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52章 离开
    没来由的一阵脊背发寒,王永浩几乎瞬间可以感觉到从自己的左后方有一道注视的目光,正在盯盯的看着他,他向那边看去,就只能看到一面墙壁和墙壁之内,一群群惊恐地守卫。

    (考试题来了,请问,注视的目光来自那个商队的位置?之前说过,要考的……算了不为难你们了……)

    此时王永浩面向东北角的城墙方向,他的左后方就是西南方向。

    通过这明确的位置感应可以判断,目光的位置甚至不是在西南方向的第一个商队,而是西南方向,更加西南方向的那个位于西南扇面第二层的远角的那个商队。

    (关键这道题太简单了,下回给你们整个难的)

    这一道注目的目光代表着怎样的含义,王永浩现在心里很清楚,而且有一种别样的熟悉感。

    那熟悉的感觉就如同当初隔着那一层玻璃,那个看向他的家伙!

    商队管事的感叹让王永浩明白一定是那个已经不知跑到哪儿去的拜月教徒,居然又回来找他麻烦了,这家伙报复心也太强了,这都多长时间之前的事儿了。

    左手握弓,竹管搭在拇指上,三十厘米长的短箭随着虚引的抛物线被弓弦抛出。

    -28

    25点伤害的萨德兰弓,加三点伤害的弩矢再加上破甲的属性,对着那飞行的眼球怪造成了28点的真实伤害。

    左手捏着竹管保持不动,右手从后腰的箭袋中抽出一根弩矢,从半拉瓢的竹管后边塞进去,拉弓引箭,又是一箭!

    -56??

    突兀爆发出暴击伤害直接带走了这个眼球怪。

    而这个晶状体上本就已经插着一支箭的眼球怪,除了“砰”的一声炸成了一团烂肉之外,什么都没掉出来。

    没有掉落,这已经是一种常态。

    这个世界的爆率真的很低,低的令王永昊有些不满,但不满也没有办法,因为有很多时候,你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就是在夜晚被怪物围住的时候,你需要做的不是扩大杀伤歼敌人,而仅仅是熬过这一个夜晚。

    在没有太阳的夜里地表生物永远是处于弱势的。他们不需要也不可能歼灭爬到地表的怪物。他们能做的也仅能做的不过就是想尽办法求存而已。

    -28

    -28

    -28

    -56??

    -28

    ……

    没有人发出多余的声音都和王永浩一样一箭一箭外面射去。

    也许他们的伤害不如王永浩这么高。也许他们没法做到两次射击的是同一个目标。

    也许他们的攻击,因为这些怪物的快速移动而导致了大量的ss,也许因为怪物的移动没法扩大杀伤。

    但是这都不重要,他们都在快速地倾倒着自己拥有的箭矢。

    而且已经被怪物不断撞击的怪物弄得手忙脚乱的他们根本没法注意到进城的所有飞行模怪都完唯独在这一个城堡的周围。

    哪怕是两旁仅仅隔了一条街道的其他两个相邻的城堡,也绝没有任何魔怪去攻击。

    那些商队的人都傻了,就那么愣愣的看着这一个被血月怪物疯狂攻击的商队。

    这些见多识广,走南闯北的商队管事和护卫领队很快就明白了他们遇见了什么。

    “拜月教徒在控制怪物攻击指定目标……”

    顿时周围所有的商队人人自危,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拜月教徒想要控制怪物攻击指定目标,那么必然离这个指定目标没有多远。

    而距离这个商队所在的营地最近的就是这其余六个商队,换句话说,这拜月教徒就混在他们当中。

    队伍中不知何时混进了一个狂信徒,无论他们信仰为何,都是难以接受一个信仰克苏鲁的狂信徒就在他们之中,而且不知何时就会把他们献祭了的。

    眼前这种情况,当真是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而正陷于怪物围攻之中的这个商队也根本无暇顾忌其他商队,是否也遭受到了攻击?

    所有的射击孔都糊满了怪物,外面锋利的牙齿,坚硬的头颅,疯狂的撞击在墙壁上的声音咚咚作响。

    一块一块的砖石被怼碎,一只只的怪物被击杀,王永浩已经不知道射出多少箭,可眼前厚厚的怪物,也没有任何一点变得稀薄的征兆。

    攻击持续发生,甚至于掉率极低的怪物们都开始给他掉落了,一个个铜币,一个个晶状体,竟是一些于眼前的局面,没有任何益处的东西。

    他对外面围攻的怪物真的没有办法吗?

    有办法,无论是法杖还是魔杖,攻击力都高的惊人,无论隐身药剂还是挖地道离开,他的手段都足以惊人。

    而他最不想做的就是惊人。

    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跟着这支队伍,一直混到人类王国的腹地中去,看看这里的人类是如何生存的。

    然后如果可能的话,就找一个地方,隐姓埋名的住上一段时间。

    然后无论是使用法杖还是魔杖,还是在这地上挖个洞逃走,都必须面临的问题就是他会暴露自己。

    而那晚上出现的那道阴冷的目光就像是无视了空间时间的距离,穿透了厚厚的石壁,始终盯在他的身上。

    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离开,恐怕这个商队都得跟因为他的原因倒了血霉,甚至能不能有人活下来都难说。

    没什么大无畏精神,也没有牺牲自己,成他人的雅量。

    他纯粹就是因为不想将自己的存在暴露在太多人的面前。

    于是他偷偷的从自己的射击位上下来,假装去后边一楼小天井里取箭矢。

    实际上他径直走进了位于一楼的一个厕所。

    说是厕所,并没有蹲便或者坐便,也没有旱厕的茅坑。

    这个时候,这个大陆上的厕所便是一个个专门房间里放置的恭桶。

    所谓出恭入敬,这出恭用的恭桶就是马桶的意思,好在商队刚刚入住,厕所根本就没人用过。

    带上了门,王永浩将那些恭桶踢到一边,拿出搞对着地当间儿就开挖。

    三两下就有一大块土石消失在他的背包之中,又三两下,整个人便已消失在地面上了。

    用石板将地面重新铺好,实际上王永浩已经可以在这里硬挺着。

    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哪怕是所谓的狂信徒控制的魔怪。

    就算是把这个城堡都推平了,就算是把那些商队的护卫,连同商队成员都吃光了,也绝对伤害不到他分毫,但他不能那么做,太不讲究了。

    王永浩一路挖下去,在这里被迫的就改道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