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31章 喂食地下魔怪
    PS:5000+大章第二弹!因为明天更新肯定会被耽搁,所以今天尽量多写。

    剧烈燃烧的麻绳飞快地消逝,很快就缩短了将近250到560米的距离,到达了最下端一个骑士的位置。

    灼热的火焰,让骑士没有办法继续握住燃烧的麻绳,而且也是很快就没的握了。

    两百七八十米的距离,向下跌落,谁都得活活摔死。

    记得在地球上的时候有一次座谈会在盛京茂业中心A塔,那300米高的距离,向下看一眼,差点儿没把他吓死。

    当时他就在想那么高的距离掉下来会怎么样?

    现在,王永浩就亲眼看到了。

    随着拉着长声的惨叫,20多个骑士像下饺子一样噼里噗噜的摔了下来。

    “砰砰砰砰砰砰……”

    应了郭德纲早年的段子,二楼和20楼摔下来的区别是什么?

    二楼摔下来是:砰,啊!

    20楼摔下来是:啊啊啊啊……砰……

    按高层住宅管理办法层高两点八米建筑高度的算法,两百八十米是整整一百层了吧?

    小学体育老师竟带着王永浩玩了,所以数学学得不是很好,但他亲眼看到呢,大概其100层楼摔下来的效果是不会错的。

    血浆与肉糜混合着暴裂的甲片四散喷溅,20多个身影之中除了穿紫色铠甲的还算有个囫囵个人行,钢本色铠甲的基本摔散了。

    超过屈服强度的冲击造成的盔甲破碎反而成是一种攻击手段。那爆裂的盔甲碎片四散喷溅形成了大范围的打击面。

    也许是本着一种甲片打不死呢,你拿血涂你一身的心态,所以喷溅的甲片,基本都是混合着肉糜和血浆的。

    也不知是不是那些紫色铠甲的人自重过大,他们居然是先落地的。

    而且这些家伙落地之后都是闷哼一声,身体呈现大范围的骨折的情况下,居然还没摔死。

    这么高都没摔死!

    可是紧接着的这些自身重量稍对轻一些的穿着钢铁本色铠甲的家伙们就对他们这些先落地的造成了二次伤害。

    就是那近乎以自爆的方式将血浆和肉糜以及碎骨头碴子融合着钢铁甲片喷出来打人的攻击。

    得亏王永浩已经走出去很远了。否则的话,都容易打到他的身上。就他身上这一身防御5的植物盔甲,恐怕承受不了这种自爆攻击。

    借着岩浆返上了的微光,眼睛依旧处于负作用状态之中的所谓微光夜视状态之下的王永浩清楚地看到那些紫颜色盔甲的人穿的居然是游戏之中,非常受追捧的陨铁套装。

    “啧啧啧,可惜了,盔甲都摔变形了,基本上来讲是没有任何使用价值喽。”

    综合来讲,这也算是掉装备了。

    然而王永浩并不太敢回去看一看,鬼知道这群家伙是不是真的死绝了,这样突然爬起一个来就够他一受哇。

    他的装备明显照人家差的就不是一个到两个等级的问题。

    虽然已经跑出去百十米远。但还是用四只刀足支撑的身体走了回来,他还没有过于接近那一摊摊血肉,便已经看到了地上有摔出来的装备。

    什么叫红相位剑,什么叫空间枪,什么叫星辰炮……啧啧啧,等会儿星辰炮!

    虽然这些武器都掺杂金属,按照教义他是不能使用,但是这可是星辰炮哇,有星辰炮就必然有陨落之星。

    这一下子他可就激动了,踢开地上那些已经变了型的重型后阔盾,他开始在这地上真一摊摊血肉之中寻找那一个特质的遮光弹药箱。

    只要能找到这个紫绿色的弹药箱,里边必然就得有星辰炮所用的弹药,也就是陨落之星。

    然而他似乎还是有点儿大意了。这些高空坠落摔下来的家伙并没有死干净,其实他是知道的。

    他应该先将这些家伙都补了刀,再继续寻找。否则也就没有接下来那些乱糟糟的事情了。

    四肢刀足在地上戳戳点点的来回扒了,他实在是不愿意让脚沾在这满是血和碎肉的地上。

    那也实在太费鞋了。

    可就在他在这儿来回找东西的时候,突然间,一阵金光闪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许朦朦胧胧中,还是听到了些声音,好像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句,“真言术·定”。

    于是在一片蒙蒙的金光之中他就被定住了,视线被遮蔽,不清楚周围发生了什么。

    时间倒回到时一分半钟之前。

    这20多个骑士从天空中高速坠落的时候,领头的那个紫色骑士捏碎了脖子上挂着一个护符。

    那个金黄色的护符给每一个人身上都叠加了一层大地颜色的土黄色保护。

    然后很可惜的是,即使有了这一幢土黄色的保护他们依旧摔出姹紫嫣红的血浆效果。

    20多个骑士活下来的不超过五个。

    而这五个人却都是身体最为强壮的山熊武勋,期中就包括实力最高的日光之子舒尔赫大骑士长和四个年轻强壮的惩戒骑士。

    日光骑士团下来的这12个人,除了舒尔赫,灭。

    惩戒骑士团十人组只活下来最强的四个,良好的装备并没有给她们更多的机会。

    从280多米,接近300米的高度坠落,它们面对的结果是众生平等的,什么防御已经不重要了。

    真正让他们活下来的是那个护符的保护和他们本身的实力,所以才22个人之中活下来的才是最强的五个。

    投身圣战公社后成为牧师的霍顿·法尔塞弗曾经和枢机执事罗门多·阿吉拉姆也就是安排他任务,在圣城接待王永浩的老执事学过好几个法术。

    他积蓄着力量,想给自己和身边的同伴释放一个治愈术。

    然而积蓄了半天,却听到了利刃穿透地面的声音由远而近。他勉强睁开那只还没有完摔爆的眼睛。

    虽然因为另一只眼睛摔爆使得这只眼睛视力已经被影响到极差,但他还是用这只眼看清了目标就是任务图鉴中的家伙。

    免强积蓄起来的魔力并没有释放治愈术。而是在他瞄准了将近十秒之后甩出了一个神术。

    “真言术·定!”

    戳破气管的蛇骨都不能阻止他疯狂的大吼,似乎只有宣泄出去的情绪,才能驱动的金色的光华,将眼前这个不知怎么长出四把刀足的家伙定住。

    另一个积蓄起力量的山熊武勋转化成的牧师给在场的所有活物释放了一个群体治愈术。

    不知从何而来的金色甘霖落在了他们的身上。身上的伤痛在迅速的恢复,但变形的盔甲式似乎限制了骨骼的复位。

    在彼此的帮助之中,他们艰难地脱下了这身已经报废了的紫色盔甲。

    反倒是躺着一旁的舒尔赫最为简单,因为他身上那身儿铂金盔甲已经崩的,不知崩到哪儿去了?

    他身上有很多外放型的创口其实是破碎的盔甲割伤的,在这金色的光雨的救治下他的伤口快速的恢复了。

    其实就治愈的光也照要在了王永浩的身上。然而他没感觉到身体有任何的增强。

    原因简单的很,因为他不是受太阳神庙眷顾的人。

    他没有那种在太阳的照射下,直接可以恢复伤势的能力。

    所以说这治愈之光,根本不怕照在他的身上,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治愈术,仅仅是将阳光过度到的地下给这些受了重伤的骑士们照耀一下而已。

    这种只针对信徒的法术真的挺气人的,短短15秒钟剩下的这幸存的五个骑士已经满血复活。

    虽然脱了身上的盔甲,武器基本崩坏,但是好在他们还能在地上的这些装备之中捡到三面没太过变形的改良重型厚阔盾,两把还能使用的相位剑和一把空间枪。

    其实也不是没有更多的没摔坏的东西了,实在是都被王永浩捡着没坏的都给收起来了。

    又十秒过去了,加上之前回复用的十五秒,另一个战斗牧师蓄力的三秒,还有两秒钟王永浩就能脱困了。

    因为在他的后台之中可以看到自己被施放了定身debuff的状态时间,但是他感觉恐怕如果给这些骑士机会,他们能一直把他控到死。

    王永浩不太相信也不太敢奢望这五个人中只有一个会使用这种定身法术。

    果然,现实本着绝对不惯病的态度,封死了他那一点点的侥幸心理。

    就在这一个debuff结束的瞬间,他又被顶住了!

    他被定在了金色的光柱之中,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做不了。那五个家伙可没闲着,他们在这20秒时间之内几乎收拾了所有能收拾的东西。

    然后又给他套上了一个定身术,便开始围着他打转了。

    “他是我们用神术定住的,你是我们用神术救活的。是不是应该算我们惩戒骑士抓住了这个家伙。”

    霍顿·法尔塞弗甚至还有闲心揶揄一下他的前辈,大陆之上,威名赫赫的日光之子舒尔赫大骑士长。

    山熊武勋从来不去缅怀逝者的哀伤,他们只以完成主君命令为自己的任务,现在已经成功抓住了这个家伙。

    那么,虽然死去了很多同伴,但是也算是功成了。

    舒尔赫骑士长找回蹦飞的魔法印章,激活印章作为标记让列夫曼法师可以开门可以把他们拉回来。

    一切看起来都非常的顺利,这次任务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已经成功的抓住了他们要抓的这个目标。

    看起来王永浩就倒了邪霉,要为自己的轻浮付出代价,如果他不到的话,也许现在是他在搜集那些陨铁套装扭曲的配件,然后重新熔炼出新的套装。

    然而这群骑士似乎从来没进入过这么深的地底,他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绝不要再拥有巨量血肉的地方,站的时间太久。

    如果说地表的生物生活是匮乏的,因为是魔怪的入侵导致的,那么地下的魔怪的生活也是匮乏的,因为没有地表生物上这里来喂食造成的。

    现在居然有人投喂它们了?

    听说鲨鱼对血的气味非常敏感,只要有一滴血落入水中,鲨鱼就算距离很远也能闻得到。

    应该是鲨鱼对血液有什么感应器之类的器官吧,可以在很远的范围内感觉的到。

    这件事王永浩没试过所以不能确定,但是有一件事王永浩可以确定,那就是如此巨量的血浆和肉糜铺陈在这腥臭发霉的岩层空间里。

    绝对比一滴血滴入海中更能引起,这岩层空间之中的“鲨鱼”们的注意。

    蓝色的传送门已经稳定的打开,骑士抓住了封印王永浩的光茧,为了没有意外,他们又连续施放了多次真言术·定,将控制住他的时间堆栈到了三分钟。

    “我先,您日光之子实力强横,刚好留下殿后!”

    面对只有三次定坐标的机会,每一个骑士都很谨慎。霍顿更是制止了想先行一步的舒尔赫。

    而就在霍顿打前站一步迈进传送门的时候,不知何时已经在四周窥视的猎食者们等不了了,虽然地上已经有了十几个猎物的肉量。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愿意放走这剩下的几个活猎物。

    最先出手的是一颗魔法干预弹,紫色的暗物质魔法弹轰在了紫蓝色的传送门上。

    传送门一阵抖动之后,凭空消失了,就连舒尔赫的那枚印章上莹兰色的光也暗淡了几分。

    另一边,橡木镇城镇大厅的地下室中,站在勾勒好的法阵旁的列夫曼法师猛地吐了一口鲜血。

    刚刚还有半只脚没迈出传送门的霍顿像是被一阵巨力撞了出来一般连滚带爬的摔在了法阵旁,而法阵之上,那蓝紫色的狭长传送门在一阵抖动之中消失了。

    “这是怎么了?”

    眼前的情况谁都看得出来,就连列夫曼都赶紧问霍顿传送门的另一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啊,我们已经抓住了那个家伙,过程虽然有些波折,折损了些人手,但是我们确实抓住了他!”

    霍顿很迷茫,列夫曼却不迷茫,他强行调整好气息之后,又催动法力根据印章留下的气息定位出哪里的投影。

    可是一来二去一分多钟的时间之后,投影看到的仅仅是一个躺在地上的印章,和一地的生石头茬子。

    在场的众人都懵了。

    他们想不通这短短的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在他们打开了视讯的时候看到的居然是一片白地和一个孤零零的印章?

    地面像是被某些东西打薄过一层一样,留出的是青生生的砾岩痕迹。

    以这个印章为基点,列夫曼法师来回的推动镜像四处寻找,可却依旧什么都看不到。

    他们并不清楚传送所需的这一分多钟的时间差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同样也不知道这个与他们再次失之交臂的NPC大师究竟在哪里?

    他们非常急切的想知道这人的下落。因为他们没有办法破开神庙外边被留下的封印,没有办法正常的进出他们的据点。

    其实也是他们没有想明白。他们拥有建筑神庙砖的能力,但经过加持之后,神庙砖便不可以再被破坏。

    他们以为无法被暴力破拆的NPC大师搭建的金砖也是相同的造诣,其实上只要用一个炸弹就可以将那建筑崩碎。

    他们迫切需要解开神庙。因为神庙附体与神庙附体之间的传送,是不需要任何消耗的。

    他们进入神庙之后,其实就是进入到了一个巨大的所有神庙生物都共同互溶的环境之中。

    这个世界的神庙被封印那便影响了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所有的殖民大陆上的神庙都是有任务配额的,那是他们必须完成的,按月交数的任务量。

    如果没办法解开神庙,他们就没有办法按月交数,没办法完成自己的任务量,那么就必须得去求到猪鲨公爵的信徒用航海的方式进行运转。

    无尽魔海受到鱼龙公爵,也就是所有人私底下叫的猪鲨公爵统御的,但没有任何一个神灵的信徒以及神灵本身愿意去招惹这个混不吝的存在。

    如果从太阳岛大陆搜集的奇珍异宝走海运运到人类本域的大洲,恐怕至少其中四成要支付给猪鲨公爵作为过海费用。

    这种买卖谁都不认,所以信仰之地修建的神庙就变得格外重要。

    那是每一个神灵的信徒们都会修建的。

    那种收到神性的保护之后拥有的那种传送和互通的作用是很神奇也很必须的,但这种作用仅限于大陆与大陆之间。

    有就延迟这些太阳神庙的高层才不得不放弃争权夺利。抓紧找到这个无心之中,给他们造成如此大麻烦的,王永浩。

    而被他们心心念念的直打喷嚏的王永浩也有他自己需要面对的难题!

    那成裹在他身体之外的光茧已经快要失效了,他虽然因为光剪的阻隔,不能动也看不见外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他可以确定当光茧消失的那一刻,便是猎食者向他伸出獠牙的时候。

    他确实看不见,但并不代表他对于这地下的规则不了解,那么一大摊血肉造成的影响肯定是有无数猎食者正在向他这里赶来。

    而刚刚一阵剧烈的移动和晃动之后,他所在的光茧都被推倒了,可见现在他横挡着被人抬走,必然是已经落到了猎食者的手里。

    从他被定住开始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都没看到,但他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刚刚定住的那些光茧外边那群骑士应该是已经以自身为饵食喂了外边那些地下魔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