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32章 落入陷阱:贪食的猪龙兽
    PS:五千字大更第三个更,今天看看能不能写出两万字,我还是很愿意写出来的,难得下午没啥事。咱们走起!

    ……

    他这是第一次嫌弃他自己中的debuff时间过得太快了,时间仅剩30秒了他几乎是数着秒过的日子。

    然而他被定住了,除了能看到后台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所以他也只能看到自己有一个减益的图标,正在不住的读秒下跌,而这种下跌,却偏偏此时此刻,成为了他的一个保护。

    这个光茧能够将他固定住,让他完没有办法动弹,同样也可以让外面的猎食者啃不破这个光茧,伤害不到他。

    这种情况产生了一种非常微妙的共生关系,这种共存,其实就是造成了王永浩在那来自外界的莫名剧烈的震荡之中没有立刻死掉的原因。

    那一阵莫名的震荡,必然是有剧烈的攻击在他身边爆炸开来,就是因为这个固定住他不让他从里向外打破的光茧,保护和吸收的伤害,让从外而里的攻击没有真正伤害到他。

    他不是很清楚,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但也基本可以肯定他,必然是落入了猎食者的手里。

    现在最好的情况是,他被这个光茧保护了下来,最坏的情况是光茧就快结束了,而在光茧之中完不能动弹。

    他也没有办法对光茧消失的那一刻做任何准备,甚至连拿出一瓶隐形药水喝下去的能力都没有。

    不过,好在他虽然被定住了,还是可以在后台进行操作的,他的操作简单粗暴到只是将隐形药水切换到快捷列表的第一位。

    换句话说就是切换到他的手里,方便他在光茧消失的第一瞬间将药水喝下去,以期,抓住他的并不是什么用热成像看东西的,用声波探测看东西的。

    只要抓住它的不适用以上两种方式来观察敌人位置,他这一瓶隐形药水多少能起点效果?

    当然,如果真就那么不幸,抓住他的魔怪偏偏就是用以上两种方式来感知敌人的,那么他喝不喝隐形药水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将他目前为止,攻击力最强的武器切换到,快捷列表第二格,也就是左手的位置。

    一把长长的大地之杖,就不算蹦出来的那个攻击强烈的滚石,至少能对要咬中他的嘴巴或者是利爪进行格挡。

    为什么不用仙人掌阔剑?

    仙人掌阔剑大归大,根本就不能在这个光茧中伸展开,所以想要拿它当个盾牌来使用根本做不了。

    新换到快捷栏第三位的,是他缴获了的一面陨铁改良型重型厚阔盾,盾牌出现在他右利手方便抽取的背后,以方便他在吃完隐形药水的第一瞬间,能将这盾牌抽出来。

    至于一个左撇子为什么要将这盾牌放在右手边实在是因为他更希望左手用的是攻击型的武器。

    至于自然法典要求他不能使用金属武器这一点,王永浩只能说:在我不想隐形影遁的时候,金属武器还是得用的,要不然到把燧发枪·手枪怎么解释。

    他只是不想对金属装备造成太大的依赖,从而心里对自然法典的要求产生怨憎。

    仔细看了看,能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在心底里沟通小蜘蛛,确定要求在光茧破裂的一瞬间,甩出蛛丝将他拖离原地。

    准备好这一切之后,光茧也已经到了最后321的读秒了。

    光茧破裂,蜘蛛网甩射器突然弹射,两只后腿的弹射力将他调离原地,蛛丝从另两只后腿甩出,将他拉得远远的。

    同时,隐形药水已经下肚,盾牌被抄在手上。

    确定在光剑破裂的0.0几秒之后,他就已经固定在了这个明显是魔怪巢穴的角落之中。

    然后,很有意思的是,他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任何敌人。

    或者说没有任何成年的敌人!

    这是一个纯粹的猎食者的洞穴,遍地都是各种生物的骸骨,在骸骨的最中间,有一些柔软的干草铺就而成的床铺。

    床铺之上是一个蛋!

    是的一个蛋,跟王永浩之前被包裹时的样子挺像的一个黄色的蛋。

    对于眼前的情景,在一瞬之间,他有点明白可能自己之前想象的有些落差。

    他并不是被猎食者当食物抓走的,他是被猎食者当成了猎食者下的蛋,给拖进了洞里,跟那原本就存在的蛋作伴?

    但这个蛋究竟是个什么蛋?王永浩根本就弄不清楚,因为游戏之中能看的蛋是有数的。

    在这个洞穴之中,也没有比较明显的指向性,能够告诉他这个洞穴究竟是什么魔怪的。

    但他轻易不敢移动,因为他能听得到在这个洞穴唯一的出口外边,是忽悠翻动东西的声音。

    也就是说,那个成年的猎食者可能在外边也不整治着什么?

    他只能努力的要求自己从地下这些现有的痕迹来区别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怪物?

    首先,他被放倒带走,对于重力的感知让他可以肯定,将他带到这的怪物是把他抬起来拿走的,不是拖走的。

    再结合这个拥有浅色斑块沉积的米黄色巨大的蛋,这个怪物个头肯定不小。

    地上满是骸骨,骸骨上有明显的被利齿咬断甚至咀嚼的痕迹,这怪物不是蜘蛛之类注射毒液后“喝汤儿”的怪物。

    墙壁上几乎没有任何足迹的痕迹,说明这怪物闲有爬攀的能力,应该就是走门的,这么简单的三归拢、两归拢。

    虽然还没说定究竟是什么,但是用排除法已经基本上排除了绝大多数能够在这个地层活动的怪物的可能性。

    至于为什么不讨论会生蛋是卵生生物这个问题?泰拉瑞亚这个世界太过于另类,就连兔子都是卵生的。

    而鳄鱼之类的玩意儿因为叫个地龙,居然是胎生的,……

    所以完没有办法,因为这里有一个巨大的蛋,就去考虑这个动作是一个卵生动物。

    如果用这个东西去框架你自己的思维,那么很有可能你距离真相就差的太远了!

    所以这一点基本上他最开始就没有去想,抛开了对于地球动物卵生胎生的界定认知之后,仅仅去考虑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的魔怪究竟有多少种?

    以这种方式去排除才是真正合理而科学的办法。

    排除法,已经被用烂了。因为王永浩排出来,排出去发现没有这种怪物。

    没错,可能出现在这个范围的巨大怪物,他基本都考虑到了,沙漠地下的虫族?极地地下的巨怪?

    总之,王永浩想象不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符合他列举的特点,肉山前的地下,特别是在这个岩石层的层面上,很少有这么大个儿的怪物啊。

    他赶紧掏出一瓶猎人药水一瓶危险感知药水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两瓶药水下了肚,眼前的一切就变得再为不同了。

    眼前那个蛋,依旧是一个蛋,可蛋上多出一个名字和血条。

    猪龙蛋

    伤害:0

    生命值上限:15

    防御:0

    “猪龙?这里怎么会有猪龙?”

    猪龙是肉山后的怪物,生成在雪地被血腥化、腐蚀化或神圣化的地下,在对应的环境生成的猪龙也会变成对应的紫色,红色和粉色。

    眼前这个,但明显就是一个粉色的猪龙蛋,可问题就是这现在没有解放世界本源。灵气没有复苏的情况下,怎么会有猪龙蛋哪?

    没有解开世界本源,没有足够的灵气,这颗猪龙蛋永远都不会孵化出来的。

    换句话说,这个极像洞穴的屋子外边那个大的就是一头成年猪龙?

    王永浩赶紧转头看向门外的那个走廊外,果然能够看到一个透过墙壁的高亮。

    那是一头比大象还大的粉嫩粉嫩的家猪,但仔细看也可以知道,那绝不是一头比大象还大的家猪。

    与家猪不同的是这头粉嫩粉嫩的大猪长着的不是卷尾巴,而是一条尾巴根比水缸粗细的龙尾,尾巴几乎比它的身体都长,末端还有两个对称的骨刺,看起来一旦抽在任何东西上,都能爆发极大的威力。

    不仅仅是有一条西方龙的尾巴,这头家猪的身上还贴和折叠着一对巨大的龙翼,从那不时扇动的龙翼形成的狂风可以看出,似乎不需要怀疑,这么沉重的一头大猪也可以被带飞起来。

    再向前看,就是那颗大猪头,应该说还说这是个猪头,已经不太现实了,猪头的后脑袋上有个三角龙一般的一圈裙状角质层,头上有一对螺旋角,还从那个大猪嘴里伸出一对巨大的獠牙。

    这獠牙并不像野猪一样向上挑起,而是如同猪鲨公爵的獠牙一般,是向前支出去的。

    “这的确是一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猪龙!”

    它在啃食什么王永浩看不出来,因为那已经死去的东西不会被标注出高光高亮,但是在这个像巢穴一样的房间里,王永浩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亮度。

    那是一个两米多高的雕像。

    黑漆漆的雕像被戳在角落里,根本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危险感知药水喝下去之后,王永浩才发现原来那角落里戳着一个猪龙的雕像。

    雕像没什么出奇的,因为在古代的艺术家或者是信徒的眼中,任何东西都是可以用来雕塑的。

    特别是有一些信徒,他们信什么的都有,刁出他们信仰的东西,或者是他们信仰的神灵喜欢的生物这都很正常。

    唯一不正常的是,这个猪龙雕像的脚底下,居然连这个机关。

    这是极其罕见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一种陷阱,地下的房子中会有这样的陷阱,压力盘连接着猪龙雕像,使得玩家可以在肉山前召唤出猪龙,但是击杀后不会有掉落品。

    也不知这个房子是什么人的信徒拥有的,估计是一个邪神的信徒才会在自己的房子里设下如此恶毒的陷阱,这是奔着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打算,才能做出如此邪恶的事情。

    显然这个设下陷阱的人计划是达成了呢,有一个不知情的人物中了压力盘,释放出了一头,本不应该存在于灵气复苏前的猪龙。

    从这里的生活痕迹和堆满屋子的骨头来看,这个神圣猪龙在这生活的时间绝对不短了,否则绝不可能让他自体繁衍出一颗龙蛋。

    没错,这个世界所有的怪物,所有的生物都是以能够生存下去为第一要务,所以在这个前提下,有很多生物在没有同类的情况下能够进化出一种自体繁衍的本事。

    猪龙这种相对来说已经非常强大,而且繁衍非常费劲的生物,从意识到他需要繁衍后代,大概就需要一两百年的时间,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孤独。

    从开始想要繁衍后代,也就是进入发情期,寻找配偶到寻找配偶未果,开始琢磨自己繁衍,这个过程又得将近一两百年。

    然后至少还需要将近数年的时间,专门来囤积营养,才能够进行自体繁衍。

    也就是说这头猪龙,被人触碰陷阱放出来之后,最起码已经活了四五百年往上了。

    因为这个猪龙蛋在灵气付出之前根本没办法孵化,所以这个蛋现在还处于“蛋”这个阶段,并不能作为佐证来推算猪龙活了多久?

    但知道了这头猪龙至少已经存在了四五百年之后,王永浩心里多少有点底了。

    在世界本源被放开,灵气复苏的年代里猪龙这种可以称得上是幻想种的生物,基本上寿命是无穷无尽的,他与宁芙一样寿命基本上是以十万记。

    但是在没有灵气的年代里,一头猪龙究竟能活多久差不多少是能算出来的。

    没有灵气的时代,猪龙的蛋甚至都不能孵化,那么猪龙的每日消耗其实都是一个入不敷出的过程,他必须不断地捕食来增加自己体内的能量,而在最开始的阶段,也许猪龙根本不需要吃东西。

    但是每日所需摄取的能量,会让他们慢慢意识到自己生存于世界多么的不易,而又处在于岩石层这个根本没有什么食物的层面上的话,情况只能说更恶化。

    一头雄性猪龙被逼自体繁衍,这个过程恐怕会比一头雌性猪龙来的更长。

    没错,外面那头猪龙是一头雄性猪龙。

    这是王永浩认真的看了这个猪龙雕像之后得出的结论,因为当初雕刻这个雕像的也许就是为了尊崇和崇拜他那强大的**。

    雕刻的实在太形象生动了!

    就好像地球上非洲某部落都喜欢尊崇地龙,就是因为觉得地龙鞭非常的强横。

    换句话说,这头正在不断进食的猪龙,要比王永浩想象中的更加虚弱。

    但哪怕他再虚弱,他也是一头西方龙,一头不会比托老书中描写的华丽的史矛革弱上多少的西方龙。

    (给没看过上一本的读者解释一下,托老是托尔金,史矛革是书中的一头淡红金色的巨龙,之所以特意强调书中描写,是因为电影拍出来的史矛革和书中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这里就不去深扒史矛革和尼伯龙根指环之间的关系了,事儿多了)

    不管这头猪龙是不是已经衰败到了老年期,他都不是王永浩能对付得了的。

    至于说什么,趁着隐身药水起效果了,赶紧从他身边跑掉,那根本就是做梦。

    猪龙最牛逼的特点不是他强壮的身体,不是他是一头猪还能上天……

    猪龙最具特点的攻击手段是它可以变成一种完透明的状态,然后可以穿透物块,也就是说,猪龙是一种会飞,且掌握空间力量的西方龙。

    你跟他玩隐形药水?要不要死得太惨了?

    王永浩脑子里嗡嗡的在转,就是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落到这步境地?

    如果树妖给他的那把魔杖还在,至少上可以使用一个传送从这里离开,现在呢?

    追击他的人确实是不知道哪儿去了,绝大多数可能已经葬身到猪龙的肚子里。

    可他自己也陷入了几乎没办法脱离的状态!

    他可以肯定,当这头已经进入老年开始每天都渴望吃饱喝足,然后守着蛋等蛋孵化的猪龙吃完回来发现两个蛋没了一个……

    他可不会认为那两个蛋蛋其中有一个不是他的!

    而且一经发现这屋里还多了个陌生的人,恐怕立刻就会认为他的那蛋蛋被这个人给吃了。

    猪龙不会认为这个蛋蛋不是他的蛋蛋,而且从蛋蛋里还“孵化”出来了一个人。

    王永浩特别想让这个猪龙多吃一会儿,但是他估摸一下猪龙的巨大的嘴巴,和那一滩血肉究竟能有多大的量,他就知道挺不了多久了。

    从地图上来看,他已经被这个猪龙带出来很远的距离了。

    之前标注了一个小×的位置就是之前他发生战斗的位置,然后立体地图上就在周围漆黑一片的情况下,有一条高亮地,被开拓出来的路径。

    这条路径一直延伸到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几乎垂直距离向下了将近六七百米,水平距离移动了将近两三千米。

    他现在确实是在向东移动了,虽然完成了他的基本目标,向东,但是他是想向东前往人类生活的人类联合王国,不是来一个装着猪龙陷阱的房间,被猪龙堵进屋子来。

    “等等……猪龙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