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34章 悲催的舒尔赫
    两头巨兽在一个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中发生战斗,效果就如同于这个房子被飓风侵袭了一般。

    甩动的龙尾,翻飞的龙翼都将成片的木材击飞,那房子的顶盖儿很快就被挑飞,四面墙壁也很快被拆的差不多了。

    房子虽然多次经过粉红色猪龙的加固,可也也经受不住两头巨力兽的战斗。

    翻飞的椴木板,跌落的旧房粱,还有一些粉红猪龙不知从哪儿找来加固房屋的材料碎块儿……

    就如同一场材料雨一般从天而降。

    正在快速跌落向下边不知多深的深渊的王永浩回头看到这个情景,一种直观的震撼,深深的影响了他。

    以至于在一年多之后的某一个夜晚,他也用过类似的手段攻击过其他敌人。(知识点,会考的!)

    当然那是后话,对于王永浩现在来说,最致命的问题是怎么从这高速跌落的环境之中解脱出来,然后还不会被着高速坠落的物块砸死。

    他冲出来之前,在他的小地图上这里是一片漆黑,未经探索的区域,他也顾不得,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当时只想着逃离出那龙潭虎穴,可谁曾想在这龙潭虎穴之下居然是一个完悬空的巨大空间。

    这巨大空间之下有水光反射应该还真是个“潭”。

    可这看起来至少还得有好几百米的落差掉下去,哪怕能落在水面儿上也跟落在一块儿高密度钢板上没有任何区别。

    之前那些因为他烧了缆绳而摔的稀碎,崩的可哪都是的家伙,就是他的下场。

    周围一点儿能借的上力的地方都没有,这一个垂直如同竖井一般的空间绝不是直上直下的。

    在王永浩现在的左手边儿,就能看到之前看到的那个斜向下奔着西南去的裂谷,右手边儿明显就是一片不知哪里流经的瀑布。

    然而就在这周围都是可以缓慢下降的环境范围内,他所处的区域就是一个完没有着力点,完够不到任何可扶可碰的的环境。

    他再一次悲催的证实,自己的蜘蛛网甩射器真的手短!

    在眼前这种情况只能喷射30多米的距离,真的不够看,如果有60几米长的抓钩,他真的有可能从眼前的险境脱离出去。

    不过现在嘛,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路跌落。而这种跌落是不可控的,是必然会摔死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连王永浩背上露出四把刀足的蜘蛛网甩射器都要离他而去了。

    蜘蛛网甩射器化身成小蜘蛛的状态,从他身上借力一跃,向着远处跳去。

    它当然也是够不到的,但是这小蜘蛛居然喷出了蛛丝抓住了墙壁。

    王永浩还来不及想太多,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这小蜘蛛虽然离他而去,好歹抓住了岩石能够逃得一命,还是应该愤恨这东西背主而去。

    就在他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断定自己对这个蜘蛛网甩射器的态度时。一阵剧烈的抽动,从他的后勃颈处传来。

    那拉扯力,几乎将他的盔甲都给扯碎了!

    他的下降停止了,甚至一阵拉扯力拽的他不住向后退,整个人在平行的拍向岩壁的同时快速向上升高。

    那是蜘蛛网甩射器,那个被他误会背主求生的蜘蛛网甩射器,它用事实证明了它自己不仅仅是手短而已。

    他虽然手短,但是可以玩儿一些花板子。

    比如现在,王永浩在快速甩向墙面的时候本身也是要收到一种剧烈伤害的。

    但是收缩最快的那根丝居然是王永浩背后的,在他还没撞上墙之前,蜘蛛网甩射器就已经重新背在了他的背上。

    而接下来并没有直接撞在墙上。而是被四根丝形成的一个拉扯倾角所束缚。

    剧烈的冲击力在四分拉扯力的方向上进行了一阵震荡之后平稳了下来。他并没有撞上任何物体,而是在四个不同射出角度互相的互相妥协下平稳停住了。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依旧是那个斜向西南的裂缝可以遮掩的倾角之下,他头上是一个巨大的石头。

    躲在这个石头之下,那倾泻而下的物块飓风伤害不到分毫,但是他也见识到了两头巨龙打架造成的效果。

    不管他们打风打雨吧,王永浩赶紧控制的八只蛛丝抓钩趁着所有注意力都被这两个打生打死的猪龙吸引的时候赶紧离开。

    已经比刚刚的位置继续向东了,他应该接着向东前进才对,但是东边是那个巨大的空间和不断掉落的物块暴雨。

    这逼得他必须还得回到之前的那个方向上去,然后再从其他的高度找机会绕过去,或者向着横向的方向上绕过去。

    王永浩极力地向前荡着,就像一只巨大的蜘蛛一样,在这高高低低的洞穴,参差不齐的断崖之间游荡。

    两只猪龙的打斗,造成的声势是无比巨大的,对于这个打个喷嚏都能引起生物链直接崩溃的地下空间,这种级别的战斗对所有猎食者的吸引力都是致命的。

    已经在这接近岩浆层的岩石层低位地层中,类似于三体黑暗森林之中提出的猜疑链成立的。

    之所以没有爆发,完是因为他们都会衡量彼此之间的实力,所以在猜疑链的基础上,有一个彼此衡量实力的保证,作为决定是否攻击的因素。

    在这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基本上是彻底打破了所有猎食者的底线,要么他们趁着早以量定的目标走神的瞬间发动攻击。

    要么他们并向着这个发生了巨大冲突的地方赶去,……

    总之,因为这一场剧烈的突然的猪龙之战,这附近三十立方公里的立体空间中无时无刻不爆发着一场场的争斗。

    而作为逆流前行的王永浩运气还不错,他居然没碰上任何一个对他感兴趣的猎食者。

    也实在是他几乎把自己所有的爪牙都亮出来,以恐吓那些正在赶向前方的猎食者。

    而在距离他斜右上方,三百多米外的一处水洼里的另一个逆流而行的家伙就没这么运气了。

    这个倒霉的家伙,浑身上下大大小小是伤痕,鲜血几乎将那个小池子都染红了。

    将最后一个咬在自己身上的水虎鱼捏爆,他怎么也没力气将那还挂在身上的嘴扯下来。

    实际上他身上至少还有三十几张水虎鱼的嘴巴,但他也只能放任自流的将这些嘴巴留在自己强壮的身体上。

    这个家伙是大陆上威名赫赫的日光骑士团大骑士长舒尔赫,如此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是他今生今世所仅见的。

    毕竟任何地表的生物都不会轻易地深入地底这么深的地方,他的威名赫赫,他的赫赫战功,他击杀的那些无数魔怪,其实都是生活在地表,或者说是浅层地底高位的怪物。

    在几分钟之前,他就遭遇了一场,以前从没有想象过的灾难。

    先是高空坠落,好悬没活活摔死,眼看着自己带出来的十一个精锐小队长东摔死在了他的身后。

    紧接着虽然抓住了任务目标,可在开传送门的时候,被一个穿米色魔法袍的骷髅怪一魔法球打碎了传送门,然后无数的怪物就都冲了过来。

    他凭借着自身强横的实力和那一面巨盾一把奇怪的光剑杀出一条血路,可却又被那骷髅怪盯上……

    一记带有怪异扭曲力量的蓝紫色魔法冲击,打在了他那一面蒙着陨铁皮的盾牌上,生生把他撞飞了出去。

    盾碎了,左臂骨折,右手手腕脱臼,好在那把剑没丢,……

    可还没等他从那坑里站起来,就眼看着一个巨大的像猪一样的飞龙四爪落地,狠狠的砸在了那乱战的战场中心。

    那几个之前穿着紫色铠甲的年轻同族被瞬间秒杀,这个奇怪的飞猪居然张着无比广大的嘴巴“哐呲”一口,就把地上的魔怪连同骑士,连同地面恶血败肉,连同地面都给吃了。

    (请原谅大骑士长的少见多怪)

    然后这头飞行模怪就飞走了,那个两下魔法。冲击就几乎把他打没战斗力的黄颜色魔法袍骷髅也被惊走了。

    直到这时,其实他才发现,其实不知什么时候,他那可以标记地点的印章已经遗失了。

    他开始了艰难的寻找印章之旅,可还没等他重新爬回跌落的那个高高的平台,一阵阵巨大的撞击声从远处传来,周围不知又从哪里冲出了不少魔怪。

    这个半吊在山崖上的家伙,用那只骨折的胳膊勉强固定住自己,另一只手拿着光剑四处乱挥,将那些企图捎带脚把他吃了个怪物给击退了。

    然后一个没注意,又从高高的山崖上跌落,连滚带爬之间光剑早就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整个人经过多次撞击、弹射之后,终于扑通一声掉进了一个水池。

    水池不算多深,他一下就撞到了底儿,然而水巨大的浮力已经卸去了身体绝大多数的冲击力,可依旧把脑袋磕了个生疼。

    紧接着就是浑身都疼,不知道多少张锋利的嘴巴开始啃咬他!

    本来已经撞得有些迷糊的脑袋瞬间就疼得清醒了,他也发起了狠劲儿,已经离开光辉岛大陆三代人的舒尔赫似乎领略到了先祖与滨海高原搏击山熊、驱赶野狼、下海斗鲨的狠厉。

    他咬紧牙关,发起了狠,心想既然我打不飞你们这些快速游动的食人鱼,那我就抓死你们。

    只要有咬在他身上的食人鱼,他就上去一把抓住活活捏死,无需理会那些咬一口就走的,只和最后落停在自己身上的食人鱼争斗。

    当他身上布满了无数个口子,那一个个堪比婴儿小嘴一般张合着的血口子,喷涌的鲜血将这个小池子染红的时候,最后一只食人鱼被他捏死。

    她仰躺在自己鲜血染红的血池子里,几乎没有了任何力气,也许是祖先蛮荒的血腥刺激着他,他居然大口大口地喝起了这并没有多深的小池子里的水。

    不,应该说,他在喝起了他自己身体中流出来以及那些食人鱼身体里流出来的血水。

    还越发的凶狠乖戾起来,伸手扯掉那些还挂在身上的食人鱼脑袋,有的连着食人鱼残躯,有的连着被他扯掉了的自己身上的皮肉。

    不管这究竟是谁的肉,一口一口地扔进嘴里,哪怕他牙齿明明嚼不动食人鱼的利齿,他也要和着血,吞下去。

    血腥的凶蛮,似乎激起了太阳神的眷顾,作为太阳神的神转折,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太阳神彰显的神迹,可阳光照在身上的每一天,他都是大陆上最强的男人。

    阳光不知从哪儿照来,照耀在了这个一直特别倒霉的家伙身上,神圣的光辉从他身上涌起,浑身鲜血缭乱的伤口一张一合之间快速的愈合。

    就连那一池子的血水都在迅速的减少,他几乎流干了血的干枯身体重新变得丰盈,直到最后一个伤口完愈合,舒尔赫站了起来。

    PS:本来想多写点儿的,今天心情不好就这样了,刚才回家取车,小区里不知道哪个傻子在车位右边上钉了个钢管,我从车位里出来,前面的距离是有限的,拐弯就给我刮了。

    问谁谁都不承认,也不是不承认吧,有那个围观群众就跟我说是4号楼的人钉的,我这个房子是23号楼,四号楼上这钉个毛线管子!

    就这个楼下花活儿可多了,玩的是花板子,嫌弃物业垃圾桶设的位置不好,把物业盯到地下的地拴都砸平了,把垃圾桶搬到拐角,让你拐不进来弯,拐弯一辆车刮一辆车,拐弯一辆车刮一辆车!

    我都有心去找物业了,后来合计合计那物业也不管事儿,车损自负,闹心,一个后门,一个叶子板,半个后杠,大爷的!

    一流划痕,比拿格尺量着画的都直!

    为什么这个时候回家取车,早上干嘛了?

    早上起来上班就遇上个傻子,用车把楼前道堵死了,那车位都画在一边所有人都停一边儿,就这二逼似的停对面,把道封死。

    一早上起来,所有人都倒退着从楼的另一边出去……

    我跟你说他妈这逼崽子就是惯的,我看他这么停车得有半拉月了,好在他跟我时间点对不上,就今天对上了,我早上没开车,晚上就把车刮了。

    等明天早晨的我看着那小子的车还那么停着我就把他玻璃都给他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