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01章 恕我直言(第一更)
    PS:日常求票,昨天实在是心情起伏太大,写不出来了,我发现我基本上是每三天一个创作周期,一天创作热情特别高,基本上来讲感觉写出一万三千多字之后还能再写一万多,第二天就只能写出一万多,第三天能不断更就是真的努力了。

    十几分钟的路程,快得不可思议。

    虽然两个建筑看起来离得就不是很远,但好歹,也算是中间隔着一个巨大的雕像,处于这城市中的两个地标位置。

    十几分钟的路程,还不如他以前从家走到单位的距离呢!

    对面积没有太大概念,仅从外形上看起来震撼的圣城,现在来看,甚至都不如他家乡的小镇大。

    多说也就十五平方公里吧!

    (在某神本章说看过一个读者说国内最大的高校是十一平方公里吧?

    绝大多数的高校大概就是在8到9平方公里,但是十五平方公里确实没有一个相对大的镇子大,至少我家这个小镇光镇中心街区就75.3平方公里。

    在盛京附近或者来过盛京的朋友可能知道关东影视城,关东影视城占地28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8万平方米,爱丁顿军堡我就是照着这个的面积写的,已经很大了。

    但是依旧不能和咱们在地球上生活的人说见过的建筑群落相比。有兴趣的可以自行百度一下中世纪欧洲城堡大小,你会发现,真是呵呵!)

    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相对来说算不上多大的面积,居然有这样立体的感官,看起来非常大。

    可真的行走其中,就知道也没多大。

    从异端裁判所走到圣城主堡大概划过了整个城市的2/3面积,剩下1/3面积的正中心便是一个巨大的教堂。

    而如果让这三个建筑画成一个等腰三角形的话,主堡对面的不等长短边上就是一个巨大的雕像。

    他本无心观察整个圣城的建筑格局,因为他看到那圣·斯图亚特居然亲自站在主堡五层台阶之上的大门旁。

    王永浩有些明白了这个圣战公社的创始人对抑制爱丁顿伯爵的崛起有多么迫切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切与他无关,而且任何与他切身利益相关的事情,他从来都是持戒备和抵触情绪的。

    来的时候树妖交代得很清楚,拖!

    奔着不承诺,不兑现,不出手,不负责的四不精神,王永浩展开了他第一次“外交”。

    这可不仅仅是开公屏喊两句兄弟就可以解决的,跟这种人老成精的玩意儿玩儿心眼儿,本着的一个目的就是你说什么在我这得不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便算是万变不离其宗,守住了自己的根本。

    “感谢使者不辞辛劳为我方奔走,我在宝库之中备下一些小礼物,希望贵使能够喜欢。”

    圣·斯图亚特操着一口苍佬腔,对王永浩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当然圣·斯图亚特说出的内容王永浩不喜欢,因为他以为这次是像之前一样,让他他挑选的,现在来看,是人就准备好了几样东西送给他。

    他顿时失去了之前那一种捡漏的心态,同时也想起了树妖交代的,要保持住的那种逼格。

    两人简单寒暄,就像里面走了过去,墓园整体建筑模数七十余张戈城堡都有些不太搭调,如果硬要往好形容,他觉得有点像刺激战场沙漠图的别墅区。

    是的,唯一不同的就是所谓的主堡的主题颜色并不是沙黄色,而是青灰色,这种中东土豪风,与信仰太阳神庙教宗,两个身份一结合,反而有一种错位感。

    “这四个盒子里就是给贵使和树妖冕下的礼物,望使者收下。”

    华丽的会议桌上扣着两个深绿,两个浅绿一共四个盒子,这个就有点像火山小视频文玩主播的开宝箱了。

    王永浩看也不看,直接让红衣精灵接了过来,然后就摆出一副我要走了的表情,圣·斯图亚特有点失望,因为他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诺。

    甚至人家连看都没看一眼,打开都没打开,之前准备的那一套宝物震撼,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那个,您不打开……”

    红衣执事也纳闷这人怎么这么没规矩,接受礼物不当面打开表示欣喜的吗?

    “不需要的,都是我主的礼物,我怎能打开,至于您的馈赠,问过我主之后才好打开欣赏。”

    王永浩说着就要走,求援心切的教宗只能忍了,几人再次前进,向着的目的地居然不是教堂而是那个巨大的雕像。

    他们走到雕像所在广场,大小相当于两个足球场的广场是一个转盘,广场中间是那巨大雕像的底座。

    光是底座就有两层楼高,而他们一行人的目的地,就是这个两层楼高的底座,似乎要进行的事情需要一个特别的地方,而这个被众人朝圣而不敢多看两眼的巨型雕像,便是一个非常符合条件的地方。

    “如果强行开传送门,我们需要一个作为引导的装置,这这一整片平原之上,再没有比这圣像更加合适的了!”

    当王永浩一行人进来的时候,一群红衣主教已经准备就绪,他们在地上画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就在这个他们根本没想到的,整个底座是一个广场的广场里。

    二十多个红衣主教按照各自的站位站好,最后由中年样貌的圣·斯图亚特亲自拿着一个红色的瓶子,在地上勾勒出来的沟壑之中道上金闪闪的不知什么东西制成的魔法粉尘。

    一边沿着线走,一边谨慎地将那金色的粉末倒在相应位置上,整个过程看似缓慢,其实不然。

    这个足足有2、30平米的巨大法阵很快就被填满,可王永浩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想着他要出错,他要出错……

    不知道,反正直到彻底完成,王永浩还在向着入口的方向望去,他终于想起了自己这一番很是奇怪的行为究竟是因为什么?是因为他曾经玩过的一个游戏的前导片。

    这个大厅实在是太像那个游戏前导片的那一段动画中的地方了,地上勾勒的金色六芒星也确实跟那个实在太像了……

    那动画片讲的是两个穴居人一样的哥布林将金色的粉尘倒在魔法这个固定的位置上,这个时候法师进来了,其中一个哥布林因为害怕后退了一步,将整个法阵完勾勒完整的魔力线条截断了一下。

    然后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法师召唤了恶魔,却在过程中因为法阵的截断出了问题,虽然召唤出恶魔怪,但却因为没法控制而被魔怪杀死。

    所以当这个教宗一脸得瑟的邀请王永浩走入法阵的时候,他认认真真的检查了每一个沟壑每一个符号,确定每一个凹痕的都被金色的传导粉尘彻底填满。

    而他这一番行为,却让那些牧师们更加得意,他们以为这个作为掌握着魔法种族的精灵在为他们的法阵感到惊奇。

    可实际上,王永浩只是在检查,这个法阵究竟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上来的时候小心点,别把那个法阵踩坏了!”回头对了身后的随从嘱咐到。

    他生怕这几个精灵把地下描绘的东西踩坏了,使得他们不知被传到哪去,或者被时空撕碎。

    而其中一个红衣主教却上前一步,阻止道:“不不不,尊敬的使者,回去的人只有你一个,我们没有办法负担太多的传输单位,如果部进行传输的话,会是稳定性大大降低的,毕竟这是一次临时的沟通。”

    王永浩看了他一眼这个主教,又看了一眼那一脸笑容的教宗,确定他们确实只将自己一个人穿回去之后,点点头。

    转身对着他的随从说:“你们其实就回去吧,沿途的形迹就模仿地龙规则!”

    “是,”

    红衣在内,四个精灵齐声应诺。

    王永浩转身又对教宗他们说:“我回去之后,禀明我主,无论如何让我主开传送门,把我再送回来带话。”

    这么说就是为了防止教宗扣下这四个精灵,等他回来,毕竟堂堂圣战公社创始人,在确定了他会回来这个承诺之后,怎么也没脸扣下这四个随从的精灵。

    可惜,圣·斯图亚特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思路,就根本没有想到树妖和王永浩有多么的不要脸面,他们从来之前就没打算帮你这个忙!

    在这种情况为基础下,耗费这么大财力物力的利用法术将他们送回去,又怎么可能再回来了?

    更何况叫停这帮人根本没听明白王永浩对那几个精灵说的是什么,什么地龙法则究竟是什么意思,也只以为那是自然法典中的某条规则。

    实际上,王永浩一句话就把这几个精灵所有后路都安排好了。

    所谓地龙,说的其实就是鳄鱼。

    与地球上的鳄鱼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世界的鳄鱼真的配得上地龙这个说法,那鳄鱼实在是太大了。

    据说地球上最大的鳄鱼是咸水鳄,最长可达7米以上,最大体重1600公斤以上,王永浩记得有部电影里面就反应过那个鳄鱼吃人的事儿,结果那鳄鱼居然是一对老夫妇养的?

    而这个世界的“地龙”那体型就更恐怖了,体长最少达到二十几米,重量超过五吨都得多的多!

    这种庞然大物,而且浑身都是厚重的墨黄色鳞皮,任谁都得把他和长得差不多的大飞龙说到一处。

    而鳄鱼的特点就是,从水中上岸的时候,无论去哪儿,从哪儿来的从哪回去,所以王永浩说的遵循地龙法则就是让这四个精灵骑着狮鹫按着来时的落脚点落脚。

    因为那是王永浩已经安置好的牢不可破的防御工事,那种建筑是完不可能被破坏的。

    所以,王永浩基本已经安排好了,他们怎么离开,用什么交通工具,什么样的行止节奏,以及路上走几天。

    当然这些东西,太阳神庙的这些牧师们根本就听不懂,哪怕绝大多数的教廷中人都不知道,他们毕生诚信的太阳神庙,其实就由地龙人和羽蛇神作为最底层的魔怪。

    没错,神庙教廷之中最高层是一群魔怪,他们根本没有太阳神的力量,只是窃取了太阳的力量。

    在太阳神庙反出森林女神的统治之前,再它们还没有接触到人类这种可以欺骗也容易被人欺骗的种族之前,他们其实是叫丛林神庙……

    不过这话题又扯远了,利用着太阳的力量欺骗了这些容易被欺骗的人类的太阳神庙生物藏的很好。

    至少除了王永浩这个玩过游戏知道内情的人之外,其他人还不知道,这个只有一些蜥蜴怪也就是自称龙之子的地龙人撑着的神庙此时究竟有多么的外强中干。

    神庙是位于林地之下的地下丛林之中的一个巨大的建筑,那个建筑之中封印着很多更加强大的怪物,不过他们都因为那诸神黄昏的一战,彻底的被封印,除非能够打破驻守世界本源的肉山大魔王,否则永无出头之日。

    怎么能够想象得到这样的一个能够驱除魔怪的圣洁太阳之力的是一群学会利用太阳之力的魔怪发给人类使用的!

    话题又远了,王永浩走进这个金色的法阵,看着法阵中巨量的太阳之力汇聚,一个金色的椭圆大门突兀的出现了。

    而王永浩就在那个大门边上认真的打量着相同的门的光晕之中,看清对面是什么样的景象,他真怕给自己传到什么没有氧气的地方,或直接传进海里活活憋死。

    然而这个金色的传送门对面并没有能够让他看得清的东西,他也没啥可犹豫,就是从心里往外,感到不托底。

    “使者赶快迈过去,法术消耗太大了,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王永浩看着稳定的金色光门,似乎也看到了那细微的抖动,顿时不敢再继续拖延,赶紧移步迈了进去。

    一步之中,门里门外,却似乎迈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循环。

    似乎有无数星辰开始顺时针的旋转,拉起了长长的光线,这些光线阻挠却又衬托着他前进的脚步。

    却似乎就一步,却也是乎迈了很久。

    脚步在落地时似乎一步迈了一生那么久远,后脚跟进来,脸却探出了那光线的螺旋,漆黑底色的光线循环消失不见,满眼都是暗绿色的密林。

    “还是熟悉的沉闷,还是熟悉的湿热!”

    他回来了。

    还没等他看清究竟自己在哪,树妖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轻轻一挥手,那三米五高的狭长金色传送门就破碎了。

    “他们咋样了?”

    王永浩直接询问红衣他们四个的情况,毕竟跟了他一场,也算有些挂心。

    树妖点了点头,用欣赏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算你有良心,看看这个吧!”

    树妖一挥手,一个半透明的淡绿色能量虚拟屏幕出现了,从这个视角来看,这应该是一棵大树的视角。

    视角里四个精灵正翻身骑上狮鹫,准备出发。

    “他们居然连夜就出发了?”

    王永浩颇为疑惑,刚刚猛然间注意到自己所在的位置的光亮,并不是雨林之中夜里能有的亮度,而这几个精灵翻身上狮鹫时的情景也确实是在白天。

    “怎么回事儿?”

    “你很理解不了为什么你是在傍晚出发,而现在却能看到他们在第二天早晨骑上狮鹫回来的视角是吗?”

    王永浩点点头,他当然想不明白了,在他的概念之中,这应该像魔兽世界玩游戏里面的传送门一样拉开了直接过去,时间之间是没有延迟,但现在来看,最起码延迟了整整一夜的时间呢!

    树妖笑了笑,解答疑惑:“延迟是必然会有的通过魔法的手段来企图扭转距离上的缺失,这种行为本身就会受到规则的制裁,所以在这么长途中传输之中,延迟一夜的时间是很正常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一步就跨了整整一夜?”王永浩有些难以置信:“那我这一步跨大容易扯着蛋哪!”

    “你跨出这一步所走过的距离就是一步的距离,但是你折叠空间行进的这么远,所需要的时间就是一夜的时间!”

    听了树妖的解释,他似乎有些难以置信,有些不舒服的整理了一下裤子,才转头说:“恕我直言,既然我们都回来了,那伯爵的事儿咱们还是少掺合吧!”

    “怎么说?你这一趟发现了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