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51章 恶意的注视
    “不对头啊?”

    小小的堡垒里顿时处于一片慌乱。

    “血月之夜事件不是应该还有几天吗?按照我们设计的行程,不是应该在诺兰公国的陀坦城度过这次事件吗?”

    恐慌不仅仅从这一个堡垒中产生,也不仅仅是在一个驿站,恐慌几乎是在所有被这片月色笼罩着的地方产生。

    人们恐慌的并不是血月之夜这件事情,因为他们每个月都要经历几回。

    人们恐慌的是,最近事情开始不按照既定的规律发生了,那么说明,引起这规律变化的恐怖之主实力必然更强了!

    它已经不仅仅需要天体现象来按照既定的规律发动这种向地表生物发动魔化侵害的事件了。

    突然出现的血月事件,几乎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所有被血色月光照耀到的生灵都不得不对血月事件进行防御。

    白班轮值现在睡觉的人也不用睡了,因为血月事件之中,怪物攻城的强度远比他们平日里需要经历的更加强。

    所有人都站到射击孔的位置上,准备开始防御外面可能出现的怪物袭击,因为他们不确定这驿站之中的堡垒究竟能不能经得起怪物的攻击?

    “万幸还有外面的城墙,我们不需要抵抗,不行怪物的接近!”

    “虽然是突发的血月事件,但是应该我们能扛得住,这么多年跟随商队走来走去又不是没见过,嗯,没问题的。”

    除去最开始的慌乱,这些商队护卫们开始自己安慰自己,很快,并不需要商队护卫或者是商队管事进行安抚,他们便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这才是这一些老护卫没应该有的素质和面对危险时应该保持的状态。

    不过王永浩突然间发现,其实这些人并没有跟他说话,他之所以能够感觉得到他们的对话,似乎是因为他开着系统后台,观察着周围时,看到了他们的对话框。

    对话框功能,游戏之中比较变态的一种功能。

    就是,无论这个人脾气怎样,心性怎样,想不想跟你对话,只要你点开到他头上的对话框,就能看到此刻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之前在哥布林地宫面对哥布林工程师的时候和在雨林审问那个闯入的外来者的时候,王永浩都用过这个能力。

    得知身旁的守卫都恢复了守卫的信心,王永浩也拿出之前从这些商队武器中挑选的萨德兰弓。

    这里说的萨德兰弓,并不是指目的地路上会特意绕过的那个萨特兰大公麾下的萨德兰公国的弓箭。

    而是人类本域之中的萨德兰王国中萨德兰射手们使用的一种特殊弓箭。

    他们使用的是片箭,也就是用一根刨开的竹管作为引子,用类似弩矢的短箭印在竹管中进行射击。

    正常的拉弓拉开的是用竹管导向的瞄准,只有大概20多厘米,30㎝长的弩矢通过竹管的引导进行射击。

    这种射击方式在我国古代也有的。

    《新唐书》有著:筒射之箭,长才尺余,剖筒之半,长与常弓所用箭等,留二、三寸不剖。为筈(箭尾扣弦部分)以傅弦,内箭筒中,注箭弦上,筒旁为一小窍,穿小绳系于腕,彀弓即发,豁筒向手,皆疾矢射敌,中者洞贯,所谓筒射也。

    而在在公元1231年8月,金元战争中,元兵围攻郑州,金军守将任守真兵败战死,城中人公推强伸代金府事,当时,元兵围攻甚急,城中兵械已尽,只好将尚余的长箭一截为四,熔钱为镞,改制成鞭箭,以鞭筒发射,所谓鞭筒实为鞭状投掷器,其原理和用法应与筒子箭略似,不过筒子较小、较简单,每次只能发射一支箭。

    那个时候就管这种拜占庭片箭叫鞭箭,那个竹筒叫溜子。

    王永浩之所以选择这一套没人碰的玩意儿,就是因为他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曾经因为想要把妹提升逼格办会员专门学过射击和甲格斗。

    当时他觉得如果学一些类似球类运动,或者是攀岩之类的,都有些太过于普通了。

    要玩儿就玩儿点儿有逼格的,什么保龄球什么高尔夫,什么桌游之类的都太普通了。

    他先因为一个在制甲匠师那里学徒的朋友了解到了甲格斗,又因为那个看似颇为了不起的圈子了解到了片箭。

    再加上他现在眼睛可以看到那条引导虚线,对于片箭的射击,他还是有一定的心得的。

    抛开究竟为什么出现了血月事件不提,怪物的攻城已经来了。

    漫天飞舞的魔怪,伴随着城外僵尸的吼声已经进入了防御者的眼帘。

    “没关系的,外城那么多守卫,肯定能吸引住绝大多数怪物的目光,真正飞进城里的恐怕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我们一定能够挺得过去的!”

    “回去这一路上还能多带一些魔怪尸体的组织部分,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买卖,特别是眼球怪的晶状体,那是可以卖给魔法师的好东西!”

    因为开着后排,所以这身边不住冒出的气泡,强行让王永浩知道了,在场的每一个守卫心里的想法。

    好在这些守卫的心里都挺积极乐观,踏实自信的。

    然而事实这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个方向去发展,那漫天的魔怪,就像没看到外城守卫在城墙里的人一样,直接径直的飞向了内城。

    就好像那射击孔观敌台中露出的一个个都不是鲜活的血食,这些魔怪就像有目的性一样奔着最中心飞了过来。

    就连那些在半当腰驻守的商队也是看都不看一眼,径直向着最中心的七个商队的位置飞了过来。

    “这什么情况啊?”

    “怎么会这样?这些魔怪眼睛瞎了吗?怎么直接奔我们来了?”

    这一次不再是因为开着系统后台而“听”到的对话了,这一次是城堡里所有商队护卫,甚至于是七个商队中所有商队同时发出的惊呼。

    就连一直一副运筹帷幄样子的商队管事都露出了比其他守卫更加不堪的惊恐表情。

    “嗯,血月不调,怪物有目的集中,这是……这是……”

    先是低低的喃喃自语,然后他难以置信地大喊着:“这是拜月教徒的攻击,这是至少牺牲了上百人进行绝望献祭后获得的怪物支配!”

    听了这个说法,王永浩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曾经收拾过的那个拜月教徒。

    可紧接着,一声来自系统的不伦不类的提示突兀出现:

    警告,有一双恶意的眼神正在注视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