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28章 瘸了的智者
    PS:感觉好像最近的章节有毒吧?那个玩家心态恐怕会成为下一个劝退毒点,但是我不得不说,玩家就是这个心态,不服你们可以看看《我只想做个幕后》,其实基本上所有写网游的这个玩家心态都有,只是我写游戏异界而已。

    ……

    想挖开那个宝库而莫名引发了地陷,王永浩感觉自己是很无辜的,没得到宝库中的东西他是很恼火的,现在被定住动不了,他是很恐慌的。

    但是,这个定住他的人一说话,心里就放松了一半了!

    特别是听出这人是当初坐在一张桌子上跟他吃饭的列夫曼法师,他真的觉得还有转机。

    然而他没去过灾后的地表,没看到那副惨状,他有点想当然了。

    也许王永浩哪怕经历了树妖那里系统的学习,可他的本心还是一个玩家!

    有那个玩家会真的顾及npc的感受,除非是为了走剧情,为了任务。

    也许当他真的看到自己做出的后果,他也会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心怀愧疚和不忍,但是在这之前,他心里没概念。

    面对列夫曼的问询,王永浩想起自己现在的面貌是在哥布林地宫时树妖给他作的那个白人形象,索性也在脑子里快速想着对策。

    “嘭!”

    然而他不回话列夫曼法师可不能忍,一道魔法鞭挞抽在王永浩身上。

    “诶呀我去……”

    伤害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但疼痛是直击灵魂,直透骨髓的。

    “嘭!”

    也不知是不是打顺手了,法师直接就又是一击,疼的王永浩直咧嘴,可想躲却躲不了,只能硬扛。

    连抽两下之后,列夫曼法师才再次提问:“说出究竟是谁让你背弃对类蜘蛛女皇冕下的信仰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王永浩确实没组织好语言,但是架不住这个法师连续多次的提醒他的人设,他是类蜘蛛女皇的信徒。

    “我的的确是类蜘蛛女皇的庇护者,我此行来这里,我不怕跟你直说,没有任何支持者,我身后站着的就是冕下,是他让我来毁掉这座城的!”

    他当然得接着杆子爬了!可列夫曼法师能信吗?

    “胡说!”

    “啪!”

    淡蓝色的能量鞭挞再一次抽在了他的后背上,疼得他一阵抽搐,却偏偏晕不过去!

    但王永浩明白了,他的说法最不可能但是最有可能站得住脚了。

    “我就是听凭女神的指令,这里面涉及一个惊天秘闻,我看你应该是不知情,不要打听!”

    他是咬死这个说法不松口了,因为这是唯一能从这法师手里逃脱一死的可能,打肯定打不过了,甚至连打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固定在了原地。

    列夫曼法师当然不能相信他这个说法,因为只要一闭眼,那灾难之中悲惨的场景还在他脑海中回荡,那绝望的哭喊,那疼痛的呻吟时刻冲击着愤怒的列夫曼法师的神经!

    “不要用你的胡言企图扰乱我的视听,老实交代背后的阴谋,否则唯有一死!”

    列夫曼法师显然不会相信,他再次加持一个固定法术,然后试图将王永浩带回地标,他走到了这个行凶者的正面,看见了他的面容。

    这是一张从没有见过的面容,也没有出现过他说熟知的任何描述里,这是一个没见过的类蜘蛛女皇的信徒。

    列夫曼法师没有吃到任何信息,便也不再打算听他胡言乱语,打算先将他拘回地面,然后再进行审讯。

    然而仅仅是视线的交接王永浩吃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对方根本没有跟他说服,一丁点都没有相信他说出的内容。

    王浩没想明白究竟是什么成为了他们俩交流之间的那个巨大的阻力,但是他知道恐怕法师要将他带回地面了,一旦脱离了这个密封的环境,他就有可能被伯爵的人抓住,那样的话,想要逃开就绝对没有可能的了。

    “不要将我带离这里,一旦出现在地表,会发生你我都不想看到的情景!”

    法师能听他的话才有鬼,手上动作依旧不停,用法师之手将他连人带蜘蛛提了起来,显然就要拉开传送门回到地面了。

    王永浩思绪急转,想找到自己能够翻盘的东西,他突然之间想到一点,赶紧对着法师说:“你不相信我的话?就揭开我的面容!”

    法师闻言一愣,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日耳曼男子,看着他头上没有拉下来的植物覆面锴,又拉开他的罩衣,入眼是一整套用仙人掌制成的身板甲!

    列夫曼法师认真打量他的脸可依旧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索性伸手去撕他的脸皮,居然扯到一层没有温度的皮肤,而且从脸上拉了起来。

    他用力一扯,这皮肤似乎有极大的弹性,再用力,将这张面容从耳朵前扯开一个巨大的裂口,顺着裂口发力,似乎一直延伸下去。

    白色皮肤外表的裂口之中露出了一张黄色的脸,这张脸他认识!

    “你……你是npc大师?你,你怎么?”

    法师有些愣住了,这个曾经在军堡展示神迹的大师突然消失不说,居然又在这里造成如此杀孽,究竟是为什么,他想不通!

    然而,地面上的惨剧时刻提醒着,不需要知道眼前的人究竟是谁,究竟有什么样的内幕,只需要知道他造成了这一切就可以。

    “你当初不辞而别,将爱丁顿伯国拖入了战争的泥潭,现在又出现在这里,出手又毁灭了整个军堡,你究竟是谁,要做什么?”

    见他不再打算将自己直接带回地面,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但赶紧说:“我是类蜘蛛女皇的信徒和使者,之前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确定那个大阴谋,挖断道路修建神迹之墙都是试探!”

    “你在试探什么,你背后究竟有什么阴谋!我们曾经调查过,你所说出来的什么霍比特人出身,纯粹就是个托词!”

    列夫曼法师内心挣扎着,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眼前的npc大师!

    又是这套大阴谋论的说法,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怕会造成上次那种情况。

    可是就这么把他带回地面,又真怕造成神么更坏的结果。

    “这法师居然被你忽悠瘸了,看你怎么折腾,再找你算冒充再信徒的账。”

    关键时刻,类蜘蛛女皇的声音从他的心底响起。

    而列夫曼法师作为一个接近半神的英雄也猛然感觉到了有半神或半神以上的存在正在关注着这场对话!

    他惊讶的看着眼前的npc大师,有些难以置信的问:“你被半神关注和庇护?你不是什么宁芙霍比特人,你真是一个类蜘蛛女皇的信徒?”

    王永浩感激类蜘蛛女皇的帮助,因为类蜘蛛女皇可以不说话的,他现在却有了翻盘的机会。

    “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放我走,可以不参与进这次的大阴谋之中,如果你非要问,恐怕在之后就没办法脱身了。”

    王永浩说话变得强势,然而列夫曼法师却没受他吓唬:“半神我确实比不上,但是太阳神庙不会坐视类蜘蛛女皇的信徒毁灭他信徒的城池!”

    王永浩索性强硬了起来:“你是太阳神庙的信徒?我没听说法师都有信仰了?”

    类蜘蛛女皇的意志始终没有撤走,列夫曼法师不再敢强行将他拘回地面,但也决不能黑不提白不提就把他放走!

    王永浩就是要抛出自己炮制的大阴谋,法师不问他都得说,因为这才是他翻盘的机会。

    王永浩故意做出一幅,求得了女神同意的样子,一副是你非要听的口吻说:“上次我说封堵地狱的入口其实不是真的,我去做另外一件事情,现在已经引发了伯爵突然撤军,圣城的圣·斯图亚特也偃旗息鼓的大变化,你真想接着听?

    我继续说下去,你继续听下去,将来要找你麻烦他绝不是我背后的类蜘蛛女皇,而是其他人!”

    如果王永浩开口就胡说,恐怕这列夫曼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信,但是已经提到了之前说过的封堵地狱入口的事情,列夫曼法师有了几分相信。

    修炼到几乎接近半神的地步,半精灵出身的列夫曼法师又有什么畏惧。

    “你毁灭了我守护的城市,难道想要就这样没有一个交代的就能离开吗?”

    “这是你的选择,那接下来听到的内容请你烂在肚子里,除非能够逆转乾坤,否则永远不要说出来!”

    王永浩又煞有介事的说了一句之后,不等法师催促开始讲起了他自己编撰的太阳神庙史诗。

    “接回刚才的问题,我拿走了整整一条十公里道路的砖块,并没去封堵地狱的入口,如果我想借着这个谎言继续说,完可以说我突然间的消失是因为之前的地狱篇封堵抵抗不住。

    但既然你想听真话,我就给你真实的事实是什么样子的,我拿走的砖头做了一件事,封堵太阳神庙!”

    “简直荒谬!”

    这说法列夫曼法师难以置信:“太阳神庙在人类本域,你凭什么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去到人类本域封印了太阳神庙,且不说你说的东西本就荒诞不禁!”

    王永浩发现这信息不对等的情况,越发有利于他了:“在每一片太阳神庙信仰播种的土地之下,都有一个地下城里地下丛林之中,必有一个太阳神庙的副本,我封印的就是那个副本,这件事情我主类蜘蛛女皇可以为我作证,你也可以亲自下到地下去证实我所说的事情,这件事放到一边不提,我来跟你说说,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是欺负上了类蜘蛛女皇愿意看热闹,索性再一次把他抬出来背书。

    列夫曼法师发现关注着的半神意志并没有任何波动,显然是默认了他的说法,索性耐着性子听他说。

    王永浩笑了笑继续说:“我来到爱丁顿军堡,故意展露建筑能力都是为了试探,而当爱丁顿伯爵将我带入这被我沉入地下的宝库时,我确定了我的设想。”

    “什么设想,别在卖关子了!”

    “这就说,我发现爱丁顿伯爵的一个秘密,他是太阳神庙的怪物伪装的!”

    这话一说,列夫曼法师接受不了了,他大声呵斥:“我与伯爵朝夕相处,我没发现他是什么怪物!”

    “别着急,听我慢慢说,”,王浩准备说的时候就想过列夫曼法师的反应,“我反问你,如果不是我封印的这底下的太阳神庙,为什么在伯爵和那圣·斯图亚特突然就不打了,而且突然消失了?”

    “他们……”

    烈夫曼法是给不出一个合适的答案,因为他本身也在疑惑为什么伯爵这次一反常态的突然消失,而且没给他们任何说法?

    “那也证明不了你封印了所谓的太阳神庙!”

    面对列夫曼法师无力的挣扎,王永浩笑着说:“不要说那些没有用,我带你回去有一个东西可以直接整我说的一切。”

    “什么?”

    ……

    “轰……”

    剧烈的魔法爆震,如同刚刚一场剧烈震荡之后的余震一般,让地面上正在撤离的伤员们无比惊恐。

    这已经是第三十几次震荡了,就连那些赶来支援的骑士们都确定,艾丁顿军堡应该是毁在了一场地震之中。

    他们加快速度撤离伤员,生怕再一次的震荡会引发更严重的灾害。

    而爱丁顿军堡残骸之下,那个下沉的宝库旁边,似乎已经变得歇斯底里的魔法师正在疯狂地用自己最大威力的震荡法术攻击的那面岿然不动的墙壁。

    他那歇斯底里,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自己几十年来效忠的,居然是一个太阳神庙的怪物,这个现实他难以接受!

    他还在酝酿法术,一只长长的刀足点了点他的肩头,那是将蜘蛛网甩射器背在背上的王永浩用四只长长的刀足中的一只点了点他。

    “强横如你是不是也不能对这面墙壁做出任何的伤害?作为最会挖洞的我也不行,这还不足以证明这个宝库是太阳神庙的神庙砖建立的吗?”

    王永浩的问题就像一道催命符一般,不断刺激着爱丁顿伯爵宫廷法师霍夫曼的神经。

    然而,他还是不想放过这个已经对自己产生怀疑的方式,他继续说:“拥有这种建筑能力,为什么他不用到地面的建筑之中?为什么要让他庇护的领民需要面对魔怪的侵袭?”

    “你说我毁掉一座城,伤害了无数人,你知道我封闭了太阳神庙,制止了一场两个太阳神庙怪物,因为争夺人间权利爆发的战争,要救活多少人?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回来毁灭这座城吗?”

    王永浩越说越激动,因为他猛然间发现他把自己的所作所为给圆回来了!

    而列夫曼法师已经不在乎他为什么要毁掉这座城了,毕竟虽然城池之上那些人如此的凄惨,也比不上两个太阳神庙的怪物为了争权夺利而发动战争带来的伤害大。

    但他似乎还是难以相信,这大陆上人人信仰的太阳神庙居然出怪物,而这让两人都为之奈何的墙砖确实存在。

    他虽然想不通为什么伯爵会是怪物,但他绕不过这面墙壁射太阳神庙墙砖的事实。

    “如果你不相信我怕是我在这地方外面建筑了一场你打不破的墙壁,你将我们俩传送进去,从里往外你看看,这是不是原本就存在的?”

    王永浩已经在想要用这个法师来给自己牟利了,他想进一步证实,这个墙砖确实是原本存在的,而让法师传送他俩进去。

    因为他的传送法杖不能传送到他看不见的地方,虽然他曾经来过这个地宫,但是不知为什么在他脑海之中的地图里,这个地宫是隐相的。

    然而列夫曼法师却并没有接他的招,他颓废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说:“不必了,我认得这个地宫墙壁的颜色,我不止一次进过他的宝库,里边也是这样的,我们不必进去再看看了!”

    法师似乎慢慢变得豁达,也许是他想通了什么?

    这下变成王永浩难受了,搞出这么多事情,说到底他想要的不过就是地宫中的星星。

    列夫曼法师不打算带他一起传送进去,求证着墙壁是不是原本就存在的,那他就没有办法进入地宫去摘星星了。

    那可是铺满整个穹顶的星星,就那些陨落星辰如果都制成魔力水晶用来增加魔力值上线,足以让他瞬间秒杀了列夫曼法师这个接近半神的英雄!

    然而现在就是进不去呀!

    王永浩这边急的火上房,列夫曼法师那边似乎慢慢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他沉声道:“我会忘记我今天看到听到的一切,我会继续跟着爱丁顿伯爵身旁,尽力为大陆人民做一些有利的事情,如果真的让我发现他再次做出伤害世界的事情我会出手。”

    在列夫曼法师看来,以前他支持爱丁顿伯爵攻略世界,支持的是一个明君的野望,而现在,在看清了爱丁顿伯爵真面目之后,他以前支持的不过是一个贪图人间富贵,想要在人权争权夺利的太阳神庙中的怪物!

    他能接受神灵以及神灵的次神是非人生物,毕竟人类成为世间的主角就是最近一个纪元的事情。

    但他不能接受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在人间挑起战火的次神在他面前装人!

    严格说起来,其实很容易就可以理解太阳神庙为什么让自己的怪物来人间充当重要职位。

    作为一位半精灵的列夫曼法师虽然消息相对闭塞,但对世界的了解也比普通人类要知道的多得多。

    树妖和类蜘蛛女皇本身就是相当于教皇和教宗这种身份,只不过他们实力更强,直接就是半神。

    列夫曼彻底放弃对王永浩的追究,比较起这一城之人的生死,停止太阳神庙高层被神庙怪物操控肆意发动战争争权夺利显得更为重要。

    于是二人就此分手,列夫曼法师回去作他的爱丁顿伯国宫廷法师团团长,王永浩继续琢磨怎么能进入宝库摘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