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61章 杀出重围
    商船所在商行的护卫以及这附近城镇的民兵再一次集结。

    银湾镇,位于屏障山脊下河湾流域的城镇。

    银湾镇隶属人类联合王国直属领土,由联合王国统一管理,甚至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领主。

    只有镇长行驶着类似于领主,但却远低于领主的权限。

    不过好在类似于这些人类王国腹地,且沿着河流枢纽的城镇都很富有,这里的商业利润高的惊人。

    虽然已经有了各个工会的层层盘剥,但最后落到他们手中的关税依旧多的令人抓狂。

    哪怕其中80%要上交到联合王国的公帑,但是剩下的20%就足够他正常养着这一个镇的行政机构和他自己了。

    镇长带着一个透明水晶制成的镜片,认真的看着有税务官带来的报表。

    “为什么最近的军费用的多了三个点?”

    “围剿鱼人的军队暂时的开支确实要比平时大一些。”

    税务官算得上是一个欺上瞒下的职业,镇长大人,每日日理万机,这种小事儿又怎么能让他劳心呢?

    所以当时用关一脸笑容的从镇长府邸中退出来之后,才对早就已经等在一旁的守卫队长不假辞色的递了个眼神。

    守卫队长已经急的是满头大汗了,他是跟税务官一起来的,但是却被税务官留在了外边。

    理由是一旦没有经过税务官的调和,直接跟镇长说现在的情况,恐怕他这个守卫队长就算活到头了。

    两人走到一旁守卫队队长已经急不可耐地再问:“怎么样了,大人怎么说?”

    “我还没跟大人说,因为我看今天大人心情不是很好。如果说了就说是我也救不了你。”

    税务官完是换了一副面孔,厚厚的眼皮搭了着,伸手摸着自己黑篮呢子帽檐,神情之中充满了刚刚镇长对待他的那种不假辞色。

    与刚刚在镇长官邸中那个恨不得笑成一朵花的家伙判若两人。

    “可是我们守不住了……”

    守卫队队长是真的着急了,可他的话再次被打断。

    “守不住有什么可守不住的,一队鱼人而已,数量不超过三十五,联合王国每年花国家的赋税养着你们是干什么用的?连一些野蛮的牲畜都打不过。”

    卫队长受不了税务官的话,可必须得忍着,自己都工资以及部队的补给完由税务官掌控。

    他没办法跟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去争辩这些,眼见的鱼人及有行动章法了,又有超强的攻击力。

    这些事都不用解释,他们作为守卫守护不了这座城镇,那便是致命的错误。

    卫队长只能长叹一口气,带着手下前去阻拦了。

    那一条被鱼人控制的商船前进的速度非常快,现在已经眼看就进入到这丰沛的河湾了

    河湾除了很大一片滩涂地域之外的河谷上一条条的栈道旁边停满了商船。

    如果这样这群鱼人到了这个地方所造成的破坏,是远大于破坏带来的直接影响那深远的影响意义,才是真正他们承受不起的损失。

    ,如果被人传出这个镇子没有能力抵抗外来物种的侵袭,那么他们的口杯就倒了,商道不敬是每一个商业型城镇最害怕的事情,一旦造成这种影响……

    卫队队长已经不敢想象了因为在他的感知中这已经成了必然的结局。

    “动作快点,快!”

    她将自己的恐惧发泄在所有的城卫身上。他只能带着所有的城卫一起上城到河岸边去防御着可能出现的鱼人船只。

    被人重重防御的王永浩,这个时候在做什么呢?

    他其实什么也没做,就在这艘船的船长室里躲着呢整艘船都能闻得到的腥味,他也没有办法,他现在越来越想甩掉这些人了。

    因为这群鱼人已经没有任何助力,现在根本就是一个纯粹的麻烦,这些家伙们实在太不老实了。

    朋友确实驾驭不了这群以波波卡鲁为首的家伙,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办法让波波卡鲁听进他的意愿。

    王永浩觉得他是时候离开了。

    于是他开始在这船舱里帮助那些鱼人们清理掉没有用的东西,对,就是那一船的货物。

    现在他们在这里堆满了人类的尸体和各种各样鱼类的尸体。

    波波卡鲁做为一个非常有智慧的鱼人,他有着自己的野望,但是他的野望必须寄希望于这些性格还算本真,习惯还算蛮慌的生物。

    更何况他自己也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什么问题,所以他和王永浩之间,出现了一个本质上的区别。

    且不说王永浩是不是他的假同乡?

    但是至少他是一个人,而对方是一个怪物。

    波波卡鲁当初能够接受王永浩作为一个同乡成为同伴的事实,最基本的依据在于,他认为王永浩是一个怪物。

    人类和鱼人永远不会成为真正的朋友,因为他们从习性,食物链各方各面都不相同。

    这一点无论是在艾泽拉斯还是在泰拉瑞亚都一样!

    所以,聪敏如波波卡鲁,虽然不改其鱼人本性,但他已经敏锐的察觉到王永浩在做什么了。

    当王永浩收拾好最后一个来自于水乡的红天鹅绒,货仓的入口莫名有几个鱼人下来。

    “哇呜啦,哇呜呜啦,啦呜,啦啦呜!”

    其中一个鱼人大喊了一声,我便明白,出事儿了。

    这话是“我,你,必须,战斗!”

    意思就是我必须和你战斗!

    但其实战斗这个词代表的意思很多。有可能是比试有可能是抓捕有可能是杀死。

    这些家伙的话虽然跟棒子一样,意思混淆不清。但是,好歹我是听明白他要干什么了。

    语文的语言绝对基本上和韩国棒子话一样充满了歧义,究其原因就是语言,词汇,环境过于简单。

    但是在这个语言环境里,绝对没有任何歧义,她就是要和我战斗。

    而且他居然用了第一人称单数而不是第一人称复数。

    但效果是一样的,一大群鱼人鱼贯而入,从船仓唯一的入口成半包围的态势,将我围住。

    “真要闹到这个地步?”

    一把法杖在手,一柄魔杖在怀,我已经戒备着这些慢慢围上来的鱼人,在这铺满一层尸骸的船仓里戒备着。

    “看来非打不可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