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62章 真·杀出重围
    接连不断的火球向着正面的鱼人轰了过去。

    “ss!”

    “ss!”

    “ss!”

    ……

    一团团火花轰在浑身滑溜溜的鱼人身上,居然连星星点里的伤害都没造成。

    火花之杖,攻击宣告无效!

    这些鱼人依旧在不紧不慢地压缩着王永浩的生存空间。

    这就是他们对待猎物一贯的习性,无论什么样的猎物,哪怕再弱小,也必须谨慎对待,最后力求一击必杀。

    到现在为止,波波卡鲁都没出现,王永浩明白自己这个同乡正在暗处观察着自己。

    只要是表现出可能翻盘儿的情况,便会遭到他无情的击杀。

    王永浩拥有的手段过于单一了。

    他尝试使用手中长长的法杖指向最近的一个鱼人,一团昏黄的能量正在凝结,而那些鱼人面对这样可能性的攻击,却怡然不惧。

    巨大的滚石在那狭窄的货舱中如炮弹出膛一般的射出,凶狠的撞击在最近的一个深潜者的身上。

    -13

    这头鱼人居然张开双手去硬接,顿时被砸的向后退去,撞在了身后的几个鱼人身上。

    伤害低到这种程度也可以视为根本就没将的鱼人打伤,10%都不到的损血对比这好几十鱼人的数量,王永浩看了看自己的魔力值,知道这破法杖是真不能用了。

    仅凭着双手的力量,将这法杖向前甩了出去。

    “呜~”

    横向打着旋儿的法杖向前扫了过去。

    那个将巨大的石头推到一边的鱼人还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伸出爪子准备硬接。

    “噗叽~”

    “-187”

    随着一声类似铁棍抽进烂泥里一般的声音,这个平时双手想要硬抓着旋转中的土棍法杖的鱼人被也抽了个骨断筋折。

    这一下直接将这个鱼人拦腰打断,血条清空。

    这巨大的力量造成的效果也是非常惊人的。

    那根有太阳神庙神力赐福的法杖都被打的瞬间分崩离析,变成了一根纯粹的土棍儿。

    而这根土的棍子,由于剧烈的力量而崩碎,飞溅起来形成的土尘瞬间也在这小小的船舱里弥漫开来。

    “一切还得靠自己,谁都靠不住!”

    王永浩冷哼了一声,背后两把刀足扎在船舱甲板上将自己吊起来,另外两把刀足连着后背上的龙翼开始旋转。

    锋利的刀足和翅膀,就如同螺旋桨一般在昏暗不可视物的土浪之中高速旋转。

    刀足锋利,带起一蓬蓬砰砰的血浆飞溅,泼出的血浆压住飞扬的尘土。

    但这根因为太阳神庙的神力压缩大量泥土形成的一根大地之杖所爆发出来的土不是一吨两吨那么简单。

    尘土不断因为压力的释放而彭发,让整个船舱完填充在了一片土浪之中。

    用双手捂住口鼻,靠着吊在顶棚的优势让乱冲的鱼人碰不到他,而他伸出的刀足,就像是在料理机之中的铰刀一般将在他附近的鱼人部搅碎。

    也不需要分辩哪里还有敌人,更不需要去有目的性的尽量杀伤有生力量,只要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捂住眼睛,千万别让着灰尘给迷了。

    就这么依靠着两个刀足一下一下子向着船舱外导过去。

    船上发生那一切正好在船只即将驶入河湾时发生,抱着必死之心在河湾之外,拦截的那些守卫便看到了戏剧性的一幕。

    他们先是离着老远就确定了那一周围杆上挂满人肉的商船就是将这一条商道搅得不得安宁的鱼人商船好。

    紧接着就在他们还来不及过分紧张的时候,那艘船冒烟了!

    一开始有人喊那船冒烟了的时候,卫队长还以为是他看错了,挥手就是一鞭子。

    但是被打的那个人委屈的指向那艘船的时候,果然他也发现他确实是冒烟了。

    甚至于说那都不是烟,那是滚滚的尘土,从这传艘船所有的窗口里向外涌出滚滚的土浪。

    这些人都看傻了不敢轻举妄动不知道那是不是鱼人又玩出了什么新花样。

    但他们一开始看着还好,慢慢的这个鱼人商船就处于漂泊的状态了,不断有鱼人冲进船舱,然后就再没出来过。

    他们可以看到有一个长相比较怪异的蓝色鱼人正在那船仓顶上向下观望。始终也没有下去。

    直到下面的尘土一直冒个不停,这个蓝色的鱼人也没有下去,反而是一转过身跳进了水里,弃船走了。

    “鱼人首领弃船跑了!”

    “鱼人首领弃船跑了,我们赢了!”

    不怪他们这么兴奋因为几乎这条商道上所有的城镇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一艘鱼人商船的领队是一个蓝皮鱼人。

    现在这样一个可能是土系魔法的招数就逼的这个蓝皮与人弃船离开,所有人都开始期待着,从船仓里出来的那个英雄。

    因为鱼人的喊杀声始终没有停止,众人没有敢于阻拦,就任凭着艘船向前飘去。

    几乎是一路上这艘船里都始终传来了鱼人的挣扎和呐喊。

    而几乎一路上滚滚的浓烟都没有停止。

    没人敢去阻拦,也没人敢上船去探查。

    直到船自己撞在河心绿洲上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人认为这是愚人的阴谋。但是闹到现在这一步,便再也没谁怀疑了。

    滚滚的土浪之中战斗的声音始终没有停止鱼人的叫喊和哭嚎在宽阔的河道上传的很远。

    在卫队长的命令之下大量的小船开始向着着和新绿洲围了过去。

    王永浩当然不会知道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甚至都不知道蓝皮鱼人波波卡鲁已经跳船离开。

    但就算是知道了他也能理解波波卡鲁的果决,留得一身存,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更何况这些愚蠢的低级鱼人。

    脑域得到开发,智力大幅提升的波波卡鲁已经懂得了一个最为基本的东西就是取舍。

    想获得更大的成功此刻边便不能意气用事,在自己完无力的条件和环境里跟自己的同乡来一场对决,他作为一个非近战职业者,有很大的可能就此身陨。

    这是他绝不愿意接受和不能承受的。

    王永浩在船舱里,还在于找不到出路的鱼人们“搏斗”。

    可说是搏斗,其实就是他吊在高处,后背的刀足化身人肉铰刀来回划拉,却也总有鱼人慌乱中撞上他的铰刀。

    鱼人的抵抗越来越弱,因为不仅仅有王永浩悬在他们头颅高度来回飞旋的刀足。

    这足以让他们窒息的烟尘本身就对他们来讲是一大杀器!

    鱼人确实可以离岸,但是在岸上的鱼人也受不了这铺天盖地的尘土从他们的根本拦不住的鱼鳃浸透进去,活活窒息而死。

    过了不知道多久,就在那些守卫们想要忍不住趁着浓烟慢慢淡去儿上船的时候,船舱的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