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64章 淡去
    因为就这莫名其妙的一战而闯下的诺大的名头,那都是慢慢发展的后话。

    现在王永浩正在面对的这个留着八字团和看起来一副精灵古怪的样子的中年男人才是真正需要面对的情况。

    “我听说了阁下的手段,但是我必须得嘱咐阁下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镇长大人要召见你的话,请您不要过度夸大你的功绩,也不要将鱼人的危害说的太过严重。”

    这个税务官的话说的够直接,意思也简单得很。

    核心思想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不要搞事情。

    确认过眼神,知道王永浩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之后,税务官才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从自己身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个小袋子。

    “啊,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件事儿。”

    那是一个叮当作响的小袋子,大概只有拳头大小,王永浩想着那应该就是佣金。

    “由于这一群微不足道的鱼人在这商道上引起了一些小麻烦,所以在镇子里的一些商家就筹了一笔小小的酬金。”

    将这袋钱币扔了过来之后,挥了挥手,示意王永浩可以离开了。

    就这十多个硬币,王永浩心里清楚,不可能是金币,是银币的面也不大,感觉着大小规整的程度,恐怕这是十几个铜币。

    鱼人的破坏力是有目共睹的,城镇的商家不可能只拿出十几个铜币来作为报酬。

    换句话说绝大多数的钱都已经被眼前这个税务官给刮走了。

    虽然每多一个钱币都算是意外之喜,王永浩本身也没指望杀些鱼人还有得到什么报酬,可是眼前这种行为甚至是有点儿过分了,都不如他随便儿打一个野怪得到的多。

    这税务官见王永浩没有动,抬眼看了他一眼,随手又拿起了一个小袋子,好像又刚刚记起了点儿什么一样笑着扔了过来。

    “你看我这记性,我都忘了,镇里其实还有一份奖励是关于能够击杀这些鱼人的勇士的一个基础的补偿和鼓励!”

    拿着这份明显要大一些的包,他依旧可以确定两个加一起都没有50个铜币。

    说真的,虽然王永浩穿越至今都没有花过一个铜币,但并不代表他不了解钱币的价值。

    这一点儿钱确实值不当给他一次,只是平添烦恼罢了。

    然而这些事还在税务官眼中却是另外一番情景,税务官认为这一份钱本身就应该由他扣留。

    对方又不是什么大佣兵团有没有人没有势的,只是单独一个独行侠能给他一点分润已经明摆着告诉你我看的起你了。

    但对王永浩来讲事情并不是这样,这钱还真就不如不给他,本身也不知道有这份佣金的事儿。

    佣金不佣金放到一边儿不提,现在的情况已经开始向着戏剧化的方向发展了。

    不过好在王永浩没有什么装逼打脸的心情,他也确实觉得有我就比没有强,拿着这两袋钱币,头也不回便离开了城楼之上。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淡化自己的存在感,从这个城镇中消失。

    因为任何引起别人瞩目的事情都有可能暴露他。

    太阳神庙对他恨之入骨,只要有他一点儿消息便给有可能对他带来危险。

    杨雨上来讲,如果他还留在女妖的雨林之中,那是最安的。

    但作为一个一心向往平静生活的人,他绝不想再继续在那儿有可能等待他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利用。

    受人庇护,就要被人利用,这本身就是一个等价交换。

    而现在他跑到了人类联合王国的腹地之中,反而算的上是比较安的。

    从楼上下来,拒绝了那位卫队长的招揽。独自一人,形单影只的沿着这条向着内陆的道路,游逛而去。

    告别了鱼人和守卫,王永浩将身上的部衣甲都扔了,在无人的旷野之中支上一台织布机,用蜘蛛网甩射器喷出的漏斗网制成丝绸衣裤。

    一身紫蓝色的兜帽长衫,一条松腿裤子,一双布鞋,按这个样式,一连做了20套。

    只吐的蜘蛛网甩射器都蔫了,不管王永浩怎么催促都不在肯吐出一口丝为止。

    虽然他近战的武力更强,但一直以来都以一个法系职业者自居。所以想要隐藏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往相反的方向上去靠。

    翻一翻背包之中仅剩的矿石,居然只有一些锡矿。

    不过其实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他拥有的是什么矿石,造出来的是什么铠甲,真正到拼命的时候选择蜘蛛龙的化身,这铠甲非得撑碎不可。

    一身加在一起5点防御的锡甲,被他一一打造了出来。

    一个负面甲放下来,遮挡到鼻梁向上的头盔;一身带兜帽,带板甲护肩和鱼鳞甲护臂的过膝锁甲;以及一双锡制正面镶嵌板甲的锁甲靴。

    这一身打扮,明显属于步战多过骑战,虽然没有骑士的板甲那样威风凛凛,但是这一身锁甲夹甲片的套装至少要比那些穿钉泡棉甲的普通佣兵要好的多。

    这一身打扮配上新制作的覆板盾和锡阔剑算得上是一个卡德拉精锐战士了。

    而且还是其中混的非常好的那种。

    覆板盾非常的重,王永浩这样的力量,提在手里还不算什么。

    一旦跟人发生冲突,随意向前对人格挡或者盾击都可以将一个敌人打飞。

    覆板盾顾名思义,就是在他已经拥有的那个大圆盾上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锡板。

    而他也没再烧包的让蜘蛛侠甩射器印在盾牌上,毕竟他不想留下太多痕迹,甚至给本来没有覆面甲的头盔加上半脸的覆面。

    换上这一身打扮的他,虽然依旧和在河道上消灭了鱼人的那个形象有些靠近,但是至少和王永浩被太阳神庙通缉的传统形象有着巨大的差距。

    而且一般人又怎么能够想得到他仅仅是出城走了没多远就彻底从头到脚换了一身儿。

    一个游荡的武士,特别是装备如此完备的武士单独赶路,反而更加的让人心怀戒备,一路上来来往往的商队没有人搭理他。

    他就这么一路从河湾镇走到了下一个城镇。

    比他来得更快的,是对于他在河道行壮举的传说。

    可惜的是,酒馆里那些说的激动万分,恨不得以身代之的佣兵们并不知道。在吧台上坐着的这个盔甲鲜亮的男人就是他们传说中的主角。