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99章 想借刀,先割肉(第三更)
    PS:出bug了,之前装逼说主角不说话,结果上一章就开始说话了,大家就忘了他装过这个比吧!

    这种蒸不熟煮不烂的态度让人恼火,哪怕外边阳光明媚,圣城的圣光也照不亮这十四个家伙的内心了。

    天窗投下来的光照在长餐桌的正中,桌上花团锦簇的装饰也都在明灭不定的气氛中变的惨败,再没一丝娇艳。

    “树妖冕下要什么条件!”

    从一开始到现在没说过话的圣·斯图亚特开口了,声音是那么出乎意料的苍老,于身形完不符的反差展现出的不是什么反差萌,只有深深的恶寒于激起身鸡皮疙瘩的麻人!

    圣·斯图亚特的开口让王永浩也有些惊讶,因为在确定了这个坐在主位上的就是这片大陆以及附近大陆的教宗圣·斯图亚特之后,王永浩于昨晚特意翻看过关于他的部影像资料,想找出他的特点或者是可乘之机。

    然而看了几乎所有的视频之后,王永浩一度笃定的怀疑这个家伙根本不会说话!

    他从来没看到这个家伙说过一句话,甚至没看到过他有什么表情上的变化!

    这一次,这个和“号称”自己不说话又破例说话的王永浩一样,这个在所有会议视频之中从来没有说过话的圣·斯图亚特说话了!

    他的问题同样直接,抛弃了之前那一串看似花团锦簇的粉饰,用实际行动直接否定了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所做的无用功。

    圣·斯图亚特是一个粗人,至少在出生后前二十年是一个绝对的粗人,虽然他在接下来100多年的执政生涯中位居教廷高位,在整个大陆乃至多个大陆甚至整个牧师行业之中备受尊崇。

    但这绝对掩盖不了他是一个粗人的事实,人说三岁看老,从小到大当了二十多年粗人的圣·斯图亚特现在确实深沉内敛、老谋深算,可是他本身的性格中依旧有着直来直去的粗陋豪爽。

    从树妖的这个长相让他都怦然心动的使者抛出问题之后,圣·斯图亚特就知道,所有的花团锦簇的修饰与遮掩必将化成无用功!

    所以,作为近五百年来最有可能成为一个新晋教皇的教宗,圣·斯图亚特直接问出了撕破所有伪装的问题。

    在他的看法中,既然树妖直接问出问题实质,自然也会告诉他的使者关于问题回答之后应该应对的变化。

    所以他觉得既然树妖没有亲自前来,与使者对话,应该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而不是像使者所说,事事要返回树妖雨林,重新问寻他的庇护者的意愿。

    如果说他的庇护者届时反馈愿意,或者不愿意,恐怕再度反馈回来的时候,估计爱丁顿伯爵已经拿下整个公国,并且继续向外扩张了。

    他的所推理的支点,都是他认为树妖确实是不想看到她的邻居不断向外扩张,不断变强,树妖出手是必然的,只是出手的代价有待商榷而以。

    几乎所有与会贵族都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只是不想付出任何代价或者说不愿意承认他们之间这种交易和妥协罢了!

    然而王永浩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他在来之前和树妖商量的问题核心是:要一个强大起来但是关系还好的邻居,恶了一群看似强大切有了仇怨却本身不是一个阵营的闲人;还是恶了一个没强大起来的邻居,便宜了一群看似友善但根本不是一个阵营的闲人!

    实际上王永浩确实就是这么切实可行的举的例子,虽然这个简单的问题树妖自己能想清楚,根本不需要王永浩去给他举例子。

    一方是根本借不上力也绝对不会给你借力的不同阵营闲人,一个是切实可见的邻居,你不可能灭掉他,因为那群闲人也不会让你灭掉的邻居。

    所以他们研究的结果就是根本不会帮忙,只让这教廷自己去和爱丁顿伯爵内部消化他们之间的问题,因为这种事就好像是一家两口子打架了,你这个邻居跟着掺和什么,你又不是隔壁老王?就是隔壁老王也得避避嫌呢,没打你孩子得呗!

    所以从根本上来讲,树妖和王永浩就没打算参与他们之间的事情,他来这儿就是拖时间,确实如同这群人所担忧的一样,这一来一回,恐怕那面伯爵已经攻下整个公爵领,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已经拥有了更大的战争潜力和发展前景。

    届时恐怕这些教廷的人才发现他们想要抑制住这个伯爵需要更大的努力和更好的借口,因为伯爵现在一切的行为都是师出有名的。

    哪怕是就是为了利益,吃相也不能太难看,否则的话被人攻奸起来,也许是有损太阳神庙教廷的威严的呢!

    思维流转,在十四双眼睛的期盼中,特别是那双正对着他的那双无比笃定的老谋深算的眼眸直视的压力中,王永浩再次让他们失望了。

    就让他们都在等着回话计算利益得失的时候,王永浩又给他们一记棒喝,闷得他们如同落地98K,八倍镜,三级甲,三级包,三级头,……然后一抬头让人一平底锅抽翻了!抽翻了!翻了!了!

    他说的是:“我主在我临来的时候没什么交代,只是让我问明白他让我问的问题,然后回去回报她,在做定夺。”

    “你,你放肆!”

    这群颐指气使惯了的大佬们,突然之间遭受这种戏弄,哪受得了这个,一个个气的够呛,只有一个稍显年轻的张嘴骂了一句。

    “教宗亲口询问,你居然还敢推搪了事?你信不信你的庇护者都要因为你对教宗的轻慢惩罚你!”

    不提这些激动的如同被强行刚交了一般的老头子们忿忿不平,圣·斯图亚特那双饱含智慧的眼神之中,猛的出现一股蛮荒,粗劣的气息。

    这股似乎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气息却将这个“中年人”突显出一种如同刘邦、刘备一般的豪迈与粗鄙。

    他指着王永浩笑着说:“我喜欢你!想借刀,就该先割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