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47章 莱芜伦商行
    “这家伙力量更大呀!他把那大力士都给举起来了!”

    “天哪,他还可以肆意走动,看起来很轻松啊。”

    在一片赞叹声中,王永浩几乎快要走进人群里了,那些看表演的观众自动自觉地让开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他这是要干什么呀?”

    “你傻呀!肯定是要再找个东西举起来表演呢!”

    果然,他一路走到了楼牌底下那个巨大的蓄水缸旁边,先是打量了打量这个楼牌,又将目光落到这个大水缸上。

    “他不会是要举一个是一个行吗,那可真是疯了,这是人能举起来的东西?”

    “那肯定不行的了!”

    “也不一定,万一他举起来了呢?”

    这个大水缸,直径三米左右,一米五高,厚厚的石质缸体上绘制着简单的图文,缸沿被磨的溜光。

    在这个城内没有水井的城市,这是守军给居民们提供饮用水的唯一取水点。

    主十字大街上每隔300米一个楼牌,每个楼牌一下都有一左一右两个大水缸。

    这个大水缸现在装了半下水,不算这个厚度超过十厘米的石头缸体,就这一米多深的水就得有7、8立方米。

    从广义的重量上来讲七八立方米的水就有七到八吨重,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能举起来,就连他自己都知道自己聚不起来。

    他过来看的就是从这个水缸上能不能跳上楼牌,从楼牌能不能跳上城墙。

    但没想到那是他真这一看才明白,以他那强的惊人的弹跳力也是做不到的。

    地面到楼牌顶也就8到9米的高度,其实没有多高,对于他这个随便蹿跳就得有五米多高的人来说,踩着水缸使使劲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楼牌与城墙边房顶的距离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房子与城墙的距离也有点太远了。

    想找条退路没找到,又不想跟这些在日光中几乎无敌的日光骑士团硬刚,那就继续表演吧。

    于是乎停在新店门口那些堆满粮食口袋的马车就成了最好的表演道具。

    一架敞篷马车的车围之内,是一袋袋竖直放置的土豆,土豆袋子不比米袋子、面袋子可以横着放置垒叠堆加,因为一旦经过挤压,皮破了之后的土豆储存方面会变得非常不耐。

    因此这一架双架辕的马车里最多不过一吨的货物,王永浩举着连人带马车的右手也不过三千多斤,还在他的力量范畴之内。

    重力这种东西真的是很神奇,赋予了这个自认为是一个施法者的穿越者远超英雄级以下近战职业者的力量和速度。

    王永浩走过来就打算拎起一辆马车,然而在看表演的莱芜伦商行的管事却不干了,他们运送来的货物怎么可以被这些矿业协会的家伙们拿来比画着玩儿呢。

    还没等他走过来,便有几个骑着马的护卫拿着翼头杖横了过来。

    领头的更是拿着一个重木槌比划着让他远离,驱赶的意思是不言而喻了。

    王永浩丝毫不以为忤,因为他只是在给自己来回行走,找一个借口而已,他去看那个水缸的时候,知道自己抬不动,就必须得在向其他方向走过去,然后受到阻拦,这样才显得整个表演是完整的。

    果然,围观群众并不了解王永浩究竟在做什么,也更不明白那些护卫是真的不想让他接近,举着那么大的东西,万一砸坏点什么怎么办?

    所以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个表演。

    这一番互动,反而引发了一阵哄笑,王永浩只能在他们认为一种无奈的状态下,举着马车和力士回来了!

    这一番瞎折腾,其实时长已经差不多了,索性他把那个力士放下,这番虎头蛇尾的表演也算结束了。

    其实是他自己觉得虎头蛇尾,也许在别人看来,表演的完整性还是够的,前一个表演的是静立举重物,后一个表演的是平衡和驼重物移动。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跳舞,开业典礼的表演还在继续,王永浩在心里想着自己从这离开的办法,因为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因为他不信那群被他给困住的怪物们能在里面呆太长时间,这件事情上也是一个失误,严重的失误。

    因为他急于脱身,才将那些怪物困在这地下,因为他把那群人困在了地下,才有可能让他们找到突破的办法。

    因为他们一旦找到了突破的办法,就可以解决神庙被封印的问题,这反而是一种得不偿失。

    而他偏偏没有进一步处理这些人的能力,如果真的让他有几桶岩浆在背包里,恐怕他已经通过不断用填充物块的方式让那个地下空间不断变小,然后一桶岩浆浇下去活活烧死他们。

    可惜的是他没有。

    那么在他听到从地下传来剧烈爆炸声之前,他必须得想办法从这个镇子逃出去。

    然而橡木镇的早晨是戒严的,想看看热闹再混出城的王永浩没有直接挖洞出去就成了最大的错误。

    这些宝箱猎人们再怎么互想不认识,恐怕也有的共同话题可聊,而他总不能等到表演结束之后还不露面。

    他可以想办法从这个表演队伍混出去,混到另外一个可以让他隐藏自己的队伍里。

    显然刚刚这一圈互动看起来尴尬可笑,还是让他有所收获的。

    那些商队护卫!

    这个打着大旗上写着莱芜伦商行的商队护卫队伍看起来就是他逃离这里的契机。

    这些绝大多数裹着深亚麻色头肩巾,或者是有一个薄铁顶用铁条铆钉十字型固定的步兵盔的商队护卫绝对是他混出去最好的掩护。

    这些人中只有极少数的带着铁制的带鼻护盔,也就是比步兵盔稍微厚了一点,头顶多个撞尖,然后在十字加固的铁条正面前方多出一截护鼻子的护翼。

    在整个护脑干的头盔下边,不再是深色亚麻布的一个脖套,而是用皮子和铆钉制成的一个皮护搭。

    这两种头盔其实都是沿着耳朵上沿儿,围着脑袋转一圈是铁质的,下边都是皮制或者织物,防护力也就那么回事儿。

    但为什么他就看上这群人了呢?

    因为这些人带着的头盔,基本上来讲是能遮掩住整个头脸的,就这一条可以遮挡住他肤色和脸上特点的问题就够让他心动了。

    还有两个客观原因,第一点就是这商队护卫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他们必然得跟着商队继续前进,也就是说他们肯定会在短时间内就离开这个镇子。

    而且第二点就是这些商队护卫实在是太穷了,不要说什么骑士用的一手半剑,双手剑,就连用剑的都没有几个。

    这群护卫绝大多数用的是只有一小截铁的轻型其枪,或者是只有一块刀头焊接在木棍上的长柄砍刀。

    更多的用的就是翼头杖,尖头杖,凸缘杖,木槌这类的木头武器。

    盔甲方面更是可以说穷的要命,这些人浑身上下几乎找不着一片金属,绝大多数人穿的就是棉袍。

    没错棉袍,这是一种类似于我国古代明朝鸳鸯战袄一般的制作工艺制作出来的盔甲,当然不是冬天穿的棉袄的意思。

    这个制作工艺就是利用棉花过水压实的办法制作出一种类似毡子一样的填充物,填充进或者说缝近布甲里。

    现在的防弹衣之中……直说吧,吃鸡游戏里的那个一级甲就是类似的防弹原理,当然做法已经不是用棉花了,而是用高密度纺织物多层别加阻挠穿透的原理。

    这棉袍能防的住刀砍枪戳,可最怕钝器击打,而偏偏这群商队护卫,一个二个用的就是钝器。

    他们可能面对的那些土匪山贼,大多数用的也就是钝器……

    这群人是真的穷,只有少数几个领头的,穿的是皮背心儿,皮短袖之类的皮甲,用的是带鼻铁盔,个别的使的是剑和骑枪,骑的马还是商队之中的驮马。

    可见这一群商队护卫,或者说活跃在人类社会之中,护卫职业的这些武者都很穷。

    然后说出来可笑,王永浩要的就是他们这么穷,他们穷才好!

    可以说从盔甲到武器这群商队护卫都非常适合关键时刻想要隐身的王永浩,因为这些武器铠甲几乎完跟铁不挨边儿。

    没有金属的限制,他可以使用自然法典对他的馈赠,找一个树多的地方一隐身就算是消失在这个队伍里,所以他可以跟着这个队伍从这个城里混出去就够了。

    那么怎么能混进这个队伍?成了他眼下最为主要的问题。

    不过他已经和那商队的管事确认过眼神,知道他遇上对的人了。

    他从那商队管事的眼中,看到的是浓浓的爱才之情和招揽欲望,要知道,他们商行运送的东西可是粮食,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东西。

    除了在无尽魔海之上受猪鲨公爵控制和庇护的船队,没有任何人可以在夜里行商,道路好不好走就不说了,夜里的魔怪让每一个商队都必须量好自己前进的速度以及停留的驿站。

    然而就在这种物质匮乏,夜晚有怪物侵袭的现实情况下,运送粮食的商队都必须打起12万分精神,因为随时可能有亡命徒袭击他们。

    其他的商队都喜欢在接近城镇的地方找驿站休息,就是为了能够在出事的时候,方便他们逃向城镇。

    虽然夜里的城镇不可能给他们开门,但是也有一个活下来的可能性。

    只有运送粮食的商队,无论如何也不敢过于接近城镇,甚至都不敢过于接近除了目的地之外所有有人的地方。

    谁知道你作为依仗的人,是不是准备铤而走险抢你一把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商队护卫之中,多出任何一点强大的战力,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也正因此,商队管事汉斯看向这个黑衣宝箱猎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有矿业公会的审核,每一个持有徽章的宝箱猎人都是绝对可靠的,作为最为职业的雇佣兵,他们绝对不会出现监守自盗。

    比起从城镇酒馆之中随意可以招揽到的一队队的卡拉德雇佣兵,宝箱猎人虽然更昂贵,但是更可靠。

    进入到联合王国时代之后的人类领地上,帝国雇佣兵的信誉已经破产,要知道,一手造成帝国分崩离析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帝国的雇佣兵制度。

    所有非现役的士兵皆可以凭借服役证明在家乡或者任何其他城市的酒馆之中接受雇佣。

    这种做法最开始是为了给帝国庞大而冗兵的军部裁军后的士兵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可帝国日落西山之际,最该解决的不是冗兵,而是冗兵,冗费,冗官三大弊病中的后两者。

    可惜的是,决策权就在那后者手中,所以可以称得上是饮鸩止渴的新政变法第一刀就在巨量既得利益者的努力下砍向了军部。

    于是,在帝国毁灭前70年左右开始,拥兵百万的帝国开始裁军,军队体制已经走到最成熟,职业化最高端的机制被打碎。

    大量有经验的老兵成了雇佣兵,转而变成了大贵族们的私兵。

    藩镇军阀的问题被迫也好主动也罢,确实得到抑制,不能抑制的那些不肯坐以待毙的拥兵自重者也都在帝国大军的讨伐下灰飞烟灭。

    剩下的,就是如同倒退了数百年的军事体制后,呈现的勋贵爵爷们突然拥有了巨大武装力量。

    于是从殖民地开始,一个个伯国,公国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忙不迭地冒了出来。

    从殖民地一直蔓延到了人类本域的大洲上,以一种根本抑制不住的速度,瞬间就把整个帝国给分裂了。

    这时,皇室才惊讶的发现,原本他们需要防备的仅仅是藩镇割据,需要打压的仅仅是一些有实力强大的大军头。

    但那个时候帝国掌握的军队绝对占上风,只是开战的代价太大了而已。

    可是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当帝国开始分崩离析的时候,皇室发现他们掌握的军队依旧占据绝对优势,可面对的确实整个天下所有的贵族……

    绝大多数贵族连自己的骑士都没有,他们拥有的就是装备精良,精明强干的卡拉德雇佣军,是被他们联手裁撤的“预备役”!

    而且就连皇室控制的那些宗亲将领,能够不倒戈一击仅仅是作壁上观的,都算得上是对皇室绝对忠诚。

    而且认同自己皇家血统的宗亲将领们都开始有了别的小心思,有的明亮豁达的也开始囤积佣兵,选择成为一个贵族。

    有的愚昧迷了心的开始囤积佣兵准备争夺帝位……

    就这样,一场注定无力回天的讨逆战争开始了,帝国面对帝国亲自裁撤的雇佣军的围剿,甚至在一开始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殖民地。

    本域大洲也是仅剩三分之一不到的实际控制领土。

    这一场仗打了四十年,与其说是帝国皇室在讨逆,不如说是在大贵族们有意识维持下,皇室才又存在了四十年没灭。

    而这40年的时间里人类究竟在做什么?

    不过是大贵族们在互相争夺资源,划分各自的利益范围而已。

    等他们分的差不多了,皇室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于是联合王国就在帝国裁军后的第七十个年头成立,而帝国也随着末代皇帝被一把大火葬送而彻底成为了历史。

    而一直发展到现在,又数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卡拉德雇佣兵即没有什么人品保证,也没有当初帝国精锐的实力。

    所以在所有商行和贵族的眼中,早在近一两百年来,卡拉德雇佣兵就彻底沦为下成。

    贵族有自己培养多年的骑士和私兵,各个神庙和各个教廷有自己的信徒,有商行有信誉更好的矿业公会和各个公会可以选择。

    连各个公会都是时势造英雄的各种佣兵强者在哪个动乱的年代建立的……

    帝国雇佣兵就剩下一个名字,没事接点招猫递狗的工作,帮着跑个腿送个东西,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常态。

    最出息最出息的也不过就是做点商队护卫之类的工作,比商队护卫稍差一点的,就是去抓强盗的赏金猎人工作。

    换句话说,除了赏金猎人的奴贩生意另辟蹊径慢慢走出了一条似乎要脱离帝国佣兵的路径,其他的帝国佣兵就相当于是同城速递,帮忙跑腿,和国内快递三个业务。

    解释了这么一大套,除了做一个背景介绍之外,就是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个和金老师老公名字一样的高大却不失亲和的管事对王永浩这个“大力士”很有兴趣!

    表演还在继续,围观的群众们还在惊呼连连,兴高采烈的围观,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就在王永浩还在想着自己怎么去和那个管事的高大日耳曼人搭茬才显着不那么突兀的时候,管事已经在行动了。

    店铺门里。

    “有看上的?“

    说完,公会的会长摸着自己的小胡子,得意的笑容已经压不住了。

    汉斯站在他身旁的门框边,手捏着鼻梁咬牙忍下即将面临的敲诈。

    “那两个力气大的我都要了,还有那个玩炸弹的,三个一共十五银币!“

    “打住,这三个可不能一个价!三个十五银币,十五银币一个都不给你!”

    公会会长得意的摸着自己的胡子,笑呵呵的看着对方。

    “你少废话,这买卖你开着,我们商行的货给你供着,没让你垫付佣金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