,拿出来谈论。

    在场的老牌贵族都感觉王永浩不够优雅,有些厌恶的看着他,令他把所有人藏在背后的那一套潜理论直接摊开了,这是众人不适应的地方。

    当然依旧有那心怀侥幸不愿承认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最紧张的还是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因为他负有没有教会眼前这个精灵人类贵族宫廷礼仪的责任。

    贵族之间的事情从来没有摊开了直说的,因为那会显得这些贵族太过于肮脏和粗鄙,甚至于连那些普通的贱民都比他们来得高尚。

    “我不认为你说的东西有事实依据的!”修士有些羞恼的沉声提醒:“我们没有抑制爱丁顿伯爵的升爵和扩张,现在他似乎已经背弃了信仰在做一些特别危险的事情,他已经无端端的攻击了邻居狗公,额,诺兰公爵的领地!

    难道说树妖冕下作为这一方水土的守护者之一,能够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吗?

    确实,有传闻说他和一个魔鬼达成了交易,让他的城墙不被邪魔侵害,也确实有人逐渐地证实了这个传闻。

    难道这诸多恶行和预兆还不能让树妖出手去抑制这个已经逐渐堕落的家伙吗?我们对他的针对行为仅仅是想要试图拯救他的灵魂而已,让它重归神庙的保护和眷顾,重新归于自己的信仰!”

    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声音低沉而富有感染力,痛心疾首之中还带着一种深深的责任感。

    听他的话,在场的所有大佬们纷纷点头微笑,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行为都是那样的高大和正义,连自己的形象都变得更加高大了,他们才猛然间发现原来自己所作所为是这样正确的一件事,只是之前其他人甚至自己都不能理解这其中的真昧。

    几个教廷的大佬都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甚至两个分管人事的家伙,还专门跟教宗圣·斯图亚特轻声介绍了一下这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的实际和履历。

    王永浩一直做倾听状的听着眼前的这个家伙胡扯,不时还点头迎合,可就是没说出一个在场之人想听的字眼。

    眼前这红衣修士所说的事情,他知道没有一个字是真的,但偏偏颇具感染力。如果他是一个不了解事实的人,甚至都容易被他鼓动了!

    但偏偏就是这番话之中,好几件事的亲历者就是王永浩自己本人,所以他这个一会儿是“魔鬼”,一会儿是引导“爱丁顿伯爵堕落”的家伙真心有点想笑了。

    强忍住笑意,王永浩丝毫不用组织语言的当着这十四双关切的眼神,轻轻吐露出一句让他们失望的话:

    “我主让我询问的问题我不敢有所隐瞒,你们的回答我也必然带到,至于能不能说服我主出手做这等无用功,就看你们的回答能不能让她老人家满意了。”

    一句简单的话把之前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一番连消带打的偷换概念完否定,消融的不仅仅是反问,更是这些人的侥幸心。

    我就要你们给我答案,其他的恕我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